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米蘭的媒體,也嗅到了新聞性,來到蘇韜所在的酒店,對他進行採訪。

三味國際的品牌部門早已在昨晚準備好了通稿,給到來的每一個記者都發了個超級大的紅包之後。記者們都心滿意足地回去,將通稿修改之後,發布在各自的媒體平台上。

藉助馬爾蒂尼舉辦的派對,蘇韜在三天之內,成為了米蘭家喻戶曉的華夏人,甚至有病人潛入酒店,希望蘇韜能為他治病。

王謀妃算 不過,在郝長樂的安排下,安保力量足夠強大,所以很快將病人控制住。

得知病人的真實意圖之後,蘇韜沒有過多猶豫,幫他治好了病,這又引起了一陣轟動,讓蘇韜的名氣變得更加響亮起來。

馬爾蒂尼拿著米蘭最有名的時尚雜誌走進酒店內,他已經習慣每次進入蘇韜或者晏靜的房間,都要被保安搜身。

走進房間之後,馬爾蒂尼開心地將雜誌拍在桌上,開心地說道:「沒想到吧,蘇韜竟然登上義大利最有名的時尚雜誌了。這對於新品發布會是一個好消息,我剛才接到好幾個朋友的電話,希望能夠預訂你們即將發布的新品。」

「對不起,我們拒絕預訂!」晏靜微笑著說道,「所有人必須在發布會現場才能有預訂的資格。」

馬爾蒂尼訕訕笑道:「真要這麼絕情嗎?那樣會讓我很沒面子。」

晏靜瞧出馬爾蒂尼其實在表演,他作為合作方,面對新品發布會這麼火爆,內心難言興奮。

「你可以優先提供發布會門票,如果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優先賣給他們。」晏靜提醒道。

「沒錯!」馬爾蒂尼開心地拍了一下大腿,「這其實和提供預訂,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我們現在商量一下吧,靠前的位置,應該賣什麼價格比較好?」

晏靜聳了聳肩,笑道:「你只要給我提供二十張前三排的票,其他的票隨便你處置。」

馬爾蒂尼沒想到晏靜會做出這麼慷慨的決定,驚訝道:「真的嗎?」

「當然,這是你應得的!」晏靜本來就不打算在走秀門票上賺多少,她將這部分利潤分給馬爾蒂尼,這樣可以更好地刺激他幫忙宣傳。

馬爾蒂尼笑著說道:「粗粗一算,我好像可以賺一筆小錢。」

他頓了頓,朝蘇韜點了點頭,「一切都是蘇董事長的功勞!」

馬爾蒂尼對蘇韜的態度,從那天晚上就開始轉變,尤其是當他第二天前往醫院探望艾米莉之後,更是徹底地改變了之前的看法。

蘇韜利用小夾板固定術幫艾米莉固定了傷處,讓骨科醫生吃驚,當他們動用很多辦法,幫艾米莉取下小夾板,再進行X光拍片,一名極為專業的骨科專家驚人的發現,艾米莉的傷處已經開始呈現癒合的狀態,於是又請蘇韜前往醫院,對艾米莉進行治療。

總而言之,這個過程,與蘇韜之前為島國皇孫新仁親王治療扭傷的過程相似,蘇韜用中醫正骨最傳統的小夾板固定術,讓西醫骨科改變了對中醫的看法。

馬爾蒂尼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走到衛生間接聽,出來之後,臉上露出無奈苦笑,「唉,因為之前派對的事情,我惹上了一個不小的麻煩。」

「讓我猜猜看!」蘇韜想了想,笑著分析道,「是不是艾米莉女士,愛上你了啊!」

從馬爾蒂尼這幾天經常去醫院,就知道這兩人之間擦出了火花。

當然,這是蘇韜喜聞樂見的。

馬爾蒂尼先看了一眼晏靜,然後搖了搖頭,道:「比這個更加恐怖!現在整個圈子裡都在瘋傳,我正在追求艾米莉,連我的祖父都在追問這件事情。」

「那你對艾米莉的感覺如何呢?」晏靜有些八卦地問道。

馬爾蒂尼如今知道晏靜的一顆心在別人身上,他已經沒有之前的堅持,攤開手,如實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艾米莉出生名門,和我的家族旗鼓相當,如果我和她能夠結婚,對於兩個家族都是一件好事。不過,我體內沒有熱血燃燒的感覺。」

馬爾蒂尼話出口之後,有些意外,沒想到面對蘇韜,竟然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和蘇韜接觸久了之後,馬爾蒂尼發現這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早已將之前的矛盾拋諸腦後。

