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件三品星辰武器,分別是一把戰斧和一把巨劍。不過,與其說這是一把巨劍,不如說這是一把巨尺。

這一把巨劍雖然也是有著劍柄存在,但是兩邊卻是沒有劍鋒。

「重劍無鋒!以後就叫你無鋒好了。」凌辰看著這一把巨劍,美滋滋的說道。然後目光又轉向了那把戰斧。

「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做劈天斧了。」

凌辰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有取名字的天賦了,瞧瞧這劈天斧,取得多麼的霸氣啊。

另外一邊,陳長安和范裂也是一臉笑容,顯然也是收穫頗豐。

「好了,我們出去吧。」凌辰朝著范裂他們說了一聲。范裂自然是知道凌辰是什麼意思。他們可是耽誤了不少的時間了。

凌辰掐著指頭算了下,發現距離他們約定的日子,已經僅僅只是剩下一個月多一點的時間了。

「好了,出去之後我們將修為提升到元魄境的層次,然後便是直接趕路朝著皇都去。」凌辰如是說道。

將修為提升到了元魄境之後,肯定是會加快趕路的速度的。

「走吧!」幾人商量好了之後,便是朝著這大廳之外走出去。然後走到了那一個岩漿湖泊之中的石台之上。

在這岩漿湖泊的頂端,則是有著一個漆黑色的漩渦存在,不斷在散發著一個若有若無的吞噬之力。

此刻在這裡邊已經是沒有任何武者存在了,看起來,那些星紋境級別的武者已經是從這一個漩渦之中逃出去了。

「我們也走!」凌辰當即是朝著這一個漩渦之中激射了出去,然後身子在沒入到漩渦之中的時候,立刻是消隱不見了蹤影。 平坦的官道上,三匹駿馬閑閑散散的走著,踢著細碎的步子。在這馬背之上,則是坐著三個年齡相差不多的少年。

「小凌子,可惜了,看那柳姑娘可是對你有著幾分情義的。沒有想到你這傢伙如此不懂情趣,竟然是像是一個木頭一樣拒絕了別人和你一路前往皇都的請求。」范裂朝著凌辰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說道。

在出了那厲血尊者的遺迹過後,凌辰他們三人便是和柳山他們分別。在分別之際,那柳吟月原本是打算和凌辰他們一道前往皇都。只不過讓凌辰給委婉的拒絕了。

凌辰自然也是知道這柳吟月心中所想。只不過對她的這一份情義,凌辰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處理。畢竟他前往皇都,很大程度是為了葉曉月的。

如果是葉曉月見到他帶著一個女人前往皇都去看她。不知道心頭會是怎麼去想呢。

而且……在凌辰在的腦海之中,又是浮現出了在驍龍城之中的尹程程。

那一個姑娘對於凌辰的感情,凌辰自然也是知曉。而且的話,還和她有了肌膚之親。對於她,凌辰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去辦。現在凌辰可不想再欠上什麼情債了。

「嘖嘖,小凌子,真是可惜了啊。」范裂為凌辰可惜了起來。

說實話,他對那柳吟月和柳寒冰都是有著幾分念想的。只不過那兩個少女對他根本就沒有半點興趣的樣子,反而是對凌辰有著幾分意思。對此,范裂最終也只得是無奈的接受了一個現實。

心裡也是想著便宜自己好兄弟也好比便宜外人的想法。所以他一心可是極力促成此事的。但是這凌辰似乎是對那兩哥少女沒有絲毫興趣的樣子。這個傢伙,真是沒有半點情趣啊。想想一下姐妹雙飛的場景,那將是何等的歉意。原本這樣一個好好的機會,就這般像凌辰給白白的浪費了。

「可惜啊,可惜啊。」范裂一臉遺憾的樣子,也不知是在為他自己可惜,還是在為凌辰可惜了。

凌辰白了他一眼,隨即則是撇過頭去不理他。

「范裂大哥,凌辰哥喜歡的是我姐。」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旁的陳長安突然是這般湊到了范裂的耳邊說了一句。

「啊!」范裂一下子驚叫了一聲,臉上則是露出了一副恍然的神色來了,「難怪了,只不過到嘴的肥肉都讓它飛了,這點還是不好。就是用來玩玩也是不錯的啊。」

范裂這樣一幅老司機的模樣讓凌辰鄙視不已,他敢十分肯定的說,這傢伙一定還是一個處男。

「范裂大哥,以後這種話可不要在我姐面前說了。」陳長安小心的提醒了一句。

范裂點了點頭,「這種事情我還是曉得的。」

凌辰嘴角抽搐了幾下,這下子解釋不清楚了,只能怪是無語問蒼天了,「真是幸福的煩惱啊。」

在心頭感嘆了一句,凌辰便是繼續催馬前行了起來。

在柳州城的時候,他們就將在那遺迹之中得到的無用的東西一股腦的賣了出去,當然沒有全部販賣出去。要是全部販賣出去的話,肯定是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的。

