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打算考慮多久?”

“唔……一個月左右吧。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領略一下外面的世界,再見,咱們一個月後再見。”說完這話,大艾露恩轉身就走。

“老大,就這麼放她走了?”身邊有克隆精靈低聲問道。

首領聞言白了手下一眼,反問道:“你想要挽留那個話嘮?可以呀,不過之後由你負責照顧她。”

手下聞言臉色一白,訕訕的說道:“還是算了吧,那個話嘮太囉嗦了,我恐怕會忍不住揍她。”

“那不就結了,還是讓她去禍害別人吧。只有她去禍害別人,我們這裏才能安全。”首領慢悠悠的說道,眼神中充滿了睿智。

大艾露恩興沖沖的走出了生命樹,還沒等她開始自己的一個月計劃,就被留守在門口的精靈給抓住了。

“放開我,我不想傷害你們,不要逼我野蠻啊。”大艾露恩警告包圍自己的精靈道。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了大艾露恩的耳邊裏,“咦?這不是艾露恩嘛?你怎麼出來了?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太囉嗦,結果那些克隆精靈受不了,把你給趕出來了吧。”

“嗨~原來是你呀。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艾露恩一見是韓宇,立刻笑了。

“哦,我叫韓宇。你這是打算去哪?”韓宇聞言道出了自己的名字,順便問道。

“呵呵……還沒決定,不過你剛纔有句話說得對,我已經獲得了自由,可以想去哪就去哪了。” 嫡女凰途:廢后要爬牆 艾露恩笑呵呵的答道。 精靈部落,勇氣號

得到自由的艾露恩應韓宇的邀請,來到勇氣號做客。作爲一名被囚禁多年的神,重獲自由之後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一個人痛痛快快的說上三天三夜,把之前沒機會說的話全都說出來。而韓宇這個時候的邀請,無疑讓艾露恩很是欣喜。

許你良辰,與我情深 來勇氣號這一路上,艾露恩的嘴就沒有停過,叨叨叨,叨叨叨,除了韓宇面帶微笑做傾聽狀外,其他諸如林珂、韓夢馨之流,早已掩耳而逃,不敢撩其鋒。

回到勇氣號以後,韓宇一邊有一搭無一搭的和艾露恩說着話,一邊準備茶水,好讓艾露恩在說的口乾舌燥的時候能夠潤潤脣。這種周到的服務讓艾露恩很是滿意。也讓艾露恩在回答韓宇問題的時候說得格外的詳細。

“艾露恩,那我冒昧的問一句,你好歹也是一個神,怎麼會被人給抓住了呢?大意了嗎?”韓宇替艾露恩續了一杯茶水,緩緩的問道。

“謝謝。”艾露恩道了聲謝,開口答道:“韓宇你是不是想要問我爲什麼會被抓呀?”

“嗯。怎麼說你也是神呀。怎麼會被人類給抓住呢?我記得文獻記載的那個時候的人類最多的還是依靠機器來工作的。”

“唉~你要是認爲那個時候的人類比你們弱,那你就錯了。沒有錯,那個時候人類的自身並不出衆,但是他們借用外力的能力卻十分強悍。記得那個時候,那些人類就是依靠自己製造的機械和神進行對抗,並且最終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具體跟我說說行嗎?”韓宇感興趣的問道。

“可以啊。要說起來,那要從人類製造出第一艘可以載人進入太空的飛船說起。從那時候開始,人類就開始不斷的反抗神的統治,試圖將神從他們的頭上一腳踢開。爲了維護自身的統治,神對於人類的反抗進行了血腥的鎮壓。記得那個時候,到處都是戰火,到處都是殺戮,世界上沒有一時一刻是沒有戰爭的。原本在神的意識中,人類的反抗會很快就被平息,但是讓神想不到的是,那個時候的人類在神的打壓下,卻越變越強,並且最終取得了戰勝神的關鍵。”