蘇韜淡淡道:「一時衝動的感情,並不能代表永久下去。其實真正的感情,是經過不斷的錘鍊,才會穩固。既然你不討厭艾米莉,為何不主動嘗試一下呢?」

馬爾蒂尼深深地看了一眼蘇韜,吸了吸高挺的鼻樑,笑道:「你這是個極壞的計劃。」

蘇韜搖頭,微微笑道:「你其實心中已經有決定了吧。」

馬爾蒂尼微微一怔,蘇韜的眼神有些可怕,他彷彿能夠窺知自己的內心世界。

其實,馬爾蒂尼的心思,只要注意觀察,並不算難猜得狠。

他對晏靜的感情不再那麼炙熱,是因為有另外一段感情,可以填補內心被拒絕的那段空虛。

馬爾蒂尼現在的心情類似於一個失戀者,對自己的魅力失去了信心,身邊突然出現艾米莉這麼一個不錯的女性,自然就會轉移注意力。從某種角度來看,艾米莉有些可憐,不過是個替補者。

「艾米莉打來電話了!」馬爾蒂尼笑了笑,再次走到衛生間接聽電話。

未過多久,他開心地回到房間,道:「經過醫院的評估,艾米莉已經可以出院了,我現在就去接她。」

「注意安全!」晏靜聳了聳肩,笑道。

等馬爾蒂尼風風火火地離開之後,蘇韜凝視著晏靜俏臉,笑著打趣道:「現在你的心情是不是挺失落的?」

「我為什麼失落?」晏靜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

「女人都喜歡被異性追逐的感覺,現在馬爾蒂尼這隻狂蜂浪蝶,將目光轉移向了其他人,難道你不覺得失落嗎?」

蘇韜挑了挑眉問道。

晏靜無奈地嘆了口氣,與玉指輕輕地戳了一下蘇韜的鼻尖,「你啊,心眼有時候就是這麼小。」

蘇韜嘿嘿一笑,正準備摟住晏靜,被晏靜給攔住,抱怨道:「又來?你就不累嗎?我怕你傷了元氣。」

蘇韜搖頭道:「我對自己的身體了如指掌。」

晏靜趁機躲到一邊,似笑非笑道:「你不累我還累呢。薇拉,明天就到了,你還是留點勁,將力氣使在她身上吧。」

蘇韜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只能嘿嘿地笑了笑,等薇拉來到米蘭,自己和她的關係,肯定是瞞不了晏靜,現在只能裝傻充愣,敷衍過去。 舊愛新禧 肖菁菁打了個國際長途給蘇韜,告訴他從俄羅斯趕來的麗莎已經安頓好,蘇韜暗嘆麗莎比預期要晚了幾天,不然的話,或許可以帶她來米蘭見見世面。

麗莎是一個經過專業公司訓練的模特,身體條件很好,給她一個很好的平台,指不定會創造什麼樣的奇迹。

蘇韜細心地囑咐道:「你這幾天抽空帶著她在淮南轉轉,讓她充分感受一下華夏的環境。」

肖菁菁猶豫片刻道:「我哪裡有空,要不安排其他人?」

蘇韜笑了笑,肖菁菁認真負責,全年幾乎無休,這和她的經歷有關,耐心地勸說道:「給你放年假,三味堂現在已經有那麼多人手,很多事情不必要你事必躬親。一些日常管理工作交給陳德風來負責,他有多年的管理經驗,你休息個五六天,三味堂也亂不了。」

陳德風自從上次惹上醫患投訴,被蘇韜幫忙解決之後,一直感恩於心,如今改頭換面,將三味堂當成了自己的家。如果原來他在三味堂的投入,是百分之九十的話,現在可以說是百分之一百二,這是所有三味堂員工有目共睹的變化。

現在三味堂好幾百名員工心很齊,因為蘇韜用一些細節,讓員工們意識到蘇韜的管理方式跟其他老闆真心不一樣,他將員工當成家人一樣看待,不會因為一些小失誤,就放棄員工,為了員工的尊嚴與名譽,他會表現得很「偏心」和「護短」。

「行吧,那我就請三天假!」肖菁菁見蘇韜這麼堅持,雖然不太樂意丟下工作,但還是點頭答應了蘇韜的命令。

蘇韜頓了頓,笑道:「對了,今年的醫王大賽即將舉行。我決定給你報名,所以你放假結束之後,就要做好心理準備,進行特訓。對你的要求,不一定要拿到第一名,但必須為了三味堂的榮譽而戰。」

