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腿朝着秦風的下盤掃過去。

葉輕眉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這一腿要是下去,恐怕起碼得是個粉碎性骨折!

但就如同一旁的葉鷹揚所想的那樣,秦風輕飄飄的一個起跳,直接躲過了比爾的攻擊。

畢竟葉鷹揚已經徹底相信,他風哥絕對是個有實力的,比爾在風哥面前,未必會是什麼問題。

畢竟連麥克都死在了風哥手下不是?

秦風一個起跳躲開了比爾的鞭腿,緊接着毫不猶豫,一掌拍向比爾的天靈蓋!

比爾絲毫不慌。

到了比爾這個改造程度,全身上下唯一的弱點就是大腦。

那裏保留了身為人類的記憶,思維,思考模式。

一旦受到傷害,會是一個無法挽回的後果。

但是既然已經成為S級的改造人,那麼不可能對自己的弱點,一點防護措施都沒有。

人造頭蓋骨堅硬無比,堅硬程度甚至已經突破了鋼鐵,即便是子彈,恐怕也很難打出凹痕!

比爾的嘴角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緊接着。

比爾的頭髮一根根豎立起來,定睛一看竟然是千千萬萬根,細如髮尖的鋼針!

秦風的一拳砸上去,恐怕手上的不是比爾,而是秦風!

這樣細小的頭髮如同暗器是一樣的,一旦刺破皮肉,纖細的髮絲一般的細針立刻就會流入到皮層,血管當中。

帶來難以想像的後果。

秦風一旦把拳頭砸到比爾的頭上,後果可想而知。

然而秦風即便已經看到了比爾頭上的細針,面色卻沒有絲毫的改變。

這一下,就連葉鷹揚都是緊張不已。

「風哥,小心啊!」

萬一這針刺入了秦風的拳頭裏,後果不堪設想!

就算只有一根刺進了秦風的血管經脈當中,都是一件足以廢了秦風的事情。

這比爾,實在是太陰毒了!

恐怕出行之前,還特意為了秦風的武者身份,將自己改造了一遍!

從一開始手指藏毒,到現在的髮絲暗器,都是對武者致命的傷害!

「轟隆!」

秦風沒聽葉鷹揚的阻攔,最後還是一拳,砸在了比爾的頭上。

葉鷹揚嚇得下意識閉上了眼睛,似乎不願意麵對這樣的結局一般。

但實際上。

等到葉鷹揚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了平生最不可思議的一幕。

那些髮絲暗器,悉數被秦風周身的金光彈開。

沒有一根在秦風的拳頭上。

反而是比爾。

比爾那看似堅不可摧的頭顱,被秦風一拳,給打的凹陷下去!

這還只是一拳而已!

比爾的頭直接就被秦風給打凹了!

包括葉輕眉,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秦風的實力,到底是到了什麼樣的境界,力量到底有多麼恐怖?

剛才那一拳看上去,可不像是秦風的全力一擊。

但就是秦風隨便的一拳上去,一個S級別的改造人,本來應該堅硬無比的頭顱,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就被秦風給打凹了。

這是不是代表着,秦風的實力,甚至比S級別的改造人,還要更加強大?

一想到這裏,葉輕眉的雙眼當中,燃起了幾分希冀。

這樣的話……

如果對方千門的人不動用熱武器,說不定,他們這一邊,還真的有幾分勝算!

。 這泉水從上面看像牛奶一般混濁,但是秦衝進入水底之下才發現這裏竟然清澈無比,不但呼吸順暢,睜開眼之後能清晰的看到四周的一切。

這些都是秦沖之前沒有預料到的,所有的功法的運轉幾乎都是先從吐納之術開始的,因此當功法運轉之初自然會先從吐納開始。

剛剛掉進這裏時候,秦沖還想浮上水面,繼而開始浸泡。

然而卻是在孟婆的指示之下,這才沉到水底進行浸泡的。

讓秦沖更覺得震驚的是,就在自己的不遠處竟然還有一個人影。

竟然是之前見過面的林仙兒,想不到她竟然先自己一步到了這裏,而且已經開始在水底修鍊了起來,秦沖的到也驚動了她。

不過她只是白了一眼秦沖,便自顧修鍊去了。

如此看來林家的那位元嬰老祖極有可能也是到過這裏的,不然這林仙兒單獨一人恐怕很難到達這裏。

隨即秦沖便不再理會這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鍊之中。

沒過多久,秦沖便能感受到一絲絲靈泉順着自己的毛孔直接進入到了體內,繼而開始在體內洗滌自己的經脈穴位,甚至連骨頭上都傳來了一些輕微的瘙癢。

這些正是被靈泉洗滌身軀的特徵,秦沖只能繼續默默的堅持下去。

直到一個多時辰之後,上面卻是傳來了一些異樣的動靜,似乎又有其他修士趕到了這裏,不過其中似乎有人開始爭鬥了起來,動靜不小。

不過這些秦沖並不擔心,這靈泉之外仍舊一道禁制守護,而且一旦進入靈泉之後,估計誰也不會有繼續動手的興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終究還是又有幾人來到了靈泉之中。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秦沖沉浸到修鍊和洗髓伐毛的快感之中,渾然不覺時間的流逝。

