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降頭師肯定不能投降的,一旦投降,估計政府直接能一股腦的把他們滅了。

此時勸說投降,也是因爲這麼多降頭師,如果真的發起狠來,那些軍人也得死傷慘重。

我和塔塔娜拉着燕北尋,轉身就跑。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包圍他們的軍人身上,壓根就沒人注意我們三個。

等我們跑出人羣的邊緣,原本我還想帶着塔塔娜和燕北尋逃離,燕北尋一把拉住我,低聲說:“不要命了?現在衝出去當出頭鳥?想被打成篩子?”

“大哥,我倆待在這些人裏面也不安全啊,你看到沒,外面那些人扛着火箭筒呢,到時候來幾發,我們就得到地府去報道。”

燕北尋眉頭緊緊皺起,想了一下,才說:“還是別當出頭鳥了,另外把具體情況給我說說。”

絕世藥神 我跟塔塔娜你一言我一語的,把我倆逃出來,然後被卡薩贊救走的事情說了出來。

燕北尋聽我倆說完,說道:“我倒是這半個月一直暈暈沉沉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卡薩贊既然要殺汗同濟和王童,爲什麼還不出來呢?”

“又或者這些軍人是他聯繫來的?”燕北尋說。

塔塔娜搖頭:“應該不會是他,他想殺汗同濟和王童,並不需要讓這些軍人幫忙,而且這些軍人顯然是想把我們這羣降頭師全部殺光,他不會這麼做。”

“這麼說雖然有道理,但那個卡薩贊爲什麼還沒出現呢,你們也說了,他實力已經恢復。”燕北尋皺眉起來。

此時,南洋人那邊汗同濟走了出來,而泰國佬這邊,則是王童,這兩人都直接往那些軍人走去。

汗同濟看起來一臉淡然,而王童,則是鐵青着臉。

我有些好奇起來,這倆人過去應該是和對方的軍官交談。

汗同濟還好,王童這個模樣,首先氣勢上就弱了一大截。

“我們還是想想怎麼逃走比較實在。”我道。

“但是附近都被包圍了起來。”塔塔娜說。

“那邊都是樹林,總是有機會的,比待在這裏安全吧。”我說道。

大小姐救贖手冊 塔塔娜顯然還是有一些不太同意,而是說:“還是不行吧?再說了,你們兩個是中國人,即便是我們投降,應該也會放了你們。”

“嘿嘿,小丫頭,你們泰國政府估計一個都不想放走,不然今天的事情傳出去可就不好了。”燕北尋剛說完,忽然,軍營那邊傳來槍聲。

隨後,汗同濟和王童同時往回跑了起來,而圍在附近的那些軍人則開槍。

槍一開,人羣跟割麥子一樣倒下。

“趴下。”燕北尋拉着我跟塔塔娜的手。

剛趴到地上,身邊那些沒有來得及反應的人就已經中槍。

隨後,那些火箭筒之類的玩意就開始了。

真特麼跟拍電影一樣,身邊不斷有炸彈爆炸。

上千的人趴在地上,這樣才能讓傷亡減到最低。

雖然這樣傷亡並不高,可子彈,火箭筒跟不要錢一樣的往我們這邊丟。

“阿秀。”燕北尋在我耳邊大吼起來:“我們得衝進那片森林纔有活路。”

“我也知道,但怎麼衝?”我說。

周圍那些軍人一邊開槍一邊靠近。

塔塔娜說道:“不然我讓周圍這羣降頭師一起衝進去?”

“行嗎?這羣人現在還敢站起來跑?”我問。

“試試吧。”燕北尋說:“現在如果繼續趴在地上,只能等死,想活命,只能往前面那片森林裏面衝。”

塔塔娜此時大聲的說起話,當然,我壓根聽不懂,隨後,塔塔娜衝我和燕北尋眨了眨眼睛,笑道:“沒問題了。”

“他們同意了?”我問。

契約嬌妻:豪門閃婚慢慢愛 忽然,我們不遠處的一個泰國人,站起來,直接往前面衝去。

隨後,估計有三十多個泰國佬也是站起來。

我們三人自然連忙跟上。

這羣泰國佬,一個個都是有多快跑多快。

我一開始也準備拼命往前衝呢,結果燕北尋卻拉着我和塔塔娜走在最後,躲在這羣人後面。

果然,不一會,在最前面的十多個降頭師已經倒下,可我們也已經靠近在這些軍人身邊。

遠一點,這羣降頭師沒有還手之力就算了。

但我們一靠近,這些軍人也不敢隨便開槍,畢竟我們都混跡在人堆裏,他們一旦開槍,還會誤傷自己的戰友。

這些降頭師,和人搏鬥的本事厲害不厲害不清楚,可他們一身降頭術,衝過去,頓時,這些軍人一個個慘叫着就倒在了地上。

到這個時候,燕北尋才衝到了前面:“跑快些!”

