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自己的生命去賭一個虛無的希望,悠大人,值得嗎?」鍾離玖看著上官悠漂亮的鳳眸,忍不住問。

上官悠輕輕地抬手撫上她的側臉,「這要看我絕不覺得值得了,希望是虛無的,卻是支撐著我度過絕望的唯一光芒。」

鍾離玖這才意識到,自己之前把自己和上官悠想成一樣的人,有多可笑。

自己不是上官悠,不會像上官悠對自己那樣一步一步,步步為營的算計著夏侯淵,自己只是傻傻的想要用真心去感動一個冰塊。

自己更不是夏侯淵,不會對面前的人用盡心力的示好與關心,冷漠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這樣的比較,一開始就有點可笑了。

「明天我們坐同一個航班回去嗎?」鍾離玖問道。

上官悠點點頭「如果你不喜歡,我可以調一下上官家的私人飛機。」

鍾離玖想了一下那個場面,忍不住好笑,搖搖頭「這就不必了,你幫我買個頭等艙就好了,身為血薔薇的路西法,這點事情還辦得到的吧?」

上官悠揉了揉她的腦袋,手感和他想象的一樣好,於是他滿意的笑道「當然。」

鍾離玖無奈地看著他把手收回去「你現在要去哪兒?既然發燒好了,我就不送你去醫院了。」

「一開始你確實是想把我送去打針?」上官悠忽然發問。

鍾離玖道「廢話啊,能送去打針幹嘛浪費靈力。」只是後面他問的那一句「為什不喜歡他」讓她慌了神,她沒有辦法對著那樣脆弱的上官悠說出什麼絕情的話。

所以她慌張的使用自己最強大的底牌將他治癒,像是為了逃避什麼,又像是要隱瞞什麼。

「這樣啊。」上官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樣的靈力輸出,對你來說還是吃力嗎?」

鍾離玖點點頭「我的天賦一向不高,爺爺說這是因為我的血脈純度不夠。這一點從我的長相來看就知道了,我更多繼承的是媽媽……」鍾離玖頓住了,她的長相其實是被用一定的手段更改過的,恢復了的容貌和生父何其相似,所以從長相上看血脈純度,不靠譜!

「反正就是我的天賦不好。」鍾離玖歪著腦袋看向上官悠「悠大人的天賦應該很好吧?」

上官悠看著她,眼睛中透出的一點點亮光已經在回答這個問題了、

「果然啊,只有天賦最好的孩子才能繼任家主之位,爺爺沒有騙我。」鍾離玖道「爺爺永遠不會騙我的。」

上官悠問「你是怎麼感覺出我的不對勁的?」

只是稍稍觸碰到自己就猜出自己是誰,如果之前沒有懷疑是不可能的。

「因為你的目光,雖說路西法的氣勢和你平時那副笑眯眯的樣子相差了很遠,但是我知道,你絕對不是表面上的看那樣溫和無害,不是嗎?能把上官家掌握在手中,你本身那樣的溫和雅緻才是最奇怪的。」

所以無論是她當初還是現在,鍾離玖都沒有小看過上官悠。

「這麼了解我?」上官悠鳳眸微微的上挑,帶著一絲興味。

鍾離玖別開腦袋,問道「說吧,去哪裡,我會和安妮說一下今天不回酒店了。」

上官悠彎唇,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我們去我住的地方。」

鍾離玖笑著問「別告訴我你在這兒也有房產?」

上官悠但笑不語,但是那份笑意很明顯是承認了。鍾離玖心嘆一聲這就是差距,自己這個年齡了,不是在追求夏侯淵,就是在學習各種技能充實自己準備嫁給夏侯淵,看看人家上官悠,房子都買了好幾套了,這可比她那些中看不中用的首飾值錢多了。

「這樣和你一比,我簡直就是個窮光蛋。」鍾離玖一邊唏噓,一邊啟動車子。

上官悠道「沒關係,我的就是你的。」

鍾離玖沒有說話,除了之前上官悠對她那些幫助,她不會再要上官悠一分錢,她也不需要。

穩定了Tisiphone的地位,她就相當於有了一個穩定的勢力支持和財產收入,也算是給自己打下了一個好點的基礎。

現在她的境況,反正是要比上官悠把她剛救出來那樣的毀了容的無權無勢的醜女要好多了,但是受到的束縛也越來越多了,組織給的壓力,上官悠這邊的合作和關係,還有和幾家企業的承諾。

她要一點點的全部完美的完成。

不過既然想得到點什麼,就要付出點什麼,鍾離玖並沒有那種玻璃心覺得自己受到的壓力與挫折太多了,挫折越多,壓力越大,只要贏了過去收穫到的也越大,就這樣被壓垮了,她拿什麼和夏侯淵比?