“戰勝神的關鍵?是什麼?”韓宇好奇的問道。

艾露恩搖頭答道:“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只是那種東西十分恐怖,打到神的身上以後,神所擁有的神力就會消散,我曾經親眼看到雷神被那種東西打中之後被人類的激光武器轟成了渣渣,而我,也是在那一次戰鬥中被俘的。”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時候,許多神都和你一樣被俘了?”韓宇試探的問道。

艾露恩聞言搖了搖頭,一臉悲傷的說道:“不是的,那個時候的人類,已經被戰爭衝昏了頭腦,無論看到什麼神,他們首先想到的就是攻擊。其實即便在神裏,也有不少神是反對和人類進行戰爭的。只是那些神最終也沒有幸免於難。但凡是神,不是被殺就是被囚禁在不知名的地方,要麼就像我這樣,成爲研究的對象,被人研究分析。”

“你恨嗎?”

艾露恩沉默了片刻,幽幽的說道:“一開始的時候,我的確恨過,只是時間長了,那股恨意也就淡了。其實仔細想來,又有什麼好恨的,弱肉強食而已。在人類具備戰勝神的能力之前,在神的眼裏也不就是一個個螻蟻,肆意殺戮,玩弄人類的命運。只不過後來神與人類所擔任的角色產生了變化而已。”

“……你日後有什麼打算?”韓宇聞言也沉默了片刻,最後輕聲問道。

“不知道,或許會留在這顆星球,渡過殘生吧。”

聽完艾露恩的話,韓宇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頓時就僵在了那裏。就在這時,喬嫣兒興沖沖的跑了過來,一見韓宇就叫道:“韓宇,快跟我來,我總算是把那張光盤裏的內容修復了,一起去看看吧。”

“哦,是嗎?那真是辛苦你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韓宇想了想轉頭問艾露恩道。

艾露恩聞言微微搖頭,輕聲說道:“我雖然不會再介意當年的事情,但我也不想去看敵人的自吹自擂。”

“這樣啊,那你在這休息一會,我去看看。”韓宇說完這話,跟着喬嫣兒離開了會議室。等到韓宇離開以後,艾露恩沉默了片刻,起身離開了勇氣號。

來到勇氣號的控制中心,除了寧平和菲爾德不在外,其他人都在。見韓宇來了,蓮蓬按下了播放按鈕,大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身穿白大褂的身影。

喬嫣兒在韓宇的耳邊低聲解說道:“我之前看過了,接下來要看的就是這個名叫陳雷的研究員的回憶錄。我們很幸運,這個陳雷的經歷很豐富,基本上從人類開始對神發動反攻開始,這個陳雷就一直身處其中,歷經大小戰役數十次。”

“嫣兒,別說話,聽不到錄像裏的人說話了。”林珂輕聲提醒喬嫣兒道。喬嫣兒聞言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回到自己的座位做好。喬嫣兒離開之後,韓宇目視着大屏幕。就聽大屏幕中的陳雷身穿一件白大褂,一臉興奮的說道:“各位,我們即將對那些以往騎在我們人類頭上作威作福的神發動反攻,祝福我們吧。爲了全人類的自由,勝利,一定將屬於我們。”伴隨着陳雷鏗鏘有力的話語,一架架人形機甲升空,直奔懸停在空中的神殿而去。

當人形機甲接近空中神殿的時候,神的攻擊降臨了。無數的天火從天而降,一隻只巨大的飛行動物自神殿中衝出,和人形機甲戰在了一處。戰死的飛行動物和損毀的人形機甲和天火一同落地……

畫面一轉,陳雷那張討厭的臉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就聽陳雷異常興奮的忘形叫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人類的未來。各位,讚美我們的勇氣們吧。即便是最華美的詞彙,也無法讚頌這些勇士爲全人類所做出的貢獻。”

……

戰鬥在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之後,空中神殿中的神終於出現在半空中,巨大的神體頂天立地,陳雷也第三次出現在畫面中。

“哇~原來這就是神,原來也不怎麼樣?當神祕的外衣被剝掉了以後,神的威懾就將下降到冰點。平時高高在上的神,不過如此。我們人類,纔是將來世界的主宰。”伴隨着陳雷的略帶輕蔑的話語,不遠處的神緩緩的倒下,消失在天地間。

