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這些深海龍魚也不可能上浮到1000米以上的水域,那樣的話,它體內的150個大氣壓遠遠大於外面100個大氣壓,這樣一來,它整個身體就會如同爆竹一般爆炸。

當然,某些特大型的海洋生物例外,譬如抹香鯨,一個原因是因爲它肉粗皮厚,能承受非常大的壓力,另一個原因是它可以調節自己身體內部的壓力,保持跟外面的水壓一致。這也就是爲什麼它能一口氣下潛到兩三千米的海底而不會被壓扁的原因吧。我相信,龍王以及卓維等人,既然能夠在深海生活,他們的身體肯定也能調節水壓,保持內外壓力一致。

氣泡繼續的下沉,就在下沉到2200米的時候,我感覺到腳底的氣泡傳來一陣起伏,就好像是這個水域的海水正在翻滾。

將手電筒調到了遠光模式,這一瞬間,我看到一幕極爲震撼人心的畫面。 395 喋血深海(三)

遠處,水波劇烈的翻滾着。

在水波中央,有一條巨大的鯨正在奮力掙扎,而在它的身上,死死的趴着一隻巨大的烏賊,十條長長的觸角纏繞着這條鯨魚,很顯然,這是兩個海底霸王在做生死搏鬥。

這條鯨魚應該就是抹香鯨,而這條烏賊則是鼎鼎有名的大王烏賊,在深海,抹香鯨跟大王烏賊是宿敵。這條抹香鯨差不多有十七八米,而那條大王烏賊,展開的觸手加起來,怕是比這條抹香鯨還要長。

手電光照射下,可以看到這條大王烏賊趴在抹香鯨的背部,觸手不停的拉扯,帶有鋸齒的吸盤將抹香鯨的肉一塊塊的吸了出來,而抹香鯨卻是毫無辦法,只是張大嘴巴不停的翻滾,想要咬住大王烏賊,很可惜,這條大王烏賊異常的滑溜,根本就不給抹香鯨任何機會。

不知怎麼的,我心裏就產生了對弱者的同情,雖然相對我來說,抹香鯨就是一個龐然大物般的存在,但是看着它被大王烏賊這麼欺負,心中也是有些抱不平,這種愛憎來得很是奇怪,很可能,是因爲大王烏賊長得比較醜的緣故吧。

默唸咒語,法訣一指,一道九天神雷的閃電就劈向了大王烏賊。

可惜,我忘記了一件事情,大王烏賊是緊緊纏在抹香鯨身上的,這一道閃電劈過去,大王烏賊被劈得觸手亂舞的同時,抹香鯨也是被電得全身亂顫。就在這一瞬間,我感覺到大王烏賊跟抹香鯨都是冷冷的往我這邊掃了一眼。

完了,誤傷到抹香鯨了。

總算還好,因爲我的這道閃電,抹香鯨有了翻身的機會,就在大王烏賊再次纏繞它的時候,抹香鯨也終於一口咬住了大王烏賊的兩條觸手。

我只能幫你到這了,隨着氣泡的下沉,兩頭深海霸王的搏鬥在我視線中消失。

下方,依舊是無窮無盡的黑暗。

就在我下潛倒2850米的時候,隱約感覺到水中又有動靜,我很是詫異,用手電筒四處一照,發現動靜來自於斜上方。

是那頭抹香鯨,它衝着我快速的游過來。

這麼快就打完了?這才兩分鐘不到呢?難道,抹香鯨是來謝恩的? 重穿農家種好田 嘖嘖,舉手之勞而已,不用這麼客氣嘛。再說了,就算你要感恩,也不用這麼激動吧。

咦,有些不對勁,看它這架勢,是要撞過來的節奏啊。看着抹香鯨越來越大的腦袋,我忍不住大聲喊道:“喂,剎車!快剎車!踩一腳啊!”

抹香鯨根本不管我在說什麼,迅疾的衝向我,就在距離氣泡還有5米的時候,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看來,它是打算將我一口吞下。

我還以爲是來感恩的,搞了半天,它是來報仇的。剛纔我劈了一道閃電,雖然將大王烏賊劈得手舞足蹈,但同時也劈得抹香鯨高/潮/迭/起。

抹香鯨的速度是如此的快,我還沒反應過來,整個氣泡就被它吞在了嘴裏。說實話,我當時也是有些懵了,根本沒想到老子還能放閃電。

喀嚓!

