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能量一直安靜的待在劉峰體內,沒有任何動靜,完全不知道有什麼作用,也對他身體沒有壞處和影響,彷彿是一塊老疤般死氣沉沉,無論如何刺激都沒有反應。

直覺告訴劉峰,這股能量很不簡單,一旦研究清楚就會有好事發生,所以他一直在嘗試控制和刺激這股能量,只是每次都失敗了。

今曰難得身處安全地帶,劉峰嘗試加大魂力輸出來刺激這股神秘能量,只是在一番努力后,他還是失敗了,這股能量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無奈之下,劉峰只好放棄,並將心思全部轉回修鍊上。

隨著時間推移,夜漸漸深了,劉峰卻依舊在修鍊,但同樣在休眠,這是他在危機四伏的迦納叢林內逼出來的另一項絕活,可以用入定狀態的修鍊來代替必要的睡眠。

而且,在入定的同時,劉峰對外界的警覺沒有減弱絲毫,到了後半夜,他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接近自己,頓時睜開雙眼並啟動魂器槍,在十分之一秒內完成了舉槍瞄準等一系列動作,將靠近他的來人嚇得呆立原地。

定眼一看,來人正是六人小隊中的醫師林清,這名年僅十六歲的小姑娘被劉峰的突然暴起嚇呆了,一動不動望著眼前的手槍,雖然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武器,可她的直覺告訴她眼前的魂器非常危險。


劉峰不由眯起了眼睛,目光則隨之下移,待看到林清手中拿著的小被子后,他就明白林清來做什麼了。

當下,劉峰放下手並收回魂器,接著頭也不回的轉身走掉了:「我不需要這些東西,沒我的允許,不準隨便靠近我。」

話落之時,劉峰已經到五十米外,並在一塊岩石上坐下繼續修鍊。

林清獃獃望著劉峰,似乎還沒回過神來,而一個不爽的女聲卻響起了:「嘖,好心當狗肺,清清,我們走吧,別管這傢伙了。」

來人正是女漢子玉離,在玉離身後還有巴達爾和左隆,原來玉離見林清悄悄爬起來,便一起跟了出來,而另外兩人則是守夜的,他們都沒想到林清好心送上被子卻是熱臉貼冷屁股,所以都為林清感到不滿。

不過,在聽完玉離的話后,林清沉默了幾秒便摸著臉一臉痴迷的說道:「他真帥,簡直酷斃了。」

「……」三人頓時無語。

最終,林清還是沒再嘗試去送被子,而其他人也沒管劉峰,悠悠一夜便就此過去。

第二天一早,眾人收拾了一下便再次出發,終於在接近中午十二點的時候到了賞金獵人協會的其中一個分會所在地,也是方圓四百多公里內的冒險者集中地——黑曜城。

黑曜城是一座特殊的城市,它接近夏月帝國的邊境,與迦納叢林只有五十多公里的距離,附近幾百里還有許多冒險者常去的地方,又有不少商人駐紮,常住人口接近十五萬,每曰流動人口超過兩萬,完全稱得上一座中大型城市。

可偏偏夏月帝國對這座城市的管制能力極低,或者說是故意放任這座城市,讓此地龍蛇混雜,黑幫泛濫,殺人放火之類的事很常見,幾乎每個冒險者來到這座城市都要隨時警覺,否則被人賣了還在幫別人數錢呢。

不過,這座貌似混亂的城市卻又有規矩,它受三大勢力控制和管理,若是有人鬧得太凶的話,就會遭到三大勢力的聯合鎮壓,而手段可謂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很多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與此同時,三大勢力又關係複雜,他們有時是朋友,有時又是生死大敵,讓人摸不清他們下一步會是什麼樣,導致不少人都在暗中大罵三大勢力沒有節艹和骨氣。

在來黑曜城的路上,歐陽就向劉峰介紹過黑曜城的情況,並暗示劉峰進城后最好盡量低調,雖然四星聖魂者在這座城裡絕對可以橫行無忌,可劉峰畢竟是孤家寡人,姓子又冷傲無比,萬一被人惦記上了,就得面對沒曰沒夜的算計。

對於歐陽的善意勸說,劉峰不置可否,不過,熟悉他的人都很清楚,想讓他改變自己的風格,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的冷傲已經成為本能,是典型的寧折不彎!

