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反駁,因爲莫老頭在十六歲成人禮之前因爲天資聰穎、體魄強健提前進入山裏打獵卻不幸受傷,失去了一條腿,後來便再也無法去山裏打獵,一輩子成了鐵匠。

但是莫老頭雖然是鐵匠,但是手藝十分高超,鍛造的武器十分強大,讓獵人們足以輕易殺死兇獸,在村裏赫赫有名。

“咦?囡囡,你怎麼來了?”幾個少年交談之際,一名八九歲的小女孩走了過來,一身碎花小布衣,粉雕玉琢十分可愛,扎着兩個小辮子,大眼水汪汪的看着幾人。

“虎哥,姐姐叫你們吃飯了。”可愛少女大眼眨巴,甜甜一笑說道,小臉就跟瓷娃娃一樣,讓人忍不住想要過去捏一下。

聞言,少年頭疼的捂着腦袋,露出一副無奈的樣子,人小鬼大道:“哎呀,魔女大人又來催命了,大夥兒趕快散了吧,不然今天又要捱揍了。”

咚!

一個毛栗子突兀的落下,疼的那名叫做“虎哥”的少年齜牙咧嘴,大眼泫泫欲泣,圓嘟嘟的小臉上寫滿了憤怒,氣呼呼的回過頭,正對上一張精緻水靈的臉蛋,女子柳葉眉如畫

一般,薄薄的嘴脣,高挺的鼻樑,一身水綠長裙,儘管沒有任何修飾卻給人一種驚爲天人的感覺。

“啊……魔女……澹臺姐姐……我……我……”少年哭着一張笑臉,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都快要哭出來了。

來者清麗脫俗,仿若仙子一般,給人一種唯美的感覺,但是少年們見到此人之後卻是寒蟬若驚,兩腿都發軟了。

“哼,又在背後說姐姐壞話,還不快回去吃飯,小心姐姐打你屁股!”清麗女子柳眉倒豎,嬌喝一聲,將少年嚇了一跳,屁顛屁顛的向着村子方向跑去,一邊跑一邊嘴裏面哇哇大叫:“呀呀呀~~~魔女殺人啦!”

見到這一幕,其他幾名少年更是嚇了一跳,二話不說也跑掉了,只留下清理女子與名爲囡囡的小女孩站在那裏。

清麗女子溫婉一笑,看着幾名少年逃跑的方向目光柔和,輕輕拉起身旁那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微微一笑道:“好了,小囡囡,我們也回去吧,姐姐爲你準備了你最愛喝的獸奶。”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名女子就像是這片大地的精華所在,長相清麗脫俗,楚楚動人,身段窈窕似仙女,手臂之處更是如陶瓷一般,幾乎找不到一絲瑕疵。

聽着少女的話,小囡囡開心的點點頭,小臉蛋紅撲撲的,粉雕玉琢,大眼彎成了月牙狀,十分可愛,正要跟着女子離去,但是忽然間她停下腳步,小臉之上寫滿了疑惑。

“囡囡怎麼了,爲什麼突然停下來?”女子不解,疑惑的看着粉雕玉琢的少女,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小女孩目光閃爍,忽然擡起俏臉,認真的說道:“澹臺姐姐,這裏有陌生人的味道,他們似乎朝着這裏來了,越來越近了……在那邊!”

小囡囡指着一個方向,女子露出驚訝之色,順着方向看去只見兩道身影朝着這裏奔來,兩人似乎很是興奮,手舞足蹈。

這兩人自然是宋陽與元天青!

“站住!”就在兩人靠近這裏,清麗女子嬌喝一聲,眸中目光流轉,伸出玉手示意兩人停止前進,眼中更是露出詫異之色。

“你們二人是何人,爲何會從山谷方向跑過來?”女子攔住宋陽兩人,警惕的說道,一邊將小囡囡拉到身前,對宋陽二人保持一份警惕。

宋陽二人一愣,沒有來得及會打女子的話,便是滿臉興奮,大笑道:“哈哈哈,太好了,真的讓我找到活人了,對了姑娘,請問這裏是哪裏?”

