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坤看着穀風一身的燒傷,一怔,接着笑道:“好樣的!僅僅兩天就回來了,當初我可是花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好好休息吧,明天你就去火仙仙閣,找火仙炙空!”

穀風點點頭:炙空,聽着就不是好惹的人…… 第二天告別了土仙文坤,穀風出了土仙仙山,向遠處一座滿是紅杉的仙山飛去,那裏便是火仙仙山。

火仙仙閣風格很是粗狂,狂野中帶着一絲傲氣,讓穀風不禁對這位火仙炙空已經有了一些敬畏。

穀風飛進仙閣,剛納悶怎麼沒有仙童來招呼自己,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炙熱之氣向自己撲來!

穀風驚的猛退,如此強大的修爲,難不成是炙空?穀風急退幾步,仙氣罩護身,看着眼前。

一名**上身,渾身都是微紅的肌肉的青年男子走了出來,哈哈一笑:“你便是穀風吧!”

隨着這人的出現,那種炙熱感消失殆盡,穀風以爲這位就是火仙炙空,急忙施禮:“小仙穀風,拜見炙空大人!”

那男子一下子窘迫起來,撓撓頭道:“我可不是炙空大人,我是火仙炙空大人手下的大仙,其米林!”

穀風聽了這話一怔,也是有些尷尬,重新施禮道:“小仙穀風,拜見其米林大人!剛纔,還請恕罪!”

其米林哈哈大笑:“好了!別說這些了,你隨我來吧,炙空大人在等着你呢!”

說罷其米林轉身向仙閣內走去,穀風也緊隨其後。

火仙仙閣內是巨石疊置,很多叫不出名的大樹充斥在仙閣之中,別有一番風味!

兩人順着仙閣的大道走了一會兒,便來到了正閣,其米林進去稟報了一聲,便讓穀風進去了。

穀風輕輕走進正閣,見紅木桌後面正襟危坐着一位老人,這老人一頭紅髮,身着暗紅色仙袍,一雙虎目圓睜,正一臉笑意的看着穀風。

“小仙穀風,拜見火仙炙空大人!”穀風慌忙施禮道。

炙空笑着點點頭:“果然英雄出少年啊!聽說你兩天就在文坤老頭兒那裏的土靈空間出來了,實屬奇才啊!那土靈空間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不過我這火靈空間,可是更加危險啊!”

穀風笑着微微點頭:“小仙既然答應了這些,就一定要做下去!”

炙空點點頭,驀地起身,全身散發出一道道火紅色的火光!整座仙閣的溫度,瞬間便飛昇上去!

在仙閣外的其米林感覺到這種溫度也不禁額頭冒汗:這炙空大人要做什麼啊!這穀風只是一介小仙,這麼高的溫度,能撐的過去嗎!

仙閣內的穀風此時已經感覺到身上穿了一陣陣的灼痛,但是他也知道,若是自己連這一關都過不了,那火靈空間就不用去了!

穀風正拼盡全力對抗着這駭人的熱氣,那炙空卻是突然冷哼一聲,大手一拍,一道巨大的火焰就衝穀風飛去!

穀風大駭,仙氣罩再次提升,腳下踩着步法急退,卻沒想到那火焰竟然緊追不捨!穀風牙一咬,鬼甲上身,祭出了地火鼎,鼎蓋一掀,那火焰瞬間便被地火鼎吸走!

炙空一驚,接着就哈哈笑道:“好小子,這種東西都有!不過我可告訴你,你這鼎裏裝着的是地火,與我這天火可是絕不相容,若是在火靈空間裏裝的天火太多,你可就危險了!”

穀風沒想到還有這種說法,急忙施禮道謝。

炙空不再說什麼,轉身領着穀風走出了火仙仙閣。

在這火仙仙閣的後面卻不是一條長梯,而是一條竹林小路。兩人走了許久,這身邊的竹林越來越稀少,溫度卻是越來越高。

終於,兩人面前出現了一團篝火。

“到了!”炙空說道:“你盤身坐下,仙氣護身,我將你送進火靈空間裏去!”

穀風依言盤身而坐,卻忽然笑着問道:“小仙斗膽一問,不知道炙空大人當初在這火靈空間待了多久纔出來?”

炙空呵呵一笑:“我?老朽愚笨,當初在這火靈空間裏,足足待了十天才得以逃出生天!”

穀風一怔,卻不再說什麼。那炙空雙手合十,全身再次散發出一道道火光,一團金色的火焰在雙手間跳躍着,忽然,炙空將這金色火焰打出,直撲向那團篝火!

穀風頓時感覺到渾身一陣溫暖,然後就是突然而來的炙熱,他急忙睜開雙眼,眼前的一切讓他不敢睜眼:這裏到處都是團團火焰,連地上的路都看不清,整個空間中都充斥着炙熱無比的空氣,讓穀風都不敢呼吸,生怕把自己的鼻子灼傷!

