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獲得了提名的短片,也總算有了讓舒獻儀和夏憧兩方做宣傳的資格。

當天,微博上便上了兩個熱搜——

#夏憧真演技派#

#幸運女神舒獻儀#

因為之前夏憧參與的製作都是大導加知名演員起底的,所以對於她參與林清茶的短片這件事,許多粉絲只當她玩玩來著,卻沒想到,這短片居然也會被提名。

這下粉絲可開始大讚,就算沒有大導和大製作,她的作品依舊能獲得提名,足以證明她的實力!

而舒獻儀那邊,她一個非專業的演員,第一部電影直接當上了《歸》女主之一,更是跟著上了柏林電影節的紅地毯。

這之後參演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導演的短片,竟然又拿到提名。

這可以說是很幸運了。

不過也有粉絲在下面說,這不僅是因為幸運,也是因為她有足夠的天賦,並看好她未來的潛力。

不管怎樣,這次的短片提名對於她倆來說,都有著莫大的好處。

舒獻儀擔大梁下一部電影《回不去的那個夏》正在拍攝,過不久就要開始宣傳,有了《歸》的名氣打底,又有了《安米》的提名加成,會讓觀眾對《回不去的那個夏》有更大的期待。

而夏憧這邊,付玥在為她接下林清茶這部劇時,只是想為她之後長大轉型,一個人擔大梁做準備,讓她鍛煉鍛煉。

《安米》的提名,是付玥沒有想到,但又令她驚喜的。

雖然這只是一部短片,但卻是夏憧挑大樑的短片,她們在意的不是電影節所帶來的榮譽,而是這背後的意義。

這代表,夏憧身上有更多的可能性,而這會讓她擁有更多的機會。

對於在網友口中極少被提及的林清茶,舒獻儀和夏憧都很是感激,於是乎二人不約而同的在微博上@了林清茶。

不過畢竟還沒得獎,暫時也不好說什麼感謝的話,只是在默默暗示著人們,短片能夠提名,也是有林清茶的功勞在的。

林清茶雖然之前經歷了好幾波被大眾關注的事件,但她微博更新的頻率實在是太佛系了……就連今天短片拿了提名,都沒有更條博,到現在也就那麼兩萬多的粉。

不過,在舒獻儀和夏憧的雙重@下,林清茶的微博也終於有了動靜。

她轉發了官方宣布入圍的那條微博,然後就簡短的說了兩個字:「感謝?。」

然後又跑到@了她的舒獻儀和夏憧的微博下恭喜了一番,再次沉寂。

這讓蜂擁到她微博底下的人,又再次紛紛散開。

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在討論,她的反應為何如此平靜。

然而林清茶並不是真平靜,也不是不在乎這件事,而是提名這件事一出,她就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除了與京都大學生電影節官方溝通去電影節要做的一些準備事宜,還有加快自己下一部電影的選題進度。

她需要在電影節期間,就將自己下部電影的主題和大綱定好。

有了這個,她才能趁電影節的機會去拉些投資。

至於奇點那邊網路電影的計劃,她依舊在觀望,不過她想自己很快就會出結果了,因為她得到消息,與奇點簽約的導演拍出的第一批網路電影很快就會在奇點視頻網站放出。

只要了解了這批網路電影的走向,她就會知道自己的結果。

不過,這第一批網路電影的製作周期是真的很短,幾乎比正常院線電影的製作周期要短上一半。

這樣快的速度,能做出什麼樣的電影?

林清茶也想知道。

……

又過幾日,元宵節來臨,而過了元宵,大部分的學生也就要回到學校。

想到林清茶孤身一人的情況,元宵節前一天,金依乾脆又將她拉到了自己家,讓她在自己家過節。

這回可是金依親自跑到林清茶家來把她拉過去的,林清茶沒有絲毫準備,連禮物都沒帶,就被金依推上了計程車。

「又不是第一次上門了,帶啥禮物,我爸媽也不會在意這些的,哪那麼多講究!」金依翻著白眼道。

林清茶也只好作罷。

看林清茶那一副沒辦法的樣子,金依就有點得意,她拍了拍林清茶的手臂道:「我跟你說,過完元宵我爸媽就出去了,你這次可得在我家陪我幾天,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去學校!」