當畫面變暗時,一行字出現在大屏幕上“以上內容是真實的,記載了人類在掌握了滅神的方法之後,第一次對神發動了正面的反擊,謹以此片紀念那些爲了這場戰爭的勝利而犧牲的人類勇士們。”

當韓宇唸完最後一個字沒多久,畫面再次出現,還是那個陳雷,不過這回沒有再穿白大褂,反而穿上了一件戰鬥服,看着他身邊不遠處的一架人形機甲,韓宇等人懷疑這個叫陳雷的傢伙這回是打算親自上陣了。

果不其然,就聽程雷一臉興奮的對着攝像頭說道:“各位,我已經成爲了一名光榮的機甲戰士。即將駕駛着屬於我的機甲對神宮的第一道防線發動攻擊,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活下來,但我堅信,勝利最後依然是屬於我們人類的。在攻下空中神殿,消滅了風神之後,這一次,我們人類要消滅的神是土神。”

緊跟着畫面一轉,就見成百上千的人形機甲就如同螞蟻一樣向着前方的神宮衝去。和之前攻打空中神殿類似,無數奇形怪狀的動物衝上來攔住了人形機甲的去路。但和鋼筋鐵骨,武裝到牙齒的人形機甲相比,還在依靠鋒利的牙齒和四肢,具有腐蝕性的毒液的動物很顯然是不夠看的。不一會的工夫,神宮的防線就被人形機甲攻破了。和之前的空中神殿一下,土神被逼出了真身,倒在了人形機甲的面前。

……

一連看了將近四個小時,和前面看到的都剛不多,每一次都是陳雷先出來說出一番激勵人心的話,隨後就是戰鬥記錄,最後神被人類給幹掉了,陳雷再出來說出一番激勵人心的話,最最後,畫面一暗,介紹上面的記錄是具體那一場戰爭,又有哪個神倒黴了。

這種播放的模式看上一次兩次還可以,但是次次這樣,回回這樣,那就有點讓人接受不了了。韓宇打了個哈欠,問喬嫣兒道:“嫣兒,還有多少沒放完?”

“我看看,還有六個小時的內容沒有播放。”喬嫣兒聞言看了看後答道。

“……快進吧,看看後面的內容有沒有什麼新鮮的。”韓宇開口提議道。

喬嫣兒早就有心快進,只是擔心韓宇不同意纔沒有提出來,現在見韓宇主動提出來,哪裏還會反對,當即用力的按下了快進鍵。

就見畫面中的陳雷就跟瘋了一樣,搖頭晃腦聽不清他嘴裏說的都是些什麼,畫面快進中,衆人仔細的盯着看,希望可以找到一點不尋常的地方。別說,還真讓韓宇他們找到了。

“停,往回倒一點。”韓宇突然對喬嫣兒喊了一聲。喬嫣兒連忙按下了暫停鍵,隨後按了一下後退鍵,將內容往前倒了倒。

“好,就從這裏開始放。”韓宇在看到大屏幕的畫面退到一定進度的時候對喬嫣兒說道。喬嫣兒不知道韓宇發現了什麼,在按了一下播放鍵以後,也睜大眼睛盯住了畫面。

……

只是讓人不解的是,從頭看到尾,喬嫣兒也沒有發現有什麼反常的地方,忍不住問韓宇道:“韓宇,你發現了什麼?”

“啊?你沒發現?”韓宇有些意外的反問道。

“別說嫣兒沒發現,我和夢馨也沒發現。”林珂在一旁輕聲說道。

韓宇聞言問道:“你們都沒看到嗎?”

