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的血液在這洞窟內都快流成一條河流了!

鹿一凡如同那遠古的狂神一般!

哪怕是身上被殭屍咬掉了血肉,哪怕是身體被殭屍鋒利的指甲劃出了無數傷痕,他非但不覺痛苦,反而眼中精芒更盛,手中的五色長劍上,火焰燃燒的更加熾熱!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好久沒殺的這麼痛快了!!」

鹿一凡仰天長嘯,震天響的笑聲,將洞窟上的碎石都震下來了!

殭屍們那叫一個慘啊!

雖說沒有意識,但是生命受到威脅時,這些千年殭屍本能的還是會逃跑的。

然而他們只要一轉身,必定會有鹿一凡的一道分身持劍砍過來!

軒轅冰看的尿都快嚇出來了!

這尼瑪是殭屍虐人,還是人虐殭屍?

這也太恐怖了吧!

這時,有一個只剩下上半身的殭屍,微微顫顫的拖著一地的綠色血液爬到了軒轅冰面前。

軒轅冰嚇得想跑,不過發現這具綠毛殭屍根本沒有戰鬥力,也沒有想殺她的意思,就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看著它,想看看它要做什麼。

只見這殭屍雙眼流著綠色的血淚,蘸著地上自己的綠色血液,在軒轅冰的面前寫了一個大大的字——慘!!!

然後這殭屍抽搐了幾下,兩眼一抹黑,吐著長長的舌頭……嗝屁了!

軒轅冰滿頭黑線的說道:「我是第一次覺得……殭屍這種生物吧,在鹿一凡面前應該被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超神學院之神級穿越系統 太慘了!」

鬼音跟在鹿一凡後頭,每當鹿一凡殺死一頭殭屍,她就立刻衝上去,從屍身之內掏出一顆綠色結晶吞入腹中。

每吞一顆結晶,鬼音的氣息就會暴漲一截!

「音音,你吞掉的是什麼玩意?」鹿一凡問道。

「回稟主人,那是鬼王宗弟子的屍身吸食日月精華與悟道草靈氣煉化出的鬼靈內丹。

對於我們這種鬼修有著莫大的好處。吞一顆,可以讓我少修鍊十年,靈智也會上漲很多。」鬼音恭敬的回答道。

鹿一凡驚奇的發現,鬼音在連吞了二十顆鬼靈內丹之後,原本面無表情的臉已經有了表情,並且回答他問題的時候,也不是以前那樣像個機器人一樣,而是有了淡淡的感情了。

「好!既然這鬼靈內丹對你有好處,那我便將這上百頭殭屍全部殺死,給你做祭品!」

說著,鹿一凡一橫手中的五色長劍,暴喝一聲:「大!!!」

嗡!!!

大五行劍胎開始懸空快速的旋轉,每旋轉一次,就漲大一截!

直到漲大到了十三米長,達到了目前所能達到的極限,方才停了下來。

鹿一凡一握著十三米長的大五行劍胎,身軀一陣!

熊熊熊!!!

一綠一紅,兩道巨大的火焰沿著大五行劍胎的劍身,像是點燃了的汽油一樣瘋狂的蔓延燃燒了起來!

這群殭屍感受到來自大五行劍胎上恐怖的火焰氣息,嚇得吼叫著拔腿就往自己棺材里跑。

有剛剛打開棺材,吼叫著想出來的殭屍看到這一幕……

居然立刻又躺了回去,把棺材板兒給合上了!

夭壽啦!!!

有人拖著十三米的長劍砍……啊不!是砍殭屍啦!!!

喂,地府嗎?

求鬼差把俺們帶走啊!!!!

俺們的棺材板兒快壓不住了呀喂!!!!

「天上地下宇宙洪荒八方六合唯我獨尊功第二式! 冷情boss請放手 登龍劍斬!!!」

沒有什麼能形容這一劍的鋒芒!

這一劍斬出,彷彿天地都能劈成兩段,無數人的瞳孔中,只有一道通天徹地的金色光線。

這道金線如長刀斷水一般,橫著切向了那一個個洞窟內的棺材!

那些比鋼鐵還要厚實的金絲楠木棺材,在這金線之下如同紙糊一般,被或是側著或是橫著一劍連同內里的殭屍身體給切割成了兩半!!

「吼吼吼~~~~~」

一時間,洞窟之內響起無數殭屍慘叫的聲音滔滔不斷,連綿不絕!!!

