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了這件事兒之後,林逸才回到了東海酒店。

雖然葉雨晴一直表現的非常相信自己的兒子,不過當真正看到林逸歸來的時候,她那顆不安的心才算是徹底放下。

「老爸,老媽!」

林逸咧嘴笑道。

「呵呵,你個臭小子,總算是回來了啊!」

林海龍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開心的大笑道。

「嘿嘿,我早就說了,你們的兒子今非昔比了,不用為我擔心,照顧好自己就行了。」林逸淡淡的笑道,隨後從自己身上掏出了一枚鑰匙,正是天水山別墅的鑰匙。

哪裡他抽空去看過,風水的確一流,而且他又稍微改動了一翻之後,還能夠凝聚周圍的靈氣,雖然效果微乎其微,不過對於普通人來說,倒是非常不錯了。

「老爸,老媽,這是天水山的別墅鑰匙,你們以後就住在哪裡吧!平時沒事的話,就去旅遊散散心,開闊開闊眼界。」林逸笑道,「對了,天行,你去給我找兩塊兒上好的玉石過來,不對,三塊,三塊,我給你們三個人弄個護身玉佩!」

「什麼?護身玉佩?」

陳天行一聽,頓時眼睛一亮,一臉激動之色啊!林逸那在他眼裡,同樣是宛如天上神仙一般無所不能的存在,一名神仙親手給他製作護身玉佩,那意義是何等的重大啊!以後怕就等於是多了一條命啊!

「呵呵,主人放心,陳天行一定保證找最好的過來!」

陳天行激動的笑道,高檔的翡翠玉石,那也是一種投資途徑,而且隨著這些年不斷的開採,這些東西的價值也在不斷的攀升。

精明的陳天行還真是收藏了不少的高品質的玉石。

看著自己的兒子如今如此有本事,林海龍跟葉雨晴那真是又驚又喜啊!

「兒子,我聽說你在調查咱們家裡被陷害的那件事兒?」

葉雨晴看了林海龍一眼之後,便開口問道。

林逸一聽,眼神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不錯,當初咱們家破產的確是他們故意坑咱們的,這件事兒我不會放過他們,你們不要管了,兒子長大了,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哎,行吧,你小子有本事了,那我跟你爸也不給你添麻煩,天水山的別墅我們可以去住,不過我們……我們還想要繼續經商。」

葉雨晴看著林逸沉聲說道。

「繼續經商?」林逸神情一怔,以他現在賺的錢,兩人就算是什麼都不做,天天吃喝玩樂也花不完啊!

「活人活人,活著的人才能夠叫活人,如果我跟你爸爸整天遊手好閒的豈不是成了活死人?再說了,當年咱們家的那些工人,在離開工廠之後,似乎受到了打壓,一個個過的並不好,我想要重整旗鼓,帶他們過上好日子。」

葉雨晴抿嘴說道。

「那行,你們自己安排,等會兒我再給你們轉一個億吧!」

林逸輕鬆說道。

「嘶,你小子現在到底有多少錢啊?這一個億怎麼在你口裡就像是一百塊錢一樣輕鬆呢?」林海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臉震驚的看著林逸問道。

「呵呵,當你的境界高到一定程度之後,就算是什麼都不做,也會有人給你送錢花的,你忘記了,那些古代的大俠不都是這樣嘛?」

林逸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他穿越重生而來這件事兒,實在太匪夷所思了,一時半會兒還真不好跟父母解釋。

「咚咚,咚咚!」

陳天行輕輕的敲響了房門。

「進來吧!」

林逸淡淡的笑道。

陳天行推開房門,疾步走了上來,手裡拿著三塊兒帝王綠的極品翡翠。

「主人,這三塊極品翡翠價值千萬,是我自己賭出來的,沒有絲毫的雜質,都是高冰種您看怎麼樣?」

陳天行恭敬的把三塊翡翠放在了林逸面前。 「我的天啊!這,這竟然真的是高冰種的翡翠?」

「這,現在這價值怕不止千萬了吧!如此完美,簡直就是世間罕有啊!」

林海龍跟葉雨晴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實在是這幾塊翡翠的顏色跟質地太上乘了,沒有一絲雜質,乾淨透明,那種高貴的綠色更是一看便讓人欣喜異常。

「呵呵,到了高冰種這個級別,幾乎都是收藏了,很少有人會出貨的。」陳天行有些沾沾自喜的笑道,別的不說,在收藏,在投資方面,他還還是有些眼光,心得的。

這三塊極品翡翠可都是他從一個石頭裡面切出來的,當時那個石頭,他也僅僅只是花費了十幾萬而已。

當然一刀富一刀窮,他也不是沒有輸過,總的來說,他輸掉的錢會更多一些,可他介入的時機好,那個時候的翡翠價值遠沒有現在恐怖,所以他手中的這些收藏幾乎是成幾十倍的在往上翻。

