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兒臣這次醒來後,雖然記不起以前的事,但從別人口中還是瞭解了一些自己以前的劣跡,深感以爲恥,下定決心重新做人,堅決要改掉以前的壞毛病,就算成不了一代賢王,也決不能爲我皇家丟臉!”李愔說的大義凜然,把以前上小學時寫檢查的功力都拿出來了,反正說兩句好話又死不了人。

其實李愔說這些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已經不是原來的李愔了,爲人處事肯定和之前差別很大,雖然可以用失憶來掩飾,但變化太大還是難免引起別人的懷疑。比如李愔自信自己的品行肯定比以前的那個李愔要好的多,欺男霸女的事肯定做不出來,所以今天就把話先撂在這:本王打算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和以前有什麼不一樣你們也不要太驚訝!

“呃?”李世民聽完也是一愣,不由得上下打量着自己的這個兒子,從剛纔開始他就覺得自己這個兒子有點不太對勁,現在終於明白過來,李愔身上沒有了以前的浮躁跳脫之氣,言行舉止也變的彬彬有禮,好似變了個人一般。如果失魂症真的能讓一個人脫胎換骨的話,那他寧願自己這個兒子的失魂症永遠不要好。

周圍的皇子公主也都一臉驚異的看着李愔,大部分人心裏都是同一個想法:看來李愔的腦袋真的讓人打壞了,否則怎麼會說出這種話?連李恪也都是同樣的想法,上次他雖然去看過李愔,但心裏一直想着李愔去益州的事,所以沒太注意李愔本人的變化。

“好,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以前的事忘了就忘了,不會寫字也沒關係,你現在還年輕,從明天開始你就和你的弟弟妹妹們一起去小學,從新開始學習。”李世民仔細觀察着李愔的表情,看了半天發現他不像是說謊,心中也有幾分欣喜,於是鼓勵了幾句又對李愔以後的生活進行了安排。所謂的小學和後世的那種小學差不多,最早是唐高祖李淵設立的,裏面都是宗室和功臣子弟,一般來說從六歲開始皇子公主就要進入小學學習,到了十歲畢業開始進行中高級教育,所以小學裏的學生都是十歲以下的小屁孩。

周圍的兄弟姐妹一聽李愔要去小學去學習,立刻鬨笑聲一片,畢竟李愔已經十四歲了,和一堆小屁孩天天混在一起學習,想想都讓人覺得好笑。

“父皇!我都十四歲了……”李愔還想分辯幾句,希望能打消老李同志這個不負責任的念頭。不過李世民大手一揮打斷了李愔的話:“我意已決,明天立刻就去!”

做爲歷史上最偉大的皇帝之一,身上的帝皇之氣可不是蓋的,李愔再也沒有勇氣說什麼,只能老老實實的點頭稱是,惹得身後又是一陣竊笑。

接下來李愔陪着李世民看着衆位兄弟姐妹寫字,在場的衆人中,除了兩個剛滿一歲的小公主外,就只剩李愔這一個文盲了。說起來這些皇子公主們受到的教育都很嚴格,每個人的字都寫的不錯,年齡大的就不說了,連剛剛三歲的晉陽公主都能寫字,而且一筆一劃像模像樣的,讓老李同志一頓狠贊。

晉陽公主字名明達,小名叫兕子,是長孫皇后之女,十分的乖巧可愛,深得李世民和長孫皇后的寵愛。因爲從小體弱多病,所以起了個兕子的小名,意思爲小母犀牛,希望她能像犀牛一樣身體強健,不過很可惜的是,歷史上的晉陽公主在十二歲就病死了,爲此李世民一個月都吃不下飯,身體贏弱不堪,差一點就掛了,可見這個小公主在李世民心中的地位。

小兕子得了誇獎後,十分興奮的把自己寫的字送給了李愔作爲感謝,因爲多虧了李愔的舉薦,才讓她母后的病開始好轉起來,同時還天真的希望這位六哥多找幾個名醫,這樣她的母后就好的更快一些。

