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下官從未如此想過。”

“你陳廣爲了大唐北疆,奉獻了一生,戎馬生涯,不惜辛勞。而我,年紀輕輕,靠着和建安公主的關係,那麼容易就成爲了你的上級。你不服氣,想要以此考驗我的真本事。或者說,讓我丟臉。”

“大,大人……”一切被猜中,陳廣臉色慘白,想不到新上任的督統年紀輕輕,卻如此老練。

林楓猛地拍着桌子道:“我告訴你陳廣,老子今日的地位不是攀關係得來。想當年,蠻族和魔族合夥殺我南疆大軍,是誰衝入敵軍的包圍圈救出了建安公主?”

“九州薈萃大會,我陽州子弟從來沒有拿到過三榜榜首。就連我的師尊劍聖前輩也沒有此殊榮。”

“此次北疆督統一職。乃人皇親自任命,看中的便是我的修爲和能力。你若有不服,大可一戰。別看着我的修爲不如你,真正到了戰場廝殺,你不是我的對手。”

林楓的語氣越來越冷,越來越寒,甚至有一層輕蔑。

溫和的人,忽然威嚴起來,總是令人忽然有些招架不住。

林楓字字擲地有聲,陳廣崩潰:“下官該死,下官狂妄自大……”

眼見陳廣服軟,林楓緩和語氣道:“北疆衆人。我頗爲看重你。你並非陽州三大門派弟子,可以走上今日的位置,靠着你的實力和衷心。北疆,畢竟還是溫和之地,相比南疆的刀山火海。微不足道。你雖老,但是練還不是足夠。”

“大人教訓的是。”陳廣心服口服。

九州薈萃大會三榜榜首,這樣的人全部都是日後大陸之上的頂尖人物。而林楓曾在南疆期間,深入十萬大軍救出建安公主,已經成爲了大唐衆所周知的傳奇。

“北疆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沒有一個英明的上級喜歡和重要一個耍心機的部下。你明白嗎?”林楓問道。

“大人……”

陳廣想要解釋或者慚愧,林楓卻偏偏不給他機會說話。拍拍陳廣的肩膀道:“好了,以後該怎麼做,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清楚吧。”

“大人……”

“別急着表態,回去好好想想。”

“是。”

陳廣黯然離去,心事重重。走到門口之後,忽然轉身雙膝下跪道:“大人,末將不用想了。只要大人不嫌棄,我陳廣一定跟着大人好好幹。”

“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如今魔族大軍壓境,風國蠢蠢欲動。而你也看到我嗎北疆士卒的水平,中看不中用。”

“末將也認識到了這個問題。可是劉權平日訓練士卒,重點培訓隊列之上。我也和他說過,我們要展開對戰訓練。可他覺得北疆無仗可打。那麼拼命幹嘛?還不如搞好隊列,隨時可以應付上面的審閱。”

“好看可以嚇人嗎?愚蠢。從今日開始,雁門城所有士卒的訓練交給你了。步兵。騎兵,玄甲兵都缺少殺氣,耐力更是不行。我需要實際的東西,而不是花架子。”林楓一臉威嚴。

陳廣本來是戴罪之身,上級不但沒有怪罪反而委以重任。陳廣心裏忽然涌起一團火,就算林楓讓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執行。

“大人放心吧,給我數月功夫。我絕對讓雁門城的士卒煥然一新。”

“放手去幹吧。另外宋司捅出來的事情,讓他安分點。這些事情。我自有主張。”

“是,大人。”

“好了,沒事你下去吧。”

看着陳廣一臉亢奮的離去,林楓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也許北疆非戰之地,流雲宗和離火教滲透進來的勢力有,卻是不如南疆一般那麼一手遮天。

北疆明確說來有三股勢力。流雲宗一股,離火教一股,還有便是陳廣這一股,並非來自三大門派。

接下來幾日,林楓來到雁門城官道之上,看着歐陽世家商貿往來,有了很多瞭解。第二日,林楓召集大家開會:“最近由於盤查鬆懈,很多有害之物流入我大唐,嚴重損害我大唐子民的利益。不如鴉片,這種東西可以放行的嗎?”