在得到衆人一致的答覆之後,韓宇對喬嫣兒說道:“嫣兒,麻煩你在倒一次畫面。”喬嫣兒依言照做,同時瞪大了眼睛,仔細觀察大屏幕上的畫面。

當畫面進行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突然就聽韓宇喊道:“就是現在,快按暫停。”

喬嫣兒一直把一隻手放在暫停鍵上,聽到韓宇的提醒,毫不猶豫的按了暫停鍵。畫面定格在了一個神的面上。

“各位,你們不覺得這張臉面熟嗎?”韓宇示意喬嫣兒將畫面放大以後對衆人說道。衆人聞言仔細的看了看,韓夢馨突然露出一副恍然的樣子,隨即便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坐在自己旁邊的林珂,而林珂聽了以後又仔細的看了看,認同的點了點頭。

“林珂,夢馨,把你們的發現說出來給大家聽聽。”韓宇見狀對二人說道。

得到林珂示意的韓夢馨也不推辭,起身對衆人說道:“畫面中的那個神和我們之前見過的那個艾露恩很像。不過也只是外貌,現在那個艾露恩可比畫面中的那個平和許多了。”

衆人聞言又仔細的看了看,不由得微微點頭表示贊同。韓夢馨見狀矜持的笑了笑,接受了衆人的誇獎。

“嫣兒,快進吧,讓我們看看這個光盤的最後說了些什麼。”韓宇對喬嫣兒說道。

喬嫣兒點點頭,繼續快進。

之後的畫面就沒有什麼引起韓宇等人興趣的地方了。千篇一律的報告式畫面讓韓宇等人徹底沒了興趣,如果不是還沒有看到光盤最後的內容,韓宇可能已經回去找艾露恩繼續聊天了。只是正因爲這份好奇,韓宇才一直堅持着。

畫面顯示最後的十五分鐘時,畫面一轉,變成了身穿白大褂的陳雷。就見陳雷神色有些沉重,語調有些淒涼……

“各位,經過將近十年的戰鬥,我們終於打敗了神,將世界奪到了人類的手中。這是所有人類的勝利,是世界的勝利。在這場戰爭中,我們人類由弱變強,一點一點將神超越,直到將那些神全部踢下神壇,成爲我們人類炫耀武力的談資。我爲身爲一名人類而感到驕傲,我爲身爲一名軍人而感到自豪,我爲能夠報道這些內容而感到滿足。我們人類勝利了,從此以後,我們人類不再需要神明的憐憫與眷顧,不再需要用神來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不再需要神來爲我們人類的將來指手劃腳。隨着我們人類將有史以來的神全部或殺或俘,命運,已經掌握在了我們人類自己的手裏,我們人類,不再是螻蟻,不再是玩物,不再是卑微的爬蟲,這個世界屬於我們,我們是這個世界的主人。爲了今天,我們犧牲了太多的勇士,太多的智者,我們不會忘記他們爲了人類的將來所做出的貢獻,永遠也不。”

說完之後,畫面再次變黑,一連串的字幕出現在韓宇等人的面前。打頭第一行字寫的就是“滅神大戰總報告”。緊跟着,第一次人類反擊神的戰鬥開始,此戰損失了多少,戰果如何,全都一一清楚的記錄了下來。

看着那一長串的數據,韓宇輕聲說道:“還真是滅神大戰,但凡是歷史上有名有姓的神,基本上都上了那份戰果名單,成了人類的戰功。” 超品命師 韓宇的話引起了衆人的共鳴,不約而同的點頭表示了贊同。

韓宇悄悄計算了一下,被人類攻擊的神一共被消滅了一千二百個左右,而逃走的神更是不計其數。除了已經知道的艾露恩外,還有上百個神被俘虜,至於都被關押在哪裏,那就真的不知道了。不過韓宇等人也不打算去救神,所以並不在意那些神的下落,只要那些神別來找韓宇,那韓宇就不會上杆子的找它們。

“好啦,錄像看完了,大家各自忙開吧。”韓宇拍了拍手對衆人說道。

“韓宇,你就沒有一點想法嗎?”喬嫣兒出聲問道。

“什麼想法?”韓宇不解的反問道。

對於韓宇的反問,喬嫣兒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乾脆直接挑明的問韓宇道:“韓宇你沒打算出手去救那些被關押的神嗎?”

