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氣啊血氣,高質量的血氣,滿滿當當整整五米來長的血氣,就連爆發的精神力都是大補,全身都是寶有木有!還有什麼比母蟲更合適的升級配置~

要不怎麼說是天敵呢,母蟲招牌之一的精神力攻擊,段小溪似乎天然就能免疫,識海中血玉繭全力運轉,紅色的光繭包裹住他,光芒每增強一分,被光繭抽出的細線牢牢控制蠶食的肉蟲子就委頓一分。

當初那條和段小溪不死不休的母蟲所遭的罪,如今這條母蟲也算親身體驗到了。

為什麼鳶尾星域爆發的蟲潮,最後段小溪和母蟲會出現在荒星域的一顆半廢星上?

可不就是段小溪精神力暴動時,血玉繭的氣息引來了母蟲,本來以為是發現了驚天大寶貝,結果特么的簡直遭了大罪,母蟲受不了想跑路,段小溪身上的光繭卻抓著它不放,吞噬母蟲身上的血氣來為段小溪治癒受到的創傷……母蟲在驚怒之下使用了空間跳躍,最後他倆才會意外落到了半廢星上。

這條肉蟲子更加倒霉,在它全力撐開空間裂縫后,大半條命就過去了,別說空間跳躍,蠕動兩下都挺困難,精神力攻擊又一點卵用都沒有,召喚蟲兵吧,周圍的蟲兵已經讓戚宿戚少帥全部阻攔下來了。金色異能匯聚形成的屏障,沒有一隻蟲子可以跨越。

所以說,中二沒有關係,重點在於,得有家長罩住場子啊。

經驗教訓有木有,肉蟲子完全淪為了反面對照組,可不就是玩脫了之後,就沒有然後了。

有了充足的血氣吸收,光繭越來越厚,幾乎凝為實質,包裹在其中的段小溪,其實也沒有比母蟲好受到哪裡去,巫也不是那麼好當的,脫胎換骨,這過程就和字面上的意思差不多。

光繭宛若活物般,每呼吸顫動一下,段小溪都感覺自己的血肉、內臟、骨骼在噼里啪啦碎裂重組……

母蟲對蟲子們的控制逐漸微弱,而隨著光繭的強盛,本能畏懼它的蟲子們爭先恐後擴散了出去,與巢穴中其他小隊學員廝殺在了一起。

一路迎難而上、奮勇殺怪,沿著裂隙追尋過來,眼瞧著疑似母蟲所在位置已是一步之遙,勝利在望,轉頭髮現另一個對手竟然也趕到了這裡,這種感覺實在太討厭了!

維克多少帥,與拐角撞上的四年級沐遠同學,兩人面無表情對視片刻,內心世界大概如上。

面對蟲子們時,大家可以並肩作戰,不過,在面對這最後的任務目標時,互不相讓的結果,那就只好拔刀相向,分出個勝負來了……

就在兩位豪傑戰況一觸即發的緊急關頭,從裂隙盡頭的地穴里傳出來的小小呻、吟卻讓兩人臉色齊齊一變。

不得不說,地穴深處的這一幕,實在很容易讓人想歪。

渾身上下光溜溜的段小溪,抱著戚宿戚少帥嚶嚶嚶的喊,「好疼,戚宿,我好疼,戚宿爸爸,我要死在你懷裡了~」

戚宿是背對著裂縫口這邊站立的,所以,落到目擊者眼中,正好可以看到段小溪纏在他脖子上的手臂,以及纏在腰上白生生的腿……

驚呆了的維克多、沐遠:……簡直禽獸!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他們從來不知道,像戚宿這種,怎麼說呢,看著比傳說故事裡的光明祭師還要高冷禁慾的人,有天竟然能夠干出這樣XX的事情來。

比眼看著勝利在望卻忽然殺出個對手來,更讓人抓狂的是什麼?

