“你們在聊什麼呢?”這時候方婷那有些俏皮的聲音出現在廚房門口。

“我說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呢?人家小李來咱家這麼久了你也不招呼招呼。”方婷媽接過話就是一頓抱怨。

方婷撇着嘴跑到她媽媽身上去撒着嬌說道:“媽,是妹妹非拉着我去看她的祕密花園。”

“什麼祕密花園?”方婷媽轉口就問。

“這可不能告訴你。”方婷吐着舌頭,樣子有些調皮。

我在一邊沉默着偷笑,卻也被這股溫馨的親情所打動。

方婷媽用和了面的手在方婷額頭上輕輕碰了碰,然後語重心長的說:“妳們兩姐妹就一個德行。”

我繼續悶聲偷笑……

方婷看見後向我轉身就抱怨:““你一個人在傻樂什麼? ”

“你管人家小李在笑什麼,你要是有人家小李一半懂事媽就謝天謝地了。”方婷媽搶着幫我解了圍。

“切,”方婷白了我一眼,接着又用一種撒嬌的語氣對她爸說:“爸,你看他們都欺負我。”

方婷爸只是簡單的笑了笑,然後繼續做事,一副任勞任怨的樣子,看樣子方婷她爸在她家屬於家庭煮男類型。

接下去的時間我就一直看着聽着方婷對二老的撒嬌聲,偶爾來找我搭上幾句可有可無的話。 到了晚餐的時間,一大家子人圍坐一張大圓桌上,開着紅酒和啤酒,滿滿一桌子的菜堪比豪華酒店,這份溫情卻是不能媲美的。

晚餐進行的非常充實,桌子上有說有笑,當然我也成爲了他們的話題之一。方婷的媽媽偶爾關照我多吃點菜,反正這頓晚餐對我來說挺充實的,沒有想象中那麼尷尬,方婷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尖酸刻薄,並且非常好相處。

吃完晚餐後我學着電視裏家庭劇演的那樣,將收拾清洗的工作搶了過來。等一切都打理好之後看了看錶,已經十點過了。方婷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也陸陸續續離開了她家,於是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突然之間我又陷入到一種尷尬。

和方婷的家人在沙發上看了一會電視後,方婷媽對我說道:“時間也不早了,今天你們應該也累了,早點睡吧。”

我看了看方婷,用眼神示意她我應該睡哪?可是方婷給我的眼神卻是她也不知道。

“小李,你就睡婷婷的房間,我都整理好了,牀單被套都是新的,就是牀小了點。”方婷媽繼續安排道。

“哦”我很乖地點點頭,然後又將眼神看向方婷。

“行了,你們去睡吧!明天還要回北京,我還看一集電視。”方婷媽繼續安排,這屋裏方婷爸的權利好像很小。

“嗯,媽晚安!”方婷說完後就拉着我走向她的房間。

頓時我有些茫然,剛纔方婷媽叫我睡方婷的房間,卻沒說方婷睡哪,難不成我要和方婷睡一間房,一張牀?

“你睡哪呀!”我還是打算問問方婷。

方婷很小聲的回答道:“剛剛你沒聽見我媽說媽,讓你睡我的屋,我家裏就三間臥室,一間我爸媽的一間我妹妹的然後還有一間我的,你打算睡哪?”

“我……”我想了想,然後指着沙發很爽快的道:“我睡客廳。”

方婷用眼神朝方婷媽示意了一下,然後嘟聲道:“諾,你看見了,我媽平時看電視都會看到凌晨。”

“那我睡酒店。”

方婷白了我一眼,有些無奈的說:“如果你睡酒店,我爸媽會怎麼想,都說了這兩天你就是我的男朋友,所以就要像正常情侶那樣。”

“這我可做不到。”我繼續冷言。

方婷轉過身來,很認真的看着我,許久才說道:“你就那麼討厭我?”

“不是討厭,是我沒法說服自己和你同居一室。”我也看着她的眼睛,很認真的說。

“行了,那我打地鋪,你睡牀。”方婷說完就將這種無奈與深沉的目光從我眼神中挪開。

我想了想卻還是跟着她進到了她的房間,門被打開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房間裏特別乾淨,像是被特意打理過,無論是一張相片還是一本書都放得特別整齊有規律。

還有……電腦桌旁邊那滿滿一書架的各種書籍和各種明晃晃的獎盃獎狀,我被這些獎項吸引了過去,看着上面獎項於是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方婷。

方婷正在櫃子裏拿鋪地鋪睡的杯子和牀單,我還是很驚訝的打量着她,然後繼續看着這些獎盃,有些懷疑是不是她的,但都被搬到這麼顯眼的地方,就算是假的也不至於這麼大費周章吧!

