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嬈在撿野菜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個溫泉,她激動地跑回去告訴戰御宸。

戰御宸說想去看看,溫泉對他的傷勢也許會有幫助。

緊急藥箱里的葯已經用完了,如果他們一直得不到救援,被困在這裡的話,戰御宸的傷會變得更加嚴重。

封嬈扶著戰御宸,慢慢朝著溫泉走去。

這是一個露天開闊的溫泉,到處都是水蒸氣。

封嬈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野外的溫泉,十分驚訝。

轉過頭,看到戰御宸已經慢條斯理地脫了個精光,還大大咧咧的用某個物體對準了她。

封嬈本來想拒絕的,但是這個不要臉的無恥男人,輕易地提著她的衣領一抖,輕易的就給拽了下來。

動作又快又熟練,看得封嬈是目瞪口呆。

難道脫她衣服這種事情,戰大總裁也是熟能生巧?

溫泉的誘惑太大了,封嬈這兩天都沒有洗澡,渾身髒兮兮的。

她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走進了溫泉池。

戰御宸正對著她,慢悠悠地走了進來。

封嬈滿頭黑線地看著那個龐然大物慢慢沒入水中。

每一次看到這個東西,她都很震撼。

這麼大,到底是怎麼裝進她的小身板的?

她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這個動作,在戰御宸的眼中視為挑釁,看得他眼底火光四濺。

這個女人,一定以為他受傷了,就不能把她怎麼樣了吧?

戰御宸幽幽冷笑,挑了挑好看的眉頭,不緊不慢地開口:「還滿意你看到的嗎?」

封嬈狠狠別開眼睛,啊呸!臭不要臉!

戰御宸低沉地笑了一聲,不過卻牽動了他背上的傷口,疼得他發出一聲悶哼。

封嬈也顧不上和他鬥氣了,立刻擔心地撲過去:「怎麼樣?是不是傷口又疼了?」

她是真的很緊張,擔心得小臉都微微有些變色。

戰御宸伸手一攬,將人摟在懷裡,大手在她的身上遊離。

封嬈還來不及閉上眼睛,就忽然對上了他湊近放大的俊臉。

「唔!」

心臟呯呯直跳,又被強吻了,內心還有點小激動呢!

懷中小女人的配合,成功的取悅了戰御宸。

不過光是接吻,他還不太滿足。

戰御宸低下頭,雙眸如鷹般直勾勾盯著封嬈,一字字幽幽地說:「幫我洗。」

封嬈愣了半天,這傢伙真是夠了!

他最嚴重的傷是在腳上,背上的傷口雖然看著嚇人,但是也不是要到不能動彈的地步。

現在居然還想讓她給他洗澡?

明顯就是不懷好意嘛!

雖然以前也不是沒有幫他洗過,不過那是在家裡。

現在他們可是在露天的野外啊摔!

雖然這個小島就只有他們兩個人,但是骨子裡的矜持讓封嬈還是難以接受。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樣做真的大丈夫?

她的節操還想留著過年呢!

戰御宸見她不願意,也沒有繼續要求。

默默鬆開了她,繞到了溫泉池的另外一邊,緊緊抿著唇不說話。

封嬈忍不住偷偷打量他,發現他的眉梢眼角帶著冷意。

這麼側面對著她,彷彿整個人都置身在陰影中。

帶著幾分孤寂和委屈的味道。

封嬈心軟了,怕他是真的生氣了。

這傢伙一向都很傲嬌。

她慢慢踱步過去,有些忐忑地問道:「戰御宸,你生氣了嗎?」

「……」

看樣子,還氣得不輕!

封嬈抓著他的手,搖來搖去地說:「不要生氣了,要不就……洗一下下?」 戰御宸冷哼了一聲,臉上明明是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手卻很自然地抬了起來。

這是要讓她幫忙擦洗的意思?

