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幹嘛讓他們進去啊,這可是我們發現的啊,萬一裡面有寶貝呢?」玄冥有些鬱悶的問道。

「裡面沒有寶貝,進去容易出來可就難了!」墨九狸聞言眼神一閃的說道。

說完直接轉身離去!

玄冥雖然好奇,但是也跟著墨九狸離開了!

墨九狸剛離開,仙羽塔一層原本打開的塔門就關閉了!

塔內發出一陣的驚呼,納蘭華歆等人在仙羽塔門關上的那一刻,倒是沒在意什麼,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四周原本漆黑的如墨的牆壁,開始變成了透明!

剛進來的時候,四周連個窗戶都看不到,漆黑一片,他們需要用火焰照明才能看清楚,可是現在卻不需要了,四周很快變得亮了起來!

甚至他們能清楚看清外面的一切,就連外面墨九狸離開的背影他們都能看的很清晰!

墨九狸離開他們也理解,畢竟他們人多啊,墨九狸只有一個人,進來也是送死,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納蘭華歆看著墨九狸離開的背影,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總覺得繼續下去,可能他們就永遠也無法離開這裡了!

想到這裡,納蘭華歆忍不住衝到門口的位置,用力推門想要出去,但是卻發現根本推不開!

其餘人一愣,納蘭尚雲也來到妹妹的身邊皺眉問道:「華歆,怎麼了?」

「哥,我感覺很不好,我們想辦法出去吧!」納蘭華歆說道。

「怎麼了?可是發現了什麼?」納蘭尚雲聞言皺眉問道。

「哥,難道這門打不開還不能說明不對勁嗎?如果這門一直打不開的話,我們到時候如何出去?還有兩天秘境就關閉了,我們要是出不去怎麼辦?」納蘭華歆擔心的說道。

「華歆小姐,應該沒關係的,仙羽秘境關閉,裡面的人就會被傳送出去,就算我們打不開這門,到時候也會被傳送出去的,何必擔心那麼多啊?」紫衣男子聞言不在意的說道。

「可是我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納蘭華歆說道。

她知道自己的話,很難讓人相信,可是她心裡就是很不安,特別是現在從裡面看去,已經徹底看不到墨九狸的身影了,而他們所在的仙羽塔第一層,也是什麼都沒有!

但是原本漆黑的仙羽塔,忽然間就變得透明了,給她的感覺特別的不好!

「我覺得納蘭小姐擔心的有道理,畢竟現在塔內變化有些詭異,不如我們儘快去上面兩層看看,」 我愣住了。她什麼意思?

我真的完全的愣住了,一定是上輩子作孽太深,這輩子要還債起來着。

看着我傻傻的樣子,她居然心情大好的衝着我笑了起來,有一種勾人心魄的感覺。沉浸在那不同風韻的笑聲裏,我都感覺自己的心在下墜,往下墜,沒有一點安全感!

心慌慌了,我居然沉淪在了一個女人的笑聲中?

“哈哈哈!”她得意的笑着,優美的揮舞着衣袖,飄到了我的面前,輕輕的說:“我要走啦!回見!”

說完,沒有等我回復,居然就在我的目瞪口呆之時,混着一陣清風吹來,那女人便跟着那東西消失了。

天啦?回見?

不要,不要,我纔不要與她回見呢!堅決不見!

“不要!”我忍不住刺激,大聲的尖叫起來,在黑夜裏顯得極爲不協調。

“阿綾!”阿夢疑惑的看着我。齊銘和阿夢此時,離我有至少五十米的距離。“你傻站着幹嘛呢你!不跟上來,一個人發着呆,到底是要幹嘛啊?”

“我……”算了還是不說了。經過剛纔那一次烏龍事件之後,阿夢的神經明顯的放鬆下來,本來就是嘛,世界上哪有什麼鬼神,她一個唯物主義者怎麼會萌生這種念頭呢。也許剛剛是我的幻覺呢?不過,明天真的要去找找高人!