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孝心,惹的老李同志父愛爆發,抱着小兕子就不鬆手,丟下他們這幫兒子女兒不管,徑直帶着小兕子去見長孫皇后了,估計是想讓長孫皇后感受一下親生女兒的孝心。

李世民離開後,皇子和公主們也都散了,李恪和李愔結伴去看望楊妃,對於這位未曾見面的母親,李愔心中也十分的好奇,無論是正史還是野史,對於這位前朝公主的記載都極少,來到大唐的這些天,李愔也不斷的受到這位母妃的關心,今天終於可以見到那位歷史上迷一般的楊妃了。 對於這次的直播,郭飛可是非常的重視,麻婆豆腐能不能完成銷售任務,就看直播的效果了。

明天就是周末,今天直播完以後,多少能夠吸引到一些人對麻婆豆腐產生興趣,數量也不用太多,只要足夠完成這次任務就成。

「您放心吧,有主播過來,我一定盡最大的努力進行服務!后廚那邊也會立刻通知的!」衡陽知道輕重,這種直播形式也曾了解過,知道對於一家餐館的重要意義。

如今的直播平台非常的火爆,越來越多的人會觀看直播,一位人氣高的主播,對於一家餐館的宣傳效果會非常大。

時間轉眼間過了半個多小時,已經接近十一點,在郭家小館的門口,來了一輛車。

車子停下以後,從車裡下來一位打扮可愛,長相有些萌的少女,此人正是沈瑤。

「沈瑤,這邊!」郭飛見到這輛車,知道自己等的人終於來了,就連忙打了個招呼。

「你好。」沈瑤下車以後,抬頭看了下餐館的招牌,當看到那金晃晃的四個大字以後,覺得這個招牌做的真是不簡單。

「你們這個招牌做的真不錯!金燦燦的,難不成是真金的?」

「怎麼可能!這就是鍍了一層金而已,這麼大的四個字,也值不了幾個錢。」郭飛不清楚這個牌匾的真實材料到底是什麼,不過對外宣稱,這就是鍍金的。

其實即使說是真金打造的,估計也沒有幾個人相信…

「好啦,跟你開玩笑的。」沈瑤在外面簡單的看了一下,就走到餐館裡面,「你是這裡的老闆吧!郭家小館…你也姓郭!」

這餐館的名字,還有郭飛的名字,非常輕易的就聯繫在一起,發現了事情的真相。

「沒錯!我就是這個餐館的老闆!」郭飛之前並沒有提起這件事情,主要是對方也沒問,若是問的話,肯定會如實的說出來。

「沒想到嘛!這麼年輕就當老闆了!果然厲害!」沈瑤此時對這個郭飛真是另眼相看,這個人看上去比自己大一兩歲,能夠在如此年紀成為一家餐館的老闆,肯定是有非常大的魄力才成。

「哪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就是小打小鬧。」郭飛還是選擇謙虛了一下,他這個人不怎麼喜歡吹噓,凡事低調一些,總是有好處的。

「我先看看你們的菜譜。」沈瑤坐在一張擦的鋥亮的桌子前面,旁邊挨著窗戶,可以說位置很好,很亮堂。

「給。」郭飛今天會全程招待這個主播,其餘的客人交給衡陽處理,兩個人的關係還算不錯,有些事情處理起來會更輕鬆一些。

「我看看…二星的菜品還挺多嘛!」沈瑤提前知道了這個餐館有一道三星菜品,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快就趕過來進行直播。

「這是麻婆豆腐!一道三星菜品!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雖然都是三星菜品,可味道也有區別,有的只能勉強達到三星,有的卻接近四星,差距會有些懸殊。

「今天主要推薦你嘗試這道麻婆豆腐,這是我們店裡最好的菜品,吃了包你滿意!」郭飛如今缺的就是麻婆豆腐的銷量,今天最主要的目的也就是推銷麻婆豆腐,讓沈瑤品嘗一下,趁機在直播中進行一番宣傳。