“這些都是你的?”我指着這些獎盃就問。

“對呀!”方婷一邊回答着我的話,一邊繼續忙着打地鋪。

“全市青少年搏擊冠軍,青少年全國散打亞軍,八百米自由泳冠軍,鐵人三項冠軍……”我嘴裏碎碎念着這些獎項,對於我來說就隨便一個也夠吃驚的。

“喂,我說你這麼厲害?”其實我真的寧遠相信這些都是假的,因爲我根本想不到這些領獎人的名字寫着方婷。

“你沒看見都寫着是青少年嗎?很久以前的事了。”方婷朝我這邊看了一眼,接着又繼續整理地鋪,好像這些對她來說都無關痛癢了。

“就算是以前的你現在也應該沒忘記吧!就憑這些獎項我真不能想到你會在酒吧工作。”我嘆息着搖了搖頭,其實挺失望的。

“酒吧工作怎麼了,都是掙錢哪都一樣。”方婷的回答仍然風輕雲淡。

“我只是爲你感到惋惜,真的。”如果我有她這麼大的本事,現在也不會淪落到這副模樣,可是這命運誰又說得準呢。就好比方婷,如果她繼續在這些領域發揚光大,興許現在就會站在奧運會領獎臺上,也不會遇見如此邋遢的如此糟糕的我。

方婷傻笑了一聲,然後坐在牀上給自己點上了一根菸,用一種憂傷的眼神看向窗外。

我從來沒有看見方婷如此失魂落魄過,也許是我觸碰到她內心最真的東西,她不會流下淚來證明她的內心,她很堅強,比我還要堅強,比我所有認識的人都要堅強。

“你少抽菸,對……”我將對身體不好硬生生吞回了肚子裏。

方婷轉過身來面向我,朝我臉上吐了一口煙霧,便說:“對什麼?說呀!”


“對我不好,你不知道抽二手菸更有害健康嗎?”我改口道。

“切,行啦!睡覺。”方婷也不樂意和我爭,扔掉菸頭就回到了剛纔鋪好的地鋪上睡了下。

“你確定你能睡着?”反正我現在確定說不着。

“不知道,可是不睡覺還能幹嘛?”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幹嘛?”我開始對她調侃,我也想從中找點樂子,不然這漫長的我夜太難熬。

“那我睡到牀上來。”方婷說着就準備站起來。

我連忙阻止道:“喂,我就隨便說說你還當真了!”

“爲什麼你總是那麼討厭我呢?難道我長得不夠漂亮?還是你真的性冷淡?”方婷還是睡回了地鋪。

“第一我不討厭你只是我直覺告訴我不能和你發生關係,第二你長得非常漂亮就和你媽一樣漂亮,第三我沒有性冷淡而且我內心相當狂熱。”我一字一句的向她解釋着,其實經過這麼久的磨合我對方婷的看法也逐漸改變了不少。


“那你爲什麼總是表現得非常不滿意我呢?”今天晚上方婷說話的語氣改變了不少。

“行了,我們還是換個話題,這話題有些悲傷。”我真的說不出我到底哪討厭她,捫心自問難道就因爲她是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

方婷無奈的撇撇嘴,說到:“那說什麼?”

“說說你的童年?”我也是因爲剛纔看見的那對獎盃纔開始對她的以前感興趣。

可是她並不感興趣,什麼也不回答我,閉上眼就開始睡覺,好像她的以前是一本寫不完的故事,也讓我更加堅定好奇她的以前。

然後我們就再也沒說話了,我閉上眼睛讓自己完全處於一種休息狀態,房間裏很安靜,安靜中可以很清楚的聽見方婷的呼吸聲。

這不是我第一次和一個女人同居,但此刻感覺很奇妙,同時也很舒服。也許是因爲這是一個舒服的環境,也許是因爲這樣的夜晚。夜晚可以將白天所有的疲憊拋掉,只留下一副軀殼依偎在這寧靜中。

於是在寧靜中我又看見了一幅幅殘缺的美,方婷卸掉了白天的累贅睡得很安詳。窗外飄起了小雨,雨點滴落在玻璃上於是又倒映出一幅幅殘缺的畫面。

我縱身躍上窗臺, 農家醜妻 ,似乎也在等待着黎明。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夜晚,簡單到沒有更多的文字來描寫。

