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田雞哥以前也是長旗八中的學生,但是因為多次觸犯校規,尋釁滋事,打架鬥毆,甚至還當眾毆打老師,所以被學校開除了。

但是被開除以後,田雞哥沒有灰溜溜地從長旗八中離開,然後找其他學校上學,繼續學業,而是直接輟學,跟著一個混道上的老流子胡混。

憑藉著敢打敢拼,打架不要命的瘋狂勁兒,經過這些年的打拚,他成功成為了長旗八中附近這幾條街道的混子頭頭,也就是所謂的李浩。

專門逮著長旗八中的學生收保護費,就是為了報當初被學校開除的仇。

面對田雞哥的報復,長旗八中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就算是報警處理,他們被拘留幾天放出來之後,就還是故態萌發,依舊我行我素。

鬧到了最後,連拘留所那邊,都不願意收他們了。

不過這些天全國嚴da黑惡勢力,他們也總算是消停了一些。

只是看樣子,他們又出來行動了,而且很顯然是打算要找他們的麻煩。

狄南看了田雞哥等人一眼,發現他們每個人手中都帶著傢伙,不由得心裡一寒,他心裡明白,這應該是黎洪濤派來報復他的。

想明白了這一點的狄南冷靜的對王成說道:「王成,這裡沒你的事,你先走,田雞哥他們估計只是想要找我聊天而已。」

王成沒好氣地說道:「他們一看來者不善,怎麼可能是來找你聊天的?分明就是來找麻煩的,狄南,咱們可是老哥們,我王成也知道義氣是什麼東西,你這個時候讓我走,是看不起我嗎?」

狄南的臉上閃過一絲感動,他沒想到王成居然那麼講義氣,如果他留下的話,很有可能也會遭到毒打的。

其實,就算是王成想跑,也是跑不掉的,田雞哥等人已經將他們團團包圍住了,他們根本就逃不掉。

「上!」

田雞哥沒有跟兩人對話的意思,直接一揮手,手下的十幾個人就呼呼喝喝地一擁而上了。

兩個人抓住了王成的肩膀,將他控制住拉到一邊。

剩下的十來人將狄南包圍了起來,直接按在地上,直接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水管、板凳什麼的,直接朝著狄南的身上招呼。

狄南如果同時對付三五個人,就算是打不過還能跑,但是同時對付十幾個,還是帶傢伙的,哪裡是對手。

面對狂feng暴雨一般的攻擊,狄南就像是隨風飄搖的小草一樣,根本就是毫無還手之力。

他只能夠盡量蜷縮著身體,雙手護頭,盡量將傷害減少到最低。

但是,這些人是真的在下死手的,找找都往狄南的要害部位攻擊。

在這樣的攻擊下,狄南的大腦一片空白,渾身疼痛不已,只能夠苦苦支撐,他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的骨頭都幾乎要斷了。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再打就要鬧出人命了,有什麼招數,都沖我來!」

王成怒吼著,掙扎著,但是他喉嚨都喊破了,也一點用都沒有。

他被兩個人給死死按住了雙臂,懟在牆上,只能夠眼睜睜地看狄南被打,但是卻無可奈何。

狄南被狠狠地胖揍了幾分鐘,直到那些小混子們都打累了才停手。

而此時的狄南已經奄奄一息了。

此時此刻,狄南只覺得全身上下的骨頭都散了架,一條骨頭都斷成了七八截,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不痛的。

痛得他只想暈過去,但是,他根本暈不過去,胸膛處的肋骨應該是被打斷了,一股刺痛的感覺讓他的意識無比清醒。

「咳咳咳……」

狄南躺在地上,根本無法動彈,他劇烈地咳嗽著,吐出好幾口血,然後艱難地睜開眼睛,染上一層血紅的眼睛死死盯著田雞哥,虛弱地問道:「你們今天來找我,是有人指使的吧!」

田雞哥愣了一下,陰陰說道:「小子,確實是有人指使我的,而這個指使我的人,你也認識,怎麼,那你想要見見他嗎?」

他的話音剛落,從他的身後便有一個人走了出來。

沒錯,這個人就是黎洪濤。

黎洪濤一臉的獰笑,雙手戴著手套,書里還提著一根cu長的鋼管。

看到黎洪濤,狄南的心中不禁一沉。

其實他已經差不多猜到黎洪濤就是幕後黑手。

只是沒有想到黎洪濤現在居然直接從幕後走了出來,不怕被自己知道,很顯然,他今天打定主意是要廢了自己。

果然,只見黎洪濤的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惡狠狠地說道:「狄南,我真沒想到,你居然有膽子耍我,還真是好樣的,我黎洪濤是惹不起他葉秋,但是不代表著我不敢動你,老子今天就廢了你!」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死的,不過……」

黎洪濤舔了舔舌頭,狂笑地說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黎洪濤說著,直接獰笑一聲,掄起了鋼管。

