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只感到眼前一花,便見到黑蛋被一巴掌直接抽的打了好幾個圈兒的退了回來,半邊臉是高高腫起,兩眼翻白明顯是直接被抽暈了……

要不是有人眼疾手快的將其扶住,黑蛋這一下怕是要直接摔到在地不可。

“你,你知不知道他是誰?”

“居然敢打我們黑蛋哥,你小子是活膩歪了吧?”

看到這一幕的幾人是叫囂聲聲,卻根本沒人敢再往前衝,而是拖着黑蛋掉頭就跑,一邊說着些有種別跑,你給我等着之類的狠話……

“就這點本事,也敢出來胡作非爲?”

看到這一幕,魏貴方在暗自好笑的同時,也興奮不已。

畢竟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身手和修煉之類,根本沒有半點關係,而是因爲長期在島村日日靈孕,再加上天天吃島上的靈孕海鮮蔬菜水果所致。

僅僅是因爲這些,便一巴掌嚇走了黑蛋等人……

“等將來修煉有成,那我又有多強大?”

想到這種可能,從小就被恥笑,被欺負的魏貴方是忍不住的開始暢想,頗有種揚眉吐氣之感。

這一幕,全都被躲在暗處的財殷文看了個清清楚楚,沒好氣的回頭盯着高晨道:“這就是你說的二傻子?一二傻子,能有這等身手和本事?”


“我打聽了很多人,周邊的人都這麼說的啊!”

高晨欲哭無淚的想要辯解,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倒是財殷文在聽到這話之後,不但沒有因此而不高興,心頭反而加倍興奮。

因爲在她看來,既然周邊的人都說魏貴方是二傻子,那麼他是二傻子這點,應該是確鑿無疑。

如此一來,他是如何變成現在這樣,不但一點不傻,而且還身手驚人這點,就很值得推敲了!

“難不成那個叫魏明的傢伙身上,居然有類似於自成洞天級別的寶貝?”

想到魏貴方要變成這樣,除了這種可能,便再無別的可能,財殷文就加倍興奮,因爲她才清楚要是自己的猜測是真的,那意味着什麼了……

畢竟根據她所知道的,在當今之世,如這個級別的寶貝,總共加起來也不超過五個,而且每一個都被掌握在當今最強國家的手中,而炎夏手中,也掌握了一個!

這也是爲何當今,明明花旗等等國家,都對日漸崛起的炎夏忌憚萬分,各種手段的進行抹黑污衊,卻最終只停留在嘴炮層面,不敢動武的根本原因……

畢竟只要有這種自成洞天的寶物在手,那麼即便是面對全面核戰,炎夏都有辦法保存絕大部分的精銳。

“要是我財氏能得到這等寶物……”

想到一旦如此,自家不但註定能在灣島一家獨大,同時更能借此寶物,絲毫不用再擔心被炎夏梧桐,甚至還有希望和炎夏花旗等五大流氓平起平坐,財殷文就激動的忍不住想要渾身直哆嗦。

財孝日雖然也很興奮,卻又有些不敢相信的道:“殷文,你確定你沒猜錯麼?那島村我雖然沒有上去過,卻也跟着高晨他們近距離的觀察過好幾次,可我根本沒辦法從那島上,感受到任何靈機波動啊……”

“孝日叔,那可是洞天級別的靈寶啊!”

財殷文道:“要那麼輕易被你我都能感受到其中靈機,那還是足以自成洞天,並孕育萬靈的靈寶麼?”

“那倒也是!”

聽到這話,想到靈寶這東西,從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確沒有什麼人知道其究竟有多神奇,財孝日在點頭的同時激動道:“既然殷文你這麼肯定,那麼我這就給大哥打電話,讓他將家族中的精銳全都派過來——這等寶物,就算是賭上一切,我們財氏都一定要拿到手!”

“三叔,別!”

聽到這話的財殷文忙擺手道:“現在炎夏和我們灣島之間的關係,表面上看好像還一團和氣,但背地裏卻早已在相互滲透,但凡有什麼輕舉妄動,怕都萬難逃過對方的耳目,所以這電話,三叔你可萬萬不能打!”

“對對對,你瞧瞧我這,簡直都高興的昏了頭了!”


