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欣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被天照的力量壓制著,根本無法動彈,直接拉入這個夢境深處,不使之影響天照對身體的控制。

天照這手段,明顯比太上宗主要強。

可如此一來,葉天出現在這裡,頓時便能夠發何雨欣了,天照也沒有辦法將其轉移。

這時候,何雨欣也看到葉天,又急又恐的叫道:「葉天,快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太上宗主走後,又會出現這個女人?」 「不要著急,有我在,一定會救你的!」

葉天點了點頭,安慰了下何雨欣,轉而打量起了這個天照的模樣。

此時,只見這天照一身古代長袍,上有日月之紋,將那修長傲人的身材盡顯。

白凈的臉上,柳眉鳳眼,瓊鼻玉唇,長發披肩,一頂十二節的帝王冕觀,猶如高高在上的帝王,散發著一股無上威嚴。

女帝?

看到天照的這番打扮,葉天的心中第一時間浮現起了這樣念頭,可很快又否決。

畢竟女帝對距今也不過200年左右的時間,天照則被封印了一千多年,時間上根本對不上。

而且本朝崇尚金色,這黑色帝袍無論是顏色還是樣式,都明顯很古老了,應該是秦漢之時的服飾。

如此一來,便對得上天照會知道修羅一戰的事情了,也可以肯定這個天照絕對不是扶桑人。

當下,葉天皺眉道:「天照,你也是華國人?」

「華國?他們不配!」天照傲然道,「我仍是帝秦之裔!」

葉天問道:「既然你也是華國人,為什麼要故意引導外面那些修鍊者攻擊了邁克遜,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難道你不知道修羅再次入侵,對於整個人族而言,真是一場巨大無比的浩劫嗎?而今,又哪有季漢英雄能力挽狂瀾?」

「哈哈……」天照大笑道,「那關我什麼事?帝秦已亡,我也成神了,人族的存亡與我何干?」

「你究竟遭遇了什麼?讓你這麼恨人族?」葉天問道。

「別說這麼多廢話了!」天照冷喝道:「受制於身體條件,單純拼實力的話,我不敵你!可你居然膽敢進來與我直接對戰,那你可就要做好赴死的準備吧!」

「我敢進來,自然有這個底氣!」

葉天也不廢話,抬手就是夢魘之力掃射而去,化作一道閃電,擊打向天照。

這是夢魘法相的力量,在愈秀兒放開了心神之後,葉天自然而然的得到了控制權,能夠自如的運使。

現在又身處於何雨欣的夢境,對於控制著夢魘法相的葉天而言,完全相當於主場作戰了。

如此一來,葉天的攻擊威力之強,就連天照也不得不重視,只能暫時放開對何雨欣壓制,運用自己的魂魄力量,對葉天的神識之力進行抵抗。

何雨欣不受壓制,卻也沒有辦法醒來,因為越聽控制的夢魘法相,已經接過了對她的夢境控制權了。

這時候,葉天正在與天照在何雨欣的夢境當中戰鬥著,外面亞爾梓、莎洛斯等強者見兩人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卻久久沒有其他的動靜,心生疑惑。

當下,一堆人一副小心翼翼的飛到了近處,看到葉天和何雨欣似乎都失神了,心中更加的奇怪。

邊上,亞爾梓開口問道:「他們這是在幹嘛?怎麼不動手了?」

索倫說道:「不太能確定,似乎是在進行的精神層面的戰鬥!」

「什麼?那太好了,這是我們的好機會,他們現在不動了,我們乾脆聯手,將他們殺了如何?」莎洛斯突然說道。

之前天照的一擊,讓他和召喚來了四個天使都身受重傷,這時候加在一起,也就勉強抵過兩個鍊氣九層而已,自然無比的痛恨天照了。

「這能行嗎?他們可是能夠自如活動的巔峰強者,實力之強,遠不是我們能比!