“我去救那些神做什麼?給自己添堵嗎?我又不傻。”韓宇聞言也翻了個白眼,慢悠悠的答道。

聽了韓宇的回答,喬嫣兒的心裏鬆了口氣,先前她就擔心韓宇會腦袋一發熱,嚷嚷着去解救那些神,現在看來還不錯,韓宇沒有不自量力的去自找麻煩。

消除了喬嫣兒的疑慮,韓宇邁步向會議室走去,他還打算找艾露恩再聽聽故事。別說,艾露恩的口才還真不錯,讓韓宇聽了很開心。只是讓韓宇失望的是,當他走到會議室的時候才發現艾露恩早不見了,給她倒得茶早就涼了,也不知道艾露恩是什麼時候走的?

韓宇想要追,可又不知道追上了該說些什麼,人家畢竟是神,還是儘量不要和對方扯上關係的好,免得麻煩。而就在韓宇準備洗洗睡了的時候,名叫柯雅的精靈找來了,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寧平受傷了。 粗心大意總是要吃虧的。寧平就粗心大意了,結果他就吃虧了。留守在黑洞附近,每當怪物自黑洞中涌出的時候,寧平就會對上率領怪物的首領,菲爾德則負責狙殺怪物的小頭目,剩下的怪物則交給精靈處理。一來二去,寧平也就習慣了。這俗話說得好,習慣成自然,一旦習慣了,也就越發的容易出事情。

當又一次怪物來襲時,寧平向之前一樣對上了這波怪物的首領。不再是之前幾次碰到的那個迦葉,而是變成了一個全身黑的傢伙。黑衣黑褲黑手套,頭戴黑斗笠,臉蒙黑麪巾,周身上下全是黑的。

雙手持劍,對着寧平一動不動,寧平見狀微微一愣,對方現在擺出的姿勢竟然一絲漏洞都沒有,這讓寧平感到有些驚訝。不過現在不是驚訝的時候。就見寧平略微一沉吟,竟然對方不主攻,那就換自己主攻好了。

想及此,寧平身體微微下蹲,右手搭在了青雲劍的劍柄上。雙腿一用力,寧平整個人直奔黑衣人衝了過去。黑衣人紋絲未動,不動如山的站在原地。眼看着寧平就要和黑衣人交手,就見寧平忽然右腳一蹬地,身體忽然轉向,直奔黑衣人的身體左側攻去。而黑衣人很顯然被寧平的這一手給打亂了陣腳,慌忙側身回訪。可惜爲時已晚。

“得手了!”寧平心中暗道,青雲劍出鞘,直奔黑衣人的脖頸劃去。

“鐺~”的一聲,勢在必得的青雲劍被擋住了。擋住了也沒有關係,寧平還有後招。只是就在這時,和青雲劍相擊在一起的黑刃劍突然產生了變化,就如同掛滿了水珠的樹枝被擊中了一般,一道道鋒利的劍刃直奔寧平襲來。

寧平急忙後撤,這一撤,就如同失去了主動,黑衣人轉守爲攻,手中黑刃劍連續劈砍,寧平左躲右閃,最終還是被黑衣人抓住破綻,給刺中了右肋,好在不遠處的菲爾德發現了寧平這邊的異常,早就做好了支援的準備,在寧平受傷之後,菲爾德立刻進行了支援,這才讓受傷的寧平退了回來。

聽完了菲爾德的講述,韓宇的臉色有些難看,自己的同伴受傷,韓宇很氣憤。看着躺在牀上的寧平,韓宇輕聲說道:“寧平你不用擔心,我會替你找回這個場子的。”

“不用,我自己丟的場子,我要自己找回來。”寧平搖頭拒絕了韓宇的好意。

韓宇也明白寧平是個要強的傢伙,倒也沒有堅持,聽了寧平的話後,韓宇招呼韓夢馨給寧平治療。就見寧平擺手說道:“等等,我的傷口我感覺有異常,還是等一下才治療的好。”

“有什麼異常,我看看。”韓宇不由分說的蹲下身察看寧平右肋的傷勢,一見之後忍不住罵道:“真他媽的歹毒。”

衆人聞言向跟前湊了湊,就見寧平右肋的傷口處佈滿了金屬的碎片,如果現在就讓韓夢馨爲寧平治療,那些金屬碎片就會留在寧平的體內,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要了寧平的性命。