上官悠給她指路。

鍾離玖有些不耐煩,只好皮笑肉不笑的說「我說悠大人,你乾脆告訴我在哪裡就好了,我直接開過去,這車上有導航的,不用一直講的。」

上官悠優哉游哉「我只是想和你說話。」

拿指路來當成對話……恕她不能理解悠大人的腦迴路。 知道到了一個巷子口,車開不進去了,上官悠才慢悠悠的道「到了。」

鍾離玖一臉黑線的看著面前的建築「你別告訴我,這就是目的地?」

眼前的建築物,若說是複雜也複雜,若說是簡單也簡單,這樣吧,用最簡單的三個字形容這個建築物,也形容鍾離玖現在的心情——垃圾場!

雜七雜八啥都有!怎麼會是這種鬼地方!鍾離玖怒目看向上官悠,她一直覺得自己的涵養不錯的說,被上官悠怎麼氣怎麼腹黑的算計都能笑著回應的說!但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這也是能開玩笑的嘛!她這麼累了上官悠給她指路直到垃圾場這兒?!

「這是給人休息的地方?!」鍾離玖硬生生的壓下心頭的火氣,笑著說。

上官悠看著眼前的垃圾場,聲音依舊溫和「當然。」

鍾離玖「……」好像把這傢伙推出去哦!

「不是給玖玖的,是給我們身後那些蒼蠅的。」

說完,他推開車門,順道將面具戴上了。

「要我請你們出來嗎?」

鍾離玖聞言目光一凜,自己警惕性這麼低的嗎?居然被人跟蹤了還不知道?!隨即也下了車,看到走出來的人的時候,她的眼神也變得很危險「術士五家?」

果然是靈力者,才會隱蔽自己的氣息叫她沒有發現。這就棘手了,如果是普通人,就算是職業殺手,鍾離玖也有自信憑這一身靈力保住自己,可是如果是古武世家的靈力者,她就沒什麼戰鬥力了。

自己不會成為上官悠的拖累吧?!

「君煜告訴你們的?」

為首的男人聽到了上官悠的問話,眼神閃爍了一下,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上官悠眼神中一道血芒閃過「既然你們跟了一路就應該知道跟的是誰!就讓這裡成為你們這些垃圾的墳地吧!」

如果是上官悠不會這麼一開口不問緣由就要人命,但是是傳說中的路西法就是一言不合就碾死你的變態存在。

鍾離玖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上官悠這樣的模樣,步步之間儘是殺意,舉手投足都散發著狂傲與冷漠的氣息。

「挾持他旁邊那個女人!」為首的男人與他身邊的幾個人勉強架住了上官悠的攻勢,吩咐剩下的十幾個人道,他們這次就來了二十個人,可不是過來給這個殺神送菜的,是要取得一些東西的!只是這變態行蹤不定,時常失蹤,他們好不容易跟上了,自然不能跟丟,誰知道還沒等到大部隊來支援,就被這個變態發現了!

鍾離玖看著四周是幾個靈力者圍擁而上,雖說不是什麼到了第五層靈術的高階靈力者,但是這麼多對付自己一個四層的還是綽綽有餘的。

難道,今天就要因為她家悠大人另一層身份被扣在這兒?

還未來得及反應,只聽幾聲慘嚎同時響起,眼前鮮血飛濺,倒了一地的慘嚎的人。

鍾離玖面前出現一道纖細的身影,黑髮黑衣,高馬尾。

面若寒霜,目光冷冽,聲音也如凜冽的冬風一般寒徹人心。「奉掌司之命,必要時幫助Tisiphone的首領!」夏侯雪霎橫起七星龍淵,「三米之內,不得有人造次!」

渾身的煞氣硬是把那是幾個人嚇得爬都爬出了三米的範圍。

為首的男人見到自己的手下都被打得半死不殘的,忍不住冷笑到「十二家這是要和我術士五家做對了嗎?沒想到一向自詡為守世家族不願意對普通人用靈力手段的十二家居然是這副嘴臉!」

夏侯雪霎本來不打算理他,看他和上官悠打得那麼辛苦還要和自己說話也挺不容易,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沒想到這貨又來了一句「等到我術士五家的大統領來了,你這娘們還不是……」

「刷!」劍氣撕裂大地,直接貫穿了的肩胛骨,如果不他閃得快,他的身體絕對會被撕裂成兩半!