肖菁菁沒想到蘇韜讓自己參加醫王大賽,驚訝地吞吐道:「師父,我的實力夠嗎?」

肖菁菁不過是剛畢業的大學生,雖然她很勤奮用功,但知道參加醫王大賽都是極為逆天的中醫才俊,她難免有些不自信。

「當然,你是我的徒弟,我對你的實力很了解。你在去年進步很快,原本你的基礎就很紮實,經過有效的實踐,成長的速度很快,否則,我如何敢將三味堂總店交給你打理呢?」蘇韜微笑著鼓勵道。

蘇韜覺得,從事中醫的年輕人,一定要多經歷。

中醫雖然博雜,但是在實踐中沉澱和積累,如果不給肖菁菁設置越來越高的標準,很難讓她不斷進步。

另外,蘇韜考慮肖菁菁是個女孩子,雖然剛畢業沒多久,但年齡放在哪兒,不出兩年總得找對象結婚,如果生孩子的話,她的事業勢必會被受到影響。

所以蘇韜有一個想法,讓肖菁菁兩年之內,達到一個很高的水平。

其實,以去年拿到第四名的莫穗兒和肖菁菁實力相比,兩人的水平在一條線上,莫穗兒天賦高,肖菁菁更勤奮,加上去年的醫王大賽,是有史以來公認最強的一屆,所以肖菁菁即使拿不到冠軍,進入前四,問題應該不大。

「那我一定努力爭取!」肖菁菁得到蘇韜的認可,眼圈一紅,差點兒激動地落淚。

蘇韜和肖菁菁的關係是名副其實的師徒,兩人年齡相仿,但蘇韜在肖菁菁的面前,還是保持著師長的尊嚴,所以肖菁菁對蘇韜一直保持著仰視的心態。

掛斷了肖菁菁的電話,蘇韜又給蔡妍撥通了電話,詢問三味國際島國分店的建設進度。

蔡妍發了好大一通牢騷,畢竟開海外店還是非常複雜,尤其是中醫館,在島國之前沒有這麼正規的一種機構,政府部門無法對中醫館制定相應的行業標準及合理的監督模式。

「顧隱,已經跟島國政府多次交涉,但結果下不來。唉,現在裝修已經結束,還找了專業的裝修治理公司,進行了除甲醛處理,隨時就可以動工,現在隨時可以試營業。按照顧隱的打算,直接跳過政府這個流程,但是我覺得不妥。」蔡妍嘆了口氣,憂慮地說道。

「這樣吧,我想想辦法。」蘇韜知道關鍵時刻,自己作為產業的靈魂,還是得站出來,解決問題。

先掛掉蔡妍的電話,蘇韜在手裡翻了許久,找到了鬼冢獨守的聯繫方式,原本打算中成藥工廠開發出產品,在動用這個人情,但現在看來,已經等不到這個時候了。

鬼冢獨守恢復得很好,已經和普通人一樣正常的生活,聽明蘇韜的來意,皺眉道:「這件事的確有些難辦,因為我們國家曾經廢止過中醫,雖然這幾年開始使用漢方葯,但從事中醫的專業人員,幾乎沒有。大部分有中醫基礎的人,和濱崎一樣,在漢葯研究所工作。」

蘇韜面色凝重地說道:「鬼冢前輩,您在我看來是一個極有威望的中醫。難道就不想讓自己所從事的行業發揚光大嗎?如果三味堂能做起來,也是間接地為島國的漢醫從業者指明了一個新的方向。像濱崎雅真這樣的人才,也不至於蜷縮在那麼狹小的空間里默默無聞一輩子。」

鬼冢獨守眸光一亮,幽幽道:「我也曾經做過努力,但是很難改變國民的想法。說得簡單一點,百姓對漢醫還是不信任。」

島國經歷了多年的西化教育,雖然有很多文化保留了曾經的宗主國華夏的傳承,但在漢醫這方面,卻是直接拋棄了。

「如果不努力,就永遠沒有突破。」蘇韜決定將鬼冢獨守和三味堂的島國分店捆綁在一起,誠懇地邀請道,「我向您提出邀請,成為三味堂京都分店的名譽顧問。同時,我給您承諾,三味堂對待島國漢醫一視同仁,任何有真才實學的島國漢醫,都可以到三味堂京都分店進行任職。」

鬼冢獨守微微一怔,沒想到蘇韜這麼大度,嘆了口氣,道:「我幫你協調一下吧。」

見鬼冢獨守鬆口,蘇韜微微鬆了口氣,鬼冢獨守在島國醫學界的地位很高,與許多政界要人關係極好,因此若是能拉攏他,對於三味堂在島國的發展至關重要。

另外,蘇韜對於三味堂在島國的發展,也有清晰的認識。想要讓中醫征服這個鄰國,必須要招募和培養更多的島國漢醫人才加入,從國內調入中醫支援,只是權宜之計,最終還是得依靠島國人經營島國店。