反應過來的財孝日自嘲一陣,這才又有些爲難的道:“可如果不打電話叫人,那光靠咱們在這邊的一點人手,想要從那姓魏的手中奪取寶貝,怕是力量根本不夠啊……”

“光是我們自己的人,肯定不夠,不過好在現在,沿裏家的人也在這邊有着不少生意!”

財殷文笑笑道:“前兩天,沿裏真泉給我打過電話,聽到我也在這邊,還想請我吃飯來着……”

“因爲你,沿裏家幫他向我們財氏提親,沒有十回怕也有八回了,看來沿裏真泉是真心喜歡你,你要是找他幫忙,那的確是隨叫隨到!”

想到沿裏一脈所修之鬼刃霸刀流的恐怖威能,再想到沿裏真泉現今雖然不過二十多歲,但其卻已經將鬼刃霸刀流修煉到了移形換影的地步!

不但如此,其修爲更是已經修煉到了後天巔峯,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先天境界,被譽爲沿裏一族五百年難得一遇的修行奇才,唯有他老爹沿裏真男可以與之媲美,實力之強,簡直毋庸置疑。

有他相助,順利從魏明身上搶到靈寶的可能性大大提升,這點幾乎是肯定的。

不過,對是不是請沿裏真泉幫忙,財孝日卻也不是沒有擔憂。

畢竟在他看來,沿裏真泉的實力雖然是毋庸置疑的,但其終究是沿裏一脈。

誰也不知道他在知道自己等人奪取的居然是能自成洞天這類的寶物之時,其會不會偷偷的透露給沿裏家。

“在得手之前,他不會知道這個祕密,至於得手之後的事……孝日叔你就不用擔心了,一切我心裏有數!”

自信滿滿的一笑之後,財殷文才道:“不過現在,咱們首先要弄清楚的,是更多的蒐集資料,搞清楚那魏明身上,是不是真的有我們所想的靈寶,如果有的話,他又能將之發揮出多少的威能——只有將這一切都搞清楚了,咱們才能妥善安排,確保到時候萬無一失!”

“這些方面,你儘管放心!”

財孝日點頭,然後打電話給了高晨,細細交代了起來…… 燉足了三個鐘頭的豬腿,皮肉早已燉的無比軟爛。

隨便一動,上邊的肉塊都在不住微顫,看着是誘人至極,吃在嘴裏,更是入口即化,卻又沒有半點油膩之感。

只不過因爲開始修真的緣故,無論是魏明還是魏貴方,口味都變的十分清淡,每人只是要了一小塊解饞。

加上白靈和青羽的各自一小塊,剩餘的便全都被魏貴方給放在了老黃的狗食盆裏。

“就算咱們不吃,你也用不着一下子全給它,可以切成幾塊,每天餵給它一點嘛!”

魏明道:“這樣一下就給它一整條豬腿,多來幾次,那還不得將它的嘴給養刁了啊?”

“一整條才吃着過癮嘛!”魏貴方道。

聽到這話,老黃狗頭猛點的汪汪幾聲,又親暱的蹭了蹭魏貴方的腿,這纔開始享受美食,先美滋滋的吸溜完皮肉,然後纔開始啃骨頭……

“看到沒,我早就說老黃也就是不會說話,其實心裏啥都明白!”

魏貴方揉揉老黃的腦袋,有些嘚瑟的道:“你看我對它好,它現在多親我——要不知道的,人非得以爲老黃是我養的呢!”

“它這叫有奶便是娘,一點骨氣都沒有!”

魏明悻悻幾聲,這纔看向魏貴方道:“今兒上岸別是遇到什麼豔遇了吧? 萌妹出逃:校草哥哥有點壞 ?”

“這不是感覺老黃每天跟我直播辛苦了麼,哪兒有什麼豔遇!”

魏貴方沒告訴魏明自己和黑蛋等人之間的小插曲,只是問魏明這邊的事忙的怎麼樣了……

“別提了……”

想到這一天下來,自己提取費餘平吊墜上的符陣之時,接二連三發生爆炸的事,魏明便晦氣無比,心說要不是在山海圖的範圍內,自己近乎擁有半神之力……

你這會兒別說跟我坐一起吃飯喝酒,怕是想替我收屍都難!

因爲早就炸碎了連湊都湊不會去了!