如果我們殺不死他們,那恐怕會被他們殺了的啊?」拉爾夫擔憂道。

畢竟之前葉天和天照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徹底的震撼了他們的心靈,知道他們就算合起來人少,恐怕也不見得是他們兩人中的一人對手。

「不管殺不殺得死,我們都得拼一把,否則他們醒過來,你以為我們有活路嗎?」約瑟翰說道。

聽到這話,眾人相視了一眼,便要聯手攻擊站立不動的葉天和何雨欣。

這時,慕容霜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了葉天前面,雙手一展,一道道情絲化作的劍芒閃動,冷聲道:「你們可以殺那個女人,但絕對不能殺葉天!」

「慕容霜,你瘋了嗎?為了這個葉天,已經背叛了我們太上忘情宗,難道現在還要和眾強者為敵?」

邊上,鬼殤婆婆怒聲咆哮。

「因劍而生,為劍而亡,有何不可!」慕容霜淡然說道,眼神平靜,沒有一丁點變動。

這時候,慕容霜的阻擋,也讓眾強者猶豫。

鬼殤婆婆見狀,大叫道:「可惡!不用管純,大家儘管出手,連她一起殺了,否則我們便死定了!」

當下,亞爾梓、莎洛斯等人便使出各種各樣的手段,對著葉天和何雨欣的身體發動攻擊。

面對著眾強者的攻擊,慕容霜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出現了凝重之色。

雖說因為功法的原因,她沒有感情,可並不是傻子,也知道自身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對抗這麼多強者。

之所以還會站在葉天跟前,正是因為對劍的追求,為了體會劍道的真意,她一定要得到完整版的太上忘情劍錄。

為此,寧折不彎!

當下,慕容霜已經做好了最後的準備。

鬼殤婆婆率先發動攻擊,道道情絲攢動,如同利箭一般,直射葉天。

可在臨近葉天射前的時候,便被七把護在葉天周圍的飛劍一一擊碎,猶如煙花一般爆發開來,極為的璀璨。

「這是……劍陣護主!」慕容霜微微張大了嘴巴,不禁鬆了口氣,心中更定。

有了劍陣的配合,擋下眾強者的攻,擊便不是問題了。

果然,鬼殤婆婆發動攻擊之後,眾強者們也接連發動攻擊。

可無論是莎洛斯和天使的光明攻擊,還是黑暗議會的黑暗力量,又或者狂戰士的純粹蠻力,以及沃爾等的攻擊手段。

在慕容霜和自動護主的陰陽五行見劍陣配合之下,完全沒有任何的效果,化作了璀璨無比的光芒。

此情此景,亞爾梓和莎洛斯他們就有些面面相覷了,這麼多人聯手攻擊,居然都擊不穿葉天的劍陣。

雖然有慕容霜的原因,可也實在是太打擊人了,還讓不讓人活了? 不過,這也讓他們意識到,葉天的實力有多可怕,單單留下外面的陰陽五行劍陣,配合慕容霜,便能將他們的攻擊擋下。