「喝!」

伴隨著黎洪濤的一聲怒吼,然後只聽見「嘭」

的一聲悶響。

黎洪濤手中的鋼管狠狠朝狄南,不過,這一鋼管並沒有打在狄南的身上,而是砸在了王成的身上。

王成見黎洪濤要向狄南下死手,頓時潛能爆發,直接怒吼一聲,沖脫兩人的束縛,直接撲在狄南的身上,用自己的身體替狄南挨了這一鋼管。

被鋼管狠狠砸中,王成嘴裡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

「靠,王成你這個死垃圾,居然敢壞本少爺的事?既然你們這麼要好,那老子今天也就做做好事,把你們倆都廢了!」

黎洪濤說完,又將鋼管舉了起來,重重地砸在王成的身上。

「快放手啊!王成!」

狄南想要推開王成,但是他現在連舉起手都很困難,說話都成問題了,更不要說將王成推開了。

他根本就沒有力氣了!「我是……不會……放手的……」

王成咧嘴一笑,他的嘴裡滿是鮮血,看起來很滲人,也很難看。

說完這句話,他雙臂用力,將狄南抱得更緊了。

王成的體型和狄南相差不多,所以他的身體覆蓋上去,能夠將狄南全身的要害部位都遮擋起來,他的臉上滿是痛苦,但是眼中卻滿是堅定不移的神色。

「嘭嘭嘭……」

一聲聲鋼管砸在皮肉上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清晰。

狄南的眼中含淚,他掃視了一眼四周,看到了黎洪濤猙獰而又瘋狂的面孔,看到了田雞哥等人眼中的冷漠還有戲謔。

他想要阻止這一切,但是卻什麼都做不到。

一下,兩下,三下……黎洪濤根本就沒有停手的意思。

王成也不知已經挨了多少下,他的眼神已經逐漸散渙,從嘴裡溢出的鮮血落在狄南的衣服上,黏黏糊糊胡的。

不過,他抱著狄南的雙手卻越來越緊。

終於,王成撐不住了。

他忽然吐出滿滿一大口鮮血,然後盯著狄南,奄奄一息地說道:「狄,狄,狄南,我已經,不,不行了,我的父母,就拜託你,照顧,照顧了。」

說完這句話,王成兩眼一翻,閉上了眼睛。

眼睜睜地王成為了保護自己,被黎洪濤打成這個樣子,現在都暈了過去,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狄南的心中悲憤交加。

他眼中喊著熱淚,用盡最後的力氣,沖黎洪濤大吼道:「黎洪濤,老子要讓你的命!」

這聲音充滿了濃濃的憤怒還有怨恨,黎洪濤聽到這聲音,頓時打了了個冷戰,不過很快,他的嘴角再次露出冷笑。

「你想要報仇?哈哈,我等你!不過恐怕你沒機會了!」

說著,黎洪濤對身邊的幾個混子下命令道,「把這垃圾給我弄開,老子現在就廢了這個混蛋!敢耍我,這就是下場!」

幾個混子正準備將王成的身體從狄南身上搬開,黎洪濤高高地舉起了鋼管,滿臉猙獰。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響起了陣陣警笛聲,而且越來越近。

「黎少,有人報警了,咱們快走吧!」

田雞哥一夥兒多次與警方有過交集,聽到警笛聲,瞬間臉色一變。

他們就是把人打死了,直接綁水泥拋到江里去了,只要沒被發現,那就屁事都沒有,這要是被抓個正著,那以他們厚厚的黑料案底,絕對是死刑沒跑了!「急什麼,走之前得先把這兩個垃圾給廢了!」

黎洪濤瞪了田雞哥一眼,冷冷地說道。

現在是廢了狄南最好的時機,如果這次放過了,到時候葉秋找他尋仇怎麼辦?黎洪濤怎麼肯放過這樣的好機會?說起葉秋,黎洪濤對他還是有很深的俱意的。

他還想要動手,但是那十幾個混子聽到警笛聲離這邊越來越近,哪裡還敢陪著黎洪濤繼續瘋?「走,差佬來了,咱們快閃!」

「快快快,抄小路走!」

「趕緊的,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撤!」 再見到陳寧身邊的宋娉婷,他眼睛不由一亮,旋即嘴角上揚,露出一抹冷笑。

他停下唱歌,站在舞台上,居高臨下的望著陳寧一行,語氣不善的道:「你們,對,說的就是你們這一桌人,你們為什麼不鼓掌,這是瞧不起我徐金昌嗎?」

瞬間!

全場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陳寧他們身上。

徐金昌台下的一幫手下,一個獨眼龍,已經直接朝著陳寧走過來。

獨眼龍眼神不善的瞪著陳寧幾個,惡狠狠的道:「喂,我們徐哥在跟你們說話呢,你們聽見沒有?」

貪狼幾個臉色沉下,明顯要發作。

陳寧卻不想生事,示意貪狼幾個不要跟這些人一般見識。

他抬起頭,望著獨眼龍,淡淡的問:「有事?」

獨眼龍冷冷的道:「我們老闆問你,為什麼他唱歌,唯獨你們不鼓掌?」

陳寧微笑的道:「我是來這裡喝酒的,又不是來這裡聽他唱歌的。」

「再說了,他唱得那麼難聽,我們都沒有抗議他打擾我們喝酒的興緻呢,為什麼還要給他鼓掌?」

獨眼龍聞言,不敢置信的望著陳寧。

「你小子是不是外地來的,竟然膽敢這樣跟我們老闆說話?」

陳寧微笑的道:「沒錯,我以前在外地,近年才來京城工作,有問題嗎?」

獨眼龍還沒有說話。

徐金昌已經從舞台上下來了,他帶著一幫手下,朝著這邊走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