眾人這下子給嚇得都魂飛魄散了!

隨便一頭都能把全對虐殺的千年殭屍,竟然被鹿一凡一劍全部給砍成了兩半!

「God!這特么還是人嗎?」

在遠處觀看到這一切的狼群傭兵團當場呆立。

軒轅冰幾乎從喉嚨中呻(和諧)吟出來。

司馬南眼中露出了如同狂信者瘋狂的目光望著鹿一凡,崇拜不已。

「當然是人!我主人乃是仙人,神人!!!」

宮紫麗臉色不由浮現出得意且驕傲的笑容,心中暢快無比!

這是她的男人!

無比強大的男人!!

這一劍斬出后,鹿一凡身體內的真元被消耗一空。

他收起大五行劍胎,讓鬼音去收拾棺材內殭屍的鬼靈內丹。

開啟無妄法眼,鹿一凡用他那強大到非人的視力,望了一眼暗河和谷外。

迷蹤鬼霧已然開始散去,谷外的具有強烈腐蝕性的毒霧也漸漸消失不見。

暗河內的怪魚、毒蟲以及鬼物,紛紛像是有默契一樣,開始向著四處轉移。

鹿一凡暗暗點頭道:「看來是有人用通天的手段,以悟道草為陣眼,做了鬼王谷這個大陣。

如今悟道草已經被我取走,等於是陣眼的能量來源沒了,自然也就破掉了。」

在眾人驚駭的眼神中,鹿一凡背負著雙手,一步步走了回來。

那十三米長的五色巨劍,早就化為一把比手指還要小的小劍,被鹿一凡收入了藏寶閣內。

軒轅冰此時是又驚又氣。

驚的是鹿一凡居然逆天到了她無法想象的地步。

氣的是,鹿一凡霸道的搶走了原本屬於她的悟道草,她卻無可奈何,連反駁的話都不敢再說一句了。

甚至,在鹿一凡面前,軒轅冰都不敢再用之前那種桀驁不馴的眼神望著他了!

剛剛那個死掉的殭屍寫下的「慘」字,確實把軒轅冰給嚇壞了,生怕鹿一凡一言不合把她也給切成兩半。

(本章完) 一切已經結束,悟道草到手,順便還收服了鬼音這個強大而且性感的奴僕,鹿一凡心裡可謂是爽到了極點!

一揮手,對著宮紫麗道:「小麗,走著,事兒辦完了,哥帶你順便在漢東玩兩天,晚上咱找個好點的帶客廳泳池的來個水中啪啪啪!」

宮紫麗俏臉一紅,心中卻充滿了期待。

有人說成為男女朋友,做多了之後,對那事的需求就會越來越少,越來越淡。

然而鹿一凡強大的身體和百般的花樣,卻讓宮紫麗不但沒有需求越來越少,反而天天想,夜夜想,恨不得整個人都粘在鹿一凡的身上!

哪怕鹿一凡沒有強大的修為,宮紫麗覺得,就僅憑他在床上表現出的實力,也絕對能引得無數美女盡折腰!

「那個……」

就在這時,軒轅冰抿著嘴開口說話了:「鹿大師,剛剛是我不好。您能不能把手裡的神葯賣給我?

多少錢我都出!」

既然撒潑耍渾得不到神葯,那麼軒轅冰只好來軟的,想要用錢買。

鹿一凡望了一眼軒轅冰,淡淡道:「我剛剛真的沒有和你說假話。

這悟道草,乃是修鍊神葯,卻非續命神葯。

你們家老爺子就算是吃下去,也會因為承受不住悟道草中龐大的真元,而當場自爆身亡。

這樣只會讓他死的更快。」

軒轅冰聞言,臉色一變。

以她的判斷,鹿一凡說的話應該是真的,因為強大如他沒有任何必要騙自己。

「這可怎麼辦才好呢……爺爺要是死了,我繼承人的位置就不保了……」軒轅冰焦急道。

她正著急著,卻突然聽到鹿一凡道:「雖然悟道草沒用,但我手上卻有你需要的丹藥。」

說著,鹿一凡取出一個小瓶,倒出來一枚散發著葯香的丹藥。

「這……這是增壽丹!!!」

軒轅冰整個人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增壽丹啊!

村花小妻凶又甜 那可是續命的無上神葯!