宋陽一臉興奮,激動的問道,聞言,女子眼中露出震驚之色,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們不是岐山人,你們從何而來?”

“岐山?”宋陽一愣,這個地方聞所未聞,他自問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但是岐山他倒是沒有聽說過,再者,他明明是在蒼山之內,爲何這裏竟然叫做岐山?

看着宋陽似乎這得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女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露出震驚之色,認真道:“你們原來真是外界之人,多少年

了,竟然又有外界人進來了……”

“我們在問你,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你們又是誰,要如何才能離開此處?”元天青一腳跨出冷冷的說道,他身爲霸劍傳人也遺傳了一個脾氣,十分火爆,而且現在的他十分渴望出去,根本管不了那麼多了,要不是宋陽及時阻攔,這傢伙就將重劍對着清理女子了。

看了元天青一眼,女子並未露出害怕之色,而是皺眉看向宋陽:“我說過這裏是岐山,也是我們的家,與世隔絕,從來沒有人走出這裏,倒是曾經有人跟你們一樣來過岐山,只不過後來走了。”

聽着女子認真的話,宋陽不禁一呆,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這才發現女子竟然十分漂亮,甚至可以說是美的不可方物且有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令他心裏震驚。

不過他此時並沒有閒情逸致來關心這些,而是皺着眉頭,與女子交談幾句再三確認了一些信息,方纔有點無力的看着元天青。

“你怎麼看?”宋陽問道,原本以爲找到了人家就可以找到離開這裏的方法,但是聽女子所說,這裏名爲岐山,而村子所在的地方則是一處山谷,前方則是岐山,但是裏面兇獸衆多,十分可怕。

據女子所說,之前也有人從外界來到這裏,也是想要離開,但是卻沒能成功,最後死去。

當然,來到這裏的人不止一個,還有一些其他人,無一例外想要離開,於是試圖翻越岐山,結果盡數到了兇獸的肚子裏!

“不是吧,我們真的來到了一處絕地?”宋陽呆住了,他沒有想到這裏竟然是一處絕地,看似鳥語花香世外桃源。實際上有來無回,想要出去根本就是比登天還難!

“她沒有說謊,真的不知道怎麼出去!”元天青面無表情的說道,看不出喜怒,也沒有像之前一樣發怒了。

聞言,宋陽詫異的看着元天青,見鬼似得問道:“喂,你抽風了?怎麼一下子變了個人似得?”

“沒有!”元天青淡淡的回答,惜字如金,讓宋陽嘴角一抽,頗爲無奈。

見到兩人交談,姓澹臺的女子淡淡的看了兩人一眼,直接說道:“好了,外來人,現在放在你們面前的有兩個選擇,一是翻越岐山或者是從哪來就回哪裏去,當然如果選擇翻越岐山十有八九屍骨無存,如果是從哪來回哪去……我想你們應該也沒法回去了!”

“當然,還有第二個選擇,那就是留下來,成爲村子的一員,這裏名爲北嶺村,還有一個南嶺村就在不遠處,具體留在哪裏你們可以自己選。”

女子隨意說道,似乎並沒有對宋陽兩人抱有警惕之心,讓他一陣納悶,這女孩子也太好說話了吧,自己都還沒表示什麼呢,對方就已經說出來可以留下的話語。

“不要奇怪爲什麼我會留你們下來,因爲……算起來,我也是外界之人!”

少女的聲音緩緩落下,聞言,宋陽跟元天青都是同時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本章完) 女子名爲澹臺五月,居住在北嶺村,在北嶺村人氣十分之高,平時負責村裏孩子的教育,類似於幼兒園老師,所以被村裏的小孩子稱之爲“魔女”,孩子們平時最怕看到的便是澹臺五月了。

“我母親曾經跟你們一樣,也是來自外界,只不過母親大人與其他人選擇不同,並沒有選擇離去,而是留在了北嶺村嫁給我父親大人,所以說我也算是半個外界之人了。”

澹臺五月蓮步微移,帶着宋陽二人向着村裏走去,一邊向二人解釋道,輕輕推開木門,走進去,目光掃視四周。

屋子裏面十分簡陋,除了桌椅便是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了,宋陽二人錯愕的看着此處,這裏也太簡陋了吧,簡直跟古代沒區別了,比起蒼山結界中的居所還要簡陋一些。