「好,既然你都推薦了,那自然是要嘗一下麻婆豆腐的!」沈瑤確定了選擇這道菜,「其餘的呢,還有什麼好推薦的?」

「我記得你喜歡吃海鮮,那麼這道清炒河蝦,也可以嘗試一下,剩餘的炒油菜也不錯!」

清炒河蝦也是郭家小館不錯的美食,價格便宜很多,適合嘗試一下。

至於炒油菜,味道就是比較清淡了,可以算是一道冷盤。

「好,那就聽你的。」沈瑤前天收了那麼大了禮物,今天最後還會有一個紅包可以拿,自然得聽老闆的吩咐了。

如今的主播行業,進行直播在餐館那邊也會有很大油水,不管直播的好壞,多少都可以拿一些,這也是主要的一個收入來源。

「既然確定好菜品,那我就開播了啊,時間也差不多了。」

現在是十一點,開播以後還要等上一會,直播間的人數才會越來越多,到時真正吃起來,宣傳的效果也會非常不錯。

「嗯,沒問題。需要有什麼配合的,儘管提出來就成。」郭飛示意衡陽注意接待客人,一會服務一定要到位,免得讓直播間的觀眾覺得餐館有什麼問題。

沈瑤將手機拿出來,這是一款香蕉牌手機,在國內外都非常流行。

將手機放在支架上,然後擺在桌面另一個角落,攝像頭對準這邊,將直播房間開啟…

「大家好!我是主播『不服來吃』,今天我找到一家非常不錯的餐館,這裡有三星美食可以品嘗…」

接下來就是一些簡單的介紹,她的直播平台粉絲數量有二十萬,但是不可能每個時間段直播都有很多人進來,趕上今天不是周末,觀看直播的人肯定會稍微少一點。

直播間開啟將近二十分鐘,房間已經進來將近四千人,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進入直播間的人數也越來越多。

看了下直播間的人數,沈瑤開始介紹今天的菜品,「今天選擇的是一家叫做郭家小館的餐廳,估計很多人並不知道這個餐館,在外的名氣並不大,但是這家餐館有一名三星廚師,可以製作三星美食!」

現在已經接近十一點半,直播間人數將近五千人,還沒有達到正常的觀眾數量。

不過現在這個點並不是直播的黃金時間,人數少一些也是正常的。

在直播間內,有些人聽到主播介紹以後,開始討論起來。

「郭家小館?真的沒有聽過,主播是怎麼找到這家餐館的?」

「三星美食,聽起來不錯,主播快嘗一嘗,說說看味道如何。」

這些人中有多半都是沈瑤的粉絲,平時對於吃的研究很多,見到有了新的餐館,自然產生了興趣。

若是主播試吃以後覺得好吃,這些人中肯定會有人過來品嘗一下這裡的美食。 太極宮除了建築在中軸線上的太極殿、兩儀殿、甘露殿這三大殿外,兩側也是殿宇衆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長孫皇后居住的立政殿,而李愔的生母楊妃居住的望雲殿就在立政殿的旁邊。私下裏李恪告訴李愔,長孫皇后與楊妃的關係極好,平日裏楊妃在宮中,也多受長孫皇后的照顧,再加上他們老爹的寵愛,所以楊妃中宮中的地位僅次於長孫皇后。

總裁boss,放過我 進到望雲殿後,李愔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這座宮殿佈置的十分素雅,四處的裝飾都十分的普通,但搭配的卻十分巧妙,看起來格外的賞心悅目,從這些周圍的佈置就可以看出,這坐宮殿主人的素質與修養絕對不低。望雲殿的後殿是楊妃的臥室,李恪和李愔這兩個親兒子也沒什麼顧及,不用人通報就闖了進去。

進了大門轉過兩座屏風,李愔看到一個宮裝麗人正半臥在榻上看書,旁邊還有着幾個宮女服侍,只見榻上的女子容貌絕美,身材欣長苗條,垂首燕尾形的髮簪,身着淺綠色的羅衣長裙,全身上下瀰漫着淡然自若、清逸脫俗的仙氣,猶如不食煙火,天界下凡的仙子一般。

這位如仙子般的美女,肯定就是自己的母親楊妃了。李愔心中想到,怪不得母妃那麼的受李世民寵愛,如此絕世之姿再加上高貴的出身,老李同志還真是豔福不淺。想到這裏連李愔都禁不住嫉妒自己的那位老爹。不知道自己的那個未成年未婚妻有沒有自己母妃漂亮?