夏侯雪霎可不什麼只有碰到對胃口的對手才會拔劍的認死理的人,七星龍淵沾染的鮮血,她自己也數不清有多少人的了。

「我會成全你,如果你想死。」夏侯雪霎收劍。「我的任務只是幫助Tisiphone,但你要惹怒我的話,我就殺了你。」

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她看著那個戴面具的男子宛若耍猴一般吊著那幾個人打,忽然覺得自己就是不出手,這些人也休想傷到鍾離玖,不過,這個路西法的身份,確實很可疑。

她倒是沒往上官悠的身上想,畢竟這兩個人的脾氣氣質性格都相差的太遠了,除了鍾離玖,還真的沒幾個人會把這兩人聯繫到一起。不過鍾離玖又招惹上哪個男人,和她有什麼關係?上官悠管不好自己老婆,這是他的事情,夏侯雪霎絕對不承認自己絕對相信鍾離玖的人品,才沒想著把這件事告訴上官悠。

瘋狂精靈島 上官悠看到鍾離玖身邊的夏侯雪霎,眼神一沉,手上一道血芒閃過,他面前的人悉數倒下,連呼吸都沒了。

上官悠看著倒在地上的這些人,眼中的嗜血光芒一閃而過,繼而轉向那還在恢復的十幾個人的目光尤其可怕。

「你……要幹什麼?」

有人忍不住問。

上官悠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玩夠了,自然是送你們下地獄!」

鍾離玖根本沒有看清眼前發生了什麼,好像只是過了一秒鐘的時間,倒在地上的十幾人就化成了一灘血水,連屍體都不曾流下,因為地勢的原因,這些血水流入了垃圾堆……

她忽然有點噁心。

這就是路西法,人人聞風喪膽的路西法,那個被譽為變態的人,她不該因為他的另一層身份是那個永遠笑的溫和雅緻清冷如月的上官悠就覺得這個人只是危險,但不致命。

夏侯雪霎看著地上的血水,厭惡的皺了皺眉,她討厭鮮血的味道,對待一定要殺的人能一擊致命她從來不多比比什麼。

「真夠噁心的。」她將七星龍淵入鞘「我的任務完成,再見!」

鍾離玖看著她走遠了,才抬頭看向那個正在擦拭自己手套的人。

「她說是,奉了夏侯淵的命令幫助我?」

昔日要殺的人,居然會派人幫助自己,真是可笑。

他想幫的估計是Tisiphine的首領,不是她鍾離玖吧?!也不知道日後知道了自己就是鍾離玖,夏侯淵的表情會多麼精彩! 鍾離玖嘲諷的表情讓上官悠有了一瞬間的疑惑。

「你現在對夏侯淵事情的反應並不如以前那樣的激烈了。」上官悠以陳述的語氣說道。

鍾離玖聞言,看了看夜空,看不到一絲星光,只有五光十色的霓虹燈的燈光,她打開車門,笑著道「以前那樣的激烈,還是沒有釋懷吧,現在釋懷了。結果對他的恨意還是一點都沒有少。」鍾離玖輕輕地握了下拳頭「就算是可以把我的感情放在地下踩,也不能將我對他的付出,家族對他的支持當成理所當然和威脅。」

鍾離玖上了車,看著上官悠還是站在原地,目光是從未見過的深沉幽深,不知道在想什麼,那雙一向溫潤清澈的眼睛中失去了往日從未退去的笑意,這樣的上官悠看著好像更加真實,也更加危險。

「怎麼了?」鍾離玖輕輕的蹙起眉頭,問道。

上官悠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想,為什麼夏侯淵忽然會給夏侯雪霎下這樣一道命令,插手歐洲組織的事情。,是要將勢力放入歐洲嗎?」

鍾離玖垂眸,思索這樣的可能性「如果是這樣,他的野心還真是大。」

上官悠坐上副駕駛,笑吟吟的道「十二家的掌司,尤其是夏侯淵這樣的後來者居上的掌司,從來不會缺少野心。」

鍾離玖眸光一暗,確實。夏侯家當年在十二家的地位可以說是最低的了,誰能想象一個夏侯淵將這樣的夏侯家帶到了第一的龍頭之位,說夏侯淵沒有野心實在是太可笑了,但是她沒想到夏侯淵的野心居然達到了這樣的地步。

「他把目光放在Tisiphone的身上,是因為我長時間不在組織,如今回來地位會不穩,他覺得現在這個舉動對我來說是雪中送炭?」鍾離玖玩味的笑了。「還真是符合他老謀深算的風格。」

上官悠不置可否,鍾離玖自己沒感覺到,但是上官悠看得分明,以夏侯淵現在的勢力,想要歐洲一個組織臣服太容易了,何況夏侯家未必在歐洲就一點勢力就沒有了,夏侯淵這樣做雪中送炭的可能性很小,因為要受到Tisiphone的感激的可能性太低了,畢竟鍾離玖這段時間在歐洲各段時間的動作別人不清楚,十二家的人想要清楚還是很簡單的,明顯鍾離玖已經坐穩這個位子,那麼夏侯淵這樣的舉動就顯得多此一舉。尤其是不派別人來,派身為大統領的夏侯雪霎親自來,本身就是問題。

但是這個問題,上官悠並不打算提醒鍾離玖。

鍾離玖一邊開著車,一邊思索,她當然清楚夏侯淵這樣做其實雪中送炭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這是唯一的解釋了,不然沒法解釋夏侯淵那樣冷心冷清的一個人,如何會派人來幫助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就算是知道自己是鍾離玖,也只會派人來殺自己的吧!