在抹香鯨鋒利的牙齒大力咬合之下,我聽到氣泡發出一道碎裂的聲音。

這怎麼可能,孔宣用光球轟都轟不爛的氣泡,居然被抹香鯨一口就咬破裂了,這傢伙的力量也太恐怖了吧。此時也來不及去想爲什麼抹香鯨的力道會有這麼強大,將手電筒四處一晃,在氣泡的頂部我看到了一條長達三十釐米的裂紋。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這條抹香鯨又是一口咬下來。

喀嚓!

幸孕蜜寵:妖孽Boss惹不起 碎裂的聲音再次傳來,肝膽俱裂之下,手電筒一陣亂晃,在氣泡的右邊,我又看到一道裂縫,雖然這道裂縫沒有頭頂那道裂縫那麼長,但也足夠讓我心驚肉跳。

接着,又是一口。

隨着抹香鯨一口又一口的咬合,氣泡上的裂紋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甚至我看到了頂部的裂縫處已經開始潮/溼。

媽的,老子今天要玩完!

現在差不多是3000米深,海水的壓力差不多有300個大氣壓,這麼大的壓力下,只要氣泡破裂,海水就會如同子彈一般衝進來,就算我僥倖躲過了海水的衝射,但接下來巨大的壓力會將破裂的氣泡壓成碎片,而身在氣泡裏面的我,除了變成一坨肉醬,再無別的可能。

情急之下,我伸手在芥子墜中摸索,想找到一個可以解除眼前困境的東西,一摸之下,我摸/到了一個圓圓的東西,是烈焰屏障玄境金球,下意識的就拿了出來,駭然的看着氣泡。

至於我可以用閃電去攻擊抹香鯨,這種事情我完全就忘了,人在危急關頭,就有這麼傻/逼。

啵!

頭頂終於有第一道海水電射/進來,就好像衝鋒槍的子彈一樣,海水的水柱直接衝到了氣泡壁上,緊接着,裂縫處開口驟然變大,一整排十來道水柱,機關槍一般掃射了進來。

我腦袋裏面一片空白,緊緊的抓着金球,縮在一個角落裏面,等着那最後一刻的到來。

蓬!

氣泡終於破裂,巨大的壓力使得海水在一瞬間就四面八方的衝到我身上,原以爲必死無疑,就在海水剛接觸到我身體的時候,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當海水觸碰到我皮膚的那一刻,我全身猛然涌/出一股無比充沛的能量,這股能量,很是熟悉,它們是吞噬能量,同時還夾雜着些許陰陽能量。

這股能量,醇正綿和又霸道,渾厚沛然又暴戾,好像是一件柔軟舒適的貼身內衣將我包圍,又好像是一道萬斤巨閘,將肆虐的海水隔在了我身體外面。 一夜回到改開前 它們就在我身體表面緩慢流淌着,宛如太極流轉,生生不息。

就在體內能量抵抗着這巨大壓力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是慢動作一般,很是緩慢的進行着,我甚至可以看到海水裏面的水流是怎麼運動的。一直到吞噬陰陽能量在我身體表面形成了一層隱形的保護層,我眼前的一切才恢復正常。

咦,我居然沒死?

我居然沒死!

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就好像一個擼管多年的宅男正準備再來一發的時候,突然之間有個豐/乳/肥/臀的裸/體美女衝進了他的房間,大聲吼道,放開那隻手,有本事衝我來……不不,是一羣豐/乳/肥/臀的裸/體美女,一個個的爭吵不休,我先來,我先來……

你們可以想象宅男是什麼心情了吧?興奮?激動?欣喜若狂?管他呢,反正我現在就是這種心情!

