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相信綰兒你會活得比任何人都開心。”

鳳玲瓏驕傲的開口,伸手拉着蘇綰一路出花廳,母女二人一起進房間去了,鳳玲瓏把夫妻二人的牀弟之事,一一的講給蘇綰聽,只聽得蘇綰臉紅耳赤的把臉埋在被窩裏,雖然她和蕭煌有過一次,但那時候,根本沒有深想夫妻之道,現在卻是一一細講的,直羞得她臉燥紅不已,不敢露出腦袋來。

鳳玲瓏自己也說得臉紅心跳的,可該講的她還是講給了蘇綰,待到講完,母女二人便睡覺了,因爲第二日便是蘇綰和蕭煌的大婚之日,天不亮便要起來化妝收拾呢。

這裏一片安逸。

可是太子府此時卻亂了天,太子蕭燁已經得到消息,蕭煌竟然沒死,聽說他被人下了無息隱,看上去像死了,事實上還有一口氣在,後來被經過的紫辰道長給救了。

蕭燁根本不相信這樣的鬼話,這分明是蕭煌和蘇綰使的一出計策,就爲了順利的請到聖旨。

現在他們終於得償所願了,一想到這個,蕭燁便覺得心痛難忍,憤恨的他,擡手把寢宮裏的東西全都砸爛了,一張俊逸的面容青白交錯,最後厲聲命令玉隱。

“立刻去查那紫辰道長的下落,我倒要看看這紫辰道長是何方神聖,竟然膽敢到京城來招搖撞騙。”

紫辰道長是雲遊四方的道人,神出鬼沒的,而且依他得到的消息,知道這位道長,一向不喜歡多管閒事,怎麼會經過靖王府門前,看到一團黑雲中有一絲生機,從而進了靖王府救了蕭煌一命。

這根本是無稽之談,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蕭煌使的計謀。

愈掙扎,愈眠纏 蕭燁越想越火,憤恨的大殿內揮手。

玉隱趕緊的下去查紫辰道長的下落,而寢宮裏的蕭燁在最初的憤怒和雷霆震怒之後,他冷靜了下來,想到那一次,蘇綰嫁給他的事情,蕭煌分明是帶人搶親,這一次他又豈能眼睜睜的讓綰兒嫁給他。

所以明日的大婚,他不會善罷干休的。

蕭燁手指一握,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案幾之上,案几上立刻多了幾道裂橫。

他擡手示意手下近前,趕緊的去傳人過來,他有事要安排下去。

除了太子府外,皇宮裏的老皇帝也氣得半死,這時候老皇帝幾乎肯定了這一切都是蕭煌的計謀,就爲了順利的讓他下旨廢他和裴溪的婚,還有順利給他指婚,想到這個,老皇帝心裏把蕭煌給恨死了,一時卻無計可施。

不管願不願意,蕭煌和蘇綰大婚的日子還是來了。

一大早蘇綰還沒有睡醒,便被人從被窩裏挖了出來,端坐到梳妝檯前收拾打扮。

本來有專門的僕婦給蘇綰打扮,但是鳳玲瓏卻不願意假手他人,自己一手一腳的給女兒打扮,看着面前這張粉嫩若桃花般的面容,鳳玲瓏嘆口氣,沒想到時間過得這樣快,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女兒也要嫁人了。

她是個不稱職的孃親,這一回就讓她親手把寶貝女兒送上花轎。

鳳玲瓏替蘇綰仔細的上妝,蘇綰的皮膚本來就光滑若凝脂,再上了一層脂膏和薄粉,真正是吹彈可破,看得房間裏的紫玉藍玉不時的讚歎。

“公主真是太美了。”

“世子爺一定會被公主迷得神魂顛倒的。” 隨着時間慢慢的過去,房間裏鳳玲瓏已替蘇綰整理妥當了,一襲大紅的嫁衣,繡有展翅高飛的鳳凰圖案,說不出的明豔高貴,上了妝的面容,少了平常的軟萌,卻更多了一抹明豔俏麗,漆黑的瞳眸波光瀲灩,說不出的好看,一顰一笑都帶着勾魂的魅力。

鳳玲瓏看着這樣的女兒,滿意的笑了起來:“綰兒定會是天下最漂亮的新娘子。”

蘇綰輕笑,望向鳳玲瓏,看到她眼底的不捨,伸手抱了抱她。

因爲鳳玲瓏曾經離開過她的身邊,所以這成了她的心病,她總認爲自己是虧欠她的,其實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途要走。

“孃親,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我會好好的。”

鳳玲瓏溼了眼眶,用力的點頭,拍着蘇綰的背。

這時候外面的腳步聲多了起來,院子裏一片忙碌之像,鋪紅毯掛彩綢,把嫁妝擡出來擺在院子裏,客人也陸續的登門了,今日是蕭世子和昭華公主大婚的日子,不管大家願不願意,高不高興,很多人都來給蘇綰添妝。