鍾離玖開出來機場的區域,問上官悠「去哪兒?」

「皇後區。」

鍾離玖輕笑一聲「你剛剛讓我繞這麼大一圈到了那裡去,就是為了殺那幾個人?!」

上官悠抬眉「那只是一方面,主要是我感覺到有一道痕強大的氣息一直跟在我們後面,我不清楚對方的意圖是什麼,自然要把人勾引出來,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故意讓那幾個傢伙多出了幾招?如果是敵人,在那十幾個人攻擊你的時候就會出手,只是沒想到是大統領。」

鍾離玖忽然想到什麼「你修鍊的是魔力,那麼魔功到了第幾層?」

上官悠想了一會兒「魔功和靈功不像,需要花費很多的力量去維持你的心神穩定,不然很可能走火入魔,如果說穩定情況下,應該是靈力第八層左右,完全釋放,可以達到接近十層。」

十層?!鍾離玖倒吸一口冷氣,想到剛剛夏侯雪霎的其實隱隱有壓制上官悠的情況「大統領的靈力,不會是第九層了吧?」

上官悠笑了一下「怎麼,覺得你家男人太弱了?」

鍾離玖無奈的看了他一眼,嘆了口氣,「我哪敢啊,我一個四級的靈力者,不過只是想知道你們這些變態的修為是多少罷了。」

上官悠揉了揉她的腦袋「一定要說的話,大統領很可能已經到了第十一層,她的靈力已經可以實質化,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也在壓制著力量不釋放。」

「十一層?!」鍾離玖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可能受到了衝擊!這不是爺爺說的傳說中沒幾個人能達到的頂峰嗎?!

「她才二十六歲吧!」鍾離玖唏噓,「真是個變態啊。」

「因為她是皇甫家的純血脈。」上官悠的聲音變得有些冷「皇甫家才是天道的寵兒,你知道嗎,皇甫家的每任家主,在十八歲之前,靈力修為達到八層是基礎。」

「十二家的標準不是第三層嗎?」鍾離玖疑惑,她當年就是十八歲到了第三層,這還算是天賦好的呢!

「皇甫家是不一樣的。」上官悠淡淡的說「以後你會知道,皇甫家有多可怕了。千萬不要和皇甫家的人對戰,尤其是人多的時候。術士五家這些年敢放肆,也是因為皇甫家近百年不願意出手的原因,首位可以換,其他氏族可以換,皇甫家永遠在第二的位子,可以說皇甫家是無冕之王。」

鍾離玖聞言,眼中光芒一閃「那麼,你說夏侯淵對上皇甫辰,能贏嗎?」

上官悠想了想「那倒也不一定,皇甫家固然可怕,可是你沒有發現,鍾離家也從未掉下過十二家尊三氏的位子嗎?」

「鍾離家也很可怕?」鍾離家想了又想,也沒能想起來家族裡有那個天才在十八歲能達到第八層靈力的天賦,最高的好像還是第六層,差距巨大啊!

「鍾離家的力量對上普通人和靈力者不到第十層,是沒有攻擊力的,當然不好修鍊,到了第十層,鍾離家的修鍊卻是最快的,但是我這麼多年也沒見過哪位鍾離家的人到了第十層。」上官悠道。「我沒記錯的話,現在鍾離家修為最高的老爺子,在第七層徘徊了十幾年了吧?」

鍾離玖點頭「是,具體地說,已經二十五年了。第七層到第八層本身就是一個分水嶺。」

「可是就是這樣的鐘離家,卻是有著和皇甫家叫板的底氣,雖然不知道原因是為什麼,但是確實是有的。」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上官悠道「而且,據說鍾離家傳說中的巔峰時期,是幾位女家主帶領的。」

鍾離玖聞言,立馬對那幾位祖先產生了濃濃的敬意,「可惜了,我沒那樣的天賦啊!」

上官悠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的笑了「或許吧。」

如果自己沒猜錯,鍾離老爺子對自家老婆的培養,明顯是照著家主的規格培養的! 鍾離玖自己沒有意識到,只是覺得自己的武力值實在太弱小了,比起這些大佬簡直就是一個送菜的「看來我也應該好好努力了!」

上官悠道「怕什麼,有我。」

鍾離玖一邊開車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你聽沒聽過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