不過,死裏逃生的我還沒來得及表示慶幸,就被接下來的事情給嚇到了,因爲氣泡已經不存在,抹香鯨毫不客氣的咕嘟一聲,就將我連着海水嚥了下去。

而此時,手電筒也是被海水壓爛,閃爍了兩下以後,整個周圍一片黑暗。

感覺到自己順着一個巨大的、柔韌的管道往下滑,眨眼間,我就滑到了一個軟/綿/綿的容器裏面。

容器裏面全部是水,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摸上去有些像動物的屍體,而且,這個軟/綿/綿的容器還不時的蠕動着,很顯然,我這是在抹香鯨的肚子裏面,這個軟/綿/綿的容器,應該就是抹香鯨的胃。

草,老子沒有被海水壓死,反而會被抹香鯨給生吞?一想到自己會被抹香鯨的胃酸給融化,忍不住一陣顫抖,情急之下,我舉起手中的玄境金球,一拳就打在香鯨的胃壁上。

這一觸碰之下,頓時感覺抹香鯨一陣顫慄,然後如同死去了一般,就連胃壁也再無半點蠕動。

死了?

我運起一道靈力跟金球建立了聯繫,在腦海中大喊:“火鳥!火鳥!你在不在?”

金球裏面傳來一聲迴應:“我在呢,主人,你剛纔弄了個什麼東西進來?這麼大個,費了好大勁我才弄死它!”

“你弄死它了?”我一陣高興。媽的,叫你恩將仇報,現在死翹翹了吧。

“恩,弄死了,主人。”火鳥笑道,隨即狐疑着問我:“咦,你怎麼好像說話不怎麼利索?”

“媽的,我都快憋死了,沒有地方喘氣!”這個時候,我纔想起了我面臨最大的危機,是缺氧的問題。

飛快的在芥子墜中拿出了一個氣囊,剛一拿出來,巨大的水壓就將氣囊壓成了碎片,四周一片黑暗,我根本看不到氣囊裏面冒出的氣泡在哪,要不然,我怎麼都要湊上去吸上一口空氣。

靠,難道我就要被憋死在這?

就在我驚慌失措之際,腦海中傳來火鳥吃吃的笑聲,不由氣急敗壞的罵道:“你笑個毛啊!”

“我說,你怎麼這麼傻/逼?”火鳥怪笑道。

“我怎麼傻/逼了?”我勃然大怒。

“你以前不是進來過玄境麼?玄境裏面你能不能呼吸?”火鳥笑着問我。

“你想說什麼就趕緊說!”我覺得自己的胸口悶脹得異常難受,如果再想不出辦法,我肯定會本能的張口呼吸,然後,被海水活活嗆死。

“那你爲什麼不進來玄境喘上兩口氣,然後再鑽出去呢?你進來玄境可不就是一動念的事情麼?”火鳥大聲的笑道。

對啊,還可以這樣。反正不管我在玄境裏面待多久,外面也就是一剎那的事情。想到此處,我一動念,就鑽進了烈焰玄境,大口的喘息了好幾下,這纔跟火鳥說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問他有沒有辦法破眼前這個局。

“破個毛的局,我建議你趕緊回到海面,等氣泡法術的冷卻時間過了以後,釋放一個新的氣泡再下來,因爲我感覺你現在身體表面那道保護層並不怎麼靠譜。”說到這,火鳥停頓了一下,接着笑道:“我說,你這麼大的人了,智商怎麼就沒跟着發育呢?”

“你什麼意思?”我有些惱羞成怒。 鍾馗日記 相親 396 喋血深海(四) 無憂中文網

“如果我是你的話,在釋放了氣泡以後,就會等過了三個小時的冷卻時間再下潛。這樣的話,就算氣泡破裂,也能馬上釋放一個新的氣泡出來,也就騰出了時間,可以釋放法術來擊敗這條魚……嗯,對了,說到這個,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剛纔那條魚雖然體積大,但對你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威脅,它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只要你一個雷霆萬鈞過去,它絕對歇菜,嘿嘿,你當時該不會是被嚇傻了吧?”火鳥嘿嘿的笑。

我啞口無言,很明顯,火鳥這幾句話說到點子上了,當時我確實有些發懵。

不顧火鳥的嘲笑,我退出玄境回到了外面,果然,先前那種憋悶的感覺已經不翼而飛,大喜之下,默唸咒語,雷霆萬鈞的法術施展開來,無數道閃電擊中抹香鯨的屍體,在耀眼的白光之中,感覺到四周一陣地動山搖的顫慄。

染指鮮妻:閃婚老公輕點疼 但是,抹香鯨的身體並沒有被我擊碎。

我還不信邪了,咬咬牙,又放了一個雷霆萬鈞,在閃電的光芒中,抹香鯨的身體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兩道雷霆萬鈞居然都沒有效果?我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手舞足蹈之下,我接連發了七八道雷霆萬鈞。

