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糖:「是啊!說是要找他的初戀女友吧。」

夏陌歆:「初戀女友?」

葉雨晴:「這個何雨薇很專情呀!竟然為了他的初戀女友去TS,TS可是很危險的耶!而且,他是怎麼知道TS的所在地的呀?」

唐糖:「我也不知道。但好像不是女友誒,好像只是他單相思。但他說他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葉雨晴覺得她只能對何雨薇豎起大拇指了,這麼專情?!

單相思,還願意為了她付出一切代價。

這年頭,這麼專情的男人不多了呀!

陷入愛情的人果然好恐怖!

夏陌歆也是忍不住感嘆:「痴情的人啊!」

葉雨晴:「那你找到那姑娘了沒?」

「沒。所以我也沒對他要任何東西。」唐糖眉心微擰:「倒是他要找的那個人,好像就是我和落落在找的那個人耶。」

葉雨晴皺眉:「同一個人?你確定?」

唐糖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下頭:「名字不確定,但根據他描繪的樣貌是一樣的,就是他現在的樣貌。」

夏陌歆皺了下眉頭:「他什麼時候去的TS啊?」

唐糖想了下:「他是半年前來的,但那個時候他說那個姑娘已經消失半年了。所以應該是消失了一年吧?」

葉雨晴挑了下眉:「你不是說不能隨便透露TS客戶信息的嗎?現在怎麼?改啦?」

唐糖晃了下椅子:「那不一樣啊,現在我覺得他要找的人,也就是我和落落要找的人,可能已經被帶到魔夜去了。」

夏陌歆皺了下眉:「為什麼這麼說?」

唐糖:「我們要找的那個人,雖然不一定有很大的權勢,但我能肯定她現在的實力絕對不亞於你們三人。」

葉雨晴咬了口巧克力:「這我信,她可是落落的妹妹,光是看落落就知道,她肯定也不會弱不到哪裡去。」

夏陌歆還是不明白:「但,何雨薇為什麼要扮成那個人的樣子啊?」

唐糖聳肩:「不知道。」

葉雨晴站了起來:「那就去問問唄!」

唐糖把她按回椅子上:「那要怎麼解釋啊?」

夏陌歆笑了下:「我直接說我可以聞出氣味不就行了。」

唐糖:「……」是哦!忘了這茬了!

教室里。

樂宇軒看著手上的表,都已經去了五分鐘了!

還不回來,是想在辦公室過一輩子了嗎?

葉雨晴眸光落在樂宇軒寫滿不爽的臉上,抬頭向前面的夏陌歆問:「他咋的啦?吃炸藥啦?這麼大火氣,搞的像是別人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夏陌歆看了眼樂宇軒,又看了眼葉雨晴:「應該是生氣了吧。」

葉雨晴皺著眉頭:「蛤?什麼鬼?幹嘛要生氣啊?」

葉雨晴拽了下同在前方的莫紀羽的衣袖:「誒誒!莫紀羽,誰惹他生氣了嗎?」

莫紀羽看著這倆人,嘴角勾了下:「算是吧。」

葉雨晴「哇。」了一聲:「誰呀?這麼厲害!乾的漂亮啊!」

夏陌歆嘴角勾著:「雨晴,你怎麼,這麼關心樂宇軒啊?」 葉雨晴轉過頭來:「有嗎?」

「有。」夏陌歆點頭:「我可從來沒見過你這麼關心一個男生,還是認識沒幾天的男生的。」

夏陌歆湊近了幾分,在她耳邊輕聲道:「再加上,他還拿了你的初吻。」

葉雨晴瞪著她,沒好氣的推了她一下:「閉嘴!別給我提這事兒,想起來就煩。」

夏陌歆還在笑:「已經過去的事兒,你現在後悔也沒用呀。」

『再說了,你總不能因為這事兒,而搞的自己不愉快吧?多不值啊!』

葉雨晴單手托著腮:「好像有道理耶!」

下午放學。

莫紀羽轉過頭,嘴角淺淺的勾著:「一起吃飯吧。」

夏陌歆眉頭皺了一下,看著那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正對著自己淺笑,呼吸都是一滯。

半餉,她才道:「又來?」

莫紀羽笑了下:「別誤會。這次是宇軒要請你們吃飯的。」

夏陌歆和葉雨晴眸光落到樂宇軒身上。

樂宇軒站了起來:「前幾天的那件事的賠禮。」

葉雨晴的臉瞬間就沉了:「不用。」

樂宇軒上前一步:「一定要!」

夏陌歆看著這一幕,挑眉,嘴角無聲的勾了一下。

走近了,在葉雨晴耳邊輕聲說道:「就接受吧,你如果不答應,他還會繼續邀請你的,還不如現在答應了呢。」

葉雨晴聞言皺了下眉,轉過頭,挑了下眉:「這話好像是我之前對你說的吧?」

夏陌歆只是笑笑。

葉雨晴轉過頭對著樂宇軒,眉頭輕挑了一下:「請吃飯可以,但可以再去邀請一個人嗎?」

樂宇軒雙手環胸:「可以,但是是誰?」

夏陌歆知道葉雨晴打的是什麼算盤:「這個人,你們也認識。」

銀汐旁邊一家餐廳的包間里。

葉雨晴轉頭對著坐在身旁的人一笑:「雨薇,你陪我去上廁所吧?」

身旁的何雨薇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已經被拽起了。

樂宇軒看著那狂奔的背影以及被拖在地上的人一臉懵的表情,骨節分明的手指敲了敲桌子:「她要幹嘛呀?」

莫紀羽笑了下:「人家不說了嗎?去上廁所。」

樂宇軒看著那兩道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里,將頭轉過來:「那有必要跑的那麼快嗎?」