穀風不敢再在這令人窒息的空間中多待一秒,急忙仙氣罩護身,一步步向前走去!

很快,他發現了這火靈空間的不同!這裏的空氣太過炙熱了,走了沒幾步,因爲炙熱而擠壓了的空間讓穀風的仙氣罩也瞬間支離破碎!

穀風大驚,撲面而來的炙熱之氣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這天火,絕不比那地火差到哪裏去!

穀風慌忙馭起全身仙氣,將仙氣罩提升到了極致,又在仙氣罩內扔了一紙玄冰符,這才覺得好受一些,再次邁開步子,一步步向前面走去。

沒走幾步,穀風周圍的火焰突然像是發了瘋的一般,咆哮着向穀風撲去!

仙氣罩再一次支離破碎,穀風幾無躲閃之地,瞬間便被燒傷,疼的他大吼一聲,猛地向上躍起,鬼甲再次上身!

看着依舊不依不捨的熊熊天火,穀風手中祭出天歌劍橫着猛劈出去!

天歌劍在團團火焰中穿過,那火焰的來勢卻是不減,穀風冷哼一聲,再次後退,接連扔出兩隻玄冰符,使得那火焰之勢稍減!

利用這一空隙,穀風再次馭出天歌劍:“天旋劍,刺——!”

無數道劍氣旋風飛出,直接將那團團火焰擊的支離破碎!

穀風急忙再次馭起仙氣罩,疾步向前面走去!

可是,這火靈空間哪裏會這麼容易讓穀風逃離!他沒走幾步,頭頂突然想起一陣“轟轟”聲,瞬間周圍的溫度竟然再次飛昇,穀風擡頭一看,竟是無數的大火球狠狠砸了下來!

前面的路上與身後的路上同時墜下了無數的火球,這次是真的逃無可逃了!穀風大喝一聲,手中天歌劍環在身前:“環天劍,破——!”

強大的劍氣以穀風爲中心,向四面激射而去!

那顆顆大火球被掀翻出去,大多數消失不見,而剩下的,再一次向穀風衝來!穀風雙牙一咬,手中天歌劍再次猛揮出去:“天旋劍,破!”

無數道劍氣旋風與火球相撞,火球大多消失,而地上卻猛地向上噴出熊熊天火!

穀風大叫不好,心中暗暗叫苦,急忙躍起,手中天歌劍擊破最後幾個火球,但是雙腳仍被地上噴出的天火灼傷,頓時讓穀風感覺到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

穀風知道自己被逼上絕境了,不得已再次祭出了地火鼎:“少裝一點,我在向前走幾步啊!”


說着地火鼎鼎蓋一開,瘋狂的吸收着地上噴出的天火!

穀風借這機會向前猛衝兩步,卻發現這火道邊上竟然有一個缺口,在那裏,天火燒不到!

穀風大喜,急忙馭起仙氣罩飛衝過去,待雙腳落地,看着這隻能容一人盤坐的角落,長出了一口氣!

但是接下來的場面讓他哭笑不得:只見這角落周圍突然燃燒起了熊熊地火,溫度再次飛昇,幾乎讓穀風暈了過去!

這下,想出去可就難了!

“媽的!故意的吧!想玩我也不用這麼狠毒啊!”穀風罵道,還沒想怎麼出去,身邊卻出了一個問題!

這地火鼎確實不能收入太多的天火,此時地火鼎一陣亂顫,鼎身通紅,竟然有些要爆裂的前兆!

穀風大驚:這地火鼎可不是凡物!能讓它如此的痛苦,可見此時這鼎裏面是蘊藏着多大的能量!

這可怎麼辦?把它放出來?可是,若是放出來,估計自己也要被燒死在這裏,要知道自己現在可是根本逃不出這麼小的地方!

突然,穀風想到了一個主意:煉丹!

對啊,這地火鼎中現在蘊藏着如此強大的能量,正好可以煉製靈丹啊!穀風急忙打開自己的乾坤袋,尋找可以煉丹的藥材!

可是找了半天,這乾坤袋中能煉丹的,只有:萬年參、千年龜菌和兩顆獸丹!

難道,要煉製這合魂丹不成?穀風有些猶豫起來:自己可是找了很多年才找齊這些煉製合魂丹的材料,若是就這麼煉製了,能成功嗎!自己可是隻煉製過一次靈丹啊!


這時那地火鼎再次震了一下,穀風知道再不做決定,這地火鼎一裂,自己估計也要陪葬!

想到這裏穀風心一狠,取出了這煉製合魂丹的藥材,盤身而坐,馭起了地火鼎!

穀風仙氣護身,凝神向地火鼎內看去,這一看,穀風也是大駭:只見現在地火鼎內,地火與天火化爲兩道火焰,不斷的相互衝撞,互不相讓!在天地劫中谷風所收的地火這一路走來也用了不少,現如今正好與天火打個平手!