看着我的欲言又止,齊銘的神情越發嚴肅。齊銘並沒有點我的水,只是臉色越發沉重起來。一路上,無語。阿夢依然是緊拉着齊銘,一起前行。我依然是緊跟着在他們後面,卻不再敢往背後四處張望了。

前面就要到女生宿舍樓了。這個時間,一般大學的宿舍樓還沒到熄燈休息的時候。因爲樑音的死,很多女生都不敢在這裏再住下去了,哭哭啼啼的要換一棟樓來住。

正好警察也要查案,警局跟學校領導商議之後,把一部分的女生轉移到了其他的宿舍樓,一部分女生自己解決住處,這樣平復一下其他女生的心情,當然也方便了警方的行動。

現場當然還是警力封閉起來的。怎麼說這裏也是案發現場,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來的。

我站在樓前,卻感覺一股冷氣從腳底蔓延到了全身,有古怪麼?現在沒什麼能夠阻止我前行!我毅然決絕的踏出了第一步,勇敢的朝前邁進!

幸好有齊銘這個體制內的人帶着,領着,不然我跟阿夢連門都進不來。

也許是樓梯走廊的氣氛都太沉重了,我們幾個跟約好了似的,全都緘口不言,跟剛纔查詢地址的時候完全不一樣。樓梯一層層的走着,只是五層樓道而已,我卻好像永遠都走不完一樣。我從沒覺得宿舍樓的路程會有這麼漫長,一種奇怪的恐懼感從我心底一點點的蔓延了出來。

我絕對不是個膽小鬼,怎麼打心底覺得有些害怕呢?

我搖搖頭,讓自己更清醒一點。一定是之前的昏迷的後遺症,等等就好了。身邊還有實打實的三個人呢,就算樑音的怨氣成型了也扛不住我們三個粗壯的男女漢子的力量。

看了看走在前面的齊銘,他那頗爲矯健的身體投下了一個更長更大的影子讓我更是安心了不少。有國家安全機關的當值人員在,我有什麼好害怕的?

“阿綾,你真的,沒事嗎?”阿夢停下了腳步,鬆開了拉着齊銘的手,一臉狐疑的看着我。

“啊,我沒事啊,好着呢,能有什麼事啊。”

“可是你的樣子。”阿綾的眼神透出深深的關心,“你莫名其妙的站在這裏很久了,還有,你看你臉上的冷汗。”

我站這很久了?

愣愣的看了自己一眼,果然跟阿夢說的一樣,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了腳步,不上不下的站在樓梯口。抹抹臉,汗是不是冷的我不知道,不過心底的寒意已經蹭蹭的躥了上來了。

我剛纔到底都在幹什麼?

齊銘也因爲阿夢的話停下來望着我,“阿綾,你確定沒事?”

“沒事,沒事。”我假裝不在意的擦掉了臉上的汗珠,“可能身體還有點虛,精神恍惚的。咱們快到了吧?”

阿夢迴應道:“恩,快了,這都四樓,再走一層就到了。”

我語氣輕鬆的說:“那就快點走吧,別耽誤時間了,我還想早點回去睡覺呢。”

“你都睡了多長時間了,還睡!”

“沒辦法,誰讓我是睡神呢?”

“你牛!這樣的環境裏面你也可以夢遊睡着,我是望塵莫及,羨慕嫉妒恨啊!”阿夢朝着我豎起了大拇指。

“咳咳!”齊銘忍不住的掩着嘴偷笑,樣子可愛極了。

我們很快就來到了五樓,因爲是宿舍樓,樓道里的燈通常是徹夜不關的,更何況又出了樑音這個事,現在感覺都是燈火通明,不過,依然陰森森的。

長長的樓道里只有我們三個的腳步聲,空氣中透着說不出的詭異氣氛。

整個五樓完全已經沒有人敢住了。

我想,或許在將來的一段時間裏面,也是不會有人敢住進來的。

我默默地數着門牌號,“501、502、503、……511”。

阿夢首先停下來,“終於到了,這一晚上弄的,整的我快神經衰弱了。”

“看你那樣,以後晚上可別出來了,萬一再嚇出病來。”

“就你膽大,哼!”