房間裏的人也慢慢的多了起來,每個給蘇綰添妝的人都驚豔了一回,今日的新嫁娘可真是美豔不可方物,她們也是看過不少新娘子的,但這麼明豔動人,宛若水中花,雲中仙的新娘子還是很少見的。

大家誇讚了一場後,都給蘇綰添了妝,和上一次永昌候府的武嬋姑娘出嫁一般,添妝的人很多,一來因爲蘇綰身份擺在哪裏呢,二來她嫁的人是靖王府的蕭世子,等到她嫁進靖王府,身份可就金貴了,她們自然不敢得罪這樣的女人,所以還是友善些好。

除了這些京城的貴婦,連那在宮裏住着的慕芊芊也出了宮來給蘇綰添妝。

蘇綰看到慕芊芊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不由得擔心的小聲問慕芊芊:“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慕芊芊搖了搖頭,她是想到一大早皇帝召見她的事情,那個不要臉的渣男,竟然讓她暗中對綰兒動手腳,把蘇綰給偷換出去,讓蕭煌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待到蕭煌娶了新娘子,就算髮現是別的人,可堂都拜了,根本沒辦法換人了。

慕芊芊當時直接的拒絕了這件事,皇帝十分的惱火,竟然下令,若是她不同意,以後就別想和蘇綰再接近。

這一次她進安國候府,可是偷溜出宮的。

不過雖然有這麼一出事,慕芊芊卻是不想讓蘇綰知道的,必竟今日乃是綰兒的大婚之喜。

不過想到綰兒能嫁給蕭表哥,她是真的很高興,因爲他們兩個人真的很登對。

慕芊芊擡頭,看蘇綰一臉不相信她話的樣子,趕緊的又說道:“綰兒,你今天可真漂亮,蕭表哥是賺了大便宜了。”

慕芊芊說完湊到蘇綰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一句:“之前傳出蕭表哥死的消息,是不是你們使出來的一招瞞天過海之計。”

蘇綰輕笑出聲,其實他們使的這出瞞天過海之計,並沒有多高明,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會想到,可關鍵是老皇帝即便知道,也不得不下旨指婚,他們要的就是他的莫可奈何。這樣一來他們便順理成章的成親了。

不過蘇綰想到慕芊芊難看的臉色,心裏有些猜測,湊到慕芊芊耳邊小聲的說道:“是不是皇上讓你對我動手的。”

憐心盼婚長 慕芊芊往後一退,一臉無語的望着蘇綰。

蘇綰便知道自己猜對了,明媚的小臉瞬間攏了一層薄霜,眼裏更是冷氣流竄。

慕芊芊一看,趕緊的伸手推她:“算了,你別不開心了,今日可是你的大婚之喜,不過你們要小心些,我怕他們還有什麼別的手腳。”

“我倒要看看今日誰能阻止得了我們。”

蘇綰聲音略沉的說道。

房裏兩個人正說話,房間外面又有腳步聲響起來,鳳玲瓏領着幾個小姐貴婦的進來了,爲首的是何御吏的夫人和威遠候府的夫人等,幾個夫人身後跟着的小姐也都是蘇綰熟悉的,其中有何敏和袁佳。

何敏已經議了親,說的是現任丞相季家的長房嫡孫季敏浩,季家老爺子原來是內閣中的人,還是除了首輔次輔之外,最得皇帝信任的人,最後前丞相被斬,皇帝便從內閣起任了季敏浩的爺爺爲當朝丞相。

季丞相在朝中素來不錯,再加上趙丞相的前車之鑑,所以季丞相越發的勤勉和謹慎,不管是皇上還是朝臣,對他都沒話說。

季敏浩身爲季丞相的長房嫡孫,自然不是無能之輩,而且何家仔細打探過後,知道這季敏浩不是紈褲之輩後,當下便同意了,兩家已互換了庚貼,討論起婚娶事宜了。

本來今日何敏是不好出府的,但是她和蘇綰交情不錯,所以何夫人便同意她來。

相較於袁佳,何敏無疑是幸福的,袁佳因着惠王之死,現在落得個很尷尬的局面,有人背地裏說她是剋夫命,惠王殿下一直以來都好好的,可是收了她這樣的側妃之後,竟然被火燒死了,她不是剋夫命是什麼。

再加上眼下威遠候府接連的出事,先是袁佳的父親馬場摔了個重傷,不得不把手中的兵權交了出來,後來袁佳的二叔,竟然貪污了一筆鉅款,皇上一怒下旨把他的官職給貶了,威遠候府至此再無重要的官職,成了西楚京都無足輕重的人家,最主要的是很多朝中的朝臣都從這其中看出了一些端睨。