“大唐已經戰火連天。這些毒物流入大唐,只會令我大唐子民腐朽,終究走上滅亡之路。此行如同叛國。”

林楓越扯越嚴重,以致所有將領惴惴不安,一臉沉默。

林楓又接着道:“從今日開始。展開爲期一月的嚴厲盤查,但凡走私之物,一律禁行。若是有人暗中放行,小心他頭上的官帽。”

“是。我等一定命手下嚴格執行。”衆人慌忙附和。

林楓拿出厚厚一本書道:“但凡我書上寫着的東西,一律不準流入我大唐。”

“是。”

大家相互傳閱,看到上面的東西之後,一個個傻眼。諸如:碗筷,衣裳,鴉片,茶葉,陶瓷……

“大人,衣裳也是違禁品嗎?”劉權滿臉凝重。

“近日我大唐發生了大戰。恐有風國間隙流入,所有但凡可以藏東西的東西一律不準進入我大唐。”林楓解釋。

“也就是說唯有光着身子才能進入我大唐?”劉權吃驚問道。

“正是如此,還是劉權聰明,領悟能力極快。”林楓笑着讚道。

“多謝大人誇獎。”劉權此時的臉笑得比哭還難看。

林楓的命令很快頒佈下去。北疆往來商貿通道等同於被徹底斷絕。劉權爲首的一幫人損失極大。而那些平民出身的將士一個個直呼林楓英明,對林楓佩服敬畏不已。

然而,一些暗涌開始顯現。 林楓的舉措在整個北疆引起了極大的轟動,禁止了大唐和歐陽世家以及和風國的一切貿易往來。

雁門郡郡守和衆多元老聯袂選出一個代表,找林楓談判。如此長期如此下去,北疆子民唯有喝西北風的份兒了。

郡守找到了林楓,問道:“大人,你此舉意欲何爲?這樣下去,北疆商貿不通,很多人要餓死啊。北疆的人都是靠着做生意過日子。”

“是你們沒有油水可撈了吧?”林楓心裏暗想,嘴上卻是笑道:“這是軍事機密,無可奉告。”

郡守一臉無奈,涉及到軍事機密,有適逢戰亂,又能如何?

元老都是國家的大財主,態度堅硬道:“我可是大唐的元老,每年繳納的稅銀無數。林督統,你若不馬上恢復和風國,歐陽世家的貿易通道,我便去長安告你去。”

林楓冷笑道:“請,需要我備馬嗎?”

元老們憤然離去,還當真去上級告林楓。可是上級回饋的信息便真如林楓所言:軍事機密,一切遵行。

這些總算知道林楓的後臺有多硬了。看來他和建安公主有一腿的傳聞就是鐵一般的事實。林楓就是未來的大唐駙馬爺啊。

明面上不行,大家開始暗地裏想着法子解決。首先賄賂,銀子送去了不少,林楓照收不誤。可是恢復商貿關口遙遙無期。

殺手也派去不少,但是沒有一個回來的。就連大師境界的強大殺手也派出去一名,結果就是從世間消失。

衆人震驚林楓的修爲,竟然可以解決大師境界的強大修行者。看來只有宗師境界的絕頂強者才能對付。可是宗師境界的絕頂強者哪裏那麼容易找?

一月之後。歐陽世家終於坐不住了。派出三大長老之一的歐陽相如會見林楓商談。

第二日,雙方按照約定時間在兩國交界處的一個小鎮見面。

“林督統?”

“歐陽長老?”