“愔兒,你怎麼纔來,爲娘可等了好長時間了?”李愔和李恪的到來驚動了正在看書的楊妃,當她看到李愔時,立刻從榻上跳下來,一下子抱住李愔慈愛的叫道。剛纔那種淡然自若的仙氣消失無蹤,變身成一位充滿溺愛之情的母親。

“咳咳~,母妃,你快放開孩兒,我快喘不過氣來了!”沒想到自己這位養尊處優的母妃能有這麼大的氣力,抱的自己連氣都喘不過來。而且李愔的心理年齡也有二十多歲了,忽然被一個剛見面的少婦抱住,這讓李愔不由得面紅耳赤,急忙找藉口讓楊妃鬆開自己。

“哎呀,我都忘了愔兒的傷剛好,快和母妃說說,你現在好的怎麼樣了?”楊妃一聽急忙鬆開李愔,拉過李愔的頭一邊找傷口一邊問道。

“沒事了,兒臣現在好的很,只是以前的事情記不起來了。”李愔幾次想掙脫楊妃的手,但卻都沒有成功,只能任由這位母妃在自己頭上亂摸。

“我可憐的孩子,嗚~~,都是姓程的那個匹夫不對,殺千刀的……”楊妃雖然早知道李愔失憶的事,但現在聽見兒子親口說出來,不由得心疼的直哭,邊哭還邊罵老程一家。現在的楊妃別說仙子氣質了,估計也就和罵街的潑婦一個級別。但李愔卻十分的感動,從這個美麗的楊妃身上,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種久違的母愛。

楊妃罵了幾句就再也罵不下去,畢竟她這一生幾乎都生活在皇宮裏,根本不怎麼會罵人,翻來覆去也就那麼幾句。李愔又哄了楊妃幾句,終於把楊妃的淚給止住。李恪則在一邊看的心中直嫉妒,心想自己這個母妃真是偏心,自己上次騎馬受傷也不見她這麼心疼。

接下的楊妃拉着李愔說話,談話的內容當然離不開長孫皇后的病情,爲此楊妃還大大的誇獎了李愔一番,說她在宮中多虧長孫皇后的照顧,兩人又情同姐妹,看着這個姐姐被病情折磨的不成人樣,她背地裏不知哭了多少次。現在好了,李愔舉薦的那個孫思邈醫術高超,長孫皇后的病情已經有了一絲好轉,楊妃也能心安了。同時她也十分的欣慰,自己這個小兒子終於長大懂事了!聽的李愔是滿頭大汗,如果楊妃知道眼前的這個兒子已經不是她原來的兒子話,真不知道她會如何處理自己?

之後楊妃又說了些關於李愔的舊事,李恪在旁邊也不是的插上兩句。不過李愔很快發現,楊妃的話並不可信,因爲在她的話中,李愔簡直就是一個長着翅膀的小天使,和外界那個橫行霸道無惡不作的樑王根本扯不上關係。不過這也難怪,估計在所有溺愛兒子的母親眼中,兒子的形像都是純潔無暇的天使。

中午和晚上的飯都是在望雲殿陪楊妃吃的,心情大好的楊妃還親手燉了雞湯,李愔嚐了嚐發現味道十分鮮美可口,一口氣全都喝了,楊妃在一旁看的眉開眼笑,而李恪卻鬱悶的只能吃剩下無味的雞肉。

一直到了宮門快關閉的時候,楊妃才放兩兄弟出宮,臨走時還送了兩人不少東西,特別是兩人一身的新衣服,都是楊妃親手縫製的,針腳細密做工精美,穿在身上特別的合體。這讓李愔不禁再次感慨老李同志的好福氣,娶老婆就應該娶像楊妃這樣的,不但人長的漂亮,而且烹飪女紅樣樣精通,所謂的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無過如此。

李恪和李愔的王府在同一方向,所以兩人一直到李恪的蜀王府才分別。李愔回到自己的樑王府後,整理了一下自己今天的所見所聞:見到了歷史上的唐太宗老爹,還有絕色美女的楊妃老孃,雖然李世民對自己的態度不怎麼親密,但總來說還算不錯,至少他還知道安排自己這個兒子重新上學。

想到明天就要去皇宮中和一幫小屁孩一起學習,李愔又頭疼起來,前世自己好歹也上過十幾年的學,怎麼算都能算的上一個文化人吧,可沒想到到了唐朝這裏,竟然可恥的去和一幫小屁孩從頭開始學,實在太丟後世天朝教育部門的臉面了!