皇上不喜威遠候府的人了,聽說太后娘娘住的永壽宮也被禁閉了,太后娘娘等閒不得出來。

衆人一想先前皇上下旨捉拿宣王蕭哲的事情,便忍不住的深想了下去,難道是太后娘娘聯合袁家的人,想做什麼,被皇上發現了,所以皇上纔會連連的打壓威遠候府。

總之因着這些,袁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而身爲威遠候府的小姐袁佳,自然也從從前金尊玉貴的小姐一落到谷底,很多人家連宴請賓客都不怎麼宴請她了。

而她也很少在衆人面前露面,今兒個實在是蘇綰出嫁,她從前又與蘇綰交情不錯,才趕過來添妝的。

房間裏一團的笑語聲,個個添了妝,又說了很多吉祥喜悅的喜話。

小姐們看着明豔仿若海棠花般明豔的蘇綰,有羨慕的有吃味的,總之心情不一。

但誰也不會觸黴頭,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個個說着吉祥喜慶的話。

待到大家說得熱鬧的時候,門外喜娘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各位夫人小姐,差不多該出去了,吉到了,新郎官已到前門,馬上便來接人了。”

此時蕭煌卻被人在內外院的院門處攔住了,雖然蘇綰沒有嫡親的兄弟,但是卻有那吃不到葡萄的人帶着一幫人攔住了他,其中以端王君黎爲首,攔住了蕭煌,不但管他要紅包,還出了詩爲難他,最後又讓他當衆表演一樣才藝,眼看着蕭煌臉色陰沉得就要發火。

鳳離夜出現,把端王君黎等人拉了下去,蕭煌才順利的一路進了蘇綰的聽竹軒,可是進了聽竹軒,卻進不了蘇綰的房間。

因爲房裏以慕芊芊爲首的幾個小姐把門攔住了,慕芊芊在門裏喊。

“蕭表哥,你猜今兒個新娘子美不美?”

門外蕭煌一點也沒有遲疑:“美。”

“那你想不想娶她回去?”

“想。”

“那你準備了紅包沒有?”

“有。”

蕭煌一揮手身後跟着的葉廷立刻把紅包從門縫裏塞了進去。

裏面的慕芊芊立刻叫起來:“我們五個人,你只塞了四個,不夠不夠,再塞再塞。”

外面又塞進去一個。

裏面的人總算滿意了的笑了起來,然後慕芊芊笑眯眯的朝着外面喊道:“蕭表哥,你現在想不想見到新娘子。”

蕭煌暗磁的聲音響起來:“想。”

“那你對着新娘子唱一首情歌,我們就放你進來。”

慕芊芊話落,屋裏個個嘻笑,實在想不出蕭世子唱情歌的樣子。

可是門外卻響起一道宏亮的唱情歌的聲音:“我的那個情妹妹哎,你快點把門兒開開哎,哥哥就在你的門外哎,你怎麼忍心不開門哎一一一。”

情歌雖然不夠婉轉,但勝在宏亮大氣,倒也讓人聽出了爽朗之情,不過聽着聽着慕芊芊的臉色變了,這哪是蕭表哥唱的,分明是安平府小候爺葉廷那廝唱的,慕芊芊一臉的難以置信,飛快的一拉門朝外面望去,果見唱歌的是葉廷,葉廷一看到慕芊芊拉開門來,唱得更起勁了。

“情妹妹哎,你的那個小臉水靈靈哎,哥哥我一看哎一一一。”

慕芊芊臉立馬黑了,這哪是對着新娘子唱的,分明是對着她唱的,這是調戲她來着,呸,不要臉的賤男人。

慕芊芊立刻關門,不過葉廷速度奇快的一伸手塞進了門縫裏,拼命的往門裏擠,想進去。

門裏的慕芊芊如何會放過,立刻命令身側的何敏等人:“關門,把這隻賤手給他夾斷了。”

何敏等人面面相覷,哪裏敢出手,這可是安平候府的小候爺,大長公主的寶貝孫子,他若是受了傷,大長公主一定會和她們拼命的,所以誰也不敢出手,最後只剩下慕芊芊和葉廷兩個人一個門裏,一個門外拼命的擠着。

葉廷還一直叫嚷着:“我的手廢了,我的手啊。”

慕芊芊望着那個塞進來的手,天人交戰着,最後沒敢太用力,所以被葉廷給一下子擠開了,最後新郎官順利的進入了新娘子的房間。

葉廷望着慕芊芊,又望了望房間裏的人,明朗的說道:“好了,我們出去吧,大家都出去吧,把空間交給新郎官和新娘子。”

沒人反對,全都乖乖的走了出去,先前是鬧喜,如若現在還不識時務,就等着被蕭世子削吧。

昭和貴妃 待到房間裏沒人了,蕭煌走前一步站在蘇綰的面前:“璨璨,我想看看你。”