齊銘無奈地說,“咱們還是先進去吧。你們倆吵到明天也吵不完。”

阿夢率先打開了門,看見進門有一個凳子,就像看見救星似得奔了過去,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裝模做樣的喘着粗氣,雖然演技浮誇但讓人生不起氣來。

“呼呼!累死我啦,你們也先過來坐坐吧。”

我一臉驚訝的看着她,“你坐的這個凳子好像是樑音的。”

我強忍着不笑,就等着看阿夢着急上火,進坑。

果不其然,阿夢咻的一聲彈起來了。“真的嗎?你怎麼不早說!”請君入甕的感覺真爽。

“你不是累了嗎?你繼續坐着就行,我想樑音是不會怪你坐她的凳子的。”

“那啥,我不累,真不累,剛纔是我騙你們的,我身強體壯的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累了。”阿夢趕緊掩飾着自己內心的驚魂。

我還想說什麼,就被齊銘打斷了,“你就別逗她了,樑音的牀鋪靠着窗戶,凳子怎麼可能在這。”

我笑着看向阿夢,等着她找我算賬。

“算了,饒了你。我們趕緊找找線索,早點回去休息吧!”阿夢一點興致也沒有,感覺疲憊極了。

齊銘說完就變戲法似的從褲子口袋裏拿出一副一次性乳膠手套,一邊戴一邊說,“我先查查樑音電腦,你倆先坐一會休息一下吧!”

我和阿夢都沒有回答他,不搭理也算是默認了吧。

電腦插上電源,開機中。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半個小時過去了,齊銘依然還在電腦面前忙碌着。開機到這個份上,還沒有成功??

我看見齊銘還在電腦前的鍵盤上噼裏啪啦不停的敲着,甚是訝異。於是,我跟着就走了過去。一看,碩大的幾個血紅色的大字充斥着屏幕!

絕對是詛咒,詛咒!

“白綾,別來無恙?來了就不要走開了,來陪陪我吧!你們一起來吧!”

豪門情變,渣總裁滾遠點! 我看着這幾個字,感覺喉嚨吃了蒼蠅一般,想嘔嘔不出。

“這!”

難道真的有鬼?我和齊銘對視一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着小眼,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麼了啊?半天沒有反應,成殭屍了呢?”阿夢不解的看着我們倆,徑直的起身走到了電腦面前。

“啊啊!”

阿夢的尖叫不停!

“阿夢,有那麼誇張嗎?”我真心佩服她了,不就是幾個血書字體加上陰森森的而已嘛,至於那麼誇張麼?

“不是!你,你們看嘛!”

看着驚慌失措的阿夢,我和齊銘視線轉回到了電腦上。

我也被眼前的事物震驚了。

天啊!

怎麼回事?剛剛明明只是幾個字而已,現在卻轉換成了下午在醫學系解剖學多媒體教室曾經出現的那張樑音的照片。

樑音張着血紅的大嘴,在衝着我們笑呢!

哎呀!我的媽呀!

太特麼詭異了。

齊銘已經是目瞪口呆。“從警十年,大大小小的案子接手不少,從來沒有碰到這樣詭異的事情。莫非,真的要去請高人來破解迷局?”

戰病嬌受位面 我渾身雞皮嘎達掉了一地。

我只是在回想那日,高人說的那些話。

阿夢在我眼前揮了揮手,想要引起我的注意。“我的天啊!阿綾,你又魔怔了?難道那神棍一語成暨了?”阿夢完全被我沉思的樣子給繞進去了。擔心的看着我。

頓了頓,來了一句我想揍人的話:“不會是衝你來的吧?”

“去你丫的,姐清清白白做人,從來不做眛良心的事情。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齊銘若有所思的看着電腦,輕輕的移動鼠標,查看着樑音的瀏覽記錄和使用痕跡。

最近的,以前的使用痕跡,完全沒有,一目瞭然,絕對是被人爲的清理掉,每個盤裏都空空如也,格式化的清理,不留一點恢復的可能。

唯一剩下的,便是孤零零躺在C盤桌面上的,那封,風靡X大BBS的血色遺書,在飄蕩着。 第3476章

「這個仙羽塔一共才三層,第一層大家也都看到了,什麼都沒有,如果上面兩層也什麼都沒有,我們也好下來想辦法出去!」

「而且只有三層的仙羽塔,第一層沒有什麼,走到上面兩層再下來,應該也花費不了多少時間,不然我們在這裡繼續等下去也沒用……」一直沉默的白衣男子開口說道。

「我同意木星的意見,大家都是為了積分來的,讓誰在下面等著都不公平,不如一起上去!」納蘭尚雲聞言說道。

「行,那我們就上去吧!」紫衣男子秦風也說道。

「華歆,走吧,先上去!」納蘭尚雲看著自己的妹妹說道。

「是,大哥!」納蘭華歆聞言點頭道,這個時候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一行人在納蘭尚雲,木星,秦風,納蘭華歆四個人的帶領下,直接從樓梯走上了仙羽塔的二樓,結果到了二樓眾人驚訝的發現,二樓不僅什麼都沒有,就連看向外面都跟一樓看到的一摸一樣!