而且凌辰還注意到,在坊間已經是有了關於他們的傳聞了。幸好當初他機靈,在回到柳州城的時候使用了下易容術,不然的話,肯定是會被別人認出來的。

在那柳州城之中已經是傳開了,在那厲血尊者的遺迹之中,最終所有的勢力都是無功而返,而且還損失慘重。但是,卻有著六人最終得到了這遺迹裡邊最為重要的東西。

那六人,自然也就是凌辰他們了。關於他們的畫像,也是被張貼在了柳州城的各條街道上面。

另外,據說這一次進入到遺迹之中的各個勢力已經開始對凌辰他們進行通緝。原因就是因為有人說在遺迹之中是凌辰他們害死了各大勢力的首領。

雖然這種說法實在是太過於匪夷所思,畢竟進去的各大勢力的首領都是有著元魄境的實力。那六人再怎麼厲害,莫非還能夠敵得過二十多名元魄境強者的攻擊。

小農民大明星 但是不僅僅是一人這樣說,而是上百人這樣說。那麼這一個說法即使是再怎麼荒唐,都將被人當做是事實了。

凌辰他們六人,一時之間成為了柳州城一帶的風雲人物。

有人說,在凌辰他們的隊伍之中,有著一人達到了元魄境巔峰的層次。不然的話,是無法戰勝這麼多人的。

還有人說,在凌辰他們這一支隊伍之中,根本就沒有人達到元魄境的層次,所有人都是星紋境的修為。當然,這一種說法根本就沒有人相信了。畢竟六個星紋境級別的武者,擊殺了二十多名元魄境的武者,誰會相信?

然而這恰恰是不被人相信的說法,才是最為真實的。

在柳州城裡邊,凌辰將自己不用的武器或者是靈材之類的東西,然後換成了星元石,一共是得到了上萬枚中品星元石。

現在在他的納寶囊之中,則是有著一萬三千多枚中品星元石了。這種級別的財富,就算是一般的武者世家,都是不能夠比擬。

當然,出手了那麼多的東西,肯定也是招惹了一些人的注意。只不過凌辰他們早在那些人做出反應之前,便是離開了柳州城。

現在他們距離柳州城,有著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了。

「前面不遠處應該是有著一座城池,到時候我們前去休整一下,然後便是在那一個城市裡邊,將我們兩人的修為突破到元魄境的層次。這一次我們可是得罪了不少人,恐怕這一路都不會太平了。」

凌辰拿出了一副地圖,然後在地圖上面看了看以後說道。

「嘿嘿,那些武者世家能夠拿我們怎麼樣,在那遺迹之中身隕的很多元魄境的武者,都是他們世家裡邊唯一的一尊元魄境的武者,這些世家肯定是不敢拿我們怎麼樣的。至於其他的幾個大型的世家,除了那一個什麼藏劍山莊之外,其他的都不足為慮。而且這藏劍山莊,距離我們的位置,可是有著不少的距離的。」范裂一如既往的滿不在乎。

凌辰對此早就已經習慣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說道:「還是小心一些為好,另外,我們前往皇都之後。那藏劍山莊肯定也是要參加這一次的皇都比試的。到時候再商量一下,到底是應該怎麼辦?」

「這又有何難,只要是我們加入到神盾軍團之中,就算是那藏劍山莊的人認出了我們,也是不敢對我們怎麼樣了。否則的話,那可是就和神盾軍團為敵了。那藏劍山莊再如何自大,也不會認為他們有著和神盾軍團扳手腕的實力的。」范裂在這一邊自信滿滿的說道。

「這傢伙,看他的樣子還真的是確定自己能夠加入到神盾軍團之中啊。」凌辰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這神盾軍團,他也是有過比較詳細的了解。知道這一個軍團招收成員的條件非常嚴格。

在這皇都大比之上,他們肯定是會招收一批成員。聽說條件非常嚴格,而且每次招收的門檻都是不一樣,而且也是沒有具體的標準。

他們招收的意圖,則是根據武者在皇都大比之上的表現來決定。

「嘿嘿,小凌子,別那麼沒有信心嘛。只要是我們突破到了元魄境的層次的話,想要進入到神盾軍團之中,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能夠在我們這個年齡進入到元魄境的層次的武者,可是少之又少了。」范裂說道。

凌辰頓時愣了下,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的確是自己太過於小心了。現在他們表現出來的天賦,的確應該是達到了那神盾軍團的招收標準了。

畢竟像他們這般具有天賦的人,在整個天火帝國之中都應該是少見了。就算是那神盾軍團招收成員的條件再如何嚴格,但是自己和那范裂,肯定是達到了標準。否則的話,他們神盾軍恐怕是招收不到幾個人了。