林清茶偏過頭問:「你不是簽了幻鯨了?元宵之後沒人給你安排工作?」

「我還沒畢業呢,我爸希望我能好好做個演技派,說我演技還差了點,要再繼續學習磨鍊,暫時不會有太多工作啦!不過……」金依幽怨的一個轉折,「我聽到他特意打電話叮囑了老師,著重抓抓我的表演。」

「我已經預感到了,以後的學校生活,再不會像以前那麼輕鬆了……」

林清茶笑了起來:「你從小受你爸熏陶,起點就比人高,天賦也不錯,就是太懶散了,現在有人逼逼你不好嗎?」

她回戳了戳金依的手臂:「我可記得,你自己曾經也跟我說個,想要做個靠實力的演員的,現在可還差的遠呢~」

金依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天降大任於斯人也,行叭,就讓本姑娘的小宇宙爆發起來吧~」 一回生,二回熟,林清茶這次雖沒帶禮物,但一進門立刻嘴甜的喊了叔叔阿姨。

安城和姜虹對林清茶的印象都不錯,對她也依舊親切。

「清茶來啦,我剛和周媽討論做哪幾種餡的元宵呢,你喜歡吃什麼餡的?」姜虹坐在沙發上對林清茶道。

周媽是他們家的保姆。

林清茶自然笑著應道:「傳統芝麻餡兒。」

「那省事兒了,跟我和依依爸一個口味,就依依這個不省心的,偏要芒果餡兒。」

「那我就喜歡芒果餡兒的嘛~」金依笑嘻嘻道,「一年就吃這一次元宵誒!」

「行行行,這不每年都給你做了嘛~」

和和樂樂的,真好。

「你們每年的元宵都是家裡自己做嗎?」林清茶偏頭問金依。

金依一臉理所當然:「對呀,自己做元宵才有氣氛嘛!茶茶你以前怎麼過的?」

金依剛問出口,就後悔了。

清茶回想以前,會不會傷心?

她小心翼翼觀察著林清茶的神色。

林清茶回想了一下自己腦海中的兩世記憶,她的母親都是早早離開,父親也多忙於自己的事業。

她搖了搖頭:「以前我爸都很忙,每年元宵,就是讓保姆買些元宵,隨意吃些就算過了。」

林清茶神色平靜,似乎沒有什麼異常。

姜虹看著這邊,突然提議道:「待會兒我和周媽去超市買食材,你倆一起來嘛?然後回來一起做元宵。」

金依接收到一家老媽的信息,答應的極為迅速:「好,一起去!」說完還輕輕拉了拉林清茶的手臂。

林清茶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姜虹,知道她們是在考慮自己的感受,心中微暖,微笑道:「好。」

「媽,那待會兒出門的時候,喊我們一下哈。」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好。」

姜虹剛應下,金依便拉著林清茶回了自己房間,開心道:「今天你跟我一起睡喲~」

她從床邊的其中一個袋子中拿出一套睡衣:「看,睡衣都給你準備好了!」

林清茶雙手環胸,意味不明的看著金依:「我總覺得,你對這一天預謀已久了。」

金依賊笑著靠近,得意道:「就算現在明白過來,你也逃不了了,乖乖從了本大人吧~」

她一直手指輕勾林清茶的下巴,然後,尷尬了……

林清茶身高170cm,而她只有163cm。

她要是把林清茶下巴勾起呢,林清茶目光一往上,還怎麼看她?

要是林清茶配合她,低下頭,那她也忒沒氣勢了叭!

金依扁了扁嘴,拿開手,將睡衣拍她懷裡:「沒有絲毫角色體驗!」

讓我深深抱緊你 林清茶笑了起來,點了點她的額頭:「謝謝啦~」

「哼。」金依微微抬起下巴,然後指了指衛生間,「除了睡衣,洗漱用具也已經備好了~」

「知道啦,依依真是個貼心小天使。」

林清茶覺得金依這小姑娘,待她是真心的好,讓她在這舉目無親的世界,依舊能感受到溫暖。

得了人家的好,必然是要回報的,她想著,若是以後金依有需要幫忙的時候,她可得多幫幫才好。

……

不一會兒,姜虹來叫她們出門。

安城依舊安然坐在茶廳,喝著茶,看著新聞,見她們都出門了,終於抬頭道了句:「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姜虹回了一句,然後和周媽帶著女孩子們出門了。