當然是,你以為的勝利果實,其實已經成了別人的囊中之物!

而更加讓人惱羞成怒、倍感嘲諷的,是你還在為之奮鬥,準備和別人大幹一場之際,那個已經得到了勝利果實的人,竟然都有閒情逸緻和他的小嚮導,就在結束的戰場上,來激情四射的大、干、一、場……簡直禽獸不如!

是個男人就忍不了啊啊啊~

總是被中二少年潑一身狗血的戚宿戚少帥:…………

作者有話要說:我是昨天的日更君和今天的日更君合體的粗長君~

好吧,稍微短了那麼一點點哈,趕在十二點之前發上來,小夥伴們么么噠~ ?維克多少帥表示,眼前這一幕簡直不能忍!

做學院任務再次輸給戚宿就算了,特么的他們在外面拼死拼活,人家在裡面乾柴烈火,感覺從頭到腳都受到了嘲諷,維克多站在地穴外面,背過身,慷慨激昂道:「戚宿你這個禽獸,提上褲子,有種的跟我去外面打一場!」

這平地一聲驚雷起,陸陸續續趕過來的十來個學員,就都呆若木雞僵立在了當場。提提提提上褲子,是他們理解的那個意思……嗎?!雖然不確定維克多少帥究竟看到了些什麼,但架不住大家都會腦補啊。

咳,在軍營里和糙漢子們混久了嘛,維克多少帥一激動,說話就難免淺顯直白通俗易懂了點兒。

於是乎,有了維克多少帥的添磚加瓦鼎力相助,一身黑色作戰軍裝,包裹得嚴謹凜然的戚少帥,這下子,才是狗血潑在身上擦都擦不幹凈了。

森森體會到養孩子有多「坑爹」的戚少帥,好歹沒把這筆賬算到懷中少年身上,抬手敲了敲他的額頭,「段、小、溪……給你一分鐘時間穿好衣服。」

中二少年沖自家監護人討好的笑笑。

然後,維克多少帥就得償所願了~

直到收到狩獵任務完成的消息,在另外兩個區參與搜索的老師和警衛們一起趕了過來,兩位少帥還在巢穴外頭打得天地失色日月無光。

在地穴中看了半天,才終於確定,那隻剩下了一點點血皮渣渣的東西,就是母蟲……殘骸,蟲族活體展覽館的館長,瘦小又慈祥的白鬍子老傑克,差點沒一把拗斷自己的鬍子。

學員們實在太兇殘了有木有!

雖說母蟲逃出生物島嶼后,學院主腦給出的任務是狩獵,生死不論,但是,這明顯和大家預計中的情況有出入啊啊啊~

痛心疾首的老館長:……弄死就算了,你們究竟還對母蟲做了什麼?拿去榨汁兒之後又挫骨揚灰了嗎,不知道母蟲是珍貴品種,死了也有很多種研究的嗎!

至於母蟲為什麼就剩下了這麼點兒,好吧,這就得追溯到它們的用餐習慣上面去了。

雖然蟲子們幾乎什麼都吃,但母蟲卻並不會直接食用獵物,而是通過特定的一種蟲子將獵物消化過濾后,提取出雜質更少,更加營養好吸收的血漿,供它們食用。從小就把自己養得這麼肥嫩講究,也難怪母蟲身上的血氣純凈又充足,等倒霉催的遇上了天敵,呵呵,可不就是移動血氣包的下場了嘛~