窗外雨聲依舊,而我依舊在失神中尋覓着我的避風港,我知道不會是這裏,更不會是北京的出租屋裏。如果遇到對的人,就算是大街上那也會是我的避風港。

一陣冷風從窗外灌進來,煙滅了,思緒也隨之被風化,我看了方婷一眼,她捲縮在被子裏小小的一團,也許是由於冷,也許是沒有安全感纔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

我關上窗戶小心翼翼地走到地鋪前,蹲着身子靜靜的看着這張安靜中漂亮的臉蛋,這種感覺好陌生,好奇怪……

“方婷,方婷……”注視了很久我湊到她耳邊前輕聲喊了喊。

“嗯?”方婷翻了個身,漸漸睜開一雙朦朧的眼睛。

“外面在下雨了,如果你冷就到牀上去睡吧!”我的聲音也從平時對她的冷言厲聲變成了溫柔細語。

“那你呢?”方婷揉了揉眼睛。

“我睡地鋪呀!”我衝她笑了笑。

“可是你也會冷呀!”

“可是我是男人。”

“那,如果你不介意要不我們都擠在牀上去。”

“這樣好嗎?”

“沒事的,就睡覺又不做什麼事情。”方婷很認真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認真的想了想,雖然這裏沒有北京那麼冷,但現在還是深冬的季節,地鋪就一牀單薄的被子,如果真在地上睡一晚明天早上很可能就起不來了,所以處於人道主義我可以暫時將那些兒女情長丟在一個看不見的角落裏。


我點了點頭,答應了她。

於是我們就一起睡到了牀上去,雖然我們都分別蓋被子,但兩人的體溫很快就溫暖了整張牀。我閉上眼深吸了一口從窗外灌進來的新鮮空氣,然後讓自己緊繃的身體漸漸放鬆。方婷可能是真困了,躺在牀上不久後就睡着了,她的睡相真的很可愛,像小孩子那般安詳,或許此刻我很想抱着她,就抱着她安安靜靜度過這一晚。

我並不認爲此刻和方婷同睡一張牀有什麼不妥,當我們丟下白天那副噁心的皮囊,夜晚總歸是最初的自己。方婷的牀真的很舒服,不知道爲什麼我現在感覺很幸福,方婷是我除王曉曉以外第三個和我睡在同一張牀的女人,還有一個是師姐何雅。

抽完一根菸我還是回到了地鋪上,將自己的外套蓋在單薄的被子上。雖然我們睡在同一張牀上並沒有什麼不雅,但是方婷真的很漂亮,和她如此近距離睡在一起難免會讓我胡思亂想。


幸福來的太快往往是不靠譜的,我現在唯一想不通的是方婷房間裏那一書架的獎盃,如果這些都是真的,那她爲什麼會從事一份這種職業,如果她不是從事這種職業該有多好。

其實我一直相信一句話,“女人其實並不難了解,只是我們男人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去了解過女人。”

就比如說方婷,我並沒有花時間去了解過她,所以一直以來對她的印象只是停留在當初酒吧認識她的時候。而何雅表面上給人一種堅強不屈服的形象,其本質就和一個高中女學生差不多。

這是我的理解,於是又帶着對方婷的理解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早上很早就被方婷媽喊起來吃早餐,我都好久沒找到這種飯來張口的日子了,這個世界上的每個母親都一樣,她們總是會用實際行動來告訴兒女“我愛你”。

“阿姨早。”一出房門正好遇見在餐桌前擺碗筷的方婷媽,我衝她打了聲招呼。

方婷媽對着我招了招手,道:“快來吃早餐。”

“叔叔呢?”我向四周望了一圈。

方婷媽微微笑了一下:“他每天早晨都會出去走走,別管他,我們先吃。”

“那方婷呢?我去叫她。”畢竟現在還是方婷的御用男朋友,換做平時我才懶得去叫她吃早飯。

一家人在一張桌上吃早飯,如此簡單卻又溫馨的畫面對於我來說卻是很難。在我的印象中我的老孃一直很忙,因爲她要托起整個家,現在看着方婷和她媽在一起你儂我儂的,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多餘。

簡單的吃完早餐後便一個人坐在了沙發上,不久方婷媽就微笑着向我走過來,親切的問道:“小李呀!在阿姨家睡得還習慣吧!”

“嗯,挺好的。”我笑着點了點頭。

“就是婷婷的房間牀小了點,以後你們要是結婚了一定要換張大牀。”

“是,是,呵呵。”

我尷尬的回答着,不知道方婷媽怎麼就突然扯到這個陌生的話題上,她這麼說也肯定了我這個女婿,也就是說我這個免費男朋友方婷可以給我五星好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