兩人見面打着招呼,哈哈大笑一起坐下來。

歐陽長老約莫五十來歲,身材高大,卻也是有些胖。滿臉柔和笑意。親善近人。

林楓抱拳道:“歐陽長老,你好啊。”

歐陽長老立即還禮道:“早就聽聞林督統的大名,簡直如雷貫耳。單槍匹馬,深入魔族大軍救建安公主,又是陽州第一薈萃大會的三榜榜首。也難怪向來不收徒的劍聖也爲你破例了。萬萬沒有想到,林督統如此年輕。而且英俊瀟灑啊。”

“長老謬讚了。”林楓笑着回道。

歐陽長老微微正色道:“我和林督統今日一見如故,有幾句肺腑之言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長老有話直說。”林楓大方道。

“林督統。我歐陽世家和大唐數百年的交情,一直都是友好之邦。卻不知爲何你上任之後,就頒佈了禁商令,嚴厲阻絕了兩國所有貿易往來。如此對你我雙方不利的事情。我實在難以相信是年輕有爲的林督統的手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歐陽長老擺出一臉困惑的表情。

“這個你也知道我們大唐發生了戰亂。風國開始對我大唐蠢蠢欲動。爲了避免間隙混入還有一些不可明說的原因,我大唐不得不出此下策。對此給歐陽世家造成的困擾,我感到非常的抱拳。”林楓文質彬彬。

“那請問這個頒令要持續多久呢?”歐陽長老笑意之中滿是精光。

“這個要看情況而定。短則一週一月,長則上年。都有可能吧。”林楓擺出思考的樣子道。

“林督統!”

歐陽長老聽到此話,笑意仍在,但是有了勉強和不耐煩的味道。他道:“大家都是微距高位之人。就沒有必要拿這些無關痛癢的藉口來推脫。在北疆,你是軍部第一人,你說的算。請林督統告之。你到底想要什麼?”

“歐陽長老此言差矣。這是大唐的決定,不是我林楓一個人亂來。怎麼是我要什麼呢?”

“林督統所言極是。那麼大唐到底想要什麼呢?是錢嗎?”

“歐陽長老,你這是要賄賂我嗎?你也說過。大家位居高官,你這不是我侮辱的人格,不對官格嗎?”

“林督統不要動氣。恕我魯莽。這樣說吧,恰逢大唐戰亂,我們歐陽世家願意提供一些資助,而這個資助的銀兩全部計入到林督統一個人名下。由林督統一個人掌控。如此一來,北疆和我歐陽世家的貿易往來可以鬆懈點嗎?”

“恩。”

林楓故作停頓。思考了一會兒道:“歐陽世家果然是我大唐友好之邦。我大唐戰亂,歐陽世家不僅沒有像風國一般準備趁火打劫。反而資助銀兩。我定然會好好考慮歐陽家的誠意。”

“那太好了。”

終於看到了轉機,歐陽長老高興道:“請問林督統,關於資助的問題,到底多少銀兩合適呢?”

林楓想了想,然後伸出了一隻手,正好五根手指。

歐陽長老看着那個數目點點頭道:“林督統的意思可是五十萬兩白銀,這個好說。大人說什麼時候要吧。”

林楓搖搖頭,卻是沒有說話。

歐陽長老一臉困惑道:“林督統的意思是五千萬兩?林督統是在開玩笑吧。”

林楓再次搖搖頭道:“我就明說吧。五十萬兩黃金,五十副高階玄甲,五百副低階玄甲。”

噗呲,歐陽長老忍不住噴出一口茶道:“你……你說什麼?”

林楓一臉平靜道:“我想那些數字歐陽長老聽得很清楚,不需要重複。”

“有沒有妥協的餘地?”