李愔胡思亂想了半夜,最後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早上天剛剛亮,文兒和畫兒就將他叫醒並服侍他起牀,昨天兩女得知自己的這位王爺要重新去小學讀書時,都一臉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讓李愔無比的鬱悶,自己身邊的侍女都這種表情,那麼其它人對自己的看法就更不用說了,自己這樑王本來就不多的面子經過這次打擊後,估計連一絲也不會剩下了。

迷迷糊糊的被服侍着穿衣洗漱,吃了點不知道什麼東西的早餐,然後被人塞進馬車進了皇宮,路上李愔幾乎都是枕着文兒的大腿睡覺。現在他越來越習慣現在的腐敗生活,做什麼事都有人伺候,時不時的還可以調戲一下身邊的兩個小美女,偶爾再指點廚房做幾樣美食,吃吃喝喝玩玩鬧鬧的混日子。李愔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有什麼狗屁理想的人,吃喝玩樂纔是他最喜歡的事,前世他只是個升斗小民沒有條件。現在自己貴爲皇子,又不想爭那個累死人的皇位,他人生剩下的時間剛好可以做那些自己喜歡做的事。

小學位於太極宮東側的東宮之中,東宮是太子李承乾的住所,不過在東宮還有一處十分重要的場所,那就是位於東宮中的崇文館,崇文館就是唐代的貴族學校,有不少皇族、公爵或大臣的後代在這裏讀書,皇子也不例外。小學就在崇文館的旁邊,中間只隔了一道院牆。

“六郎!六郎!”李愔剛一下馬車,就聽到有人叫自己,他在皇子中行六,所以也有人習慣叫他六郎。李愔順着聲音回頭一看,發現從崇文館的門口跑來一個人,這個人年紀和他相仿,身着華麗的錦袍,長相俊美,可惜個子有點矮,和李愔差着小半頭,不過他們的年紀都還不大,以後還有發展的空間。

“六郎,都等你小半天了,你怎麼纔來?”這個矮個帥哥跑過來一拳打在李愔胸口,然後開口就埋怨道。

“呃,今天起晚了。”李愔被打的退了一步隨口答道,這種感覺十分熟悉,前世裏兄弟之間的問候就是這樣,但李愔卻撓撓頭很尷尬的問道,“不知道老弟怎麼稱呼?你也知道我腦袋受傷了,現在所有人都不認識了。”說着李愔還用手指了指腦袋,一幅很無奈的樣子。這個人應該是李愔以前的舊識,看他說話舉止這麼隨意,應該還是和李愔關係很鐵的狐朋狗友。

“我靠!你真得了失魂症,我還以爲是外面的人瞎傳的呢?”這個矮帥哥上下打量着李愔說道,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緊接着臉色轉陰,一臉兇狠的再次說道,“程懷亮這混蛋下手太重了,有機會咱們兄弟一定幫你把這個場子找回來!”

“呃?”沒想到這個小矮子這麼有種,李愔曾向人打聽過,畢竟對於打傷自己的程懷亮還是有些好奇的。聽說程懷亮和他老爹程咬金極爲相似,都是一米九以上的壯漢,身材粗壯的像個狗熊似的,以眼前這個矮個子的小身材,估計就算程懷亮讓他雙手雙腳,只用體重都能壓扁他。而且看他說找場子時那幅咬牙切齒的表情,應該是出自內心,這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