「凌辰哥,范裂大哥,要是你們都進入到了神盾軍團裡邊,那我怎麼辦啊。」陳長安有些苦著臉說道。

看樣子,這傢伙是準備和凌辰他們呆在一起了。

「長安,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你的實力說不定都是有著機會進入到神盾軍團之中的,畢竟你的煉丹之術,在整個天火帝國之中,可是沒有幾個年輕人敢說能夠比過你。」范裂拍著胸脯說道。現在的陳長安已經是能夠煉製出二品丹藥了,到時候只要是在皇都裡邊出上幾場風頭,應該就是能夠引起那神盾軍團的注意了。

一方面是妖孽的煉丹天賦,一方面則是不錯的武者天賦。畢竟現在的陳長安才是十六歲而已。但是他已經能夠煉製出二品級別的丹藥了。另外,武道修為也是達到了星紋境七重天的地步。

如果是那神盾軍團的話沒有眼瞎的話,陳長安應該是比他們更有把握進入到神盾軍團裡邊去。 「哈哈,真的嗎?那這樣就太好了,我們三個又可以在一起了。聽說神盾軍團會有很多任務需要去執行,到時候我們三人就又可以並肩作戰了,將我們太倉三俠的名頭在皇都之中徹底的打響起來。」

這陳長安一臉憧憬的樣子,看的凌辰則是有些無語了。還說什麼太倉三俠,這名字實在是土掉牙了好嗎?

不過看起來,那兩個傢伙似乎是對這一個稱號頗為推崇的樣子。

「媽的……」想到以後自己走在街上,然後忽然是有人認出了他,然後指著他說道,看到了嗎,那個傢伙就是太倉三俠之一。一想到這一種局面,凌辰不知道怎麼的,就有著一種被人當做是白痴的感覺。

在官道之上行走了半個多時辰之後,在他們的前方則是出現了一座城市的輪廓。在繳納了過路費過後,凌辰他們三人,也是得以順利的進入到了這一種城池裡邊。

這一座城池名為西風城,規模和柳州城則是相差不多。方一走入到這西風城之中,一股市井氣息便是撲面而來。

在這大街之上,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街道兩旁,則是不斷的有著攤販在叫賣著。

「嘖嘖,看起來這西風城,倒是要比那柳州城繁華不少。」這西風城雖然從規模上來看,和那柳州城相差無幾的樣子。但從這街道上面的繁榮來看,則是要強出許多了。

范裂好奇的朝著四周張望著,口中則是不但的發出一陣陣稱嘆之音。

在他旁邊的陳長安同樣的也是如此。在這街道兩旁的小攤之上,販賣著的東西也並不珍貴,但甚在稀奇,所以兩人也是看了個津津有味。

凌辰無語的看著這兩人。兩人表現出來的樣子,就像是兩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一樣,真是恥與你們為伍啊。

在心頭感嘆了一句,凌辰乾脆是別過了頭,一副我和他們不認識的樣子。

終於,三人在徐徐前行之中,來到了一處客棧跟前。

客棧的名字叫做「二哥的店」,名字取得有些稀奇。凌辰多看了兩眼。然後便是走了進去。

方一走到那客棧跟前,便是有著眼尖的小二熱情的走上前來。

「三位客觀,打尖兒還是住店啊?」 流逝空間 小二熱情的招呼著凌辰他們三人,然後做出了一個請的姿態,邀請他們進入到客棧之中看看。

「找一個大一點的房間給我們。」隨手將韁繩丟給了這小二,凌辰便是說了一句,然後走入到了客棧之中。

此刻在這客棧的第一層,是一個大廳,有著不少的客人正在吃飯。大廳有些嘈雜,凌辰他們進去的時候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這大廳之中站了一會兒,先前招呼他們的那一個小二,又是走上前來,說道:「三位,三樓二十八號房間空著的,滿足您的要求,是不是上去看看?」

「走吧。」淡淡的應了一聲,凌辰便是回了一句,然後跟著這小二朝著樓上走去。

到了這小二指定的房間,凌辰他們在這房間之中觀看了一番,則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繳納了定金之後,便是住了下來。

「今天好好的休整一晚,明天爭取將修為提升到元魄境的層次。」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坐在了床榻之上,凌辰則是說道。

現在天色還沒有放晚,在天邊還有著赤紅的火燒雲。艷麗的紅光照射到了窗檯邊上,看起來朦朦朧朧的一片,極為的美麗。

陳長安和范裂他們兩個早就已經跑到了那窗檯邊上,看著那遠處的雲彩嘖嘖稱嘆了起來。

凌辰不去管他們,只是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黑夜很快就降臨了。凌辰躺在床上,漸漸的陷入了夢鄉之中。

