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里的人覺察外邊的氣氛變了,都走了出來,就看到一個面龐乾淨的小女童立在兩個大漢前,笑著看著他們。

「我們要出發了,」小女童說道,「你們是要繼續留下來,還是跟我們一起走呢。」

「你們要去哪裡?」人群裡面有人問道。

「我要回家,」夏昭衣看向他,道,「我家在京城,要從洞江過,如果你們願意跟我一起走的話,我想要雇傭你們為我造船。傭金是每天保證一頓肉,三個新鮮的果子,以及想喝幾碗是幾碗的菜湯。如果你們生病了,我能無償醫治你們,並且跟在我身邊的這段時間,我能夠保護你們不受任何野獸的威脅。」

她說的很流利,沒有半點停頓,語氣平和,可是話裡面的張狂,還是讓眾人都愣頓在那。

大家看著她,再看向她旁邊的老佟和支長樂。

這兩個男人虎背熊腰,非常高大,臉上還有幾道疤,滿手的繭子,一看便知不好惹。可在這小女孩面前,他們卻表現的略帶有一些服從,很多人第一個念頭想到的便是落難的主僕。

對於這種養尊處優出來的富貴人家的小女娃,她能說出這樣的話,除了不知天高地厚,還有什麼。

看著眾人露出來的猶夷,老佟忍不住微微側身,在夏昭衣一旁道:「阿梨啊,你說的太直白了,不騙一騙他們,他們會覺得你在吹牛的。」

「還會覺得我很浮誇,不切實際吧。」夏昭衣低聲應道。

「那你還……」

「可我不想騙他們和利用他們,他們有這個權利知道跟著我們是幹什麼的。」夏昭衣說道。

老佟頓了下,而後輕嘆:「哎,隨你隨你,可人家指不定會拿我們當人販子看呢……」

之前還覺得她沒有孩童該有的童趣,現在看來,還是有點天真的。

大家還在你看我,我看你,有點沒能弄清眼前這古怪的場面。

夏昭衣等了一陣,不願意浪費時間了,抬手一拱,笑著說道:「那成,就此別過。」

「走了走了!」老佟忙叫道,求之不得。

支長樂卻反倒是有點不甘心了,想到之前看到的那艘船,總心痒痒的真的想要看看阿梨要怎麼將這畫給活生生的搬出來。

老佟牽著青雲。

支長樂背起大殿裡面的傷者。

夏昭衣帶頭走在前邊。

幾人就要離開院子了。

後邊一人忽然叫道:「等等,小女娃!」

夏昭衣停下腳步回頭。

叫她的人是個少女,披頭散髮,模樣憔悴,唇色白戚戚的,說道:「聽你剛才說的,你好像會看病,那你能不能幫忙看看她的病?」

說著,她伸手攙扶住身旁的老婦。

大家都朝老婦看去,再看回到夏昭衣身上。

夏昭衣打量那位老婦,而後搖頭:「不能。」

「這是為什麼?」少女皺眉,「要麼,你是在騙我們?」

「我治病一定要將人治好,她的病不是我看一次就能好的,如果她願意跟著我,我能醫好她。」夏昭衣回答。

「那,你能不能留下?」少女說道,「如果你能將她治好,讓我們都看到,我們就會信服你,也願意幫你了。」

夏昭衣搖頭:「不是幫,是雇傭或交易,你們幫我做事,我也在付給你們報酬,沒有誰欠誰。」

「可是……」

「我跟你們走。」一個男人打斷了那個少女,從人群裡面走了出來,面容陰沉的說道。

老佟認得他,他是最先來的那一批人,身後還插著一把沒有刀鞘的短刀。

大家都朝他看去,他站在了支長樂的身邊。

「還有人要一起嗎?」夏昭衣問道。

跟著這個男人一起的幾個人猶豫了一下,從人群裡面走出:「我!」

「我也跟著一起去好了……」

其他人漸漸也覺得心動了。

那老婦拄著拐杖,猶豫不安的問道:「小女娃,我要是也想跟著你,你,你要我嗎?」

夏昭衣微微一笑:「要的。」

老婦眼眶一熱,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哭,抬手拭淚,緩步出去:「那我跟你走。」

「那,那我也跟你吧。」少女說道。

最後一十六人,願意一起走的有十人,夏昭衣同剩餘的人笑了笑,轉身離開。

看著他們走遠,剩下的人輕嘆搖頭。

「他們怎麼就信了她呢。」

「隨他們去吧,我才知道這裡有個破廟,我們也算是有地方住了,這裡應該可以躲幾天的吧。」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有事,那個高個子,他可是會吃人的啊。」