這些事歐陽並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再說什麼,他提醒劉峰也不過是出於劉峰給的好處豐厚,如今該說的都說了,他已經做到仁至義盡。

黑曜城分外城和內城,外城是貧民、乞丐和底層混混居住的地方,龍蛇混雜,連商人都沒幾個,並且沒有城牆保護,一旦遭遇襲擊,肯定會出現大量傷亡。

在通過外城后,就會見到平均高度八米,最高超過十二米的雄偉城牆,通過城牆后,就是普通公民、有錢人和三大勢力居住的地方了,此地才稱得上真正的黑曜城,總人口大約八萬,受三大勢力的管制,比起外城有規矩多了,也是商人的樂園。

因為冒險者們都會進入內城購買或販賣從冒險中得到的東西,只要買回來轉手倒賣出去,就能大賺一筆。

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不少冒險者甚至會自己擺攤,三大勢力還將內城東邊的廣場設為專門供冒險者們擺攤交易的地區,並派人駐紮在此地為販賣東西的冒險者提供保障,而冒險者所需要付出的僅僅是五分之一的收益,比起夏月帝國官方的三分之一商稅,簡直就是輕徭薄賦的典範。

歐陽等人將劉峰帶到賞金獵人協會前後,第一時間將獵殺雷暴猿的任務交付,接著便前往東城廣場擺地攤去了,這一次他們的收穫不小,又沒什麼損失,可謂大豐收,如果不是因為劉峰的話,他們估計一路回來都會笑容不斷。

事實上,歐陽等人跑得這麼快,劉峰要佔很大原因,與他待在一起實在太壓抑了,六人一路來都緊張的要死,如今任務完成,自然是巴不得快點閃人,唯有小女生林清對劉峰依依不捨,不過在隊友的拉扯下她還是只能無奈離去。

待這群人走後,劉峰便大步跨入了協會分部。

雖然只是一個分部,但作為遍布整個聖魂大陸各大城市的大勢力,賞金獵人協會還是很注重品牌形象的,所以即便是分部也十分豪華,裝潢貴重,佔地面積接近接近一個足球場,儘管進出的人頗多,卻非常乾淨,僅僅是大門附近的清潔工就有三個,門口有八名門衛站崗,進去后能見到笑臉相迎的美女接待員,讓劉峰都有種回到地球並走進大公司的感覺。

在這種氛圍下,來到此地的冒險者們都十分有禮貌,即便是桀驁不馴的人也會收斂,那濃濃的規則氣息便讓人會本能的去遵守,可見賞金獵人協會存在上千年,可不僅僅是一味擴張,還跨時代的培養出了屬於自己的企業文化。

劉峰將這些看在眼裡,不禁對賞金獵人協會有了一絲好感,並立刻走到櫃檯前用不那麼冷漠的口吻道:「我要註冊賞金獵人。」

接待員小姐聞言,沒有因為劉峰一身破破爛爛且髒兮兮的就露出異色,保持著甜美的職業微笑道:「先生,註冊賞金獵人需要交納十個金幣的註冊金。」

劉峰點點頭,當即遞上十枚金幣,這錢就是幽蘭給他的,本來一共有五十枚金幣,他一直沒機會用,直到現在才有第一筆消費。

; 接待員小姐一接過金幣就遞上一張表格和一張紙請劉峰填寫。劉峰接過來看了看后,只填寫了姓名后就交付了。

對此,接待員小姐沒有意見,賞金獵人的註冊其實只需要一個名字和一張人像圖就行了,甚至連名字都可以是假的,可謂寬鬆無比,也正是因為這樣,賞金獵人協會才能受到全大陸的冒險者青睞。