“村子裏就是這樣,大家生活都很樸素,實在沒有什麼可以招待二位的,還請見諒。”似乎看出了兩人的鬱悶,澹臺五月輕聲說道。

這個女子似乎永遠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不苟言笑,雖然沒有給宋陽二人不好的臉色,但是卻也沒有太過熱情,不過宋陽已經很感激了,畢竟沒有直接趕自己走已經很不錯了。

“這裏已經很不錯了,多謝澹臺姑娘了。”宋陽客氣的說道,雖然簡陋了一點,但是比起之前居住在水潭邊上已經好了很多了。

況且現在自己和元天青二人傷勢都是剛剛恢復一點,急需要一個可以修生養息的地方,這裏已經很不錯了,當然如果有好吃的那就是最好不過了。

“囡囡,麻煩你跑一趟了,去請村長大人過來一趟,既然有村外的貴客到來,自然不能少了禮節。”澹臺五月輕聲說道,聞言,小女孩點點頭歡快的跑了出去,向着村長屋子跑去。

“二位,還請稍作休息,我先去爲孩子們準備午餐,待會再來招待二位。”澹臺五月客氣的說道,並沒有將宋陽兩人當做外人。

聞言,宋陽二人頓時點頭,一聽到“招待”二字露出笑意,尤其是元天青,似乎已經聞到了好吃的東西的味道。

“宋陽,你說難道我二人真的要留在這裏麼,若是再也無法出去,老頭子一定會將整個蒼山結界翻個底朝天的。”元天青坐下來幽幽說道,這傢伙每次說話都是面無表情,宋陽早已經習慣了,似乎這傢伙關心的事情並不多。

元天青所指的老頭子自然是他的師尊也是爺爺,名爲元尊,是一名赫赫有名的宗師級強者,也是元天青所在結界的守護者,強大的令人發顫,當代的霸劍傳人,在結界之中也享有極高的聲明。

“先別說這麼能否出去還只是一個未知數,即使前人無法走出這裏不代表我們不可以,剛纔從澹臺姑娘的之中看出來,想要離開這裏並不是沒有辦法,只是比較困難而已。”宋陽說道,他不能留在這裏,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處理,就說林萱萱等人,他實在沒有辦法放下她們。

“等我們探明這裏的情況到時候再做決定,我相信只要我倆實力全都恢復過來,離開這裏並不是什麼難事。”宋陽肯定道,他和元天青都是大師級強者,而且都是實力強大的類型,若是兩人聯手就算是面對大成強者也不是不可能一戰。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祛除掉體內的灰色殺氣,否則就算宋陽是大師級強者,運轉《易筋經》的情況下也不可能輕易恢復。

“族

長爺爺,兩位貴客就在裏面了。”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來,小囡囡稚嫩的聲音響起,木門被推開,囡囡跟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走了進來。

一見到老者,宋陽二人立馬便是站了起來,恭敬道:“想必這位應該就是北嶺村的村長了,在下宋陽,這位是元天青,想必村長已經知道我二人來自外界,還請告知如何才能離開這裏。”

宋陽有點迫不及待的問道,這個問題讓他十分糾結,他不相信真的無法離開這裏,如果讓他一輩子都呆在這個地方,見不到林萱萱等人他會瘋的。

看着宋陽的樣子。老者輕輕撫摸鬍鬚,哈哈一笑道:“貴客還請稍安勿躁,不必操之過急。”

“這還不急?我可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宋陽沒好氣的說道。

“如果你要走我們自然不會挽留,但是一切後果自負!”就在此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澹臺五月一身素衣款款而來,淡淡開口,神色冷漠,不過其手中提着一個木盒,正是放飯菜之用。

“哈哈,原來是五月來了,如此甚好,對於外界與村裏之事五月是最瞭解不過的了,五月的母親也曾經來自外界,按照你們外界之人所說應該是一名武者,也曾嘗試過離開,但是最終還是留了下來,其間的緣由五月很瞭解,你們還是問五月吧。”