終於,在最後一道雷霆萬鈞的白光中,抹香鯨的屍體被炸成了碎片。

,這還只是抹香鯨的屍體,都要耗費我十來道雷霆萬鈞才能擊碎它,要是換成活的,那不是要幾十道雷霆萬鈞?我全身的法力加起來,最多釋放一百道雷霆萬鈞,要是來上三四條抹香鯨,老子非被活活累死不可。

回到玄境中換氣,順便怒罵火鳥:“你不是說一個雷霆萬鈞就可以搞定它麼?我先後丟了十幾道才弄碎它的身體。”

火鳥頓時大聲叫屈:“我又沒說錯,就好比你現在去殺人,你弄死他的話,一刀割喉也好,一刀刺心臟也好,這都只要一刀就能解決問題,但你非要將他碎屍萬段,那肯定要很多刀了。”

話粗理不粗,這個火鳥看來是個有學問的人。

回到海水中,我奮力往上浮。

四周一片黑暗,我什麼都看不到,也正因爲什麼都看不到,心裏特別沒底,滿腦子胡思亂想——要是我頭頂上是一條張開大嘴的鯊魚怎麼辦,只要我進入它嘴裏,它就喀嚓一聲把我的腦袋咬碎……又或者,頭頂是一條大王烏賊,我甫一接觸到它,它那十條觸手就纏繞過來,直接將我勒成一根火腿腸……

雖然知道自己有吞噬能量護身,就算是鯊魚咬我,烏賊纏我,也不一定能將我怎麼樣,但,恐懼就是恐懼,這種心理是不可避免的。就好像你念書的時候,就經常幻想着,頭頂的吊扇會突然掉下來,然後下面的同學一個個血肉橫飛……

因爲未知,所以恐懼,這該死的黑暗,是所有恐懼的根源。

而我又不能拿出手電筒來,在這種壓力下,手電筒只要一拿出來,肯定會被壓爛。還是留着點吧,畢竟裏面也就只有一個備用的手電筒了。

不時進去烈焰屏障玄境裏面呼吸,也不知道上浮了多久,突然,我看到了上方有密密麻麻的亮光,先是一楞,然後是頭皮一麻,因爲,我知道那些亮光是什麼。

那是深海龍魚發出的亮光,每一道光點就是一條深海龍魚,雖然這些深海龍魚只有一根手指那麼長,可是,他嗎的,這些畜生可是吃肉的啊。

這些深海龍魚也似乎發現了我,眨眼之間,無數深海龍魚閃電般的朝我激射而來。

心中一慌,法訣一指,雷霆萬鈞就釋放了出去。媽的,想吃我是吧?老子電死你們。

在無數道閃電當中,那些深海龍魚一個個的都是當場被炸成了碎片。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全身一麻,腦海裏面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草,剛纔釋放雷霆萬鈞之前,我居然忘記釋放孔宣教我的絕緣法術了,而先前釋放的這個法術,又已經過了十分鐘的有效期。

也就是說,現在的我對閃電沒有了絕緣,這無數道閃電的能量,通過海水全部集中在我身上,這一剎那,我全身都是酥麻異常……媽比,這酸爽,簡直不敢相信。

至於我爲什麼沒有被當場劈死,那是因爲我周身還有着吞噬能量的保護,在閃電擊中我的時候,吞噬能量奮起抵抗,在短短數秒之內,保護層扛住了數以萬計的閃電輪番轟炸。

閃電消逝以後,我還沒來得及慶幸,突然感覺到周身的壓力驟然變大,就好像有十來個彪形大漢同時用力的推擠着我。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剛纔這一通閃電將吞噬能量的防禦層給炸壞了?