若是葉天本人的話,恐怕他們在場沒有人能是葉天的一擊之敵了,這讓眾強者心生驚恐。

亞爾梓咬牙道:「怎麼辦?如今有這個慕容霜在,配合這個葉天留下來的防護手段,我們似乎攻破不啊!」

「要不……我們直接逃吧?我們分散了逃!」拉爾夫忍不住說道。

對於壽命比普通人更長的強者,特別是像他們這種活了很久的黑暗生物,一個個都很惜命了。

索倫冷道:「逃?不說這處空間這麼詭異,我們能不能逃出去都是問題!就算逃出去了,你們以為逃得了和尚,逃得了廟嗎?」

邊上一臉銀色的聖僧也難得正色道:「沒錯!我們都代表著一方勢力,這次又往死里得罪了這個葉天。

以他如今的實力,大可以直接殺上門去,二是為了平息她的怒火,我們所在的勢力絕對會將我們賣了!到時候,還怎麼逃?」

「大不了,我們不回自家勢力了,只要我們找地方藏起來,地球那麼大,他能找到我們嗎?」約瑟翰咬牙道。

沃爾嘲笑道:「可笑!那你打算這樣子藏一輩子?別忘了,對方可是巔峰強者,日後甚至可能按照天照說的成就半神。

我們要是躲起來,就代表再也沒有成就半神的機會,只能躲到死,絕對不可能再露面,以其那樣活著,我寧願選擇死!」

眾人臉色凝重,覺得這個突然冒出來,名不見經傳的沃爾說得沒錯。

他們雖然不是巔峰強者,但怎麼也是一方大佬,過慣了那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生活。

如今,要讓他們像烏龜一樣躲上一輩子,簡直比殺了他們還難受,他們是不可能這麼做的。

這時,鬼殤婆婆開口道:「如果大家相信我,那我有一個辦法能夠對付慕容霜,到時候大家全力攻擊這個葉天留下的劍陣,各位覺得如何?」

亞爾梓疑惑道:「這倒是沒問題,你打算怎麼?!」

鬼殤婆婆說道:「我自有辦法,因為我太上忘情宗修鍊的功法特性,所以入門的時候都會下有手段,以此制約!

我是太上忘情宗的宗主,這種掌握有這些手段,只是慕容霜的實力和我相當,這樣的手段對她的影響已經極小。

不過如今多了你們,這手段就已經足夠了,這手段只有一次機會,等下你們一定要趕緊出手,明白?」

眾強者一聽,頓時恍然,紛紛表示知道該怎麼做。

這一番話,鬼殤婆婆是利用傳音的,所以慕容霜根本沒有聽到。

雖然感覺這些強者似乎在商量什麼,可卻不得而知,只能提高警戒了。

這時候,鬼殤婆婆已經開始了手段,就見一股能量波動傳出,在她手中形成了一縷情絲。

這情絲和之前鬼殤婆婆施展的不同,只見那情絲之上,似乎有一道和慕容霜相似的虛影隱現。

下一刻,鬼殤婆婆手一揮,那和往常不一般的情絲飛射而出,電射向慕容霜。

慕容霜皺眉,不知道鬼殤婆婆這樣做的意義,畢竟作為同門,對彼此的攻擊手段都是了解,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作用,怎麼鬼殤婆婆還用這種手段。

只是不解歸不解,慕容霜也沒有猶豫,直接動手,發出一道劍芒,想要擊碎鬼殤婆婆的情絲。

可下一刻,兩人的攻擊撞擊時。

慕容霜頓時有種腦子被人用鐵鎚狠狠砸了一下的感覺,整個人都懵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候,用著仇恨目光緊盯著葉天的鬼殤婆婆大喝道:「好,這是現在,大家趕緊出手!」