姜虹開車,周媽坐副駕,林清茶和金依坐在後排。

金依忽然笑道:「以前是老爸太出名,不能跟我一起出門,現在老爸好不容易退居幕後,我又跑到台前啦,還是不能一起跟我們一起出來呢,真可憐~」

姜虹接道:「你啊,等你什麼時候成了真正的實力派,不用擔心被你爸的名聲蓋住,就可以一家人正正常常逛個超市了。」

金依撇了撇嘴:「任重道遠呢。」

「對了!」金依突然想起,「茶茶,你的那部短片不是入圍了京都大學生電影節的競賽單元嘜?你準備禮服了嗎?」

林清茶搖頭:「還沒,也沒打算在這上面太過費心,短片的獎項不是京都大學生電影節的重點獎項,而且我只是導演,又不是演員,穿著得體就好了。」

金依反駁道:「這怎麼行!第一次參加電影節誒,而且茶茶這麼好看,怎麼著也打扮的好看點,讓人家知道我們茶茶不僅有才還有貌嘛!」

「胡鬧。」姜虹淡淡回了金依倆字。

金依頓時縮了,弱弱道:「我怎麼胡鬧了?」

「清茶到時候應該不是一個人走紅地毯吧?」姜虹問林清茶。

林清茶點頭:「短片的其中一個女主演會跟我一起走。」

「那演員哪家公司的?」

「興和。」

「那確實,按你說的穿著得體就好,你畢竟是幕後人員,穿著上不要搶了你同行女演員的風頭,但氣勢上不要輸了她。」姜虹提點著林清茶。

「明白了。」

姜虹就喜歡林清茶看的通透,微微點頭,然後不再出言,認真開車了。

金依在後面暗戳戳問道:「你跟舒獻儀關係不是還不錯嘜?」

「就算關係不錯,那也只是跟她個人,但在電影節上,她後面站著的可是一整個團隊,還是興和的,你不知道興和啥風格么?」

婚不附體,總裁大人請簽字 「嘖……」金依想了想,反應過來,「興和在營銷和媒體運作上可是一把好手,你要是壓了舒獻儀的風頭,她畢竟是幕前工作的,粉絲比你多了去了,她的團隊帶一帶節奏,那你可慘了。」

「行叭,那你還是低調點叭。」

林清茶無奈搖了搖頭,其實倒也不完全是因為這個理由,娛樂圈內的感情,是需要小心維護的,她當然不會在舒獻儀往前的時候,去壓她風頭阻她路。

她出這個風頭,又不會給她帶來多大好處。

很快,超市到了,金依下車前還是隨意拿了個口罩帶上。

「避免麻煩。」她道。

畢竟現在《太醫升職記》的熱度還在。

四人一同走進超市,不過很快就分成了兩組。

姜虹和周媽推了一個車去買食材,而金依在逛的過程中被零食吸引住,拉著林清茶買零食去了。 「薯片,嗯,選黃瓜和檸檬口味的。」

「咦,辣條,買哪種好呢?」

「要不,多買幾種試試?」

金依一邊逛一邊嘀咕著。

林清茶:「你怕不是忘了我們跟誰一起來的……」

金依的手頓了一下:「算了,不能太浪,就買包豆皮解解饞,回學校再浪。」

林清茶站在一旁無奈的搖頭笑了笑,沒有阻止。

買好零食,二人去找姜虹匯合。

姜虹和周媽買東西也很迅速,需要的食材已經買的差不多,只剩做芒果餡兒的芒果還沒買。

金依過來時,姜虹直接指了指面前的各品類芒果道:「吶,你要什麼芒果自己挑。」

趁姜虹不注意,金依忙將零食塞到周媽推的車下面,然後轉過頭開始認真挑芒果。

不過,林清茶其實注意到,姜虹是看到了金依的小動作的。

姜虹也看到了林清茶的目光,二人瞭然一笑,接著都移開目光,裝作什麼也沒發生過。

回去的路上,林清茶發現小區內有開著一家花店,她忽然想起金依家大廳中空空的花瓶。

「依依,你家大廳的那花瓶平時插花兒嗎?」

「插呀,我媽特喜歡花,平時都會買些花回來插著,可惜……」金依聲音突然低了下來,「我媽一點都沒有插花的天賦,每次自己想發揮一下,都插得一言難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