來不及思索,因爲海水的壓力越來越大,我感覺到全身的血管開始急速的膨脹,皮膚也好像就要塌陷進去,所有的肌肉都在顫抖着,似乎在抵抗着這巨大的壓力。

體內的吞噬能量,好像是在滔天的巨浪中岌岌可危搖搖欲墜的堤壩,堤壩的壩體上,已經開始涌現出了大大小小的裂縫。

防護層,隨時都會碎裂。

既然這個深度有深海龍魚,那麼,這個地方的水深差不多是1500米,也就是說,水壓大概是150個大氣壓,如果吞噬能量的防護層碎裂,我整個人就會被壓成肉醬,再無別的可能。

海水的壓力越來越大,我甚至能感受到我胸口的肋骨已經在咔咔作響,而那些毛細血管已經開始破裂,眼珠子幾乎要瞪出眼眶之外,耳朵裏面更是劇痛無比。

吞噬能量愈發的變弱,防護層似乎也越來越薄。

越來越薄!

越來越薄……

終於,吞噬能量的防護層轟然一聲倒塌,就在我覺得這一次非死不可的時候,在我手中,一道充沛龐然的能量洶涌而入,瞬間就融合了殘餘的吞噬能量,再加上我體內那一縷若隱若現遊走不休的陰陽能量,這一股混合能量瞬間就在充滿了我身體之內,這一刻,我再也感覺不到外面海水的壓力,就好像,我現在只是在一個游泳池裏面游泳一般。

這又是發什麼了什麼事情?

很是突兀的,腦海中傳來火鳥那熟悉的聲音,不過,此時他的聲音充滿着歡愉:“恭喜主人,賀喜主人!”

“怎麼回事?”

“你現在已經跟我的烈焰屏障玄境融合了。”火鳥嘻嘻的笑。

“融合?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有些納悶。

“就剛纔啊。”火鳥哈哈大笑,很是輕鬆愜意:“就在你死去活來之際,我的玄境就跟你融合了,也因爲你跟玄境的融合,將我從這個玄境中解救了出來。”

正要繼續問,卻發現自己有些憋氣,連忙準備往金球裏面鑽,卻發現那個玄境金球已經沒有了任何玄境的蹤影,不由大驚失色:“靠,這個玄境還真的融合了,那我去哪換氣?”

火鳥恨鐵不成鋼的嘆息了一聲:“我說,主人,你不是還有兩個金球麼?一個冰封萬里玄境,一個風捲殘雲玄境,你隨便抓一個出來不就行了?”

對啊,我連忙在芥子墜裏面摸索出來一個金球,運起靈力,鑽了進去。

這是冰封萬里玄境,裏面一片銀白,漫天都是飄飄灑灑的雪花。

“冰棍!冰棍!”我喘息了兩口以後,大聲呼喊。

“在呢,主人,有啥事?”冰棍笑嘻嘻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都是怎麼回事?”我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這不是明擺着麼?你已經跟烈焰屏障融合了,唉,想不到啊,雷公跟火鳥居然都解脫了,就剩下我跟風雞還在給你打零工。”冰棍嘆息着。

“是怎麼融合的?不是要八大宗師在一起,才能融合玄境麼?”我有些納悶。

“這只是其中一種辦法而已,難道我沒有跟你說過其他的辦法?”冰棍很是鄙夷我的記憶:“第一,是八大宗師聯合出手,第二,是打坐法,第三,是死去活來法,第四,是陰陽雙修法。”

我頓時明白了過來:“你是說,我剛纔就是死去活來法?”

此時,火鳥的聲音很是突兀的想起:“也不全是,因爲當時你還沒死呢。”

“那是怎麼回事?”我越發納悶。

“我估計啊,是死去活來法加八大宗師法,當時你雖然沒死,但離死也不遠了,然後,外面海水的壓力就相當於八大宗師在同時發力,這樣一來,你就跟玄境融合了。”火鳥哈哈一笑:“也別管是怎麼融合的,這些都跟我無關了。待會我在你腦海裏面丟下火系功法以後,我就會跟你拜拜,如同雷公一般,我隨便找個小孩子附身,去享受真正的人生去。”

說完,也不知道他在裏面怎麼一弄,我的腦海裏就多出了三道火系法術的咒語,分別是烈焰旋燈,炎龍殺陣以及天火燎原,其中,烈焰旋燈跟九天神雷一個等級,屬於高手級法術,炎龍殺陣跟五雷轟頂是一個等級,屬於大師級法術,而天火燎原跟雷霆萬鈞是一個等級,屬於宗師級法術。

靠,賺翻了。 397 喋血深海(五)

見火鳥不再出聲,我輕咳一聲,問冰棍:“那我現在的身體是怎麼回事,似乎不再懼怕海水壓力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