當然,寬鬆歸寬鬆,賞金獵人協會也不是沒有規矩,對於受到各國通緝或是喪盡天良的賞金獵人,協會也會主動發布懸賞,讓其他獵人獵殺那些罪惡的賞金獵人,甚至會直接讓協會內的高手出馬,主動『清理門戶』,並在一定程度上補償各國的損失,而這也是賞金獵人公會能夠屹立千年的重要原因。

賞罰分明,有企業文化,有自我底線,願意與各國合作,絕對是中立勢力中的『三好學生』。

接待員小姐在劉峰的表格上劃了一陣並寫了一些東西后,就把一個黑色的古怪小方盒遞到劉峰面前,請劉峰將手放在上面。

劉峰依言照做,小方盒上頓時浮現華麗的紋路,並傳遞一道光掃過劉峰全身,就與科幻片里的超級掃描儀差不多。

待掃描結束,接待員小姐就示意劉峰可以將手收回去,而她在小方盒上艹縱了一下后,小方盒上竟然浮現出了劉峰的人像,並且是沒有污垢的,胸部以上全部赤裸呈現,除了目光獃滯外,與劉峰本人沒有任何差別。

劉峰見狀,不禁小小驚訝了一下,這賞金獵人協會的科技還真不賴,雖然這個世界不像地球,雖然聖魂者當道,卻一直在發展科技。

只不過,很多東西都沒法大規模推廣和運用,並且大部分勢力都有意將研製出來的技術產品藏著掖著,只留給自己人用,所以在外面很難看到,像接待員小姐用的掃描儀就是賞金獵人協會研製出來的科技產品了,其他勢力沒辦法得到核心科技,所以就沒能複製出來。

從這一點來看,聖魂大陸倒是和華夏古代有些相似,好東西總喜歡藏著掖著,不發生災難還好,一旦遇到大規模天災[***]且沒法對抗的話,就會出現大量的技術遺失,文化斷層就是這麼來的。

不過,這些事與劉峰沒多大關係,劉峰也無心過問,而接待員小姐整理了一番后,就遞上一張黑卡和那張表格,請劉峰去裡面找專門負責賞金獵人註冊的人事主任完成最後的步驟。

劉峰在工作人員的帶路下很快就到了人事主任的辦公室前,而他便毫不客氣的將辦公室大門推開,並在人事主任一臉錯愕的表情中將表格與黑卡放在了辦公桌上。

人事主任是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他推著眼鏡看了看劉峰的資料后,不由挑了挑眉道:「除了名字什麼都沒有,你還真有個姓。」

「……」劉峰不答,就是直勾勾的盯著對方。

人事主任似乎見慣了這種場面,毫不在意的在表格上劃了兩下后就把表格收好,隨即拿起黑卡用划表格的筆在上面劃了一下。頓時,黑卡產生變化,竟浮現出了劉峰的名字與頭像,還有賞金獵人等級。

人事主任隨即就將黑卡遞還給劉峰:「喏,拿去吧,這是你的獵人執照,目前你還是見習獵人,上面不會顯示你的獵人等級,等你完成了三個一星任務,就能成為正式獵人,上面也會顯示你的獵人等級。」

頓了頓,他又道,「當然,如果你能完成更高級的任務,升級速度就會更快,還有,如果你是聖魂者的話,只需要往裡面注入魂力就可以讓它改變形態依附在你的左手背上。另外,你可以將錢存入協會,協會會以一個金幣兌換一個信用點的方式將信用點划入你的執照里,在百分之九十五的國家和地區,信用點都可以直接代替金幣,你完成任務后,協會也會以信用點的方式把金幣獎勵划入你的執照里。當然,如果你想用現錢的話,可以在協會名下任何一個分部取錢,也能去各大商會兌換,我們和大部分商會都有合作關係。」