而此時秦沖的身上卻是出現了異樣,他感覺自己的身軀已經開始發脹了,丹田之內更是有一種想要爆炸的感覺。

在他看來似乎自己浸泡已經到了極限,隨即便想趁機離開此地。

「小子,再堅持堅持,時間越久對你的好處越大。」

孟婆的提醒頓時讓秦沖放棄了出去的打算,只能強忍着身體上的各種異樣繼續堅持下去。

就在秦沖又堅持了近一個時辰之後,原本進入靈泉的七八名修士都紛紛忍不住離開了,而此時水底仍舊只剩下了秦沖和林仙兒。

林仙兒此時神色痛苦,面目都開始出現一些扭曲,可以看出她忍的很辛苦,但仍舊在繼續堅持。

又過了一段時間,林仙兒還是選擇了離開,不過在她離開之際,仍舊是看了一眼秦沖。

沒過多久,秦沖感覺自己的忍受能力已經達到極限了。

可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他體內的八卦鏡竟然再次出現了異變,開始瘋狂的吞噬四周傳來的靈氣,這讓秦沖頓時大感意外,不過如此一來秦沖本身的壓力卻是驟減。

可秦沖此時發現,八卦鏡不但吞噬四周的靈氣,連隔壁的一些魔氣都開始涌了過來。

「孟婆前輩?你可感受到了異樣的變化?」

對於這些吞噬的靈氣秦衝倒是不擔心,可看着那一道道黑色魔氣被八卦鏡吞噬,秦沖還是有些擔心將來會影響到自己。

「放心吧,這件至寶雖然還沒有真正誕生自己的靈智,但其本能的反應還是會又分寸的,而且其本身就帶有混沌屬性,吞噬一些魔氣再正常不過了。」

聞此秦衝倒是放心了不少,隨即便繼續開始修鍊起來。

可這時秦沖發現自己的法力已經到達了巔峰狀態,忽然一種感覺襲來,讓秦沖喜出望外。

秦沖感覺到了進入築基後期的瓶頸,那就意味着自己已經達到築基中期巔峰的境界了。

按照原本的狀態,秦沖至少還需要近十年的時間才會達到中期巔峰,想不到在這靈泉之中待了不到一天的時間竟然有如此進境?

見此秦沖索性摸出身上僅有的一枚合元丹一口服下,正是當初從何鵬那裏得來之物,此丹正是用來輔助突破後期瓶頸的。

有此丹的輔助,加上這難得遇到的靈泉,秦沖有信心一舉突破到築基後期。

然而就在秦沖在水底嘗試突破之際,外面的洞窟之內也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空空蕩蕩。

不過就在入口之處,卻是有兩人隱匿在了那裏。

正是那劉雲山和青玄宗的寧姓修士。

這兩人之前也進入了靈泉之中,不過待的時間卻不是太久,離開之後避過眾人卻是又返回到了這裏,目的自然是等秦沖現身。

「劉道友,這小子在那泉水之中已經待了這麼久了,不會已經爆體而亡了吧?」

「應該不會,雖然有一道禁制隔絕,但是築基期修士爆體而亡怎會沒有一點動靜?」

「可這時間也太久了吧,足足比我們多出一倍有餘了,當時我們都是忍受不了那強大的爆體之感才急忙出來的。」

「也許那小子有什麼秘術吧。」

「這也太誇張了,其他人現在估計都已經下山了。」

「再等等吧,錯過這次機會,估計就很難再碰到他了。」

「也是,現在一眾修士估計都開始往外圍撤退了,要是被困在這裏錯過了離開的時間,那就麻煩大了。」

「嗯,再等三人,若是他還不出來,我們就立刻撤退,免得誤了時間。」

「三天?」

對於這三天的時間,寧姓修士顯然有些抵觸,不過此時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轉眼三天的時間過去了,以至於兩人都相信秦沖已經隕落在了靈泉之內,進入過靈泉之人,任誰也不相信有人能在那裏堅持三四天的時間。

然而此時的秦沖卻是驚喜連連,想不到在合元丹的輔助之下,自己在短短三天之內便進入了築基後期的境界,這靈泉的功效當真是神奇異常。

「嘩啦啦……」

隨着一陣水聲響起,秦沖終於躍出了水面。

本打算趕緊離開這裏,然而此時卻是眉頭一皺,神色凝重了起來。

靈泉外面的禁制雖然能隔絕從外面探來的神識,但從裏面向外探查卻是沒有多少阻礙,秦沖此時進階到了築基後期,神識之力大增,隨即便察覺到了劉雲山兩人的氣息。onclick=”hui” 真是感動啊!

記者們都看傻眼了。

原來外界那些傳言都是假的。

什麼楊白起故意針對日本球員。

什麼楊白起和日本球員勢同水火。

這都是那些不負責任的花邊小報為了利益亂編的東西。

看看人家楊白起和長谷部誠。

簡直就是情比金堅嘛!

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

一個因為對方受傷而失聲痛哭,一個因為過於激動而昏迷過去。

這是什麼樣的友誼?

只有馬克思和恩格斯之間才有這麼偉大的國際友誼吧?

有的記者忠實地拍下了這一幕,有的記者忙不迭地掏出筆記本記錄着得來不易的靈感。

「你們在幹什麼?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都出去!」

醫生姍姍來遲,把大家轟了出來。

連佐藤亞璃紗都被趕了出來,站在病房門口焦急等待。

「夫人,你沒事吧?」

看着佐藤亞璃紗眼淚都已經在眼眶裏打轉,楊白起急忙上前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