李愔失憶,這個矮帥哥只能重新介紹自己,說了半天李愔才終於搞清楚了他的身份。原來這個人名叫李永,是河間郡王李孝恭的兒子。李孝恭是李世民堂兄,他們的曾祖是親兄弟,也算是血緣關係比較親密的宗室。貞觀初年的時候,李世民將宗室郡王的爵位降爲縣公,只有少數幾個宗室因功勳得以保留王爵,李孝恭就是其中之一。

要說這個李孝恭可是一個牛人,整個大唐的南方几乎都是他一手平定的,如果說李世民幫他父親李淵打下了大唐的半個江山,那麼剩下的半個江山中大部分都是這個李孝恭打下來的,可以說是戰功赫赫。不過自從天下平定後,這位河間郡王就變得很低調,整天在家裏看歌舞賞美人以自娛,從來不對朝堂上的事發表任何看法。

李永是李孝恭最小的兒子,也是正妻所出的嫡子,可惜他上面還有兩個嫡出的哥哥,所以郡王的爵位輪不到他頭上,整日裏帶着一幫惡僕在長安城中橫行霸道,是和李愔齊名的紈絝子弟之一。因爲是幼子,平時很得李孝恭夫婦的溺愛,所以有什麼事都有老爹和上面的哥哥幫他擺平,所以養成了李永無法無天的二百五性格。可能是臭味相投吧,李永和李愔的關係極鐵,屬於那種有架同打有禍同闖的兄弟。所以當李永看到李愔真的被打的失憶時,纔會這麼的咬牙切齒。

“九弟,這件事是我有錯在先,而且父皇那裏也處罰過我了,你也別找程家的麻煩!”李永在家排行第九,除了兩個嫡出的哥哥外,還有六個庶出的兄長,號稱河間九虎。程懷亮則是兄弟三人,大哥程懷默、三弟程懷弼,人稱程氏三熊。用熊這個稱號絕對形像,因爲三兄弟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個個都是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壯漢,扔森林裏都能讓母熊搶去做壓寨婦男的那種。再加上家傳的武藝,一對三絕對沒問題,如果李永這個二百五真帶他那幫哥哥打到老程家,那絕對是上門找揍的。

“六郎放心,我知道輕重,不過這個樑子算是結下了,遲早得把這口氣給出了。”李永恨恨的說道。說起來也巧,李永和李愔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兩人又是同輩,所以排不出大小,不過李愔認爲李永行九而自己行六,自己要比他大,所以一直叫他九弟。但李永這個好強的傢伙卻死不承認,從來沒叫過李愔六哥,平時只稱呼他爲六郎。

本來李永早就想去看望李愔的,可惜李愔被禁足,太宗又不許別人探望,所以這纔沒去成。兩人又說了會話,到快上課時才分開,對於李愔要去小學重新開始學習的事,李永這個沒心沒肺的兄弟笑的直抽抽,要不是身邊的侍從扶着,估計早就笑爬下了,氣的李愔上去對他踹了幾腳才解恨。

離開時李永說,中午在城中最大的君子樓擺宴,慶祝李愔恢復自由之身,上午下學他來找李愔一起去,並且他還約了以前的朋友,到時重新爲李愔介紹。李愔在府在憋了半個月剛好正悶的慌,而且他也剛好想見識一下長安頂級紈絝子弟的圈子,畢竟他天生就是這個圈子裏的人,以後也少不了和這幫人打交道,早點去見識一下總沒有錯,於是欣然應允。 沈瑤一邊等待著菜品,一邊與觀眾閑聊,又過了將近五分鐘,第一道菜端了上來,這道是炒油菜。