蘇韜在島國可不只是打算開一家分店,他計劃是現在華人聚集的地方,開設中醫館,形成影響力,然後覆蓋全國。

當然,這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慢慢積累,才能達到預期目的。

給蔡妍又打了個電話,蘇韜將自己和鬼冢獨守交談的結果,簡要地跟蔡妍說了一遍,蔡妍還是有些擔憂,因為按照顧隱的意思,三味堂將圍繞海外唐人街作為基礎,如今加入島國漢醫,擔心顧隱會反對。

於是,蘇韜又給顧隱打了個電話,兩人交流了很久,終於還是說服了顧隱。

前後大約花費了一個半小時,蘇韜才將這件事協調得差不多,看上去蘇韜是一個甩手掌柜,什麼事都不管,但他還是心裡明白,在一些大方向和宏觀規劃上,自己必須要出面來給出答案,不然的話,會讓下面的管理變得混亂。

除了海外店之外,蘇韜還對國內店進行了梳理,本月會有五家分店召開,按照蘇韜的想法,初步佔領各大省份的省會城市,走城市為中心慢慢向四周擴散的路線。

第一批中醫館,全部都是精品店,所有的員工均是業內有名的人物。蘇韜一般來說,會事先與某地的知名中醫溝通好,以這名中醫為核心,然後三味堂負責幫他建店,提供相關的資源。

現在的中醫館,如果自己個人建店的話,成本比較高,投入比較大,回本也比較多,所以一般來說,這種無本的創業模式還是深受業內人士的喜愛。

當然,蘇韜為了確保三味堂分店的統一標準,會將所有從業人員進行系統的培訓,說得難聽一點,就是用「企業文化」進行洗腦,讓他們的行為規範標準統一。

在蘇韜的連鎖框架中,還有大區框架,當某個省的分店達到五家之後,就會設立大區總部,總部主要負責採購、企劃、財務、人事、行政管理等,這樣可以通過這些大區總部,就可以推進地區連鎖擴展步伐。

在蘇韜的頭腦里一直有一個很完整的構圖,他對中醫的發展,並不是說治好了一個人,或者讓一個城市的人知道自己的名字那麼簡單。

他希望中醫真正地融入到這個世界之中,不僅在華夏遍地開花,還得走出國門,擁有大量海外的客戶。

門鈴聲響起,蘇韜走過去打開門,見顧茹姍站在門口,穿得極為時尚,藍色的百褶裙,露出修長的玉腿,鑲嵌著水鑽的鞋子顯得流光溢彩,她化了濃妝,使得精緻的面容略顯妖冶。

「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看一場秀?」顧茹姍微笑著邀請,同時晃了晃手裡的入場券,解釋道,「是一個國際名牌的預熱秀場,我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兩張票,為了不浪費,才問問你。」

「恭敬不如從命!」蘇韜也在電視里看過走秀,不過都是浮光掠影的剪輯,他內心也有些好奇,真正的秀場是什麼樣子的。 米蘭時裝周已經開始,每天都有大量的走秀活動,一般大品牌的走秀活動都會錯開,但為了壓制競爭對手,也會舉辦一些預熱秀場,間接地攻擊競爭對手的活動。

展示會安排的地點,位於一個偏僻的草坪上,風格類似花園派對,六頂白色的帳篷,若干張白色的小桌子,沒有想象中那麼高大上,與草坪婚禮相似,走進去之後,擺放著食物,通心粉,烤羊排,吉拉多生蚝,蘑菇湯以及各式各樣的甜點。

在場的男士一般都是老式紳士的打扮,西裝外套的口袋多半都放了絲帕。女士穿的比一般雞尾酒會更正式一些。

商品展示廳位於靠里的位置,衣服與傢具形成了一個生活化的場景,展廳里有十多名模特,她們並沒有走來走去,而是隨意地翻看雜誌,或者聚在一起交談,順便吃點東西。

當見到有人帶著攝像機,尋求拍照的時候,她們才會站起來,配合擺起姿勢。模特兒沒有熒幕上看到的那般一本正經,相反顯得很輕鬆和自在。

蘇韜盯著那些模特看了許久,難免心跳眼熱,她們身穿品牌服飾,比較放得開,上身似乎只穿了一件外衫,裡面什麼都沒穿,讓人遐想無限。

對於這些長期從事走秀活動的專業模特,她們習慣於展示自己的身體,並期待大家將目光灌注到自己的身上。

「怎麼樣,沒白來吧?」顧茹姍在旁邊低聲打趣道。

「還行啊,沒想到秀場這麼開放。」蘇韜聳了聳肩,捏了捏鼻子說道。

「國內拍攝的時裝秀場,都是經過處理的,其實真正的秀場,比想象中更加的讓人氣血上涌。某些走秀活動還故意會出現一些小插曲,製造一些話題。」顧茹姍對米蘭時尚周的了解,顯然遠勝過蘇韜,言畢,走到旁邊拿起了一杯雞尾酒遞給了蘇韜。