雖然人說婚前不能揭開頭,不過蘇綰不理這些,輕輕的掀掉了頭上的蓋頭,露出一張千嬌百婿,明豔似海棠的面容來,這張臉雖然依舊是從前的人,但仔細的妝扮過後,更顯美豔之態,當真是奪人心魂,那長長的睫毛之下,一雙眼睛好似汪滿了池水的寶珠一般,輕輝瀲灩。

此刻她微歪着頭,輕笑着看着他,只讓他覺得心中喜悅不已,只想緊緊的擁抱着她,她終於是他的妻了,以後他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蕭煌伸出大手緊握着蘇綰的小手,深沉的開口:“璨璨,你好美。”

蘇綰的臉頰一紅,微嘟起嘴巴,嬌嗔:“那我平常不美嗎?”

“美,都美。”

尤其是那紅豔的脣,更像粉嫩的蜜桃一樣讓人想咬一口。

惡魔總裁難自控 若不是顧忌着外面的人,蕭煌真想抱着她好好的親一口。

不過雖然沒親,但卻伸出手緊緊的抱住了蘇綰:“綰兒,你是我的了,我的妻,以後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蘇綰窩在他寬大的懷抱裏,用力的點頭:“是的,我們經歷了這麼多,吃了很多的苦,現在終於在一起了,我們一定要珍惜彼此。”

“是的,一定珍惜彼此。”

蕭煌抱着她,暗磁的聲音仿若醉人的佳醇一般說着甜美的話。

“此生,我不會再娶別的女人,只娶你一個,我的璨璨,我會疼你愛你,不讓任何人欺負你的。”

“嗯。”

兩個人正抱着說甜言蜜語,外面喜娘的話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新郎新娘,吉時已到,請儘快登上花轎。”

此聲一起,蕭煌輕輕的放開了蘇綰,然後伸手取過那紅豔的蓋頭,蓋在了蘇綰的身上,然後他俯身一抱,把蘇綰抱了出去,不過並沒有直接的出安國候府,而是抱着蘇綰入了聽竹軒的花廳。

此時花廳上首端坐着幾個人,東上首端坐着東海皇容楓和鳳玲瓏,西下首端坐着安國候和白沁。

蕭煌放下蘇綰,兩個人端端正正的對着堂上的四人行了跪拜禮。

鳳玲瓏望着身穿嫁衣,蓋着紅蓋頭的女兒,眼裏忍不住溢出了點點的淚水,女兒終於也要嫁人了,以後就是個大人了。

鳳玲瓏哽聲說道:“你們兩個人以後一定要相親相愛,牢記着你們今天的來之不易。”

“娘,我會的。”

蘇綰哽聲說道,鳳玲瓏又望向了蕭煌,尊重其事的說道:“蕭煌,以後有什麼話要彼此說開,不要藏着掖着,傷了情份。”

蕭煌知道鳳玲瓏話裏的意思便是自己先一次所做的事情,害得兩個人那般的傷心。

他尊重的點頭保證:“好,以後我不會隱瞞璨璨任何事的。”

“嗯,那就好。”

鳳玲瓏總算點頭了,身爲東海皇的容楓,則是一臉警告意味的望着蕭煌:“你要記住,我女兒乃是東海國的昭華公主,嫁給你小子,是你小子賺到了,以後若是你不好好的對待她,我過來打斷你的腿。”

蕭煌抽了抽嘴角,趕緊的答應:“是,父皇。”

最後是安國候和白沁,兩個人都說了祝福語。

“我們祝你們兩個人白頭到老,恩愛一生。”

“謝謝爹爹和姑姑了。”

蘇綰說完後,想到自己還想給一個人磕個頭,謝謝他一直以來的幫助。

“舅舅呢,我想給舅舅磕個頭。”

蘇綰說完,鳳玲瓏立刻開口說道:“你舅舅走了,先前他留了話下來,讓你們以後好好的生活,想着曾經的不易,要更加的珍惜彼此。”

“謝舅舅。”

這一回蕭煌是真心實意的謝鳳離夜的,鳳離夜對蘇綰的愛,不比任何一個長輩差,只有更多,不會更少。

他相信,若是自己對璨璨不好,那鳳離夜定是第一個饒不過他的。

蕭煌想着掉首望向身側的蘇綰,雖然看不見璨璨的臉,但他知道,璨璨的心裏一定是很感激鳳離夜的,而且他現在終於體會之前她爲什麼會氣他不順着鳳離夜了,因爲誰都拒絕不了這樣一個全心全意對自己好的人。

蕭煌伸出手緊握着蘇綰的手,花廳之上的容楓和鳳玲瓏看着他的動作,由衷的笑了起來,他們相信綰兒一定會幸福的,這樣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