當然,怎麼寫這份任務報告,這是養孩子就要負責收場的戚宿爸爸的事,和罪魁禍首的段小溪沒多大關係。

在確定自家監護人把火氣都用在了沒事瞎吼吼的維克多少帥身上,且還佔著上風把人往死里揍,未來大巫就沒心沒肺研究那些五花八門的蟲子們去了。



粉色鳳凰花,鏤空的纖細花枝紋飾,中間印刻著符文C,這是段小溪嶄新嶄新的學院徽章。

一年級,嚮導,C級,雖說這樣的資質放到星海帝國皇家學院,還是個墊底,但在一群旁聽生中,也不會顯得突兀了。

作為一名新鮮出爐的C級小嚮導,段小溪的實踐課,好歹脫離了滿篇的『精神力等級過低,體質太差,建議免修』這樣的紅色備註。

一年級實戰課,兩兩對戰。

十一號擂台之上,分別身著淺藍、粉白作戰服的少男少女靜立兩端,即使不言不語的凝望,也是青春洋溢,畫面養眼。

據說,新生們的徽章、校服等顏色,都是前前前前……前任院長的惡趣味,怎麼青蔥粉嫩怎麼來的。

咳,扯遠了。

注意到這邊老半天了還沒動靜,就是好脾氣的指導老師尤金也有些受不了,點開隨身智腦的擴音裝置開始喊話,「C級嚮導組,十一號擂台,段、小、溪、同、學,你還在傻愣著幹什麼,釋放出你的精神力凝聚體,攻擊對方,攻擊!」

「不是說已經成功凝聚出實體了嗎,它就是你身體的一部分,不要緊張,順其自然就能將今後最親密的夥伴召喚出來了。」

「看看你對面,喬玲玲同學就做的很好不是嗎……」

擂台之上,扎著馬尾辮容貌嬌俏的女孩兒,早早就釋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凝聚體,一隻像果子狸一樣毛茸茸的小動物。

段小溪沒動,他對面的喬玲玲以及她的果子狸,都有些緊張兮兮的看著他。

少年黑色的短髮微卷,肌膚白得毫無血色,像玩偶一樣,精美中透著一股子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反正,自從聽說了段小溪有怪病要吸血等驚悚故事,喬玲玲和大部分女同學一樣,看到段小溪就感覺頭皮發麻,生怕他忽然就犯病了衝上去咬她們幾口。

現在這樣和段小溪面對面站在擂台上,女孩兒的心理陰影面積有點大!

「段、小、溪、同、學,說你呢,別磨蹭了,釋放出你的精神力凝聚體,攻擊攻擊!」走到擂台前,尤金導師再次催促。隨即又擔心學員太過緊張,便勉為其難添加了點幽默,咳,他自認為的,「別緊張孩子,凡事總有第一次嘛,人家女孩子都準備好了,你就勇敢的釋放出來讓大家見識見識吧~」

圍觀看熱鬧跟著瞎起鬨的同學們:「哈哈哈哈哈~」

站在世界中心無聲的鄙視著說話一點也不好笑的老師,以及笑得統統蠢死了的同學們,中二少年不耐煩的攤開手,往前伸了伸,「我的蠱一直在這裡。」

大家伸長脖子瞪大眼睛才發現,少年的手掌心裡,趴著一隻鮮紅的,整個都像紅寶石雕琢而成,比學院徽章要小點兒的——蜘、蛛!

當即就有同學捧腹笑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小溪同學,你這東西也太小巧玲瓏了點~難怪要害羞。」

「原來是我們和導師誤會你了,明明早就釋放出了這個小東西,結果我們愣是有眼無珠,沒能及時發現它!」

「知道真相我的眼淚都要下來了,居然有人的精神力凝聚體是一隻小爬蟲,嚶嚶嚶,段小溪好可憐,他的精神力忽然從E提升到了C,我還以為看到了奇迹,沒想到……這麼只小蜘蛛能做什麼?」

「咿~~~人家最討厭蟲子啦!」

「也不曉得少帥受不受得了,那麼完美無瑕的男神……」

「嘿嘿嘿,你們不會還不知道吧,學院網上的八卦帖子都傳遍了,據說,少帥私底下可狂野肆意了,在戰場上就能激情那什麼什麼!嚶,光是想想,都臉紅心跳腿軟吃不消呢~羨慕死段小溪了,人家也想喊戚宿爸爸不要不要~」

