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砸!掌拍!腳踩!

巨型傀儡所過之地,地面只剩一灘灘血肉模糊的肉糜!

周啟目光微微一縮。眼前這具由血肉凝聚而成的傀儡雖然體型較小,動作卻無比的靈活!帶給自己的威脅感與爛木林中遇到的那頭超巨型傀儡相比竟絲毫不弱!

「頭兒?這傢伙蒙著斗篷,又能召喚傀儡,不會是巫師會的人吧?」

「當然不是,一位死靈法師可比麥格坦手下那群渣渣強多了!」

骷髏復生,幽魂法師,血肉傀儡!一個個標誌性的技能活脫脫展現在眼前,如果這都猜不到神秘人的職業身份,自己乾脆買塊豆腐撞死得了!

哼!這是打算以武力示威,增加籌碼么?

「動手!別讓這臭屁的傢伙給小瞧了!」周啟悄然發令,同時抬手一揚,十數張高階引雷符頓時離手而出!

「紫霄雷引!符法無邊!」

「咔嚓!」符籙煙飛的剎那,一道道狂暴的雷柱宛若銀龍狂舞!伴隨著聲聲震耳欲聾的雷鳴將墓穴映得一片雪白!大群的亡靈剎時便被吞沒!

先不說殺傷力具體如何,只論先聲奪人的效果還有什麼比雷霆更震懾人心的!

散花槍!付雲生雙槍一擺,子彈掀起的風暴有若怒海狂潮席捲向前!彈幕的軌跡之上,飆飛的血肉如霧氣般升騰。只看石壁上簌簌多出的密集彈孔,毫不懷疑,這一連串的攻擊若針對某人,分分鐘就可以將其變成篩子!

張定軍剛要動手,卻被黃月英一把拉住。凡事過猶不及,過分的炫耀往往就意味著挑釁。引而不發有時帶來的威懾遠比突張武力來的更為強大!

帽檐的陰影之下,神秘人眼神微微一變,隨即嘴角多出了一絲略帶不屑的笑意。

這一頭黑髮的傢伙雖然是個狡猾的混蛋,卻是個聰明人。很好!和聰明人打交道總比遇到一群白痴要強。

有了血肉傀儡和周啟等人的加入。一段時間之後,隨著最後一隻亡靈生物倒地變作了屍體,第二座寢陵終於被肅清。戰鬥的喧囂過後,寢陵中再次陷入了沉寂。

血色紅光一閃,神秘人再次來到周啟身前。一抬手,輕輕掀開了斗篷。隨著一頭如銀的長發飄落,露出了神秘面紗背後的真容。

狹長的雙目,眸子深邃而幽遠,冷漠的目光隱隱閃爍著智慧的光芒。略顯單薄的嘴唇和瘦削的面頰,彰顯幾分冷酷的同時流露出一份孤傲和倔強。除了皮膚過於蒼白,無論從哪方面看,此人都是顏值爆表,姿容近妖的大帥哥一枚!

「頭兒,這傢伙不會是個吸血鬼吧?我去,和阿湯哥有得一比哦。比你可帥多了。」

「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呢?」周啟偏頭瞪了張定軍一眼,在頻道里惡狠狠地應了一句。隨即將視線迎上神秘人審視的目光。

「我是周啟,來自東方古老國度的冒險者。很榮幸遇見你,強大的死靈法師閣下。」

「斯卡蕾特。」

被周啟一語道破了職業,神秘人的眼底微微露出一絲意外。沉吟了片刻方才板著張臉如擠牙膏般吝嗇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跟我來。」說著斯卡蕾特斗篷一甩,轉身就走。動作和神態說不出的高冷。

「周郎,我感覺此人身上的氣息與那金匣十分貼近。莫非他是為尋此物而來?」

「嗯,之前我也是這麼想的,跟過去看看這傢伙到底要鬧哪樣。」

「頭兒,你這話聽起來怎麼酸溜溜的。」

「滾粗……」

同樣空蕩蕩的的四壁,同樣四角殘破的石棺。

當周啟四人跟隨斯卡蕾特步入甬道盡頭,眼前的墓室和上一座寢陵幾乎一模一樣!

斯卡蕾特伸手在鐮刀刃口一抹,隨即將割破的手指對準石棺,任憑鮮血如斷線的珍珠般滴落在其上。片刻之後,當他的血液沿著棺面上的凹槽染紅了一個巴掌大小、位於棺蓋正中的符文。沉重的石棺突然開始緩緩下沉。

與此同時,「軋軋」的作響聲中,正面的石壁自左右分開,赫然露出了另外一處暗格!更為令周啟四人震驚的是,暗格中赫然擺放著另外一口黃金打造,通體綴滿寶石的匣子!