衡陽端上菜品以後,介紹道:「這道是炒油菜,二星菜品!請慢用!」

「謝謝!」沈瑤將菜盤調整一下位置,讓攝像頭正好可以看到這個美食,然後給觀眾介紹。

「這道菜品是炒油菜,二星菜品,接下來我先試吃,然後給你們介紹一下味道。」

這裡的菜品沒有提前試吃過,所以味道什麼的還不好說,只能先品嘗一下再給眾人介紹了。

拿起筷子,夾了一根油菜,小口的放入嘴中。

『嘎吱…』

意想不到的清脆口感從嘴中出現,雖然油菜是用油炒過的,可是完全吃不出油膩的味道,只有清爽。

沈瑤閉上眼睛,將一整根油菜都放入嘴中,慢慢的品嘗它的味道。

不久后,這根油菜吃完,眼中出現非常明亮的光彩。

直播間的觀眾見到這個情況,從臉上的神情來說,就能分辨出這道菜到底好不好吃。

此時直播間的人開始刷著評論,詢問這道菜的味道到底如何。

「怎麼樣?好不好吃?」

「一道青菜,竟然吃的如此幸福,味道應該不差吧!」

沈瑤說道:「你們猜的沒錯,這道炒油菜的味道非常清爽可口,雖然是用油炒過的,可是經過廚師的處理以後,完全沒有油膩的味道,將油菜原本的味道發揮到極致!」

這個評論說的一點也不誇張,都是真實感受。

在這之前,她其實已經做好即使不是很好吃,也要往好了說的打算,畢竟是收了人家錢,怎麼也得把事情辦得漂亮一些。

可是真正嘗過之後,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這道菜本身的味道就非常好吃,根本不需要自己虛假宣傳,味道就已經非常極致了。

直播間的觀眾,見到主播評論以後,開始刷著彈幕,進行評論。

「雖然只是一道青菜,竟然得到主播如此評論,看來這道美食一定非常好吃了!」

「看主播吃菜的樣子,我也有點想去這家餐館品嘗,若是接下來的菜品都好吃,抽空肯定會去品嘗一下的。」

在直播間裡面,還是有一部分人與沈瑤是同區域的。

在貓魚直播裡面,可以根據主播的區域進行分類,有的人就是因為這個主播區域很近,品嘗的美食也很近,才會選擇觀看直播。

這樣一來,發現什麼好吃的美食,可以抽空就去品嘗一下,很是方便。

接下來,第二道菜也端了上來,這是清炒河蝦。

沈瑤繼續介紹道:「接下來品嘗的第二道菜,就是一道清炒河蝦,根據老闆的介紹,這道美食雖然只有二星,可是味道卻非常接近三星美食!喜歡吃河蝦的人有福了!物美價廉!」

這道菜品味道接近三星,但是定位只有二星,價格方面自然便宜了很多,只要88就能吃到一份。

拿起筷子以後,夾了一隻比較大的河蝦,放入嘴中。

『嘎吱…』

清脆的口感從齒間傳來,當把蝦皮咬破以後,裡面的汁液與嫩肉進入嘴中,讓所有的味覺都被刺激出來。

沈瑤眼睛變得越來越亮,咬了好幾口,才將嘴中的河蝦品嘗完。

吃完以後,有一種還想再吃一口的感覺,不過此時還在直播,必須要給觀眾介紹一下味道。

「說實話,這道清炒河蝦,絕對是我吃過最美味的河蝦了!蝦皮裹上蛋黃以後,過油炸的焦黃,但是完全沒有影響到內部蝦肉的口感!火候控制精準到位,裡面的蝦肉鮮嫩多汁!加上特定的汁液,簡直是美味到極致!」

這一次的評價,可謂是說的很多,也徹底的將這道菜的美味之處說了出來。

說完這句話以後,沈瑤再次拿起筷子,夾了一隻河蝦,放入嘴中,繼續品嘗這頂級的美味。

直播間的觀眾,見到主播一刻不停的吃著,也猜測出這道美食的味道肯定非常頂級。

「主播慢點吃啊!多給我們介紹一下味道嘛!」

「主播吃貨的性格又出現了,見到美食以後,光顧著吃,都不給我們介紹了…」

這些觀眾對於這位主播的性格非常了解,知道沈瑤有一個毛病,那就是遇到美食的時候,通常就是光顧著吃,品嘗美食的味道,連菜肴的味道都想不起來介紹了。

沈瑤又吃了好幾嘴,才想起觀眾的事情,非常露出非常可愛的虎牙,有些歉意的說道:「抱歉啊,剛才光想著品嘗美食,又把你們給忘了…跟你們說,這清炒河蝦做的簡直太好吃了,蝦肉的配汁非常美味,能夠將肉質的鮮美徹底激發出來,美味到極致!」