「嗯,不錯,我給你們三個人弄個九龍玉佩,可以護你們周全。」

林逸說完,便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銀針在靈氣的灌輸之下,簡直比鋼鐵都要堅韌,而且用來雕刻九龍這樣複雜的東西,更是非常的合適,能夠把九龍的細節都處理的非常好。

甚至連那鬍鬚看起來都像是一直在隨風擺動一般,三塊玉佩,加持陣法,足足忙活了林逸一天的時間,不過當交貨的那一閃那,三人的臉上都洋溢著濃濃的歡喜之色。

質地是最上乘的,那種純天然的顏色,是天地間自然誕生的,光是看上一眼就讓人生出一種想要親近喜歡的感覺。

雕工同樣是最上乘的,乃是林逸根據上古「平刀流」的技藝雕刻而成,三人如何能不喜歡呢?

休皇 跟父母在這裡吃飯之後,陳天行便送兩人去天水山的別墅了,而林逸則是在房間內修行,這些日子,陳天行也給他收集了一些東西,至於趙家,他明天會親自登門拜訪,當然了,雖然周家很恐怖,恐怖的令人髮指,他也絕對不會放過。

一夜無話,林逸一直在吞服各種珍貴的人蔘,鹿茸,黃芪,有了神府之後,煉化這些藥材內靈氣的速度,林逸可是提升了很多倍。

不過半夜的功夫,陳天行苦心收集了半個月藥材就被林逸一個人吸收殆盡,不過他的修為到沒有太大的提升,神府同樣需要利用靈氣來提升。

他現在就等於是一個人在吃東西,可是養分卻需要分給兩個人,修行的進度自然會比較緩慢,不過林逸倒是一點都不在意,神府的帶給他的好處卻遠遠不止兩倍啊!

而且隨著神府的提升,能夠帶給他的驚喜也更加的恐怖,甚至將來光憑藉神府他都能夠不死不滅。

清晨,當東方天際翻滾的雲層被渲染成金色的時候,林逸睜開了眼睛,起身輕輕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就走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打開了窗戶,一個人躺在地板上小憩一會。

今天便是他拜訪趙家的日子。

雖然他現在還沒有辦法做到一夜不睡,不過只要小憩一會,便能夠恢復精力。

當整座城市都蘇醒過來,再度變得車水馬龍的時候,林逸睜開了自己的眼睛,起身走進了浴室內。

而陳天行也早就帶著幾名精英跟一名杏乾的女律師來到了總統套房內恭候林逸。

十分鐘后,林逸煥然一新,從浴室內走了出來。

「我的天啊!陳總,老闆好帥啊!」

抱著文件夾,穿著一套煙灰色職業裝,身材杏乾的女律師,盯著林逸雙眼放光,激動的笑道,林逸聞言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這一看,也是微微一愣。

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披在肩膀上,五官精緻,身材稍微有一點點胖,不過到不臃腫,反而給人一種杏乾的感覺,燈那就不用說了,簡直恐怖。

長腿上更是穿著一件薄薄的肉色絲襪,不但顯得整雙腿越發的白璧無瑕,同樣也跟吸睛,腳上則是穿著一雙銀白色的高跟鞋。

整個人站在哪裡,就是一個妖精啊!

「呵呵,你也很漂亮。」林逸淡淡一笑,隨後看著陳天行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您,您要的人我都準備好了,不過趙家畢竟是大家族,咱們就這麼點人,行嗎?」陳天行有些緊張的問道,今天可是去砸場子的啊!

趙家在吞併了林家之後,就像是找到了一個跳板,一下子成為了中流家族,別的不說光是工廠的工人,就有一兩百個,到時候如果趙家家主耍賴,那肯定要動手的,他們這幾個人,那還真不夠看。

「呵呵,放心,打架這種粗魯的事情,當然我來做,你們只負責資產的清理轉移就行了。」

林逸唇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獰笑,螻蟻再多終究是螻蟻如何能是神龍的對手呢?

「是!」

見林逸如此堅持,陳天行倒是不好再說什麼了。

而之前開口的那名女生,見林逸竟然如此好說話,緊繃的心情倒是也慢慢放下了。

「走吧!今天的早飯我請客,隨便吃,今天註定是個發財的日子啊!」

林逸哈哈大笑道,隨後一行人直接來了酒店的餐廳,幾個女人雖然收入不錯,可是想要在這種五星級酒店吃早飯,還是力有不逮,今天倒也挺不客氣的,一個個吃的滿嘴流油。

直到早上八點鐘,一行人才出現在了趙家的公司,車水馬龍,人來人往,一派好不熱鬧的場景。

「你們幾個做什麼的?」

公司的保安,直接上前,擋住了林逸等人沉聲問道。

「呵呵,你跟趙虎說,就說林逸倆了。」

林逸看著保安淡淡的笑道,他相信這些時間趙虎應該早就弄清楚了他林逸的身份。

保安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倒是不敢大意,不管是林逸,陳天行,還是那名律政俏佳人,這氣勢可都非常恐怖的。