剛纔泡在最前面

,是當靶子,可現在如果跑最後,就成了靶子。

我們二十多人也不和這羣軍人纏鬥,突破包圍圈後,就跑進森林裏面。

後面雖然也有一百多個軍人在追,可算不上多,並且我們這羣人,進入森林就散開跑。

我拉着塔塔娜的手跟燕北尋一起在這森林裏面狂奔,跑了足足十分鐘,我滿頭大汗,大口喘着粗氣停了下來:“休息會吧,那羣人應該沒這麼快追上來。”

他倆顯然也累了。

塔塔娜站到一顆樹旁,手扶在樹上,手叉腰,汗如雨滴一樣往下落。

忽然,塔塔娜的腳下傳來滴滴滴的聲音。

“什麼聲音?”我看向了塔塔娜腳下。

“別亂動!”燕北尋趕忙說,隨後走到了塔塔娜旁邊,用手撥開腳下的樹葉。

一個圓形的地雷竟然埋在地下,而塔塔娜的腳正踩在上面。

“千萬別動,如果你動了一下,這玩意就得爆炸,到時候,我們全得玩完。”燕北尋道。

我趕忙跑到燕北尋身邊:“有辦法沒,趕緊說說。”

“別急。”燕北尋瞪了我一眼:“老子又不是拆彈專家,這種地雷只要腳用力,或者往上稍微擡一點,就會炸,很危險。” ";那有什麼辦法?";我問.

我有一個小黑洞 ";我哪知道.";燕北尋說:";這種地雷一般踩上去的人,會不知道地下有地雷,走開就炸,然後掛掉.";

";你以爲踩上去,突然發現腳下有地雷,然後拆彈這種事情很常見?這全是電影裏面的東西.";燕北尋愁眉苦展的說.

塔塔娜忽然開口說:";阿秀,燕大哥,你們不用管我了.";

";怎麼可能.";我皺眉起來.

塔塔娜聳了聳肩說道:";真的不必了,這個地雷異常危險,除非是立馬讓軍方的人找拆彈專家,纔有可能.";

";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塔塔娜低着頭,好像不想看我的模樣.

";我上去換她可以嗎?";我扭頭看向燕北尋.

";可以個屁,你當拍電影呢.";燕北尋搖頭起來說:";我們一起回去找軍方的人試試?把他們長官抓了,然後……";

燕北尋還沒說完,森林裏面傳來一聲爆炸.

轟隆一聲巨響,整耳欲聾.

發生爆炸的地方全是一片火光,整個樹林都燃燒了起來.

";趕緊走吧.";塔塔娜看着我,咧嘴苦笑道:";其實我認識你就已經挺幸運的了.";

我想開口說什麼,忽然感覺嘴巴動不了,渾身上下也動不了了.

";你別說話,安靜聽我說.";塔塔娜道:";我其實一直在想,等殺了汗同濟後,我和你回到中國該怎麼生活,結果沒想到,我倆的愛情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

";是迷心降.";塔塔娜對我說:";阿秀,你答應我,一定要幫我殺了汗同濟,幫我報仇.";

我捏緊拳頭,深吸了一口氣.

";趕緊走吧.";塔塔娜說完,我身體自己就動了起來,緩緩往後退了起來.

我看着站在地雷上的塔塔娜,眼眶忍不住紅了起來,認識塔塔娜的這些天,雖然算不上特別長,感情也是挺平淡,不是什麼驚天動地,但我心裏卻是真心喜歡她.

";燕大哥,幫忙照顧好他.";

我此時已經轉過身子,聽到身後塔塔娜的聲音.

";放心吧,哎.";燕北尋長嘆了一口氣說:";你真的不考慮一下?我們兩人去綁架軍方高官,也並不一定失敗,很有可能得手的.";

";不用說了,那些軍人此時戒備森嚴,你們去綁人,無異於送死,趕緊離開吧.";

我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前面的森林狂奔起來,我很想扭頭,回去看塔塔娜一眼,可身上壓根不聽我使喚.

燕北尋跟在我身後.

我往前跑了一千多米,身體恢復了正常,轉身就往回跑.

我身後的燕北尋死死抱住我:";你瘋了?你現在去也根本救不了她.";

";你放開我,我有辦法的.";我使勁的掙扎起來.

";冷靜點!";燕北尋說完,忽然,遠處的森林中傳來轟隆一聲巨響,之前塔塔娜所在的地方發生了大爆炸,那裏一片火光.

我呆呆的看着那邊的火光,整個人都愣住了.

燕北尋站在我身邊,拍了拍我肩膀:";對不起,我不能讓你回去.";

";這破森林裏怎麼會有地雷呢.";我大吼道.

";應該是那些軍人乾的.";燕北尋眯起眼睛.

我死死的捏住三清化陽槍就往回走.

";喂,塔塔娜已經死了,你還回去做什麼.";燕北尋在我身後問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報仇!";

燕北尋此時跟在我身後,也並不反對,而是說:";既然要報仇,那就小心點.";

";放心.";我點點頭,心裏想到塔塔娜就堵得慌.