「咳、咳!」輕咳兩聲制止了學員們越來越歪樓的嬉笑嚷嚷,頭回上實戰課,不好表現得太兇巴巴的尤金導師,努力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課堂,「既然,段小溪同學已經釋放出了你的精神力凝聚體,那麼我們繼續。首先,控制好你的、你的,對了,你給它取名叫蠱對嗎,指揮你的蠱,攻擊喬玲玲。」

尤金導師的話音剛落,又有學員噴笑起來。

「哈哈哈~導師,喬玲玲的花面狸會吃掉小爬蟲喲!」

「導師你這不是讓小溪同學的小蜘蛛自投羅網嘛~好殘忍!」

「都閉嘴!」瞪視一圈,尤金導師繼續指揮道:「段小溪攻擊,喬玲玲做好防禦準備,好,一二三,開始!」

中二少年低頭撥弄了下手心裡的小蜘蛛沒動,在尤金導師忍不住發飆之前,才頗有些無奈為難道:「我的蠱,還控制的不好,萬一把她弄死了怎麼辦?」

為少年的自信,驚得下巴都快掉了的眾人,風中凌亂的望著段小溪:……麻蛋,蒼天吶大地啊啊啊啊,這裡有個剛剛升級,精神力凝聚體是只小爬蟲的C級小嚮導,他竟然在考慮,對戰中一不小心弄死同學了怎麼辦?!

尤金導師都讓少年的迷之自信給氣笑了,當即拍板道:「既然不願意動手,那好,換喬玲玲同學攻擊,段小溪同學防禦。」

擂台下,尤金導師氣得吹鬍子瞪眼,同學們笑得七倒八歪,擂台上,喬玲玲卻緊張得渾身發顫,特別是聽到段小溪說『萬一把她弄死了怎麼辦』的時候,不管其他人信不信,反正她覺得段小溪是認真的!

遲疑了三秒,女孩兒抱膝蹲下,嚶嚶嚶捂臉哭了起來,「尤金導師,我不要和段小溪對戰,他是認真的,我我我害怕!」

台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同學們簡直快要笑死了,尤金導師被氣得倒仰,都什麼跟什麼啊,這一屆的這些旁聽生,真是一個比一個沒出息。

「導師,我來,我申請和段小溪同學對戰~」

新生中有膽小的,自然就有膽大的願意在人前展示自己的,同樣都是C級嚮導,巴特萊卻是憑本事通過了學院考試的正式學員。雖然他的資質放在正式學員中是吊車尾的最後幾名,但比起這些旁聽生,巴特萊還是足夠自傲的。

「好,喬玲玲同學下去吧,本堂實戰課不及格。換巴特萊同學與段小溪同學對戰。」

尤金導師當即同意了巴特萊的申請,總要有人給這些旁聽生做做榜樣。

走上擂台,巴特萊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凝聚體,一條一米來長的碧綠小蛇。

緊接著,碧綠小蛇閃電般撲向段小溪。

巴特萊出手乾脆利落,一點廢話沒有的展開了攻擊。

台下圍觀的學員們立即就有鼓掌叫好的,這才叫戰鬥嘛,剛才一直磨磨蹭蹭哭哭啼啼,簡直不能直視。

正式學員中,其實有不少人,和巴特萊的心態差不多。他們出身普通,憑本事靠自己考進學院,而這些旁聽生呢,不過是仗著家世好走後門而已,除了丟人現眼給他們拖後腿,這些旁聽生還會幹什麼?

而在被大家看不順眼的旁聽生中,當屬段小溪的選票遙遙領先,位列榜首。

不提他之前那些鬧得沸沸揚揚的豐功偉績,單單是這一回,他的資質等級由E忽然提升到了C,就在某些學員的心裡引發了軒然大波。

憑、什、么?!