封嬈嘆了口口水,忽然很想擋住自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溫泉的緣故,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燙得厲害。

她拿著破衣服當做是毛巾,低著頭,慢慢走過去,伸手在他的上身擦拭。

戰御宸的黑眸一直一眨不眨地看著她,看得封嬈覺得自己快要燒起來了。

手落在他結實的胸膛和弧度完美的腹肌上,封嬈咽了咽口水。

在野外做這種事情,真的好羞恥!

她扶著岩石踩上更高的台階,雙手抬起來,想要幫他擦拭肩膀。

身體剛剛貼近他灼熱的肌膚,戰御宸卻突然側過頭,含住近在咫尺的耳垂,低啞著聲音說:「下面也要洗。」

封嬈腳下一個趔趄,差點從岩石上摔下去,卻被戰御宸一把撈在懷中。

強而有力的臂膀就像是鐵箍一般,將她攬在懷中。

能感覺到他肌膚火燒一般的灼燙,燙到她心頭髮慌。

「你不鬆開……我怎麼洗?」她結結巴巴地說。

努力想要做出嚴肅認真的樣子。

戰御宸很配合的鬆手,眼神無比期待地看著她。

封嬈有點後悔了,幹嘛要答應他這麼無恥的要求啊?

她咬了咬牙,臉紅得幾乎能滴出水來。

戰御宸突然伸手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然後拉著她向前,將她的手牢牢按在自己身上。

他的聲音沙啞低沉,還帶著灼熱的迫切:「繼續。」

封嬈動作慢吞吞的,想要隨便擦拭兩下就算交差。

戰御宸卻彷彿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抓著她的手,慢慢下移,按壓在滾燙的某處。

封嬈的身體輕微顫抖,連動都不敢動彈一下。

戰御宸喘著粗氣,眼中烈焰般的光芒一閃而逝。

他像是再也無法忍耐了一般,突然將她緊緊抱入懷中,扣住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上去。

封嬈只覺得無法呼吸,意亂情迷,心臟好像要蹦出胸膛般砰砰亂跳。

「嬈嬈,我好想你。」戰御宸低啞克制的聲音在耳邊,帶著漸漸失控的瘋狂:「好奇怪,你明明就在我的身邊,我還是會一直一直想你。」

封嬈被他緊緊抱在懷裡,能感覺到他急促的呼吸聲。

她也好想他,每時每刻,就算在一起,也不停的在想念。

因為他們在一起的每一分鐘,每一秒鐘,都是如此的珍貴。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記住多久,所以她必須一遍遍的去回憶,不斷的加深記憶。

也許是因為懷了寶寶的緣故,她似乎已經很久都沒有發病了。

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在發展,說不定她的病會突然好了呢?

封嬈伸手環住他的脖子,將臉深深埋在他頸項。

戰御宸正打算低頭再親她,忽然封嬈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悶哼。

一股灼熱的鈍痛從小腹傳來,封嬈的小臉陡然間變得蒼白。

「嬈嬈,你怎麼了?」戰御宸大驚失色,驚慌地問道。

他發誓,除了吻她,他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封嬈捂著肚子,過了好一會兒才說:「肚子有點疼。」

戰御宸立刻彎腰將她抱起,抓過岸邊的衣服,胡亂地套在身上。

封嬈整個人都蜷縮著,顯得十分痛苦脆弱的樣子。

戰御宸只覺得心臟一陣抽疼:「是不是寶寶?」

「我不知道。」封嬈很努力地支撐著:「寶寶一直很堅強,都沒鬧過。」

她伸出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喃喃道:「寶寶,你聽到沒有,乖乖的,不要鬧……啊!」

可是下一刻,她卻更加撕心裂肺的疼痛。

豆大的汗水從她臉上不停滑下,痛苦已經讓她的聲音都變得沙啞破碎。

封嬈死死咬著牙關,一遍遍用自己的手撫摸腹部:「寶寶,你聽話。難道你不想和爹地媽咪在一起嗎?媽咪知道你是個勇敢的孩子,你再堅持一下,好不好?」

封嬈畢竟是個孕婦,短短几天,經歷了這麼驚險刺激的事情。

寶寶一直都很堅強,現在,卻在這個時候出了事!