「就算吃,也不是吃我們,管他的呢。」

…………

重新組成的小隊,一路往山下走去。

山上的水沖刷下來,讓眾人行路變得困難。

所幸傷者已不是支長樂一人背著了,由幾個男人輪流去背,減輕了一些負擔。

夏昭衣走在最前,按照之前所觀察的地形,特意避開之前所看到的那些火光。

但是在出來之後的山坡外,她腳步忽的一頓,抬頭看向遠方的大水坑。

老佟拉著青雲走在她一旁,也停下腳步,望了過去,訝然道:「那些是……」

「是新挖的。」夏昭衣說道。

離得太遠,那水坑至少在一里開外,非常大,四周的水流瘋狂的朝裡面涌去,相信不多時就能填滿吧。 大家正逛游呢,結果,忽然有人喊道:「救命,救命啊!」

所有在場的十幾個人,都啟目望去,只見遠處的幾個人在喊救命,而這幾個人呢,一共三個,在附近商業街的廣告牌上站著,快掉下來了,羅小冬一看,就明白了,在街邊呢,有很多商業廣告牌,這些廣告牌,總有人要去安裝和維護吧?

而這三個人,應該就是負責安裝或者維護廣告牌的,現在隨著繩子,安全繩的脫落還是損壞,隨著廣告牌的損傷,差點從三樓掉下來。

三個人,其中兩個人吊在半空。

羅小冬上前,和胖子一起,想幫忙。大家齊齊動手幫忙,這時候,有人輕輕說道:「這場意外,不會有人傷亡的。」

羅小冬很奇怪,轉過了頭,看那人,只見那人長方臉,頭髮雪白,大概七十來歲,精神卻很矍鑠。

羅小冬覺得他的眼神中充滿著智慧的光芒,似得。

胖子聽了,在一旁說道:「不會死,彷彿他能未卜先知似得!」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別說了!」

而就在這一瞬間,那廣告牌砸了下來,掉在地上,大家慌忙躲遠,而那個工人,工作人員,居然沒事,原來他背後有鋼絲呢。

就跟武打戲里電影演員吊威亞一般嘛。

接著,警察來了,然後順利的把人救了下來。

羅小冬心想,這個老人果然說的準確,但是,問題是,這個老人是否也和馬大海一樣可是個大忽悠呢?

這倒是個問題。

但是轉瞬即逝的,老大爺不見了!

羅小冬一陣驚異。 踹了首席總裁 問胖子:「你看到那個老大爺了嗎?」

胖子奇道:「就是那個說這場意外不會有人有事,這個人呢?」

羅小冬點頭,說道:「這個人不見了。」

胖子說道:「啊?這我還真沒注意。」

兩個人眼看著這老大爺沒了。找不到了。

胖子說道:「這一溜煙似得,莫非他是神仙不成?」

羅小冬想,不管了。隨它去吧!

胖子說道:「對了,你說,他會不會是另一個馬大海?」

羅小冬心想,也對哈,說道:「算了,走吧!」

回去后,羅小冬視察了一遍養豬場,但是心裡兩個事情,久久不能放下,第一個事情,就是這算命先生的事。算命先生馬大海,無疑是個騙子,那麼第二個人呢,也就是那個眼神充滿智慧的老者呢?他是騙子嗎?

可惜當時沒湊上去說句話。

這第二件事,就是吳昊軒失蹤的事,自己雖然和馬家交過手,和馬氏一族的馬雪還有馬元交過手並打敗了他們,但是馬雲龍並沒有和自己交手,馬雲龍應該是馬家年青一代里數一數二的了,之前聽說他的武功和馬元差不多,如果是差不多的話應該可以交手打敗他,但是後來又聽說,他的武功遠在馬元之上,但是羅小冬有仙力,心想應該不怕他馬雲龍。

但是吳昊軒失蹤也有一段日子了,歐陽小西給了五百萬的賞金,但是依然得不到任何消息,這一點是肯定的,那麼吳昊軒到底去哪裡了?是不是死亡的可能性比較高呢?