一個等級E的廢物,竟然能夠得到珍貴的,無數對自己的資質抱有遺憾的人夢寐以求的,改造提升自身資質的機會!

要知道,提升一個人的資質,所耗費的人力物力,所需要付出的代價資源,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支付得起的。學院也有這樣的獎勵,但能夠得到這項獎勵的學員,少之又少。大部分學員勤奮刻苦堅持七年,也不定能得到這樣的機會。

段小溪憑什麼?!

就因為他用不正當手段,攀附上了戚少帥嗎?

癡心纏綿:女人,你不要招惹我 對此,有些人憤憤不平,覺得世界實在太不公平。也有些人不禁會想,段小溪這個廢物,就算把如此珍貴難得的機會浪費在了他的身上,他也不過是從E升級到了C而已,若是換成他們,他們肯定……吧啦吧啦。

總之,近來看段小溪特別不順眼的同學,那是層出不窮,源源不斷。

不過因為他抱大腿的技能滿點,平時大家不好太過明顯的針對他,但在實戰課堂上,光明正大的修理他,誰也無法指責。於是,在巴特萊走上擂台之後,好些個學員都精神振奮、躍躍欲試,恨不得親自上去代替巴特萊,好好跟段小溪聊聊人生理想。

可惜,他們真的想太多了。

中二少年自己都說『還控制不好他的蠱,擔心一不小心把同學弄死了』那就只能證明,跟他對戰,其中風險真的真的很大啊啊啊啊~

坦白說,段小溪自己都有些鬧不清楚,在吸收了母蟲的高品質海量血氣之後,他的精神力霧糰子為何會凝聚成他上輩子那不算祭煉成功了的本命蠱。

雙面蛛,是段小溪偶然在段家廢棄的祖宅中,發現的一枚石卵孵化而來的。誰都沒料到,那不起眼的石卵中,竟然藏著一隻荒古異種。

當然,這樣罕有的異種,想要祭煉成本命蠱,為自己所用,條件自然極其苛刻。

段小溪依稀記得,他最後還是失敗了,在被阿爹活祭的時候,只能勉強控制雙面蛛,出其不意的給他阿爹來了下狠的……

再然後,他清醒過來,已經是這輩子的事了。

沒成想,他不僅得到了血玉繭,連雙面蛛都成為了他的精神力凝聚體。

不過,大概在血玉繭為他脫胎換骨淬體時,他的精神力霧糰子同樣受到了影響,導致雙面蛛似乎也發生了變異,一分為二。他手裡這隻紅色的小蜘蛛,便是其中之一。

碧綠小蛇飛快撲來,受到攻擊不還手這顯然不是未來大巫的風格,好吧,這同樣不是荒古異種雙面蛛的風格,只見紅色的小蜘蛛以更加兇悍的捕食姿態迎面撲咬了上去。

短暫的一瞬間交鋒,碧綠小蛇落到地上,紅色小蜘蛛死死咬在蛇頸一側,任它猶如麻花般扭動起來也無法掙脫。

「啊啊啊啊啊!!!!」

眾人還在愣神,巴特萊卻已經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捂住腦袋倒地成了滾地葫蘆。

隨後,讓大家驚得冷汗直冒的一幕出現了。

「巴巴巴巴特萊的精神力凝聚體在融化,它它它要被吃掉了!」

「巴特萊快收回你的精神力!」

「巴特萊,聽見尤金導師的話了嗎,快把你的精神力凝聚體收回去!」

愛的力量 「……好像收不回去了,巴特萊的精神力被那隻紅色蜘蛛控制住了……」

「這怎麼可能,那隻蜘蛛讓我覺得它、它不只是精神力凝聚體,它是有生命的,活生生的,就像,就像哨兵的伴生獸一樣!」

「這、這就是真實的捕獵,蜘蛛往獵物的體內注射毒液,使得獵物喪失反抗能力,然後,毒液會將獵物一點一點融化,供蜘蛛殘忍貪婪的吞食它的獵物……這不是具象化的精神力攻擊,它是真的在吃掉巴特萊的精神力,再這樣下去,巴特萊會死的!」