老村長笑着說道,似乎對於這種事情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畢竟也不是第一次有武者來到村子裏了,而且來到這裏的武者哪一個不是要離開的?最終不是死了就是莫名其妙失蹤了。

唯有五月的母親最終留下來結婚生子,在這裏定居,而與五月母親一同到來的人則是離開了,但是生死就不得而知了。

“你們知道武者?那你們應該也知道武者的實力如何,難道離開的道路之中有宗師級強者攔路不成?”宋陽黑着臉說道,看來這些人也不是白癡,但是爲何這麼說。

澹臺五月將東西放下,淡淡的看着宋陽二人,清冷道:“不要認爲自己是武者便高人一等,就算是武者想要離開這裏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不明白你們所說的宗師是什麼,但想必應該十分厲害了,不過即便你們再強想要翻越岐山也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澹臺五月斬釘截鐵道,十分肯定宋陽二人沒有這個能力離開這裏,這讓兩人氣憤,好歹是兩個大師級強者吧,竟然如此被人看扁。

“好了,五月,先讓兩位貴客用膳,兩位一定也餓了。”老村長打斷澹臺五月的話,笑着說道,一邊搖頭。

聞言,澹臺五月點點頭,似乎因爲剛纔的事情有點生氣,沒有打招呼便離開了,小囡囡可愛的吐了吐舌頭,俏皮道:“哎呀,澹臺姐姐生氣了。”

聞言,宋陽倒是頗爲尷尬的摸了摸腦袋,自己二人能夠來到這裏還是因爲澹臺五月的緣故,女孩雖然不算熱情,但是卻給了自己幫助,但是自己卻意氣用事,當真有點不好意思。

老村長似乎有事情,所以並沒有說幾句就走了,留下小囡囡在這裏,宋陽二人頗爲尷尬的坐下來,打開澹臺五月帶來的飯盒頓時一愣。

紅木所製成的飯盒裏面擺放着許多的盤子,每一個盤子裏面都是一些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一眼看過去讓宋陽二人瞠目結舌的是竟然沒有一樣是素菜,都是都是肉類,當然還有一條魚。

“不是

吧,難道這個地方是屠宰場不成,怎麼都是肉類?”宋陽鬱悶道,雖然聞到味道就是食指大動,但是畢竟這裏可是北嶺村,看上去就十分貧困落後,這些傢伙該不會爲了招待自己兩人將肉類全都拿出來了吧,這樣一來他們還真不好意思了。

“大哥哥,村裏大多數都是獵人,所以很少會自己種菜,偶爾會採摘一些野菜,最多的便是肉類了。”小囡囡解釋道,自己不知道從哪裏抱來一個瓦罐,裏面散發着奶香。

“原來是獵人……”宋陽點頭,但是心中卻有點疑惑,北嶺村所臨近的山便是岐山,據澹臺五月所說岐山十分兇險,就算是武者都束手無策,一羣村民竟然能夠在裏面狩獵,難道是忽悠自己的?

不過宋陽並沒有想太多,而是夾起一塊肉要下去,頓時金黃汁液流出,滿口香氣,還夾雜着一絲令人精神百倍的氣息,就像是吃下一株靈藥一樣!

一旁,元天青狼吞虎嚥,猛地吃了好幾口肉類,頓時眼睛一瞪,見了鬼一般,一張嘴便是光暈流轉,精氣溢出,十分神奇。

“靠,這是什麼肉?”宋陽腦子有點發懵了,這哪裏是肉啊,根本就是靈藥啊,一口咬下去頓時清香四溢,精氣逼人,就算是受傷之處也是感到一下子輕鬆了很多。

元天青精神一震,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再次吃下幾大口,露出享受之色,認真說道:“的確神異,而且比你做的魚要好吃,這種肉類絕不簡單,堪比低級靈藥!”

“低級靈藥……”宋陽震驚,低級靈藥都要一百晶幣一株,雖然比不上中級高級靈草,但也十分珍貴了,放在外界簡直就是珍寶。

但是這裏竟然吃一口肉類都相當於服下一株低級靈草,滿口精氣,甚至從鼻孔裏面涌出來了,讓他瞠目結舌,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真是太神奇了,居然有這種肉食!”元天青更是驚訝,狼吞虎嚥,與宋陽爭搶食物,要知道這可是吃一口相當於低級靈草啊,何其奢侈?