“歐陽長老,你要知道大唐戰亂,風國虎視眈眈。迫切需要銀兩和玄甲。這關係到大唐的氣數。若是大唐度過此劫數,日後定然會好好感謝歐陽家的。”

“林督統,實在抱歉。你這無疑是獅子大開口。這麼巨大的數目,我們歐陽家恐怕無法同意的。”

“歐陽長老說笑了。九州大陸,誰不知道歐陽世家富可敵國。九州大陸。最富有的兩個勢力,其一便是關世家,其二便是歐陽世家。據我所知,歐陽長老作爲歐陽家三大長老之一,有權調動五十萬兩黃金數額的。”

“我確實有權利調動五十萬兩黃金,但是我要替歐陽世家的未來和利益負責。恕我直言。如此阻斷兩國貿易往來,不僅是對我歐陽家的極大損害,也是對大唐的嚴重損失。人皇定然不會由着你長此下去的。”歐陽長老擺出了人皇。

林楓笑吟吟道:“歐陽長老,我不是商人,不懂得如何談判。就那些數目。數目時候辦到了,道路就通了。”

儘管歐陽長老恨不得活吞了林楓,臉上仍舊是一臉和善笑意,他道:“今日沒有和林督統達成共識,我感到遺憾。但實不相瞞,沒有人會答應這個天方夜譚的數目的。”

林楓不以爲意道:“我也感到遺憾。祝願歐陽長老長安一行可以取得成功。順便說一句,你也知道北疆是我一人說的算。就算人皇那邊下令通行,我這邊要適當的調整稅銀。”

“哦。怎麼調整?”歐陽長老眯着眼睛。

“若是重新通行,稅銀調整到百分之三千到五千。”林楓說着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意。

歐陽長老聽到這話,身體陡然一顫。忍不住咳嗽起來。

“當然。若是歐陽家想通了準備資助我大唐的話,我這裏的大門還是隨時對歐陽家敞開。不過需要說明的是,由於戰亂,每日流離失所的人數量倍增。由此,從今日開始,每過一天數額追加一萬兩黃金。也就是說。如果明日歐陽家來找我,應該帶上五十一萬兩黃金。”

歐陽長老看着林楓目瞪口天。說不出話來。他靜靜地坐下來,開始思考。

林楓則是自顧喝茶。甚至隨意翻看案桌之上的書籍打發時間。

歐陽長老心想:現在自己有兩個選擇,第一就是答應林楓的要求,用鉅額銀兩來換得兩國貿易往來。第二條路便是想辦法趕走林楓,甚至殺掉林楓。

但是扼殺一個一個少年得志的天才,不符合歐陽家的作風。生意人買賣不成人情在,趕盡殺絕,只會把自己逼上絕路。

歐陽長老看着林楓,忍不住嘆口氣道:“聽聞北疆新上任的督統是一個兵痞,我起先不信,現在卻是信了。”

林楓笑而不答。

歐陽長老起身道:“五十萬兩黃金,五十副高階玄甲,五百副低階玄甲不是一個小數目。林督統需要銀票交易還是銀兩交易?”

林楓聽到這話,心中頗有些吃驚。不愧是歐陽家三大長老之一,作出決定的時候乾脆利落。

“用數額最大的銀票好了。歐陽家的銀票,九州通行,這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好的。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明天早上我派人送到邊境。到時候請大人帶着馬車來提貨吧。這筆交易數額頗大,還請大人做好詳密安排。”

買賣談成,林楓心中滿是喜悅,卻也有些愧疚。若是歐陽家耍陰謀,林楓會覺得坦蕩蕩些。而歐陽世家如此爽快果斷,自己便會覺得有些敲砸勒索。

“今日給歐陽世家帶來麻煩了,我感到抱歉。”林楓由衷道,但是銀兩和玄甲對於此時的大唐來說,太重要。

歐陽長老善意笑道:“如果僅僅爲了打開兩國商貿道路,這五十萬兩黃金確實太貴,但是五十萬兩黃金可以獲得林督統的對歐陽世家的好感,值得。我們歐陽世家希望可以和林督統做真正的朋友。也希望林督統可以把我們歐陽家當朋友。” “我有些好奇,歐陽世家爲何如此看重我?”林楓一臉疑惑。

歐燕長老笑道:“我們生意人,會對一些未來的強者估價。看來林督統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價。我們歐陽家預測過,在未來百年,有六等之人會成爲九州大陸的主宰。而林督統名列其中。這樣的人物,我們豈敢怠慢?”