蘇韜笑著接過雞尾酒,突然旁邊傳來動靜,他側目望過去,暗嘆了一口氣,還真是冤家路站,只見李倩兒挽著帕特里克的手臂,面帶笑意,挑釁地望著顧茹姍,「還真是在哪兒都能碰到你啊!沒想到你能也有班德貝拉的預熱秀場的門票,看來你還是有些人脈資源?」

「李倩兒,我們都是來看秀的,說話沒有必要這麼高高在上吧?」顧茹姍有些生氣地說道。

「你搞錯了,看秀的人群也分等級和檔次。」李倩兒笑著指著不遠處的位置,「那邊的位置有限,一般來說,能坐在第一排的,都是有實力的大腕。我想問問,你的票是在第幾排呢?」

顧茹姍微微皺眉,氣得嘴唇直哆嗦,正如李倩兒判斷的,她的位置比較靠後,等會走秀開始的時候,視角也不是最佳,因此攝影師在拍攝走秀活動時,絕對拍不到自己。

像李倩兒這種過來蹭熱度的人選,她的目的在於讓攝影師拍到自己,這樣藉此放到國內的網站上,給自己做宣傳。

所以不少明星都會不惜成本的花大價錢,購買走秀活動靠前排的門票。

當然,今天的這場走秀活動,沒有讓李倩兒掏腰包,帕特里克幫自己搞定了兩張前排的票。

帕特里克在這個圈子裡還算是小有人氣,尤其今天的走秀不過是預熱場而已,所以他搞到前排的票並不算困難。

李倩兒見顧茹姍胸前掛著入場證,上面寫著位置號,直接拿到了手中,哈哈大笑道:「難怪不說話,原來是最後一排。我的天哪,做那麼遠,你能看得清楚模特身上服飾的細節嗎?你是第一次來看秀吧,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你什麼都看不到。或許,你只是來享用一下秀場的美食?」

顧茹姍氣得臉色發紅,渾身直打哆嗦,兩人的爭執,已經吸引了主辦方的注意。一名身穿黑色的小西裝的女性走了過來,用義大利語問帕特里克,「請問發生了什麼問題嗎?」

「哦,我的朋友跟這兩位來自華夏的客人似乎有些矛盾。你們能否讓這兩位離開秀場?」帕特里克當然選擇毫不猶豫地站在李倩兒這邊。

「先生,這讓我們有些為難。」女性工作人員為難地說道。

「去請示一下你們的負責人吧,就說是帕特里克的要求。」帕特里克信心十足地說道。

女性工作人員無奈地看了一眼蘇韜和顧茹姍,然後趕往後台,負責人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接下來的走秀活動,雖然前後只有十幾分鐘,但是今晚的亮點,不容馬虎。

等女性工作人員說明情況之後,負責人微微一愣,道:「帕特里克?這傢伙還是挺有活動能力,號稱秀場的萬金油,手裡掌握了大量模特的資源,今天的模特都是由他介紹而來。對了,那兩位與他們發生爭執的客人,是什麼來路?」

「我剛才查過他們的資料,入場票是從網站上購買的,不出意外,是從其他人手中購買的二手票。」女性工作人員經驗豐富,為了配合宣傳,在官方網站上會提供一些免費票,有些人幸運得到了這些免費票,又沒有時間到現場,就會利用網路平台出售。

顧茹姍正是通過這個渠道,拿到這場走秀的門票,因此位置也比較差,位於最後排靠角落的位置。

「還是讓那兩人離開吧!」負責人皺眉道,「盡量好言相勸,如果不行的話,就動用保安清場,等會兒走秀就開始了,我可不想看到那兩人與帕特里克的矛盾,導致走秀不受控制。」

女性工作人員得到指示,先找到了安保人員,然後再次來到發生爭執的地方,「對不起,先生,等下秀場就要開始,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矛盾,還請你們能夠離開。」

「為什麼讓我們走,我們有入場票!」顧茹姍氣瘋了,憤怒地用英語回擊道。

「你們的入場票是主辦方提供的贈票,我們有資格收回這些票。」女性工作人員無奈地說道,「謝謝您對班德貝拉的關注,還請您能夠諒解我們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