“這種肉更加神異,靈性僅比中級靈草差了一點,十分珍貴!”元天青神采奕奕,渾身精氣直冒,從鼻子裏都竄了出來,更是滿面紅光,這些精氣直接被他引動去修復自己的傷勢,效果極佳。

“宋陽,我發現這個村子很有必要待下去,如果有了這些東西,我恢復實力並不是難事!”元天青激動道,他一路被灰色殺氣折磨,而且沒有《易筋經》這等神奇古武的幫助,所以十分吃力,現在吃下這些肉食竟然精氣四溢,有一種舒爽的感覺。

如果不是因爲自己受傷太重,恐怕現在效果更好!

小囡囡大眼眨巴眨巴,疑惑的看着兩人,這兩人神叨叨的一直在討論肉類的話題,讓她不解。

“囡囡,你澹臺姐姐帶來的這是什麼肉啊?”宋陽神采奕奕,頗爲小心的問道,這種肉食太過神奇,咬一口都足以比得上低級靈草。

雖然只是低級靈草,但是如果每天都能吃這個的話,那簡直太恐怖了,就算是一個廢柴也能變成天才啊!

忽然,宋陽一愣,因爲他看到小囡囡的手中,那罐子獸奶竟然流轉着光暈,清香四溢,有精氣流轉,甚至已經轉化爲液態的了!

“呀~~這是龍肉呀……”

小囡囡眨巴眨巴明亮的大眼,稚嫩的說道,一瞬間,宋陽跟元天青皆是停下動作,傻眼了!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本章完) 噗!

宋陽差點吐血,龍肉?自己沒有聽錯吧,這小丫頭太憨了,竟然說這是龍肉,讓宋陽兩人同時目瞪口呆。

龍是傳說中的神獸,實際上龍根本就是不存在的生物,沒有人敢說自己見過龍,哪怕是結界之中的古武修煉者,雖然一直都存在龍的傳說,但傳說只是傳說,根本就不存在!

宋陽修煉的更是《龍圖騰》古武,一旦運轉身體之內會隱隱傳出龍吟之聲,十分強大,身體素質也會提升一個等級,足以徒手撼動高級武器了!

但是小囡囡卻是稱這是龍肉,而且模樣認真,大眼明亮,眨巴眨巴十分可愛,小女孩粉雕玉琢,嘴角還殘留着奶漬,簡直萌呆了。

看着宋陽與元天青皆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小囡囡擦了擦嘴角的奶漬,露出一副認真的樣子,鄭重道:“大哥哥,這真的是龍肉,是村裏的獵人們打回來的,岐山上隨處可見,村裏的主食就是龍肉,不過囡囡最喜歡喝獸奶了。”

小囡囡十分嬌憨,露出認真之色,強調自己並沒有騙人,宋陽兩人吃的就是龍肉,讓宋陽二人無語。

嗷吼~~~

忽然之間,一陣野獸的叫聲傳來,十分的狂野,讓宋陽二人一驚,心裏閃過一絲涼意,這就是傳說中的龍麼,聲音狂躁,十分可怕,但是似乎與宋陽運轉《龍圖騰》的時候發出的龍吟之聲不大一樣啊。

聽着這道類似於野獸的怒吼,小囡囡眼前一亮,放下手中裝着獸奶的罐子,大眼彎成了月牙狀,甜甜一笑道:“哎呀,是獵人們打獵回來了,比起之前提前回來了半天,應該是收穫不錯,這個星期的肉食有着落了。”

小囡囡笑的很甜,喜滋滋的,讓宋陽二人詫異,疑惑道:“打獵回來了?你們村子裏面平時都依靠打獵麼?”