“哦?哪六等呢?關大家,蕭宓,冷雨,齊婉兒四大宗師?”林楓問道。

歐陽長老搖搖頭道:“四大宗師,唯有關大家財力雄厚,在日後百年有了地位。其餘四人,充其量不過是位居高位罷了。”

“我的修爲不如四大宗師,身後也沒有強大的背景。若是四大宗師都沒有名列其中,我怎麼可能名列其中呢?”林楓更加不解。

“傳聞林督統入神墟了。僅此一點,足以成爲大陸日後的主宰之一。”歐陽長老睿智笑着,好似明明知道林楓在裝糊塗。

“原來如此,只是不知道這個傳聞從何而來。”

林楓並未否認,也沒有承認,而是道:“我想知道六人之中,誰排名第一?”

шшш ¤ttκǎ n ¤¢Ο

“這當然是祕密。”

歐陽長老毫不猶豫道,當他看到林楓臉上失望的表情,露出了狡詐笑意道:“當然,既然我們把林督統當作朋友,也就沒有祕密可言。”

“呵呵,好說好說。”林楓喜笑顏開。

“我們歐陽家認爲,年輕一代人物第一人當數大先生。”

林楓聞言點點頭道:“神墟大師兄,第一當之無愧。”

“那麼第二呢?”林楓緊接着問道。

“第二自然就是雲麓仙宗的墨憑欄。鬼族的鬼圖,魔宗的魔一。普覺寺的永念屬於第三等。而後,神墟大先生之後的弟子屬於第四等,劍聖位於第五等,第六等便是四大宗師。”

“原來如此。”林楓明白過來。

歐陽長老又道:“老實說來,我們起先把林督統。大唐建安公主,風國的大將軍風靈,青雲門賀容聲,空靈之體林妙妙,大周太子列在第七等。這些人之中,修爲天資最弱的便是大周太子。但是考慮到大周實力雄厚,他便計入其中。而林督統修爲不足,脫離了第七等,只因爲你和神墟有了關係。”

看着林楓一臉沉思,歐陽長老笑道:“這些不過是我們歐陽家的推測罷了。事實並非一定如此。大人聽了一笑而過,也不用當真。”

“歐陽世家果然藏龍臥虎。”

兩人寒暄了一番便告辭。林楓看着歐陽長老消失的背影,忍不住長吁一口氣。他的內衣被汗水浸溼,今日的談判看似輕鬆,林楓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歐陽長老可是宗師境界的強大修行者,面對自己的敲砸勒索,換作他人有可能當場會拍死自己。

林楓卻是沒有其他的選擇。他拿出一張宣紙,慢慢打開:

林楓:

你已去北疆一月有餘。不知道你近況如何,是否可以應付北疆的局面。由於魔族此次傾巢而出,我南疆徹底淪陷。魔族一舉攻克我大唐數個大郡。眼見要攻向長安了。

由於連番大戰,我軍損失慘重。大唐國庫開始捉襟見肘,再這樣下去,士卒沒有溫飽之糧,沒有兵器在手,沒有甲冑護身。何以對敵?

魔族大軍之中,還有一些蠻族的部落。大唐建國到如今。從未遇到今日這般的滅頂之危。

林楓,若是有朝一日。大唐滅亡。我唯一希望的事情便是,臨死之前,可以和你見上一面。

若非生死,此生不書信。

唐瑾兒。

這封信,林楓收到了數日,看過了很多遍,一直揣在口袋裏。每一次看的時候,忍不住一臉沉思。

林楓望着長安的方向,喃喃道:“公主,你對我林楓有知遇之恩,我林楓定然不會辜負你的這片信任。”

當晚,林楓拿着關大家的贈予的令牌,找到了關家的分處。然後第二日前往邊境和歐陽長老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