“必須要清理乾淨以後才能進行治療。”韓宇沉聲說道。一旁的韓夢馨聞言說道:“那就讓我來吧,我是醫生,清理傷口這種事情我拿手。”

“好,那就辛苦夢馨你了。寧平,你在這等着,我去給你報仇。”說完不等寧平反對,韓宇怒氣衝衝的直奔黑洞的所在去了。林珂見狀不放心的說道:“我跟去看看,免得韓宇那傢伙幹傻事。夢馨,寧平就交給你了。”

“嗯,珂姐你去吧,別讓我哥亂來。”韓夢馨答應一聲,取出工具準備爲寧平清理傷口。

韓宇一臉怒氣,急匆匆來到黑洞前,留守在附近的菲爾德見狀連忙問道:“韓宇,寧平怎麼樣了?”

“傷勢不要緊,但是傷口處理起來卻很是需要費上一番工夫。菲爾德,那些怪物什麼時候進攻?”

菲爾德聞言哭笑不得,搖頭答道:“不知道,不過按照以往的經驗,應該快要來了。”

“應該快要來了是什麼時候來?”韓宇不滿的皺眉說道。

菲爾德聞言無奈的聳了聳肩。韓宇見狀邁步向黑洞走去,菲爾德見了連忙問道:“韓宇,你要去哪?”

“來而不往非禮也,那幫怪物來咱們這邊這麼多次,我也回敬他們一次。”

“你要進黑洞?不行,絕對不行。”菲爾德吃了一驚,急忙衝上前拉住韓宇說道。

“放心,我不進去,我就往你們放一把火。”

“真的?”菲爾德懷疑的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則是一臉認真的保證道:“真的。”

“既然這樣,那我要跟着你。”菲爾德想了想後說道。

“行,隨你。你要跟就跟好了。”韓宇聞言聳聳肩答道。

見韓宇這個樣子,菲爾德已經基本上相信了韓宇所說的話,他就是要往黑洞了扔上一把火。

跟着韓宇來到黑洞前,韓宇不想讓裏面的怪物好過,便拼命的開始壓縮手中的火球。濃縮的都是精華,所蘊含的力量也是最大的。看着原本有飯桌大小的火球被韓宇壓縮到只有乒乓球大小,菲爾德明白,韓宇這回是真怒了。

“嘿嘿嘿……希望你們這幫混蛋能喜歡我給你們的禮物。”韓宇壞笑一聲,將手裏的火球扔進了黑洞,隨後拽着菲爾德迅速撤離。找了一個掩體躲好沒多久,就聽黑洞內傳來一陣巨響,一團火焰從黑洞中噴了出來。

時間倒退三分鐘……

黑洞內,正在集結手下準備下一次進攻的魔劼突然被什麼東西砸了一下,雖說不疼,但是魔劼卻感到很生氣。感覺自己的威信遭到了打擊。憤怒的魔劼扭頭一看,就見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有一顆火紅的小球狀的東西。怒火讓魔劼沒有去細想,擡腳就踩向小球,結果魔劼就杯具了。不過他杯具了,他剛剛集結完畢的隊伍也跟着遭了秧。巨大的爆炸產生了一股強大的氣流,將附近的怪物給吹的東倒西歪。聽到響動趕過來的迦葉一見混亂的場面,一邊努力維持着秩序,一邊想要找到魔劼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無論迦葉怎麼找,就是沒有看到魔劼。

“魔劼,你在哪?”迦葉大聲的喊着,可惜卻無人迴應。

過了好一會,有人來找迦葉詢問剛纔爆炸的事情。一見來人,迦葉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自在。來人名叫摩羅,被稱爲鬼劍,先前打傷寧平的就是他。而寧平一直都是迦葉的對手,可迦葉一直拿寧平沒辦法。可摩羅一出馬,寧平就受傷了。這也讓人覺得摩羅比迦葉要強。自古以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試問迦葉的心裏對摩羅又怎麼可能會服氣。

“不知道,我來的時候爆炸已經發生了。所以我在找魔劼,這次的攻擊是由魔劼負責,現在出了狀況,我當然要魔劼。只是讓我覺得納悶的,就是魔劼不見了。”

聽了迦葉的話,摩羅冷笑着說道:“不見了?不會是發現事情不妙,提前溜走了吧。”

“摩羅,你這是在懷疑魔劼嗎?”迦葉怒聲問道。

“哼哼~想要我不懷疑他,那就讓他出來和我當面對峙呀。”

“我不是告訴你找不到他人嗎?”