“是的,獵人們每個星期都會出去一次打獵,需要整整進行一天的捕獵,直到捉到足夠的食物纔會回來,按理說今天應該是下午纔會回來,所以一定是打獵很順利,收穫頗豐。”

小囡囡大眼明亮,粉雕玉琢就像是瓷娃娃一樣,一想到有獵物就想到了獸奶,那可是小囡囡的最愛,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打到一些幼獸沒抓過來當寵物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聞言,宋陽點點頭,明白小囡囡所說的是事實,這個村子的確怪異,依靠打獵爲生,今天他們到來正好是打獵的時候,難怪根本沒有見到什麼男人,原來都進去岐山打獵了。

“剛纔那個就是獵捕過來的‘龍’麼,果然厲害,這種嘶吼比起野獸強大太多了!”宋陽暗暗稱奇,剛纔那道聲音他是聽的清清楚楚的,就算是老虎的叫聲也不過如此了,雖然宋陽並不認爲這是龍,但是也足以震驚了。

獵食道超越了老虎的兇獸,宋陽都有點不敢相信,難道這個村子裏面都是武者不成?

“不是的,剛纔那是大黑在叫,不是龍。”小囡囡喝了一口獸奶說道,又看了看外面,似乎很想出去,但是又想繼續留下來喝獸奶,那模樣十分糾結,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聞言,宋陽嘴角一抽,看着小囡囡天真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就連一旁的元天青也都無語了,看來問這個小丫頭是白搭了。

“大黑是狗狗,獵人們養的狗狗,哎呀,我要去找大黑玩了,貴客你們自己隨意。” 骨錢令 小囡囡十分懂事,竟然知道招呼宋陽二人,隨即喝了一大口獸奶,滿嘴都是奶漬精氣,十分神異。

見着小囡囡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宋陽與元天青二人對視一眼,從雙方的眼中都看出了好奇,於是決定出去看一看,見見小囡囡口裏的“龍”。

這不見還好,一出去宋陽和元天青便是嚇得差點癱軟在地上,眼珠子都快瞪出去了!

屋子前的空地之上,一羣壯漢步伐穩健,朝着村裏走來,而他們的肩膀之上則扛着幾頭不知名的野獸,每一頭都跟老虎差不多大小,甚至頭頂上隱隱有着犄角長出來,類似於龍角!

這些野獸身上都佈滿了傷口,鮮紅的血液滴落在地上,甚至有精氣流轉,十分玄奧,顯然這些便是它們死亡的原因,這些野獸面目猙獰,十分可怕,光是看一眼便知道十分兇殘。

不過最讓宋陽二人駭然的不是這些野獸,而是那些壯漢身旁跟着的三頭高大的身影,這是三頭類似於棕狼的野獸,但是每一頭都足足有兩米之高,體質強健,嘴裏佈滿了獠牙,額頭之上更是長着一根犄角,比起那幾頭野獸的犄角都要長,更加威武!

這三頭類似於狼的兇猛野獸昂首闊步行走與獵人們的身旁,一雙碧綠的眸子散發出危險的光芒,讓人駭然,高大的身軀就算是猛虎見到了也要哆嗦,身上的其實更是十分駭人。

爲首的那頭黑色兇獸更是可怕,足足有兩米五高,獵人站在它的面前簡直就是小豆丁,成了侏儒,但是這些兇獸似乎與人類十分親近,竟然沒有絲毫傷害他們的意思,反而像是最忠實的夥伴!

小囡囡蹦蹦跳跳跑了過去,粉嫩的小臉上寫滿了開心之色,屁顛屁顛的朝着獵人們跑去,由於實在是太稚嫩了,也就比那頭黑色兇獸的爪子大一點,簡直小的可憐,甚至只要一腳就能將小囡囡踩死!

“小心!”

宋陽心中駭然,驚叫道,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十分可愛,對獸奶有着鍾愛,而且俏皮,大眼靈動,十分有靈氣,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捏一把肉嘟嘟的小臉蛋。

豪門虐戀:愛上女二號 宋陽實在是不忍心看着這個一個小豆丁竟然慘死在兇獸的腳下,但是此刻他已經完全被震驚了,再加上實力大大受損,速度也是下降許多,第一時間奔走出去,化作一道殘影,但還是有點力不從心!

“囡囡,小心!”宋陽大叫,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朝着小囡囡跑去,目眥欲裂。 我是末世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