夏陌歆正在用茶水清洗著碗筷:「可能比較急吧,今天下午雨晴吃了不少東西。」

樂宇軒點頭:「那倒也是。」

是吃了不少,嘴巴好像就沒停過。

莫紀羽眸光落在了夏陌歆的身上:「她今天下午吃了很多嗎?」

夏陌歆頭也不抬:「嗯。」

一秒后,又補了一句:「各種零食。」

莫紀羽「哦。」了聲,手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後腦勺。

女衛生間里。

葉雨晴把何雨薇拽到了一個隔間里,直接把他往牆上一按,單刀直入:「何雨薇,你為什麼要假扮成女生?」

何雨薇本來突然被一扯就有點懵,現在被人問道自己保守了一年的秘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慌了的狀態:「你說什麼呢?什麼假扮女生?」

葉雨晴目光直直的看著對方的眼睛:「別裝了!我都知道了!」

何雨薇還是不承認:「我沒裝!你到底知道什麼了?!」

葉雨晴臉向前湊了一點:「你再不說,我就把這個消息告訴全班人。」 何雨薇皺著眉頭:「你!」

三分鐘后。

夏陌歆看著走到自己座位旁的兩人:「事情談完了?」

葉雨晴拉開椅子坐下:「嗯。談完了,他已經招供出來了。」

夏陌歆正在喝水,聽到這話,被嗆到了。

莫紀羽坐在她旁邊,想伸手去輕拍她的背。

卻在空中被攔了下來,就見夏陌歆抬了下眸:「不用,謝謝。」

夏陌歆轉頭對著葉雨晴:「招供?不是說好了,要和平解決嗎?你對他做什麼啦?」

葉雨晴癟著嘴,無辜道:「是和平解決呀!我都沒動手的,只是問他而已。」

何雨薇在一旁,一雙淺紫色的眸瞪著樂宇軒:「說!是不是你告訴她們的?!」

樂宇軒也是一臉懵:「蛤?什麼?」

葉雨晴側眸:「都說了不是他們告訴我們的啦!」

何雨薇不信:「怎麼可能!不是他告訴你們的,你們怎麼可能會發現?!」

葉雨晴轉過頭:「我們怎麼就不能自己發現啦?!」

樂宇軒聽著這三人的對話,是越聽越蒙:「等等,到底是什麼東西?」

就在何雨薇要開口之際,包間的門突然就被打開了。

是上菜的服務員。

這家店都是把一桌客人的菜都做好了在一起上的。

葉雨晴點菜可是絲毫沒客氣的,既然某人主動認錯,那她也不是不可以大發慈悲的原諒他。

但既然選著用吃飯的方式來賠罪,那就得做好心裡準備了。

於是就造就了現在滿滿一桌子的菜。

再菜上好之後,何雨薇用魔法將門關上,才轉過頭對著樂宇軒說道:「就是我是男人的事情。」

樂宇軒聞言,眸子突地就放大了:「你是說,她們知道你是男人的事啦?!」

何雨薇點頭點的很是不情願。

葉雨晴撓了撓耳朵:「有這麼驚訝嗎?」

樂宇軒是真的驚訝:「很驚訝!這都一年了,沒有一個人發現過,連老師都沒有!」

夏陌歆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任何監聽魔器之後,才嗓音緩緩的開了口:「是TS主人告訴我們的。」

這次反應最大的不是樂宇軒,而是就坐在夏陌歆身旁的莫紀羽。

莫紀羽在聽到她們知道何雨薇是男人的時候,就有些驚訝,在聽到TS之後更是一雙眸子瞬間放大。

伸手直接就抓住了夏陌歆的手腕:「你認識TS的主人?!」

夏陌歆不易察覺的皺了下眉,想甩開那隻抓著自己手腕的手,卻掙不開。

還是葉雨晴在旁邊拍了下莫紀羽的手,莫紀羽才放開。

莫紀羽有些尷尬似的低了下眸子:「對不起。」

夏陌歆一隻手握著剛剛那被抓著的手腕,上面還殘留著那人手上餘溫,暖暖的。

低著眸道:「沒事。」

季洛辰也終於抬了下眸:「你們去過TS?」

葉雨晴一笑,毫無破綻:「巧合。TS主人讓我們找一個叫何雨薇的人,跟他說他的交易可能要完成了。」

何雨薇一聽,直接抓住了葉雨晴的雙肩:「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葉雨晴拍開他的手:「只是可能,有了點線索,但不確定。」

何雨薇是真的很急:「沒事,只要有消息就行。」

夏陌歆看著他這副模樣,就可以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真的真的很喜歡那個人。

眸低像是多了些什麼東西,卻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將眸底的思緒壓下,夏陌歆淺笑了下:「看來,你真的很喜歡那個人。」

那笑,帶著一絲很微弱的苦。

何雨薇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嗯。」

莫紀羽看著眼前這個傻笑著的人,是真的為他高興。

心裡又不由得想起自己要找的那個人。

一般人都是和TS主人直接進行交易,關於TS真正的所在地信息沒有人知道。

但TS主人的行蹤極其詭秘,樣貌也隨時會變,根本沒人知道TS主人的真正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