「你已經親眼看到了,這裡並沒有什麼王冠。只有我們一族先賢留下的遺物。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的,現在,把你手中的命匣交出來。我可以安全地讓你們離開。」

「你怎麼知道我取得了命匣?」周啟聞言微微一怔。難不成這傢伙還能看到紋章里的東西?

「哼!要不是從你身上感受到命匣留下的氣息,剛才你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周啟聞言嘴角一抽。咱好好說話成不?一分鐘不裝逼就難受是不是?

「沒錯,所謂的命匣的確在我手裡。不過,就憑你一句話我就輕易將它交出來,恐怕不合規矩。除非,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

斯卡蕾特聞言臉上浮現出一抹恙怒!狹長的雙眼一眯,目光瞬間變得凌厲!

「上一個敢於威脅我的人,屍體早已經腐朽。你最好不要嘗試!」

周啟眉頭一挑,雙眼眨也不眨迎上了斯卡蕾特的目光,臉上毫無懼色。接著吹!要動手這傢伙早動手了,還能和自己講那麼多廢話,乃至自報家門?

「這不是威脅而是一場交易。作為冒險者,我們有自己的底線和行事準則。沒人能夠破壞規矩!就算是迪亞波羅和泰瑞爾也不行!」

「很好,說出你的條件!我警告你,千萬別過分,我的忍耐非常有限。」

「別緊張,斯卡蕾特閣下,條件其實很簡單。我們幫你取得了命匣,你只需要幫助我們取得王冠就好。」

「哼,要是你口中的王冠並不存在呢?還有我並不能肯定,在一切完成之後你能夠信守承諾。一旦被利益蒙蔽雙眼,墮落的人類甚至比地獄中的惡魔還要貪婪,虛偽!」

「呵呵,一個黃金匣子而已,除了用來換取幾個金幣,我實在不知道對於我來說它有什麼更大的用處。既然你這麼緊張,提前給你又何妨?」

說著周啟手腕一翻,從紋章里取出了命匣,看都不帶多看一眼,隨手向著斯卡蕾特拋了過去。

「嗯?」斯卡蕾特急忙伸手將命匣接在手中,與此同時一抹深深的驚訝自眼底一閃而逝。周啟的所作所為無疑超出了他的認知。

「你就不怕我反悔?」

「傳言死靈法師都是一群脾氣古怪,從不與人交往的傢伙。能聽到一位隱世獨居的死靈法師一口氣說出這麼多話來已經物有所值了。至於你反不反悔,對我而言其實並不重要。」

斯卡蕾特聞言一陣沉默,蒼白的臉上宛若萬年冰川的神情出現了一抹柔和。手中幽光一閃不知將命匣收到了哪裡。隨即對著周啟緩緩伸出了右手。

重寫科技格局 「那麼,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契約者編號5106暗影王國聲望提升500點!關係由冷漠變為中立。關係達到友善後,契約者及其團隊可開啟該陣營聲望任務。」

周啟忙伸手和他一握。嘴角同時掛上了一抹微笑。

不出意外!果然收到了空間提示!還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哪!相比任務而言,收穫一位強大死靈法師的友誼,無疑是一份更為難得的驚喜!

有了斯卡蕾特的幫助,探索第三座寢陵的過程簡直可以用輕鬆加愉快來形容!

前有配合默契的骸骨戰士和戰鬥值爆表的血肉傀儡,後有法力強大的幽魂法師,再加上周啟四人本非魚腩之輩,各自身懷絕技。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已然將墓穴清理的七七八八。眼見就將抵達位於最深處的墓室!

就在這時,一直專註於操控手下亡靈戰士的斯卡蕾特前行的腳步突然一頓,俊逸非凡的臉上驀然多了一抹沉凝之色。

幾乎就在同時,行於前方的周啟猛然一抬左臂,做出了警示!

靈覺感應反饋的視野中,就在剛才的剎那,於墓室所在的位置亮起了一團異常刺眼的猩紅色光點!

周啟眸中目光凜然!真特么活見鬼了!在此之前明明沒有任何東西在那兒!這團強烈的能量反應彷彿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一樣,突然就這麼出現了!