她是真的很想生下這個寶寶,她不知道以後她和戰御宸還會不會再有孩子。

最艱難的是,現在他們身處荒島,就連戰御宸身上的傷都沒有辦法醫治。

如果她現在流產的話,說不定的話死在這裡……

「啊!」封嬈又發出了一聲慘叫,疼痛幾乎要讓她崩潰,失去理智。

戰御宸神情陰冷,眼中彷彿要結出寒冰,他的目光宛如利劍一樣,死死盯著封嬈微微隆起的腹部。

下一秒,他的嘴角勾起一絲幽冷的笑意,整個人宛如來自地獄的惡修羅。

在封嬈震驚的目光下,他緩緩伸出手,按在封嬈的腹部。

戰御宸的眼中帶著弒天滅地的瘋狂和狠戾,語氣鋒利的緩緩開口:「你是我戰御宸的孩子,你聽著,如果封嬈有事,你也不會活下來。現在,我數三下,讓你自己選,是要死還是要活。」

他說得很慢,帶著決絕的語氣。

「一」薄唇輕啟。

「二」

「三!」

下一秒,封嬈驚訝的發現,腹部那彷彿要撕裂般的疼痛消失了。

原本她都以為她會疼得死去,卻在戰御宸開口數完三個數之後,疼痛漸漸消散了。

封嬈看了看腹部,又抬頭看向戰御宸,不可置信地說:「真的不疼了,戰御宸,我真的不疼了!」

戰御宸將她擁入懷裡,她能夠感覺到他的身體在輕顫。

他並不是如他表面那樣冷酷無情,戰御宸其實比她還要害怕百倍!

但是他是個男人,他必須要保護自己的妻子。

他抱著封嬈的手臂青筋綳起,剛才的那一刻,甚至比飛機爆炸,比他們被食人魚群追趕的時候,還要讓他感到可怕。

他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封嬈在他面前出事。

雖然這個孩子,是他和封嬈第一個孩子。

但是比起失去封嬈,他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讓孩子去死。

「戰御宸,我沒事了。」 造夢神曲 封嬈斷斷續續地說:「已經……已經不疼了。」

「嗯。」戰御宸把她抱了起來,打算離開溫泉池。

忽然間,外面傳來了巨響。 戰御宸臉色一凜,大步朝著外面走出去。

走出了溫泉池,戰御宸抬頭朝天空看去。

一架直升飛機出現在天空,正朝著小島緩緩開來。

螺旋槳帶來了強勁的風力,海岸上的樹枝被吹得胡亂作響。

是救援到了!

直升飛機很快穩穩地落在了沙灘上。

戰御宸抱著封嬈,朝著直升飛機的方向疾馳而去。

直升飛機的門打開來,從裡面走出來一個身形修長,容貌俊雅的男子。

戰御宸濃眉緊緊蹙起,怎麼會是他?

在飛機爆炸之前,戰御宸已經通知了助理,他們的坐標。

他還以為第一時間趕到的,會是他的人。

卻沒想到竟然會是封逸揚。

國民老公霸道愛:非你莫屬 封逸揚看到他們,原本蒼白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驚喜若狂,朝著他們的方向大步跑了過來。

「小嬈!」

封嬈因為剛才腹部的劇痛,已經昏了過去。

現在被戰御宸摟在懷裡,沒有一點知覺,就好像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力一樣。

封逸揚還以為她出了什麼意外,怒氣沖沖地揪住戰御宸的領子,質問道:「她怎麼了!」

戰御宸黑眸充滿了諷刺,看向他的目光沉沉的。

他的唇角勾起冷笑:「封逸揚,這一切都是你乾的吧?在我的飛機上放置炸彈,想要炸死我和封嬈。」

封逸揚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眼神中有暗色的火焰在閃現。

他恨戰御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