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該做什麼?

第一時間伸手向身邊摸,摸到鋼筋上熟悉的花紋后,高文深深的吸了口氣:

「又來?」

迅速從床上跳起來,先是打量一下四周,發現不是自己的木屋遭到攻擊后,高文推開房門開始向外面張望。

「不是郝苗苗的木屋,那邊沒動靜。

李青?不是!

嗯?

是那個…叫什麼來著?

娜娜?」

被來襲的怪物擾醒了清夢,等高文看向琳琳房間所在的位置時,一瞬間就被嚇得清醒過來了。

一個白糊糊的東西,就在琳琳的木屋外飄著,每隔個七八秒,白糊糊的怪物就用自己的身體去撞琳琳的木屋牆壁,刺耳的聲音源自於此。

「女…女女….女鬼?」

等高文看清的清楚些了后,帶著顫音的兩個字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害怕!

瑟瑟發抖!

想鑽被窩!

好吧,長的再丑的怪物都在高文的接受範圍內,可這種雙腳離地、看上去半透明、關鍵還會飄的玩意……真的就是他的一生之敵!

不是女鬼有多厲害,就是單純的害怕!

可能是之前遇到的,那對一起出沒的黑白兄弟,給他留下的心裡陰影….

「不是吧,我這才第一天來,怎麼就有這麼可怕的玩意出來了…..」

看著女鬼一下又一下的撞擊琳琳的房門,高文是真的要哭出來了。

琳琳的木屋和郝苗苗的離得最近,如果琳琳的木屋被怪物破壞了,女鬼順勢又去破壞郝苗苗的,那他…..救是不救?

真的好糾結!

沒等高文下定決心,琳琳木屋那邊的局勢卻發生了變化。

就聽一聲輕喝,緊接著一道刺眼的光在小屋旁爆發開來。

隨之而來的,則是喬喬那清亮的嗓音。

「乾坤一棍,捉鬼驅邪!」

借著光芒的掩護,已然近身的喬喬連續三棍打在女鬼的身上,把其打的爆退不說,就連身影都暗淡了兩分。

「大膽鬼物,朗朗乾坤之下,居然敢現形傷人,吃我一棍!」

隨著她的聲音落下,又是一道白光亮了起來。

這一次直接把女鬼打的跑出木屋區。

高文:「……」

這麼猛的么?

看著喬喬三五下就把女鬼打跑,高文也是半響都沒回過神來。

好厲害!

至於之後的,木屋裡的琳琳跑出來,和喬喬抱在一起什麼的….

那都不重要!

男的不救女的救…..

那也不重要!

現在的高文只想說一句,喬喬大姐,您老打鬼的時候直接打死它不好么?

你把它打跑了。

回過頭。

它換個方向回來了,我該怎麼辦……

……

……

女鬼沒回來。

一直到第二天天明,太陽升起,木屋區都沒有其他的怪物光臨。

挺好的。

一大早,高文躺在被子里屬羊,他的木屋外就響起了『砰砰砰』的敲門聲。

「高文,高文,你還在么,是我,你開開門,你開門啊!」

聲音是郝苗苗,聽著還挺著急的。

揉了揉臉,從床上爬起來。

開門。

高文想轉身繼續睡。

誰想,他的後背居然被人抱住了

「嗚…你還活著,你還活著….」

好軟…

好大…

「苗苗你這是….」

有些尷尬的高文想轉個身。

想剛正面!

「你不知道…嗚….就我剛才來的時候,聽他們說那個姓韓的大叔死掉了,就昨晚….」

「呃….」

是,昨晚死的,我看著沒的氣兒,屍體還是我幫著埋的。

然後呢?

這就是你明目張胆占我便宜的理由嘛?

廢了挺大的力氣轉過身來,高文一邊安慰著,一邊把郝苗苗攬進自己的懷裡。

手下意識的往下…..

咳咳。

擁抱么,都懂的!

「嗚…剛剛沒看到你,你還不給我開門,我真怕你也…你也…嗚嗚….」

「沒事兒的,我這不是好好的么。」

「嗯嗯,你沒事就好….」

郝苗苗抬起頭,露出一張雨帶桃花的臉。

看的高文喉嚨有點發乾。

然後…..