聽完人事主任的話,劉峰不由微微挑眉,這獵人執照的作用還真多,簡直就和地球上的信用卡差不多了。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就離開吧,我還有工作要忙。如果你要接任務,出門左拐一直走到底就是任務懸賞大廳。」人事主任當即下了逐客令。

劉峰也不廢話,當即運轉魂力注入執照,執照頓時化為黑色的花紋印在了他的左手手背上。

見到這一幕,人事主任不由挑了挑眉,卻是沒想到劉峰真是聖魂者,而當劉峰一言不發的離去后,他便靠在椅子上露出笑意道:「怪不得這小子這麼囂張了,原來是聖魂者啊。不過,做賞金獵人的聖魂者可不少,懸賞大廳內又有一些喜歡給新人下馬威的傢伙,也不知道這小傢伙會不會吃虧。不過,吃點虧也是好事,在賞金獵人的世界里,能從頭到尾保持超然姿態的,只有那些十萬人里都不一定有一個的人中龍鳳。如果沒有成為人中龍鳳的本事,還是早點明白的好,免得曰后遇到真正的危險時丟了姓命。」

不提人事主任的心思,很快劉峰就到了任務懸賞大廳,這裡共分四層,一樓的面積堪比一個籃球場,擺滿了桌椅和告示板,告示板上便是各種新舊任務,賞金獵人們或是在告示板前搜尋任務,或是在桌前喝酒吹牛,而賞金獵人協會的服務員們則穿插在人群中,為賞金獵人們端茶送水,看上去就像個大型酒吧。

四層空間是按照賞金獵人的等級劃分的,賞金獵人除了見習獵人外,便以天地玄黃分級,天級最高,黃級最低,每一級又分三等,見習和黃級獵人都只能在一樓,玄級能去二樓,地級在三樓,最強的天級就可以在頂層,而每一層的待遇與任務等級也是相應的,在第四層,獵人可以免費享受到最頂級的待遇。

劉峰來到大廳后,便舉目看了看周圍,隨即就將目光投向了任務告示板。

賞金獵人協會將任務按照一到十星劃分,第一層最高只有三星任務,第二層能到五星,第三層是七星,第四層則有九星任務。而十星任務被稱為傳奇任務,一旦出現,就不會限制等級,任何賞金獵人都能去做,因為一旦出現這種任務就肯定是發生了大災難,需要所有人一起出力共度難關。

告示板上的任務千奇百怪,什麼幫人帶小孩,尋找走丟的小貓小狗,為人送情書之類的奇葩任務都隨處可見,而這些任務竟然從一星到三星都存在,原因就是發布任務的人所支付的報酬不同。

事實上,在七星任務之前,只要給夠了錢,即便是再垃圾的任務也能享受高星級待遇,而許多賞金獵人也對這種難度低卻報仇豐厚的任務情有獨鍾,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成天與死神打交道的。

對於這些報酬多,但內容滑稽的任務,劉峰連看上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他的目光直接放在了那些危險的任務上。也多虧獵人協會將任務分了類的,有什麼任務一目了然,賞金獵人只需直接到自己喜歡的半塊尋找任務就行了。

劉峰所找的任務,就是殺人的任務!

這一板塊十分敏感,所以被協會放在角落,而這附近的獵人也與其他獵人不同,幾乎每一個都帶有殺氣,很明顯是殺過人的狠角色,其他區域的獵人大多都不願意和這一區的獵人打交道,也不願意招惹這群傢伙,所以這一區和其他區域之間有著明顯的隔閡。

劉峰一個新人踏足這片區域,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待發現劉峰是生面孔后,一些人就互相交換了個眼色,緊接著其中一個紅髮男子便向劉峰走了過去

見到那名紅髮男子的動作,許多旁觀的獵人都幸災樂禍起來,因為他們都知道某個新人要倒霉了。

劉峰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周圍的變化,他來到任務告示板前後,就安靜的尋找起合適的任務,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個任務,當即伸手欲將懸賞單拿下。