如果不是二樓沒有門,他們都以為還在一樓了!

這就有些詭異了,能看清外面不奇怪,可是他們此刻在二樓看向外面,卻跟一樓一樣就奇怪了!

「為什麼完全沒有在二樓的視覺感呢?」木星皺眉問道。

他們看著外面,分明草地樹林就是平行的,想看到外面的樹頂,他們還是要微微仰頭,可是他們分明站在這二樓的,之前他們在仙羽塔外面的時候,看到的仙羽塔高度可是差不多有七八米的。

也就是說仙羽塔的高度,跟正常的三層樓告訴是差不多的!

所以,他們現在應該看向外面是需要低頭的視覺啊,可他們卻依舊是一樓的視覺看著外面,而眾人搜索遍整個二樓,都沒有一點東西,空空如也!

「算了,去三樓看看吧……」納蘭尚雲皺眉道。

一行人沒意見,又直接順著唯一的樓梯上了三樓,如同納蘭尚雲猜測的那般,三樓和二樓一樣,確切的說是跟一樓一摸一樣,一樣的視覺!

這下,別說納蘭華歆了,所有人都感覺出不對勁了!

「靠,剛才哪個小子,是不是知道這裡什麼都沒有,所以才故意不上來,竟然還不告訴我們,真是該死!」秦風怒道。

「算了秦風,對方找到仙羽塔的時候,我們本來就在暗處看著,仙羽塔出現我們就出去了,對方根本不可能比我們先知道的。」

「如果我們不是有這麼多人,對方也不可能怕的不敢進來!」木星聞言客觀的說道。

其餘人也都沒說什麼,他們之前確實早就發現了墨九狸的,本來看著墨九狸一個少年,秦風還想著上前打劫對方的積分的,只是還沒等他們上前,就發現墨九狸攻擊那顆樹下的位置,於是他們好奇,隱藏在暗處沒說話!

結果就看到仙羽塔出現了,於是他們就直接出現在墨九狸面前,直接佔據了仙羽塔,逼得對方不能進來,對方根本不可能知道仙羽塔內有什麼的! IE上的瀏覽痕跡也是乾乾淨淨的。

沒有遺漏的,就是今天上午九點零四分,登陸了X大BBS的論壇。

用戶名爲空……

我們四人面面相絀,不知道如何說。

“這還真的是樑音的電腦發出去的!只是,是誰發的,就查不到了。如果是人,說明對方水平高的出神入化,如果是……”

“如果說,不是人做的話?”又是一陣難耐的沉默。

片刻後,我嘆了一口氣,“走吧,看來在這是找不出證據來了。”一片詭異的烏雲,籠罩在了我們頭上。

夜已深,該回了!阿夢,率先往門外走去。我是最後一個走出樑音宿舍的,深深地看了一眼樑音的牀,關上了門。

在下樓的過程中,阿夢又悄悄地走到了我的身邊,輕輕地扶着我,防止我暈倒。我輕輕地開口,“這件事真的沒什麼線索嗎?”

阿夢關心的說,“別擔心,一切總會好起來的,事情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

“對啊,你別放在心上,我會追查到底的。”

我扯了扯嘴角,沒有說話,徑直的看向遠方。

“這麼晚了,大家都餓了,要麼,賞個臉,我請你們吃夜宵吧!”

驚嚇之下,已然忘記了飢餓,如今,很直白的提起,反而是排山倒海的襲來,讓人招架不住。

“既然有帥哥想邀,那我們倆可就卻之不恭,不會客氣咯!”有與心儀之人共進晚餐的機會,阿夢倒是很積極的,彷彿之前那些不愉快也一掃而光。

好吧!那麼,今晚,且做一回一百瓦的電燈泡吧!

反正我也是餓極了……

跟這個帥警官走出去,注目禮不斷,我一點都不喜歡。無端端的跟着招風,還是被撲倒掠殺的對象!

不一會,就來到了他的座駕前。

好馬佩好鞍,帥哥匹配美車。他的座駕也同樣帥氣,那可是我很喜歡的牧馬人,衝滿了野性,粗獷,征服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