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原來真的是陳若風的功法啊……」人們得到答案后,都是一臉失望,在嘆氣。

這讓強靈宗的這位弟子覺得應該有的震撼場景沒有出現,讓他很沒有面子。

他一邊暗罵這些人沒有見識,一邊忍不住道:「再告訴你們一個有關於陳師兄功法的消息。」

可是,注意過來的人不如剛才多,大部分都是陳若風的粉絲。

強靈宗的弟子很氣急敗壞,不過也沒有辦法,陳若風再厲害,畢竟也比不過關乎自己的利益。

「我告訴你們,我陳師兄修鍊的金烏古功其實是一部絕世古……」

強靈宗弟子要找回面子,就要說一個大爆料,不過還沒有說完,就被旁邊的師兄打斷,那位師兄還狠狠瞪了其一眼。

出現這樣的情況,反而是奪來了眾人的目光,不過這次任由人們怎麼樣擠弄,那個強靈宗弟子都閉口不言。

然而,越是如此,人們越是對陳若風修鍊的功法好奇起來。

「轟隆。」

此時,忽然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只見那三足金烏虛影昂然飛空,儼然一副洪荒霸主的姿態。

它全身金燦燦的,身上流淌著金色液體般的光芒,展開身軀的時候,那液體般的光芒彷彿一條條光河。

這道巨響的來源是,三足金烏出現后以勢不可擋的氣勢,將大海無量、落地生根、碧海波全部粉碎。

顯然,陳若風出手了,且一出手就碾壓四方。

有一道不尖銳,卻絕對在眾人心中久久不散的叫聲響徹,隨後這隻三足金烏氣勢煌煌的衝天而去,最後消失不見,彷彿是消逝在了時間長河中,剛才的一幕不過是一段留影而已。

這時候,那泊仙山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靈力波動也在漸漸消散。

山下的人們,無法看到山上的情況,卻可以從剛才的一幕看的出來。

最後肯定是陳若風沒有懸念的贏了。

眾人都沒有驚訝,或許這個結局就是理所應該的。

強靈宗的弟子也沒有得意和驕傲,在他們心中陳若風就是無敵的,或許這次來泊仙山,都有種大材小用了。

修羅神帝 府天門和青木門的弟子,還是多少有點失望,他們的那點奢望到底沒有成功。

「嗡!」

既然聖兵已有主,眾人也準備著離開,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嗡鳴聲響起。

「怎麼回事……」

有人驚叫,地上的石頭和沙粒都震顫起來,他們的身軀也跟著顫動起來。

「鏗。」

一道人們很熟悉的兵器相碰的聲音響在耳畔,隨即天上竟飄下來一縷縷金芒,彷彿雪一樣的精靈落下。

「真漂亮,金色的雪。」蒙倩倩伸出了手要去抓住那一縷金芒。

「不要。」莫東卻感到不對,拉了蒙倩倩一把,使她的手掌與一縷金芒擦身而過。

蒙倩倩瞪了過來,正要說什麼,忽然就向一邊看去,這一看臉色就瞬息慘白。

有人伸出手去接,那一縷金芒就落到他掌心,這是一根細到和頭髮一樣金絲。

「啊。」

此人忽然發出慘叫,因為那道金絲剛觸碰到他掌心血肉就消失了,然後他的手掌竟然斷了。

這道慘叫就是一個開始,很快一聲聲慘叫接連響起,一些人與那斷掌人一樣去接金芒。

然而在碰到金芒的時候,金芒就消失了,然後他們的手如被利刃破開,斷掌切口光滑無比,而且切口位置正是金芒消失的地方。

而沒有去主動接金芒的人,卻因為金芒落在他們身上,有的金芒落在肩膀上,頓時一條胳膊沒了。

有的落在頭上,頓時身子一分為二。

有的落在耳朵,有的落在腳上……

誰也沒有想到美麗的金色飄絮,人間奇景,這竟然是一場災難。 第一百一十九章聖刀之威

這哪裡是美麗的金色雪花,分明是鋒利無比的刀子。

美麗的背後,卻是死亡的收割般。

一縷縷金芒如死神之刃輕而易舉的奪走人的生命,而且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漫天的金芒,山下的血液、斷肢、屍體勾勒出美妙和恐怖的場景。

「啊。」

蒙倩倩臉色慘白,目睹了慘劇想到自己剛才要伸手接金芒,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

轉過頭,愣愣的看著莫東。

「愣著做什麼,快走。」方天抓住蒙倩倩就向遠處逃。

所有人都在向遠處逃,驚慌和慘叫成為了這裡唯一的聲音。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前一刻,人們還期待泊仙山上有上古遺迹,現在只願自己運氣好,可以完美的躲過下落的金芒。

金芒的下落沒有規律,有的地方密集有的地方空隙大,就是雪花飄一樣。

就算小心翼翼的躲開,也可能忽然一片金芒改變了方向落在人的腦袋上。

張遠就遇到了危險,速度也不是他的強項,這個時候心中也是發顫。

讓他和妖獸戰死,他也不會恐懼,然而這樣詭異的金芒奪命,卻讓他打心眼裡害怕。

張遠站在原地找路,頭頂一片金芒飄兒飄的落向他,而張遠還毫無知覺。

就在這時,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將他到一邊,躲過了這致命一落。

救他一命的正是莫東。

張遠回頭一眼掃到了落在他原地的金芒,臉色頓時蒼白,喃喃般道:「師弟啊,你又救我一命。」

「怎麼辦。」

張遠看了看四周。

莫東神色也很凝重,本來眾人都在向遠逃,金芒降落的區域只有泊仙山周圍,只要逃出這個區域就安全了。

可是,金芒下落沒有規律,無法躲避,就算是身法精妙高超,也不一定可以全躲開。

莫東親眼看到,一個身法不錯的人閃過金芒,但忽然頭頂金芒密集起來,被這些金芒穿過。

一個完整健康的人,就這樣的四分五裂,彷彿是被許多柄刀,一起斬過。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在死亡的威脅和冷靜后,人們發現一味的逃出這片區域反而死的更快,在原地認真的躲閃找空地,活命的機會還很大。