翌日清晨,凌辰早早的就起了床,然後簡單的洗漱了一番過後,繼續調整著自己的狀態,等到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佳之後,便是坐在了床榻之上。

從納寶囊之中拿出了一個玉盒。在這玉盒之中,此刻則是躺著三粒丹藥。

三粒丹藥散發著濃濃的丹香。吸入幾口凌辰便是感覺到自己的境界開始顫動起來了一樣。

「元魄境!」深吸了一口氣,凌辰直接是將這一粒丹藥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方一吞服下這一粒丹藥,在他的體內,便是有著一道轟然的大響之聲出現。

整顆藥丸,在這個時候彷彿是化作了一股洪流在他的體內亂竄了起來。

凌辰頓時駭然失色。急忙是運轉起了修鍊法決,然後引導著體內的這些龐大的藥力在他的各條經脈之間流進流出,被他的經脈緩慢的吸收起來。

漸漸的,凌辰臉上的痛苦之意則是減緩了許多,隨之,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變得更加的龐大了起來。

「這一股氣息……」范裂和陳長安在這個時候早就已經醒轉了過來。看著在那一邊閉目破境的凌辰,獃獃的說不出話來。

從凌辰身上散發出來的龐大氣息,讓他們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不過奇怪的是,這一股龐大的氣息,並沒有肆意的亂竄出去。僅僅只是圍繞在凌辰身邊三四米遠的位置。

轟!

又是有著一股轟響在他的體內出現。凌辰在這個時候已經是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元力的強盛夏了。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還是相差一點,相差一點才能夠達到元魄境的層次。

「給我破!」大吼了一聲,凌辰雙手猛地是變幻了下法決。在他體內的龐大藥力,在這個時候瘋狂的轉化成為精純的元力,順著他的各條經脈就像是河水般的流淌了起來。

凌辰甚至是在他的體內聽到了這樣的一陣「嘩嘩」聲音。

轟!

一股氣浪從他的身體之間突然的爆發出來,他的衣服在此刻無風自鼓,一頭哦黑髮隨意的飄飛起來。

也是此刻,一股更為龐大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之中勃然的爆發而出。

「怎麼回事兒!」

在這一座客棧的各個房間裡邊,此刻所有的武者都是感受到了這一股氣息,不由得面色一變。 「別讓其他人打擾到凌辰!」范裂在這個時候彷彿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突然面色一變的說道。這個時候凌辰正處於關鍵時刻,如果是讓其他人影響到他的話,很可能就會功敗垂成了。

陳長安在這個時候也是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兩人當即是朝著那房門之外走去,然後便是鎮守在了門外。

「先前的那一股氣息……」在客棧的大廳之中,此刻則是有著不少的人正在用餐。在凌辰身上的那一股氣息爆發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了。

「那種氣息,還真是龐大啊。莫非是哪一位元魄境的前輩?」有著人小聲的猜測說道。

在這西風城裡邊自然也是有著元魄境的武者存在,但是平日里根本就很少見到。所以之前凌辰散發出了那一股氣息之後,這些人才會表現得如此了。

「似乎是從那一個房間之中散發出來的。」有著人指著凌辰他們所在的那一個房間說道。

在人群之中,有著一個店小二當即則是嚇傻了眼。此人正是之前帶著凌辰他們進入到那一個房間之中的小二。

「媽的,沒有想到,我竟然是和一名元魄境的強者有過了交集?」在這店小二的臉上,還有著一絲不敢相信。

畢竟凌辰他們三人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是太過於年輕了一些。這種年齡就達到元魄境的層次,那麼以後的成就,到底是有著多高?

「走,我們去拜訪拜訪那位前輩,說不定能夠和他結交上的。」

「還是不用了吧,之前那一股氣息,應該是這位前輩不小心露出來的,我們如果是貿然前去,恐怕會惹怒這位前輩吧,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說的也是,只不過任由一名元魄境的存在從自己的眼前經過而不去結交一番的話,還真是……」

有著人嘆息了起來。

「林少,你說這一位元魄境的強者突然的來到我們西風城,是路過還是別有企圖?」在那人群之中,有著一個穿著華麗的白面少年朝著身旁的同伴問道。

他身旁的同伴看起來和他年齡相差不多,只不過嘴角之上則是留著兩撇鬍鬚,看起來則是多了一份英氣之感。

「希望他不是為了我們林家和吳家的糾葛而來,否則的話,這一次可是麻煩了。小易,我必須得將此事通知我的父親,我先走了。」這英氣青年緊急的朝著華服少年說道。之後便是在這華服少年的點頭示意之下快速的離去。

愛恨之約 「嘎吱!」也就是在此刻,他們目光注視著的那一件房門突然的打開了來,緊接著便是有著兩道身影出現在了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