喵了個咪的,倒要看看空間這一次又給自己弄出個什麼幺蛾子! 幽邃的墓穴甬道內呼吸可聞,血肉傀儡沉重的腳步聲和骸骨戰士踩踏地面發出的咯咯脆響,入耳分外的清晰。

周啟將風劍隱於肘后,左手指尖輕引,一道金剛符悄然無聲化作飛灰加持在身。論對亡靈的了解,死靈法師說第二便沒人敢稱第一。能讓斯卡蕾特停步不前,前方的墓室內必定出現了某種極其可怕的東西。小心無大錯。 御獸靈仙 眼看距離目標越來越近,多些謹慎終歸是好的!

再漫長的路終歸會有盡頭。何況是墓穴中一條窄小的甬道。

隨腳步的推移,時間分秒而逝。

路之盡頭,一切都將揭曉。無論是作為下一段路程的起點亦或是一個人最後的終點!

當周啟四人跟隨斯卡蕾特的腳步踏出甬道的剎那,終於看清楚了在這墓穴的盡頭,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麼!

漆黑的墓室內,石棺前,當中佇立著一道渾身散發著蒙蒙青光的身影。強壯而高大的身軀宛若一座偉岸的山嶽,標槍一般立得筆直。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

一襲銘刻著華麗圖紋的全身戰鎧堡壘般厚重而堅固!交疊於胸口的雙掌下,是一柄頂部分佈著鋒利稜角的權杖,只看那如同雙手巨錘般的彪悍外觀,根本不用去懷疑它應有的殺傷力!

這幽靈般的身影,渾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散發出凌人氣勢!宛若一位王者,讓人乍見之下便情不自禁生出臣服之心。

當目光落在他雙肩上那張皮肉盡失,唯余顱骨的面孔之上時!

「嘶!」

周啟狂吸了一口涼氣!一個傳奇般的名字如同九霄之外落下的雷霆,於剎那之間響徹了整個腦海!

李奧瑞克!可是,這怎麼可能?

「無知!愚蠢!是誰給予你們的勇氣,膽敢把生命的氣息帶入這座墓穴!為此,我以坎杜拉斯之王的名義,將對你們執行裁決和審判!

低沉而沙啞的聲音如悶雷般在墓穴中回蕩!

果然是他!

周啟情不自禁地握緊了劍柄!如果先前的一切僅僅是停留在自己下意識的猜測,那一句自承的「坎杜拉斯之王」已經充分表明了他的身份!

骷髏王李奧瑞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他喵的還是一個支線任務?

「哼!不過是一具討厭的投影分身而已,也敢大言不慚說什麼裁決和審判?」

李奧瑞克話音剛落,隨身旁腳步聲響起,沿路一直保持沉默的斯卡蕾特突然沉聲開口說道。

「你可沒說起過要找的王冠和李奧瑞克有關係!」與此同時,周啟的耳旁響起了死靈法師隱約帶著幾分惱火的傳音。

「額。」周啟瞬間為之啞然。這件事情他的確沒有向斯卡蕾特提起。

「死靈法師?一群狂妄自大,試圖用凡人之軀駕馭死亡力量的瀆屍者!呵呵……你從屍體中掠奪的精魄力量,將由我來收回!而你!將百死莫贖!」

說時遲,那時快!

斯卡蕾特的話語彷彿導火索!

低沉的狂笑聲中,但見李奧瑞克形容猙獰的顱骨之上,那一雙宛如黑洞般深邃的眼窩中慘碧色的靈火猛然高漲!雙臂掄起手中的權杖,也不見他身軀如何移動!但覺墓穴深處一陣冰冷的狂風撲面,如山杖影帶著猛惡的風壓眨眼便落到了頭頂!

斯卡蕾特目光一凜,身形爆退的同時右手鐮刀虛空一引,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中血肉傀儡龐大的身軀宛若瞬移般出現在他的身前!一雙堪比尋常人腰身粗細的手臂高舉,毫不畏懼地迎上了權杖!

「噗!」一身悶響如中敗絮!

寒光星落,血肉橫飛!腥臭的血液頓時濺了周啟一頭一臉!

「我沒說,可你也沒問啊!斯卡蕾特,你確定這真的只是一具分身?」眼見那具強大的血肉傀儡如同先前被它所虐殺的那些腐屍一樣,在權杖一擊之下頃刻間變做了肉餅!周啟大駭之餘,甚至來不及抹去臉上的血污,急忙傳聲斯卡蕾特!

「廢話少說!你的導師難道告訴過你分身就一定容易對付?」

「我去,算你丫狠!」周啟再度無言,短短時間內竟然被這貨第二次給懟了!