莫東在金芒出現的時候,就感到了不對,這是一種直覺,而且結合他在吸收聖氣的時候,發現聖氣帶著銳利力量,能淬鍊血肉,可一旦這種銳利過強,就會傷到身體。

莫東抬起頭,眼中光芒一閃。

金芒是從泊仙山山頂噴出來的,這金芒肯定與山上的重寶脫不了關係。

那麼,金芒飄絮絕對不是無窮無盡的。

他也看的到,上空的金芒明顯少了。

只要撐過一段時間就行,可是誰也不知道這段時間有多久,所以活命不僅要靠實力,還要靠運氣。

「鏗。」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兵器相交的聲音回蕩而開,人們臉色大變,生怕金芒一下增多,或者又出現什麼災難。

「鏗。」

「鏗。」

「……」

一連十幾聲,人們的擔憂沒有出現,而且金芒也不再降落,人們再次看到蔚藍的天空。

活下來的人看到身邊的屍體,想到剛才的危險和凄慘,慶幸又悲傷。

在金芒災難中,沒有人因為身份而有特殊的照顧,三宗弟子都有死傷,其中府天門那個吐露陳若風修鍊功法的弟子死在這場災難中。

他敬佩崇拜的陳若風沒有保護得了他。

秋明一根指頭因金芒而斷,但他本人卻很慶幸,因為和他關係不錯的師兄弟死了,他還活著就很幸運。

「這東西命真大。」秋風看到莫東還活著,而且比他更幸運毫髮無損,秋風的眼睛就陰厲起來。

林峰也受了點傷,一片金芒從他頭頂飄落,不過他運氣真的逆天,正好有風起,金芒擦著他的頭落下。

林峰的一小塊頭髮光了,雖然活了下來,林峰自己也冷汗直冒,然而林峰心情卻不美,因為他的俊美模樣被影響了。

而他見到莫東毫髮無損的時候,心情就更差了。

「果真是小人貽害千年。」林峰冷聲道。

馬上林峰就擔憂起他親大哥了。

……

「你們沒事吧。」方天和蒙倩倩走過來。

莫東搖頭,看到兩人無事心裡也微鬆一口氣,不過他的眼神就古怪起來。

張遠膽子似乎就變得很大了,張口就嚷嚷:「不知道我眼睛花沒花,我看到你們兩個人拉手了,難道……」

這個傢伙今天膽子怎麼這麼大了。

莫東一陣疑惑,他開始幸災樂禍起來,他相信等待張遠的肯定是一頓暴打。

可是接下來讓他傻眼的是,沒有人來收拾張遠。

他看到蒙倩倩臉頰泛紅,方天彷彿生了一場病,咳嗽個不停。

二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莫東隱隱明白了什麼,可是他還是有點疑問。

這時候他一抬眼就看到張遠正得意洋洋向他望來,似乎在說我老張厲害吧。

不得不說,莫東自認與這三人很熟悉了,對於他們之間的一些事情也算了解。

可到底比不上張遠對蒙倩倩和方天之間感情的了解。

……

「不清楚他們怎麼樣。」

山上接連傳來「鏗」聲后,就陷入了平靜,使人們萬分好奇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金芒從山頂噴出,那麼待在山頂的陳若風等人受到的金芒攻擊更強更多,他們會活著?

而且,想想這「鏗」聲,似乎很像將兵器抽出鞘的聲音,難道剛才的災難,是因為某人抽出聖兵產生的。

修鍊一途充滿機遇和危險,其中危險伴隨著修士的一生,想要強大有些時候就要搏命。

所以,對於死於金芒災難的人,活著的人們心裡並沒有什麼陰影。

這就是修鍊界的殘酷。

莫東心中有一番感慨。

「我覺得我們還是退後一點。」

有人怕再出現問題,建議離得遠遠的,甚至離開泊仙山,不再等待之後發生什麼。

時間在流逝,山上還是沒有動靜,一些人等耐不及選擇離開,但更多的人還是在等著。

他們想要看看這刀形聖兵的模樣,若能看一眼聖兵,也不虛此行。

張遠叫著離開,莫東都沒有同意,他也想看看聖兵的樣子,既然是來開闊見識,不差一點時間。

「嗡。」

又是一道嗡鳴,上次山頂噴出金芒的時候也出現過這種情況,而且這一次地面震顫越厲害。

「走。」

莫東等趕忙遠離泊仙山。

金芒災難沒有重新出現,而且這次的顫動還沒有停止,石子都近似的漂浮起來。

「那是……」

莫東瞳孔一縮,看到泊仙山頂有一道肉眼可見的氣流激射向天上,氣流轟在空中,隱約形成一個刀的弧形,而這一刻泊仙山周圍的天空風起雲湧。

大風驟起,地面還在震顫,捲起沙石,就算莫東是修士,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得不向後退去。

風越來越大,樹木拔地而起,石頭卷到天空,泊仙山方圓百丈內,飛沙走石。

此時,就算是靈動境界也沒辦法看清泊仙山,而泊仙山在人們的視線中很模糊。

莫東等再退,此時已經不能稱作大風,應該稱作風暴,若是讓其卷中,定會粉身碎骨。

「這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