可就在這時,一隻大手排在了懸賞單上,劉峰轉頭一看,就發現來人是一名陌生的紅髮男子,後者露出一臉戲謔的笑意,並用玩味的語氣道:「小子,新來的?懂不懂規矩?」

「……」劉峰冷眼盯著此人,沒有回話。

紅髮男子見狀以為劉峰被唬住了,便伸手準備拍一下劉峰的臉:「你怎麼不……唔。」

在碰到劉峰的前一刻,紅髮男子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並身體失重,緊接著就一頭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這一幕頓時讓全場震驚,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在他們眼裡,劉峰明明沒有做任何動作,紅髮男子卻自己飛了過去。

唯有少部分眼力好,實力強的人看到了一絲殘影——劉峰以不到千分之一秒的恐怖速度出拳,將紅髮男子一拳打飛!

一時間,整個大廳都靜得針落可聞,而劉峰則在冷冷看了一眼紅髮男子后,就將看中的懸賞單撕下並轉身走向任務接取處,一路上遇到的賞金獵人都被他的氣勢威懾,不自覺退到兩邊為他讓道。


——————————

新的一月,各種求,你們懂的~~~

; 「先生,您是要接這個任務嗎?」負責註冊任務的美女接待員顯然是見慣了大場面,劉峰一過來,她就恢復正常並露出職業笑容。

劉峰點了點頭,美女接待員立刻接過懸賞單並填寫資料,而在場的其他人也在這時回過神,紅髮男子的同伴連忙上前將紅髮男子扶起來,並忌憚的盯著劉峰,而其他人則議論聲起伏不斷。

「看到了嗎?扎爾居然一下子就飛出去了,你們有看到他是怎麼出手的嗎?」

「沒有,這小子一身破破爛爛的,看上去像個難民一樣,想不到這麼厲害。」

「是啊,這小子很不簡單啊……」

「這速度……絕對是聖魂者沒錯,而且級別不低!」

「應該是二星中期吧?」

「嗯,速度很快,他的身材不像是力量系,若是速度系的話,至少也是二星中期。」

「這小子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應該還沒盡全力。」

「真夠強的,這小子不簡單啊,看來黑曜城又要變大了。」


「嘖嘖,很厲害的小子,不過,扎爾可是阿德的手下,阿德可不會袖手旁觀。」

談話間,不少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二樓,很快,一名兩米高的黑髮男子從二樓跳了下來,正是旁人口中的阿德,其看了一眼昏迷的扎爾,目光隨之投向劉峰,並以極快的速度來到劉峰身後,用冰冷的目光俯視劉峰。

「小子,你打了我的人。」

頓時,美女接待員停了下來,並緊張的看了看劉峰和阿德,而劉峰似乎沒察覺到一樣,依然盯著美女接待員。

見到這一幕,現場安靜了下來,紛紛停止交談並看向劉峰和阿德,而阿德見劉峰不理自己,眼中閃過一道寒芒,並冷哼一聲運轉魂力,原來他是一個聖魂者!

不過,阿德可不僅僅是拿魂力壓迫劉峰,而是通過運轉魂力,讓殺氣活姓化,使得殺氣瘋狂外放。

其殺氣濃郁,殺過的人至少在五十個以上,空氣中彌散著濃濃的血腥味,讓靠近他的人感到十分不適,就連美女接待員都面色發白了。

「阿、阿德先生,請、請您不要這樣……」

另一名服務員無力的說道,眼中充滿焦急和無力。

然阿德渾然不顧,目光始終放在劉峰身上,而劉峰則緩緩回頭,用冰冷的目光瞥向阿德。阿德見狀,以為劉峰被唬住了,當即冷冷一笑準備居高臨下的發表一些勝利者的言語。

可就在阿德的話出口的瞬間,他卻猶如噎住一般說不出話了,並瞪大雙眼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原因無他,劉峰竟然爆發出了更加恐怖的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