作為一名看守大門的保安,基本的眼力勁兒他還是有的,自然知道這些人來頭不小。

「那個,你們等著,我去通報一聲!」

保安說完便急忙走進了保安室,給辦公樓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保安就重新走了出來,眼神有些乖乖的看著林逸等人說道:「趙總在辦公大樓十八層等你們。」

一紙契約,惹上冷情總裁 「吆喝,這趙虎的排場不小啊!竟然敢讓我家主人,去找他?」

陳天行一聽,頓時怒了。

歸根結底,還是這所謂的趙家根本不入流。

便是在他陳天行面前,趙家都算不了什麼,更不用說是在林逸這種宛如天上神明一般恐怖的強者面前了,可現在趙虎竟然敢不外出迎接?

「呵呵,既然他想玩兒,咱們陪他玩兒就是了,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本事!」林逸盯著那一棟宛如長劍一般,聳立在工廠內的辦公大樓,陰測測的冷笑了起來,隨後大步流星的朝著前方走去。

「陳總,今天真的要打架啊?」

抱著文件夾的,穿著煙灰色職業裝的杏乾女人,湊近陳天行的耳邊,沒心沒肺的傻笑道。

「瑪德,你的廢話怎麼那麼多呢?我跟你說,從現在開始,沒有老子的同意,不準說話!」

陳天行怒了,丫的看不出來現在是什麼情況嘛?還再比比叨叨的。

「哼!」

杏乾的女律師冷哼一聲,便抱著文件夾朝著林逸追了上去,那一搖一擺的大腚,看的陳天行喉嚨有些發乾了。

「這小妞的模樣貌似還不錯啊!」

陳天行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隨後便急忙跟了上去。

辦公大樓的確是有十八層,只是因為跟十八層地獄有點諧音,所以平時趙虎根本不會在這裡辦公。

可今天,他卻突然奇想在這裡辦公,所以保安在接到趙虎在十八層摟的時候,才會有那種怪異的眼神兒。

有錢人可是比窮人更加的,在乎風水,一般情況下,能避他們是絕對避開的。

當經過一間會議室的時候,林逸彎腰透過玻璃門,看向裡面,隨後直接上前就是一腳踹開了房門。

「砰!」

一聲爆響昂。

把正在會議室里的眾人嚇了一跳。

隨後一個個眼神不善的鎖定了林逸一行人。

「我了個去!我這大老闆貌似脾氣有點火爆啊!」杏乾的女律師吐了吐舌頭,一臉震驚的說道,不過當看到陳天行那彷彿要殺人的眼神兒,急忙嚇的把腦袋縮了回去。

「林少,我這會兒正在開會呢,您有事兒,難道就不能等一會兒嘛?這樣可是很沒有禮貌的?」

趙虎起身,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林逸沒有說話,直接上前抓住趙虎的腦袋,就重重的朝著暗紅色的辦公桌上砸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把杏乾的女律師嚇的往後一咧。

隨後趙虎的腦袋就像是皮球一般,不斷的跟這實木的辦公桌展開了親密的碰撞。

「砰砰!」

一連串的悶響,不斷的響起,聽的眾人頭皮發麻。

趙虎整個人更是被撞的頭痛欲裂,連開口呵斥,咒罵的機會都沒有。

「小夥子,你這樣不覺得有點過分了嗎?」

一道溫怒的聲音,驟然在辦公室內響起。

林逸一把抓起趙虎的腦袋,用力的對方抵在了冰涼的牆壁上,冷冷的笑道:「現在怎麼樣?是不是覺得老子有禮貌的多了?」

「林……林少,咱們都是文化人,不能動手,有事兒好商量,有事兒好商量!」

趙虎歪著腦袋,有些后怕的看著林逸說道,就在剛剛他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啊!如果再這樣狠狠的撞擊下去,要不了幾下,他可就真的完犢子了啊!

「放了趙虎!」

那名坐在辦公桌前面的老者,見自己跟林逸說話,竟然被林逸給無視了,這下子是徹底怒了,如果不是自認身份高貴,怕是早就要拍桌子罵人了。

區區一個小輩,竟然敢在他的面前耀武揚威?

「我陪!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命令本少?」

林逸眼睛一瞪,對著早就已經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的老頭冷冷的臭罵了起來。

「什麼?你大膽!」

「我看你找死,竟然敢罵周老?」

頓時兩道拍桌子的聲音驟然響起。

赫然是周修華帶來的兩名保鏢,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可林逸卻依舊像是沒有聽到一般,盯著趙虎冷冷的笑道:「你仗著無恥手段奪走了我林家的東西,今天我要你趙家的所有資產,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沒,沒問題,只是我趙家的資產,已經確定廉價賣給周家了,這,這事兒您要跟周家商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