回到之前塔塔娜所在的地方,那裏一片漆黑,所看到的一切都被火燒光.

";沒有留下屍體.";燕北尋小聲的說.

我點點頭問:";有辦法幫她魂魄召回來嗎?";

";有,但是我不幫.";燕北尋站在我身邊,對我說:";阿秀,我知道你想什麼,她既然已經死了,那你和她就已經是陰陽兩隔,我倒不是對鬼魂有什麼歧視.";

";我也不是擔心你的問題,而是塔塔娜如果被你留在陽間,你認爲她會開心嗎?等百年之後,你開開心心的去投胎,留下她一個人在陽間做孤魂野鬼?";燕北尋淡淡的說:";我知道你現在心情很不好,但還是冷靜一些.";

我現在心情豈止是不好,簡直是想殺人.

想着之前和塔塔娜一起逛街的情景,我死死的捏着拳頭,早知道就該堅決反對她跟我來救燕北尋的.

燕北尋從包裏掏出一把符紙,往天上一撒:";塵歸塵土歸土,早日投胎,安做亡魂.";

這是在幫塔塔娜鎮魂,讓她可以順利投胎,可以免做孤魂野鬼.

";走吧.";我咬牙道.

";想通了?";燕北尋臉上露出喜色.

";回去殺人.";我說完,拿着三清化陽槍就和燕北尋往回走.

路上

,我把燭陰金針遞給了燕北尋,這傢伙幻青巨劍還在王童家裏,手裏並沒有承受的兵器.

回到森林邊緣,此時戰鬥基本上已經結束.

滿地的屍體.

有降頭師的,也有軍方人員的.

兩邊死傷慘重,一地的鮮血於屍體.

擱着老遠都能聞到一股極其濃烈的血腥味.

而汗同濟和王童則被人用繩子綁了起來,還有四十多個其他的降頭師,都跟他倆一樣,被綁着,倒在地上.

這些軍人開始在屍體上灑汽油,這麼多屍體,光是處理起來,就是一件極其麻煩的事,看樣子這些軍人準備直接一把火燒了,乾乾淨淨.

即便是那些軍人的屍體也不例外.

還有一個五十多歲,穿着泰裝,上校軍銜的軍人站在王童和汗同濟他們面前.

嘰嘰歪歪的說着什麼.

";走,過去.";我說.

";你不要命了?這個情況,汗同濟他們肯定要被這些軍人殺掉,你別亂插手.";燕北尋道.

";我要親手殺了汗同濟,還有那個上校.";我說完,就走了出去,燕北尋這個時候還是比較有義氣的,跟着我走了出來,並沒有窩在後面不敢出來.

我走出森林,就舉起雙手,大聲喊道:";我是中人,不要開槍."; 那些軍人全部舉槍,警惕的指着我和燕北尋.

我和燕北尋舉起手,做出一副投降的姿勢走了過去.

那個上校皺着眉毛,衝我用蹩腳的中文說道:";你們二人是剛纔跑出去的人?";

";我們兩個是中國人,我們二人是中國北京軍區的上校,是被這些降頭師抓過來的.";我大聲喊道,指着地上的汗同濟說:";這人是我們軍隊要祕密逮捕的,希望你把他交給我.";

";你們中隊委任這麼隨便?你二人的年齡都能是上校了?";這個軍官臉上露出疑惑.

燕北尋趕忙說道:";我倆年輕,但有爹啊.";

一聽這話,這個軍人臉上的疑惑消除了不少,哼了一聲說:";把你們的身份證號碼念出來.";

我倆念出自己身份證號碼後,這個上校拿起手機,低聲用泰語說了起來,等了好一會,才點頭說道:";把他們二人保護起來.";

我鬆了口氣,看來他已經經過自己的渠道證實了我們的軍人身份.

我倆的身份被證實後,還給我倆一人派了一個軍人保護我倆.

雖然也有可能是監視我倆.

要知道我倆的身份,其實也挺特殊的,一般來說,軍人是不能隨便出境的,出國多半就是執行一些特殊任務.

就比如我跟燕北尋,兩個其他國家的上校忽然跑到人家泰國來,這個上校不懷疑纔怪了.

此時雖然對我倆也算是以禮相待,但我可不是爲了回來叫嚷一下自己的身份,而是回來報仇的.

我跟燕北尋被那兩個‘警衛員’帶到了外面的帳篷裏面休息.

我倆坐下後,燕北尋才小聲的在我耳邊問:";你小子到底想幹啥?";

";殺了汗同濟.";我心裏想着塔塔娜的模樣,捏緊手中的三清化陽槍道.

";沒這麼簡單吧?";燕北尋摟着我的肩膀,低聲問:";是不是還想殺了這個上校?";

";害死塔塔娜的是地雷,我自然要找他算賬.";我點頭,並沒有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