這地火鼎哪裏能經受如此大的能量!

穀風不敢怠慢,仙氣慢慢輸入進了地火鼎。那兩道火焰見有仙氣進來,猛地退到一邊,竟然同時向仙氣衝去!

穀風冷哼一聲,仙氣猛然暴漲,大量的仙氣涌進地火鼎,化爲一張乳白色的純靈仙氣的網,一股腦將兩道火焰包住! 地火鼎中的天火與地火被穀風的仙氣緊緊包住,穀風額頭上已經冒出了陣陣汗水,自己的仙氣還在努力的想要融合那兩道火焰!

兩道火焰在地火鼎中很是頑強,現在竟然是一致對外,與穀風的仙氣瘋狂的盤旋着!

穀風知道這樣下去自己會被耗光,體內仙氣再次大漲,猛地向地火鼎衝去!

這一次穀風的仙氣一下次刺穿了原先圍着兩道火焰的仙氣,直接將兩道火焰融合在了一起!

頓時地火鼎內的溫度驟然上升,若不是穀風的仙氣在圍繞着、保護着地火鼎,地火鼎這次就要被生生撕裂!

穀風努力使地火鼎保持住原樣,馭在自己身前,仙氣仍然不斷的輸入進去:要煉製這合魂丹,可不是一點的仙氣就可以做到的!

慢慢的,地火鼎穩定了下來,穀風身上的仙袍已經被汗水浸透,長出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身邊的萬年參、千年龜菌與兩顆獸丹,心一狠,手一揮,三件東西進入到了地火鼎中!

這地火鼎中地火與天火融合的火焰已經呈現出一種淡藍之色,三件東西扔了進去,瞬間便被燒化!

穀風大驚:難不成自己用幾百年才找全的東西這一眨眼就完蛋了!

穀風急忙凝神向地火鼎中看去,卻沒發現任何東西!這下穀風絕望了,正想將地火鼎收起,卻沒想到鼎中突然發出陣陣“呲呲”的聲音!

穀風再向鼎內看去,卻見到鼎底有着一灘藍色的水窪!這就是那三件東西煉化出來的!

穀風大喜,急忙將仙氣再次輸入到鼎內,將那灘水小心翼翼的保護起來,慢慢馭起在鼎中,接受火焰的煉化!

這灘水在穀風仙氣的保護與注入下,慢慢被火焰煉化成了圓丹!穀風知道此時需要的是時間,需要用時間將這三種東西完全融合在一起!

就這樣,穀風盤坐在地上,鼎身通紅的地火鼎飄在穀風的身前,一道道純靈的仙氣縈繞在一人一鼎邊。

三天過去了。

穀風的臉色已經有些發白,這次的合魂丹不像上一次的龍蛟內愈丹,這萬年參、千年龜菌與獸丹三種東西,都是時間聖物,鼎內的那灘水被穀風整整煉化了三天三夜,才逐漸融化完畢!

穀風雙眼猛地睜開,從乾坤袋中飛出一顆靈丹,直接飛入到了地火鼎內!

此時地火鼎內的火焰已經很小了,鼎身的溫度也慢慢降低了。

靈丹飛進地火鼎,穀風一股仙氣輸入,將靈丹粉碎,然後仙氣縈繞着那三樣東西的融丹,慢慢進入到靈丹中!靈丹慢慢重新合攏,將那融丹包住!


接下來的就是最後一的關鍵的步驟,將兩丹融合!若是做不好,靈丹出爐時便會粉碎,一切就都白費了!

穀風再次集中注意力,閉目凝神煉製這最後一步!

又是三天過去。

穀風所在的這個小角落,邁出一步,就要踏進無盡的天火之海中,穀風在這裏坐了六天六夜,身子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地火鼎的鼎身溫度已經很低了,鼎內的那道火焰已經基本消失。

穀風猛地再次睜開雙眼,地火鼎鼎蓋一下打開,一道白光飛出!穀風輕喝一聲,躍起抓到那道白光,回到地上!

攤開手掌,穀風看到手心裏乖乖躺着一顆白色的丹藥,藥身通亮,不斷閃爍着耀眼的光澤!

“成了!”穀風大喜,六天的時間,終於讓自己成功的煉製出了這逆天的丹藥——合魂丹!

穀風將這合魂丹看了又看,才戀戀不捨的將它放入到了乾坤袋中!

忽然,穀風右手腕處的白雲符號一閃,一頭長着銀色翅膀的大熊飛了出來!

“靠!你他媽是變態啊!”穀風大罵:“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又長成這樣了!”

“青龍在臨死之際,將它的龍丹留給了我!”小飛竟然說話了,一隻巨掌搭在穀風的肩上,一副壞壞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