“那你也不能保證他不是逃走嘍。”

“你!”迦葉怒視着摩羅。論口才,迦葉和魔劼加在一起也鬥不過摩羅一個人,現在魔劼不在,迦葉就更不行了。雖然有心反駁,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魔劼找出來,可惜魔劼也不知道死哪去了?

魔劼去哪了?剛纔迦葉最後的一句抱怨還真說對了。魔劼死了,作爲完全承受火焰爆炸威力的人,在第一時間就被巨大的力量撕成了碎片,連慘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就徹底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迦葉將附近找了個遍,依然沒有發現魔劼的蹤跡。而當他回來的時候,就見摩羅正在集合部隊準備出擊。迦葉見狀急忙阻攔道:“你要做什麼?”

“你是瞎子呀?看不出來我要帶隊出擊嗎?”摩羅白了迦葉一眼後答道。

“這是我和魔劼的部下。”迦葉怒聲說道。

“現在他們是我的部下。宣佈一下五祖的決定,鑑於魔劼和迦葉的無能,現任命摩羅統率二人的部下,如有反抗,格殺勿論。迦葉,你是打算反抗,還是打算任命。”

看着一臉小人得志模樣的摩羅,迦葉恨不得一口殺死他。只是五祖的命令他迦葉不敢違抗,在摩羅宣佈完五祖的命令以後,迦葉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盯着摩羅一字一句的說道:“迦葉聽從五祖的命令。”

“哈~既然這樣,你就留在後方坐陣,隨便繼續找魔劼的下落吧。五祖很想念他。”摩羅嗤笑一聲吼對迦葉說道。

“迦葉聽從五祖的命令。”迦葉淡淡的回答了一聲,轉身向自己的地盤走去。

“嘿~”摩羅冷笑一聲,沒有再理會離開的迦葉,衝着部下們吼道:“給我衝,光明的明天正在等待我們。”

“嗷~”

在摩羅的率領下,又一波進攻展開了。看着從黑洞中涌出來的怪物,菲爾德突然指着剛剛離開黑洞的傢伙對韓宇說道:“韓宇,那個一身黑的傢伙就是打傷寧平的人。”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看我爲寧平報仇。”韓宇聞言大喜,盯着走出黑洞的摩羅一陣摩拳擦掌。只是話音剛落,身後就傳來寧平的聲音,“韓宇,我說過了,自己丟的面子我要自己找回來。”

“你怎麼來了?傷口已經處理好了嗎?”韓宇關心的問道。

“好了。現在我來了,那個黑衣人是我的。”

看着寧平認真的樣子,韓宇明白就是再勸也是白費,只得同意了寧平的要求,黑衣人由他自己解決。不過韓宇已經暗下決定,萬一一會寧平有危險,那自己拼着被寧平責怪,也要出手解決那個黑衣人。

戰鬥拉開了帷幕……

“你沒死?”摩羅十分驚訝的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寧平問道。

“我命硬得很,閻羅王不收。”寧平淡淡的答道。

“這樣啊,沒關係,閻羅王不收,我收。”摩羅微笑着答道。

寧平聞言沒有生氣,只是緩緩地拔出了青雲劍,劍指摩羅說道:“想要收我的命,還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呵呵呵……試試不就知道了。”摩羅笑了笑,也拔出了隨身攜帶的黑刃劍。

兩個人你來我往一番較量。摩羅有些心慌了,剛纔在和寧平交手的時候,摩羅總感覺有雙冰冷的眼睛在注視着自己,讓摩羅有些心神不寧,無法發揮出自身的全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