「我估計也就是這河蝦的食材達不到要求,體型有些小,肉質稍微有些鬆軟,要不然這道清炒河蝦絕對是三星美食!不過即使如此,廚師的手藝也強的沒話說,不愧是一位三星大廚!」

吃了這道菜以後,對於郭家小館的評價變得更高,在這裡吃的每一道菜都是頂級的美味,完全不輸於那些大城市裡面的高星級菜館。

直播間的觀眾再次熱議起來。

「主播的吃貨毛病又犯了,看來這道美食的味道肯定是頂級的!」

「這家餐館叫什麼?位置在哪裡?有時間我也要去品嘗一下!」

這些吃貨見到如此美味的餐館,有些人已經動了抽空去吃一頓的想法,只要餐館離得不是太遠,就可以考慮。

沈瑤拿起筷子以後,再次吃了好幾口河蝦,才來得及與觀眾進行交流,「唔!真是太好吃了!我都不想跟你們說話,只想品嘗美食!這個餐館叫做郭家小館!位置是龍江村!想要吃的朋友,可以在網上搜一下導航哦!」

直播間的觀眾有的人立刻拿出一個吃貨日記本,將郭家小館的名字記在日記本上面,有時間的話就去吃上一頓。

有的人連忙在導航上面搜了一下,看到龍江村離著自己不算太遠,就考慮過上幾天有時間去試吃一次。 小學中人不多,算起來有三十多個學生,加上兩個學士和兩個校書郞,一共加起來也不到四十人。這裏都是十歲以下的小屁孩,已經十四歲的李愔走在他們中間,還真有點鶴立雞羣的感覺。周圍的小傢伙們也都十分好奇的看着這位‘大同學’,有幾個調皮的還過來詢問李愔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搞的李愔鬱悶的想撞牆。

小學的教室十分寬大,進了門就是就是一排排單獨的矮書桌,學生學習時都要跪坐在書桌後面。李愔找了個角落裏的書桌坐下來試了試,發現感覺還行,畢竟這具身體早已經適應這種跪坐。

“六哥,沒想到你還挺早嗎?母后的事我還沒來的及謝謝你呢!”正在李愔想拿起桌上了書看看時,一個八九歲的小正太跑到他旁邊坐下道。李愔一看認識,昨天剛見過,這小傢伙是他的九弟,也就是就是後來的唐高宗李治。

“噢,雉奴啊,母后是我們大家的母后,咱們自家兄弟說什麼謝字?”李愔拍了拍他的肩頭大義凜然說道,雉奴是李治的小名。不管這個李治以後會不會登上皇位,現在打好關係都是有必要的。

“嘻嘻,還是六哥說的對,那我這塊桂花糕就不送給六哥了。”一個小腦袋從李治的背後伸出來說道,圓圓的小臉大大的眼睛滿是嬉笑的表情。

“你……你怎麼把兕子也帶來了?”李愔驚的伸手指着李治說道,李治背後出來的正是才三歲的小兕子,現在正滿臉點心渣的啃着手裏的最後一塊桂花糕。

看着小兕子調皮的樣子,李治也不由得苦着臉說道:“六哥,這也不能怪我啊,自從母后生病後,兕子就沒有人照顧,平時都是我陪她玩,可我來讀書就不能帶她來了。昨天父皇讓六哥你來這裏讀書,兕子就鬧着也要來,父皇拗不過她,只好答應了。”

我暈!李愔聽到兕子是因爲他纔來這裏的,立刻一陣頭痛。大唐雖然風氣開放,但上層社會對男女大防還是很看重的,女子是不能和男子一起讀書的,公主們一般都是由自己的母親或專門的宮女教育。可現在倒好,他的皇帝老爹竟然同意讓兕子來這裏上學,這也實在太寵愛這位小公主了吧?

“我要和六哥坐在一起,九哥你坐到我前面!”兕子吃完桂花糕,雙手在李治身上擦了擦說道。看的出來李治很寵愛自己這個妹妹,捏了捏她的小臉把位子讓給了兕子。

“六哥,你的傷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