「段小溪,收回你的精神力凝聚體……」

「什麼不會?!你自己的精神力你說你不會!」

「快快快,將它們分開……」

異狀發生得太快,以擂台為圓心,一年級嚮導實戰訓練室內,一片兵荒馬亂。

然後,第一次參加實戰課,段小溪同學就以這種兇殘的方式,被請家長了╮(╯▽╰)╭

「巴特萊同學的精神力凝聚體,被吞食了三分之一,送到醫療室時,他的精神力等級已經從C掉到了D,整個人都處於深度昏迷……」

「另外,在阻止段小溪同學的精神力凝聚體繼續傷害其他同學的過程中,先後兩名導師,六名同學,都被他的精神力凝聚體咬傷,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恍惚,頭痛欲裂,甚至精神力損傷……」

「很顯然,段小溪同學的嚮導異能出現了非常奇特的變異,且非常的具有攻擊性……在他完全掌握自己的異能之前,我們建議,他的部分實戰課暫時停止。」

跟著自家監護人輟學回家的未來大巫:………… ?陽光、椰林、海浪、沙灘……

在總是灰濛濛的幽靈城受壓抑折磨久了,陡然換到這座猶如世外桃源、海中仙山的島嶼,真是晴朗明媚得讓人忍不住熱情奔放,恨不得躺到沙灘上來回打滾。

當然,作為一名五年級高級哨兵,露西亞的自尊心是不允許她光天化日干出如此丟臉失禮的事情來的,雖然,她的伴生獸冰霜熊寶寶,一到地方就果斷這樣那樣的撒歡了。

如此良辰美景,即便只是來打工的,也依然讓露西亞心情愉快。

只可惜,有句俗話叫好景不長,歡樂總是短暫。

遠遠望去,細膩銀白的沙灘上,躺著一名黑髮少年,少年的皮膚是那種沒有人色的白,倒在那裡一動不動,完全可以直接上陣扮演屍體。

少年無知無覺般躺在那裡還不算完,沙灘另一邊的椰林中,隱藏蟄伏的巨獸緩緩的動了,冰冷的豎瞳緊緊鎖定它的獵物,一步、一步,悄無聲息的接近……

珍珠白的鱗片,在這片沙灘中,天然多了一層不易察覺的掩護色,猛然一個加速,令人戰慄的巨獸撲向少年,張開血盆大口——

電光火石之間,眼睜睜看著這慘痛一幕發生的露西亞,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沖向了腦門兒,內心的尖叫都快衝破雲霄了。

然而,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原本躺屍的少年向左邊靈巧的側了側身,險之又險的錯開巨獸那滿嘴獠牙,與死神擦肩而過……

緊接著,驚險大片的畫風突變,滾地避開了巨獸的少年,笑容燦爛的再次滾了回來,抱住珍珠白的大肚子蜥蜴爬到它的背上,隨便撿了根樹枝高高舉起,面朝大海,雄赳赳氣昂昂的高呼,「沖啊,斐伊奧斯,我們的星辰大海~」

大肚子蜥蜴昂首長嘯,似在應和。

然後,一個浪頭拍過來……

被剛才那作死一幕嚇得腿都有些軟了的露西亞,此時的內心是崩潰的。

她真傻,真的。

當初,剛搬到幽靈城的時候,偶然發現,學院主腦隨機獎勵給她的住處,竟然讓她跟偶像男神戚少帥做了鄰居,露西亞激動得那是徹夜難眠。

當她發現,少帥標記的小嚮導,一點也不像傳聞中的心機婊小妖精,反而,反而……好吧,露西亞深深的做自我反省,那個時候,她為什麼會覺得,這就是個身嬌體軟像玩偶娃娃一樣的美少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