吃一粒,哪怕快要死掉的人,也能起死回生,增加起碼一兩年的壽命!

軒轅冰不是沒想過要購買這種丹藥。

可惜,莫說是市面上了,就是修真門派里,都沒有人肯售賣這種丹藥的。

但凡是擁有這種丹藥的門派全都是大門大派,擁有無數世俗巨無霸世家支持者,根本不會缺錢。

而且對於修真者而言,錢的作用與這增壽丹比起來,簡直是微不足道!

這種丹藥只存在古籍之中和上古遺留下來一些,現代沒有人會煉製了。

這增壽丹若是放到拍賣會上去拍賣,不知道會賣出多麼逆天的價格!

光是軒轅冰知道的,帝都那些真正牛逼的大世家能出的價格,就不是他們這些小省市所謂的霸權家族能夠想象的。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軒轅冰不禁精神為之一震。

就見鹿一凡繼續道:「我可以給你兩枚增壽丹,服用之後,你爺爺可延續最少六七年的壽命,調理得當的話,延續十年壽命也不是沒可能。」

軒轅冰果斷道:「好!多少錢,我買了!」

這裡可不是拍賣會,而且鹿一凡只不過是個小小的江東之主,沒多大見識,讓他開價,怕是也開不出多麼離譜的價格。

軒轅冰暗中期待,想要佔鹿一凡一個大便宜。

卻見鹿一凡伸出五根手指頭。

「五千億嗎?」

軒轅冰面帶思索狀,咬了咬牙,裝作很苦惱的樣子,似乎是價格開的太高了。

良久,軒轅冰道:「你要的價格實在太離譜了,不過區區兩枚丹藥就要五千億,實在有點兒太黑了。

不過為了我爺爺,黑點就黑點,我認了!」

她說完,旁邊的司馬南眼睛都羨慕紅了,心中卻是欽佩不已。

不愧是自己師父啊!

隨手一甩兩枚丹藥就能賣到五千億的價格!

這特么比自家幾十年的繼續還要多好幾倍啊!

那群雇傭兵也張大了嘴巴。

他們自以為他們是見識過大買賣的人了,每次他們的傭金也能有幾百萬上千萬。

然而沒想到人家這一出口就是幾千億的買賣!

這著實讓人有些感嘆,有錢人是真特么有錢啊!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鹿一凡卻搖了搖頭,淡淡一笑道:「不好意思,你想錯了。

我這五根手指頭,並不是代表價格,而且,我也不缺錢。

我的一根手指頭,代表你們軒轅家百分之十的股份,一共五根手指頭,所以是……

軒轅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他這話一出,全場死寂,眾人呆若木雞,軒轅冰更是驚得直接眼睛瞪的大大的,在原地呆立了好久好久!

好傢夥!

鹿一凡這一開口,居然直接要走漢東省霸權家族軒轅家一半的財產!

這軒轅冰怎麼能答應?

「你瘋了嗎?你知道我們軒轅家一半的股份值多少錢嗎?你兩枚丹藥就想換我們家一半的財產?

拜託,是你是傻子,還是我是傻子啊?」軒轅冰無語道。

「我知道你們家多有錢,所以我才開的這個價位。」鹿一凡淡定道,「錢對於我來說,已經只是數字而已了,你要知道我是修真者,丹藥比錢來的更重要。

再說,這葯目前你只能從我這裡得到,若要買,就拿你們家一半的股份來換,不想要的話,現在就走吧。」

軒轅冰聞言,登時一陣無語,被氣的臉憋得通紅。

司馬南在旁邊聽的那叫一個五體投地!

這尼瑪太霸氣了!

敢特么要軒轅家一半的財產!

而且是一口價,愛要要,不要滾!

這可是漢東省的十大霸權家族之一啊!

整個軒轅家族的收入占漢東省GDP的百分之八!

這特么要是要過去了,等於他鹿一凡一人就拿了漢東省百分之四的GDP!

這尼瑪說出去不得嚇死人啊!

軒轅冰深吸一口氣,搖搖頭道:「鹿大師,這個價格太離譜了,我做不了這個主。

這樣吧,我用我最大的許可權,給您軒轅家百分之五的股份,咱們做個朋友如何?」

好傢夥,這軒轅冰砍價不是攔腰砍,是特么把人頭都砍沒了!

鹿一凡瞥了軒轅冰一眼,淡笑了一下道:「做個朋友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