誠如斯卡蕾特所言,那就意味著眼前的李奧瑞克只是如同鏡像般的存在,雖然這鏡像未免太過真實了點!

也唯有這樣才合理!要是一條小小的分支就能引出任務世界第一幕的總BOSS,黑德里克給的哪裡是什麼分支任務,簡直就是坑爹!

既然是鏡像那就好辦!嗯,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血肉傀儡接下李奧瑞克一擊的間隙,周啟心頭念轉,心中已然有了計較!

「先頂住,我來想辦法!」話音未落,隨他身形一晃,已然自斯卡蕾特的身旁消失不見。

「哼!」斯卡蕾特滿是不屑地輕哼一聲,之前臉上露出的少許柔和瞬間恢復了成了以往的高冷。想辦法?想什麼辦法?說的好聽,恐怕是乘機逃走了才對!

眼見李奧瑞克手中權杖再舉,斯卡蕾特目光一凝,將周啟等人連同心中的鄙夷拋在了腦後。隨右手鐮刀一道猩紅的幽光閃過!

役使骸骨!

散布四周以做警戒的骸骨戰士在死亡之力的召喚下,七名骸骨戰士如同飛蛾撲火,同時向李奧瑞克發起了自殺式的衝鋒!

破碎的骨屑四下飛濺!即便他們孱弱的身軀難以抵擋沉重的權杖的敲擊,卻依舊忠實地執行著主人的指令。直到骨架完全散落在地,不死不休!

「遵循死亡之力的意志!引塔格奧之毒牙!施以最深沉的痛苦!Decrepify!身軀衰老!」

利用骸骨戰士犧牲換來的珍貴時間,斯卡蕾特面沉如水,一聲聲晦澀而低沉的咒語吟唱聲,隨他唇角微動四下回蕩!

咒語完成的剎那!「嗡!」一聲輕響,法力波動長鳴!

隨一道墨綠色的魔法微光落在李奧瑞克的頭頂,他高舉的權杖以及腳部的動作瞬間如同影片被摁了慢放一般,變得奇緩無比!

斯卡蕾特嘴角一掀,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正待將陣亡的骸骨戰士復活!

卻在這時,身陷詛咒的李奧瑞克突然如戳破的氣泡,爆散做一團團流光飛向四周!下一秒,隨著流光重新匯聚成一團,令人聞之變色的瘋王再現!距離斯卡蕾特僅僅一步之遙!

要命的是,這驟然發動的突襲在時間上拿捏的無比巧妙,正是斯卡蕾特咒語將出未出無暇行動的關鍵時刻!

「死!」李奧瑞克眼中魂火狂飆,爆喝聲中,沉重的權杖快如閃電,山嶽般錘落!

斯卡蕾特原本就蒼白的臉色瞬間變得更加蒼白!沉靜如水的目光在驚詫之餘,少見的多了一抹慌亂!

對於亡靈生物而言,每一次靈體的聚散都要消耗大量的死亡之力!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奧瑞克的投影分身竟然不惜自損,用這樣的方法擺脫了詛咒!

「扎魯伊薩!引拉赫那之炎,法布尼魯之憤怒咆哮!召喚凈化之火,焚盡靈魂之罪!Soulsfiring!靈魂灼燒!」

千鈞一髮之際!

一連串古老而深沉的咒語彷彿跨越虛空而來。趕在李奧瑞克手中權杖落下的剎那,最後一個音符恰好吟唱完畢!

「吼!」

撕心裂肺的痛吼,令整座寢陵為之一顫!

李奧瑞克青光蒙蒙的分身之上,自內而外剎那間燃起了點點暗紅色的火光!

隨這彷彿以靈魂作為燃料的火光升起,一秒鐘前還不可一世的瘋王渾身顫抖,就連手中如同實質的權杖也呈現出幾分虛幻!

斯卡蕾特趁機身形一晃,血光起處,眨眼退出了墓室。眼見身後,四道高矮不一的身影一字而立。赫然就是先前自己以為已經趁機逃走了的周啟和他的三位夥伴!

還不錯嘛。

逃過一劫的斯卡雷特嘴角難得露出了一絲笑容。在這一刻,一種久違了的,名叫信任的東西悄然自心中升起。而這一次給予的對象不再是毫無知覺的屍體和只知道遵從命令的骸骨僕從。

等等!那個狡猾的傢伙是什麼表情?怎麼看都是一臉嫌棄的樣子!斯卡雷特的嘴角一僵,眼中一絲怒火再度升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