「那個啥,兄弟,我來的是不是有點不是時候?」

出聲的是李青,這會兒這變態就靠在門外,臉上表情似笑非笑的。

郝苗苗嚇的鬆開手,直接捂著臉跑了出去。

高文:「……」

就很氣!

「青哥,早上好。」

有氣無力的,高文沖著李青招了招手:「進來坐吧…..」

「我就不進了,找你有事兒。」

「嗯?什麼事兒?你說。」

「那什麼……」

「啥?你認真的?」

看著面前歡樂的不知所以的李青,高文下意識伸手扶住身邊的牆壁。

他怕自己暈倒! 溫惜對於徐立川的印象還行。

徐立川年齡不大,今年約莫有35歲的樣子。個子高,身材也保持的很好,在公司裏面經常穿着一身煙灰色的西服,帶着金屬絲框的眼鏡,皮膚白,經常梳着背頭,整個人看上起斯文如同大學教授一樣。

文質彬彬的樣子。

說話也是很有素養,不像張鴻博這樣大腹便便給人油膩感。

不過能做到動嵐的高層,想必也有一些手段,手裏也攥著不少骯髒的事情。

「如果徐立川這次倒了,喬橋說不定要重新找大腿抱着了。」安雯也說着自己知道的八卦,「喬橋自從抱上了徐立川的大腿后,徐立川給了她不少資源。如果他這次下去了,喬橋這邊也能收到風聲,我這幾天找人在動嵐盯着喬橋的動向,就能隱約知道結果。喬橋這個人,短短三年能有現在的成績,聰明著呢。」

溫惜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進入娛樂圈一年,就要經歷這些,以後的風雨還不少呢,她不想動,但是背後似乎是有一個輪盤推著自己,逼迫自己必須做出選擇,「安雯,後面的風雨不少,你跟着我一起,怕是要經歷一番了。」

「我願意。」安雯攥着手指,她看着溫惜,在明媚的陽光下,溫惜裸露在外的皮膚白皙清透,她帶着墨鏡,整個人彷彿是在泛著光一樣,在這人群聚集的景區,卻讓安雯的內心穩定下來,彷彿是有了信仰一樣。

「溫惜姐,我陪着你一起。」

溫惜看了一眼圓圓,她跟安雯談論這些的時候並沒有避諱著圓圓,圓圓也聽到了。但是一直沒有出聲,此刻,溫惜看着她,「圓圓,你願意跟我和安雯一起嗎?」

她需要圓圓做出一個選擇了。

圓圓跟在自己身邊很久了。

是她出演第一部戲的時候,就跟在自己身邊當自己的助理。圓圓的業務能力是沒有問題的,遇見一些事情的時候,第一時間都是幫着自己,看到自己被欺負了,就忍不住回嘴。但是圓圓,到底是鍾敏的人,她是鍾敏安排在自己身邊的眼線。

這一次,她給圓圓一個選擇。

如果圓圓選擇自己,以前的事情她不會追究。

如果圓圓選擇了鍾敏,那麼,她會重新找一個可靠的助理。

圓圓一怔,似乎是愣住了。

「啊……我……」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溫惜,雖然溫惜帶着墨鏡,但是一種無聲的氣場壓着圓圓,圓圓內心一驚,她低下頭。她知道,溫惜知道自己是鍾敏派過來監視她的人了。

此刻,圓圓有些慌了。

手裏拿着小吃,但是她的心臟在顫抖。

「溫惜姐,我想,考慮一下。」圓圓沒有立刻回答。

溫惜看着圓圓可愛的蘋果臉,她點頭,「好,我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考慮好了可以回答我。周二,如果你沒有回答我,圓圓,我會把的工資結清,相信鍾敏也會安排你去照顧其他的藝人。」

被點破,圓圓咬着唇。顏開這絕不是流量小鮮肉的摳臉變裝,而是下了血本在做戲。

因為麥琪的做法已經顛覆了楊婉妗當初的說辭,顏開的感激是真的!

不管出於什麼目的,麥琪本能的反應是護住顏開。

如果顏開不選擇自己來抗那天崩地裂般的衝擊波,麥琪就算不死,也一定會身受重傷。

所以——

哪怕是利用,哪怕也是將顏開當做造化玉碟殘片的養料,那麼至少這一刻應該感激。

任何拿命演戲的人都應該得到尊重。

……

《碰瓷之王》268.赴死.情義無悔 趙夫子的話可謂是直接給蘇小寶定了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