羅小冬大概就想著這兩件事。

第二日的下午羅小冬正在飯館里吃中飯,由於晚上沒睡好,第二條補了個回籠覺,然後到下午一點半才起來,讓廚房弄了一碗炒麵,一碗炒河粉,就這麼吃飯了。

剛吃到一半,郭大路風風火火的趕回來了,說道:「省城兩大美女,夏璇和歐陽小西,都來金海市了。」

羅小冬說道:「他們來金海市幹嘛?」

郭大路說道:「來金海市找馬大海算賬,馬大海騙了歐陽小西三千萬!」

羅小冬驚道:「什麼?」

郭大路點頭,說道:「馬大海真是有本事,又拿姜子牙比自己,說自己是姜尚轉世,又說什麼諸葛亮在他眼裡不算啥,他能知道過去五百年,未來五百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通天徹地之能。」

羅小冬點頭,說道:「這樣早晚露餡的。」

郭大路說道:「可不是嗎?」

大家一起走出去,這時候,見到了大批的警察來維持秩序。

為首的人,正是大美女王萌。

於是,就見到了一幅奇景,那就是三個大美女在街邊站著,說話呢。

這三個美女,各有不同,但是卻都是絕頂美女。

其中,王萌雖然一頭長發,但是紮起馬尾,英姿颯爽,是一名女公安幹警,十分的幹練,但是卻又完全不似女漢子,應該說,英姿之中,帶有一絲嫵媚,十分的漂亮。

總裁的新婚下堂妻 而另一方面,夏璇則是大明星,她是童星出道,應該說有十足的舞台戲劇表演經驗。

這樣的表演經驗,讓她在電視、電影界大展拳腳,火遍全國,是目前國內的一線明星,當然了,在一線明星里,不算最大牌的,算是一線明星里墊底的吧,畢竟這當明星還要看其他的,比如外在包裝團隊等等,而夏璇的包裝一般,雖然頂著省城第一美女的稱號,但是畢竟是一個稱號而已,沒有得到過影后稱號,自己受點影響。

夏璇的美,是那種百變的美,畢竟是童星出道,你不知道她的美是哪種,比如她拍雜誌吧,雜誌照片封面,可以是嫵媚的那種美,千嬌百媚,但是換兩個造星,就變成了冷艷之美。

再換一個造型,就變成了小清新了,這實在是很神奇的一件事。

湖人有個孫大圣 第三個美女,就是羅小冬最熟悉的歐陽小西了,歐陽小西造型不變。

歐陽小西的美,就是一種大家閨秀之美。

歐陽小西是大企業家歐陽華的獨生女,千金寶貝啊!

所以,這也正常。

三大美女齊聚首,這是很難得的一個畫面。

不少行人都停下匆忙的腳步,開始看。

甚至有的人,拿出手機來拍照,主要是拍照這社會上存在不多的大美女,夏璇!

夏璇畢竟是這裡面所有三大美女裡面,知名度最高的一個。

夏璇和歐陽小西是閨蜜,所以兩個人一起來,加上夏璇的保鏢,一共擠在一起多個人!

從今開始當大佬 就這樣,現場一片嘈雜,而後,警察王萌,帶走了馬大海,羅小冬啟目遠眺,只見馬大海上了警車,而夏璇和歐陽小西,也分別上了警車!

估計是帶去問話的。

羅小冬也不在說什麼了。 一路往北,看到不止一個水坑。

極目之遠的那處水坑,隱隱可見數具浮屍。

眾人心生憷意,皆覺奇怪,人群裡面漸漸有了低聲議論。

不過所行之路,跟那水坑不是同個方向,帶路的女童下了這邊的山道之後,就朝著另外一處山道走去了。

低風陣陣,所有人的褲腳凝滿泥漬,破舊的鞋子里,雙腳早已裹滿泥漿。

又行了半個時辰,那少女忍耐不住了,開口叫道:「佟大哥,我們還得走多久,能停下來歇歇嗎?」

老佟哪能做得了主,看向夏昭衣:「阿梨……」

「走吧。」夏昭衣沒有回頭,開口說道。

老佟只好看向那少女,道:「就,就繼續再走一會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