話畢,早已經準備待續的眾強者,全都開始了最強的攻擊。

最開始出手的是莎洛斯,匯合四個天使的力量,抬手雙手架成十字形,一道可怕的十字衝擊波轟向了葉天。

這時,四個天使在將力量給了莎洛斯,身形便頓時不穩,隨之散解成了光點。

顯然只用盡了全力,所以停留凡間的時間也消耗殆道,可見這道十字衝擊波的能量有多巨大了。

轟……

便一聲炸響,莎洛斯的十字衝擊波轟在了葉天七把飛劍上,頓時將七把自動護主的飛劍強行壓制。

眾人見狀,也趕忙使出了畢生最強的手段。

剎那間,只見各種血光魔火衝擊波緊跟而上,合力轟開了被莎洛斯壓制住的七把飛劍。

餘波未減,繼續向著站立不動的葉天打去。

幾乎同時,就聽天照的聲音從何雨欣體內傳出。

「好手段!這種法相的力量當真佹異,我天照成神數千年,還是第一次吃了這樣的虧,我會記住你的!」

「是嗎?那你就記著吧!哥只是傳說,不要愛上哥!」

葉天淡然的聲音也傳來,便見隨著聲音的響起,葉天的身子一顫,似乎從何雨欣體內回歸到了自身了。

這時候,只見何雨欣身上閃動起一道道黑火,隨即於空中形成了一道虛影,其上可見到的彩色泡沫生滅。

那是之前在何雨欣的夢境中,葉天控制夢魘法相,所施展的夢幻泡沫,直接將天照的魂魄包裹,強行帶離出何雨欣的夢境。

這是夢魘法相的特殊手段,修鍊到最深的地步,甚至能將夢境主人的魂魄帶走,直接讓其在睡夢當中死去,完全是殺人於無形,可以說是極為恐怖的手段了。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天照第一次遇到這種手段,不小心著道,被葉天強行帶出,才會在剛才說出那番話。

這時候,天照一離身,也沒有人壓制何雨欣的魂魄,她自然也得以從夢境深處恢復身體的控制。

她一恢復,何雨欣頓時便看到眾強者的攻擊破開了葉天的劍陣護主,徑直向著葉天轟了過來。

「葉天,小心!」

見此情景,何雨欣滿臉驚恐,只來得及叫上一聲,便不顧一切的向葉天沖了過來。 葉天眉頭一皺,神念一掃,立馬便感應到身後那呼嘯而至的諸多攻擊,明白是怎麼回事。

當下,他手一抬手,一道明光金鐘法亮起。

雖然明光金鐘法一現便破,但也擋下最前面的攻擊,讓葉天有了餘力,真元運轉,一道真龍銀炎火牆升起,護在身前。

「受死吧!吃我一枚陰煞神符!」

就在這時,鬼殤婆婆厲喝,飛空而起,直接扔出一枚符籙,於空中化作漫天陰風煞氣,轟然落向葉天。

正所謂屬性相剋,這陰風煞氣正是對火焰有克制之效,頓時將葉天的火牆轟開了口子,餘力未減,又轟向葉天。

緊跟著,則是眾強者的攻擊餘波,也電射而來,轟向葉天。

葉天皺眉,已經來不及再次施展防護手段,只能攻對攻,憑藉不遜色於鍊氣巔峰的渾厚真元,並指呈劍,真龍銀炎化作的無雙劍氣飛出,轟散了陰風煞氣。

至於剩下的眾強者攻擊,葉天已經來不及再出手,便決定只用真元將渾身包裹住,依靠實力提升好,跟著提升的練體神通仙肌玉體來擋下。

可這時候,何雨欣卻突然沖了過來,擋在了葉天之前,直接擋住了那道血光,這讓葉天整個人都懵了。

不寺葉天有任何的反應,眾強者的攻擊已經擊中何雨欣,直接將她的身體貫穿,餘力幾乎不減的轟向葉天,撞到了葉天身上。

這眾強者的合力攻擊雖然只是餘波,可其中的威力仍舊強的恐怖,尋常的鍊氣,九層強者,就算是全力防禦,也不一定能夠抵擋得下來。

可這時候,這樣的餘波轟之戰,幾乎沒有防禦手段的葉天身上,卻只是將他沖得往後退了三步,便自消散。

只見葉天身上的衣物破損嚴重,破損衣服所顯露出來的皮膚就晶瑩剔透,帶著莫名的光澤,沒有任何傷痕。

這眾強者的聯手攻擊,竟然傷不到葉天分毫。

可這時候,葉天已經沒有心情去在意這些,上前一步,扶住身體被貫穿,即將摔倒在地的何雨欣。

葉天將真元渡入,想要護住何雨欣的生機,卻發現根本沒用,在心中大聲喝道:「系統,給我療傷葯!」

「叮!沒用的宿主,眾強者的攻擊手段太多,已將何雨欣的生機破壞,療傷葯只能治傷,不能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