不過,這一天下來雖然沒少遭罪,但魏明卻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在提取符篆上積累了不少的心得。

“再過個四五天,相信將符篆提取下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只要符篆提取下來,再復原鑲嵌,相信沒有什麼難度……

半個月之後,相信我的法劍應該已經徹底成型了吧?

想到這點的魏明,腦海中便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一個丰神俊朗的男子持劍迎風而立,衣炔飄飛,仙氣沖霄的場面,樂的簡直合不攏嘴。

雖然經過了好幾天在靈獸袋內的醞養,但無論是青羽,還是老黃,除了身形又壯大了一些之外,它們本身似乎根本沒有多少的變化。

倒是白靈變化不小。

原本正常老鼠大小的體型,現今居然已經有小貓大小了,而且爪牙之上也逐漸顯現出一種金鐵之色,就連那骨珠都無法射穿的平底鍋,在其的嘴裏也是一咬一個窟窿。

“靈獸到底是靈獸啊!”

對比之下,魏明不得不承認靈獸和靈寵之間的差距。

吃完飯,魏明照例打算將白靈和老黃或者青羽中的一個收進靈獸袋內進行孕養。

只是不知道是在靈獸袋裏一呆好幾天有些膩歪了的緣故,還是小鼠初長成,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的緣故,因而白靈是死活不願意再回靈獸袋,非要魏明陪着它玩……

於是便便宜了老黃和青羽。

帶着白靈在島上亂竄一陣,魏明又來到了山上。

那十株如黃花梨,紫檀金絲楠等名貴的木材,魏明已經很久沒有照顧過了……

原因相當簡單,那就是這些名貴木材,當初利用靈控術醞養的緣故,是因爲他想加速這些木材的成長,等長大了好換錢。

可現在,每天島村各種海鮮蔬菜水果等等的銷售,已經讓他能淨進賬六十多萬,再加上海鮮城每天還能進賬二十多接近三十萬……

一天便能進賬近百萬,賬戶裏還躺着八千多萬!


在這種情況下,魏明早就看不上那幾顆木材的收入了,自然也就再不願意每天在這上頭耗費時間。

不過魏明的靈控術,卻也沒有因此而荒廢掉。

現在,他根據從島上那幾株靈果樹上總結出來的經驗,分別挑選了幾株有了足夠年頭,但果實成熟季節卻不同的果樹,利用靈控術對這些果樹進行醞養,想看看這些果樹在靈控術的幫助下,是不是可以實現突破,從普通靈孕果樹,進階爲靈果樹。

如果成功……

不說靈果樹賣靈果所帶來的收益,那絕對要遠超幾株名貴木材,就說如此一來,以後他就能一年四季,都可以吃上靈果,而不用像現在這樣,隨時擔心自己的靈果斷檔了。

至於不成功,魏明也無所謂,就當閒着也是閒着了。

最初學會靈控術之時,魏明一次能夠利用靈控術催發十株樹木。

雖說魏明的修爲依舊還在靈孕山水第一重裏打轉,距離突破怎麼也得大半年時間……

但修爲卻依舊在隨着點滴積累而加深,最直觀的反應就是,他現今已經能一次催發十一株樹木了。

不過,魏明卻並沒有因此就一次催發十一株果樹,而是隻催發了七株。

剩下的靈控術,他都用在了魏貴方開闢出來的一塊小藥園上了。

小藥園內種植的,除了一些適用用途較廣的如田七黃芪等等普適度較廣,無論是療傷還是養生都能用的上的藥材之外,其中更多的,都是一些煉體單方中所需的藥材。

而這些藥材,自然是爲魏貴方所準備的。

雖說煉體單方中說了,煉體藥材,只要年份足夠便可,而島上的靈孕藥材,在藥效上怕是要遠超年份藥材,因而按說,魏明根本不需要費這份心。

只是考慮到現在魏貴方用來煉體的藥物,都已經是自己萃取的那些海鮮,蔬菜精華,效果比之煉體單方內的藥材效果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隨着他修煉的進行,後期的煉體難度勢必成倍增加,如果不準備更好的藥材以幫助他進行煉體,怕是他的銅皮鐵骨功,根本不可能有多大的成就。

也是因此,魏明便只能不辭辛勞,每天利用靈控術,對這片小藥園進行特別催發,希望這些藥材能具備比直接靈孕強大更多的藥效。

近一分地的小藥園,利用催發完果樹剩餘的三次靈控術進行成片催發,效果不多不少,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