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素雲濤大聲喊道:「小天,收斂魂力,收起你的武魂!」

「快收了神通吧!」

素雲天聽到之後,朝素雲濤點了點頭,心裏剛有了「收起武魂」的念頭,身上的金光倏然消散,身前的「王律之鍵」和背後那兩對翅膀緩緩消失於無形,原本漂浮着的身體亦漸漸落回地面。

「哥,從今天開始,我也是魂師了!」

素雲天發自內心地笑了。

他已經得到了英雄王·吉爾伽美什的傳承,得到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頂級器武魂·王律之鍵!

===

PS-點一下看一年,看書不花一分錢!求個收藏,求個推薦!謝謝! 不知道是路春花的勸解起了作用,還是米媽自己想通透了。

反正她從那天看完熱鬧再加家,就不在郁北面前提張仲清,也不再往張家那邊去看熱鬧。

至於郁北,更是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對她來說,張仲清只是一個認識的人而已,沒必要放那麼心思在他的身上。

當然了,她也的確沒有時間。

進入到11月,第一茬大面積種植的蘑菇要上市,這可不像上一回只有幾個菇房那麼簡單。

一收就是二十幾間菇房一起收,且隔上一段時間又要開始收穫第二茬,第三茬。

每一個批次的產量是多少,兩批蘑菇之間收穫間隔多久,這些都是郁北每天都不能放鬆的工作。

好在,種蘑菇這個項目是公社乃至縣裏政府督促的項目,在銷售這一塊兒,暫時還有上面給與支持,不用郁北跟着操心。

玉泉大隊的蘑菇收穫不僅是農技站的大事兒,也是公社的大事兒。

採摘開始的頭一天,不僅郁北從頭跟到尾,吳部長和鍾書記也是如前兩次一般跟着。

每一間菇房的產量,品質,大家都親自檢查過問,這一通忙活都花了三個上午的時間。

每天早上6:30就開始,一直忙到10:30。

當天收穫的蘑菇,經過檢查,稱重后,一次性送走大家才能停下來休息。

三天後匯總,大家看着送出的蘑菇以千斤記時,都是又驚又喜。

特別是玉泉大隊的群眾,更是興奮得像過年一樣。

「蘑菇的產量這樣高,那我們今年的工分肯定更值錢了。這個年,我總算能給自己也買件像小北去年穿得那種大衣了。」

安小妹樂呵呵的話,代表了玉泉大隊大部的心聲,不少的跟風點頭。

沒點頭的那些,也不是說他們不想穿好的,而是有了其他的安排。

比如王芳,她也高興多掙錢,但她沒想着給自己辦穿的,吃的,而是想着自家的漏雨又漏風的屋子總算有錢修修了。

「別光想着穿,咱家娃也大了,該送去上學了。這看啊,還是得有學問。像小北一樣,多讀書,人聰明。」

一向很遷就安小妹的郁大洪頭一回沒有順着她說話。

這一年多自家和郁北家越走越近,也讓老實的郁大洪開了竅,認識到了知識能改變命運。

「你……」

被丈夫反駁,安小妹自然不高興,剛想對他發火,就被前面幾個領導打斷了。

此時菇房的廣場前,郁建國正緊握著鍾書記的手,表達他的感激之情。

「謝謝鍾書記,要沒有你的大力支持,我們玉泉大隊也不可能這麼順利把蘑菇種出來。就算種出來了,也沒能力賣出這樣的好價錢。鍾書記,你真是人民的好乾部,我代表我們大隊全體村民,感謝你,感謝政府,謝謝。」

郁建國說得情真意切,鍾書記也聽得樂樂呵呵。

玉泉大隊做為蘑菇種植的試范點,帶頭人,這第一炮的確打得很響。

第一茬蘑菇出土就大豐收,加上第二茬,第三茬,整個玉泉大隊的今年的生產總值將會上一個大大的台階。

相對的,玉泉公社也會跟着沾光,公社的幹部,特別是農技站和鍾書記更是大贏家。

「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做為公社的幹部,我的職責就是要讓大家的生活越來越好。郁建國,玉泉大隊這一次的成功給了我們底氣,明年,你們這個帶頭人的作用要做好。配合農技站儘快在咱們全公社,乃至全縣,把我們的蘑菇種植產業化。未來的任務還很重,大家都要一起努力。」

鍾書記難得的露出了笑臉,緊繃了幾個月的神經總算能鬆鬆了。

有了成績,不管縣上新來的領導要做什麼決定,一定會多考慮幾分。

這對於他們這個剛剛起步的計劃,就多一份的安穩。

「吳部長,你還有什麼要說的沒有?要沒有,咱們就回了。」

鍾書記回頭,對着旁正和郁北說話的吳部長招了招手。

吳部長對郁北點了個頭,轉身來到鍾書記身邊。

「我沒什麼要說的了。」

「那行,沒了咱們就走了。郁書記,蘑菇的事兒你多上心,第二茬採收的時候,我們就不來了。但工作,你還得做得細緻,不能馬虎。至於這賣蘑菇的錢款,過幾天讓人到公社財務科,你們直接對帳收款。」

鍾書記這最後的話一出,得到了在場所有人的擁護。

一個個聽到錢款很快就能到帳,那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就連郁建國都失態的一把握住鍾書記的手,一邊感謝,一邊招呼著郁樹林,讓他給鍾書記和吳部長等公社來的幹部一人裝上一籃子的蘑菇回家嘗嘗鮮。

鍾書記,吳部長當然第一時間拒絕,這個年代的幹部,大多數都很樸實。

一向奉行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郁建國這樣的行為,不但不會讓他們高興,反而讓他們有些生氣。

弄到最後,一籃子的蘑菇都沒有送出去不說,郁建國還被二位領導批評教育了好一會兒。

當然了,等大家一走,郁建國不但不生氣,反而樂呵呵的笑過不停。

他一高興,難得的就大方了一回。

「樹林,帶幾個人去豬廠挑一頭肥豬,咱們今天也嘗嘗鮮,來個豬肉燉蘑菇。」

「好耶,建國叔好樣的。」

一聽到有豬肉吃,安小妹這個曾經「好吃懶做」的懶媳婦兒第一個出聲響應。

緊接着來圍觀的男女老少也跟着歡呼雀躍。

一時間,玉泉大隊的蘑菇種植基地,比過年還要熱鬧。

反倒是郁北,並沒那麼興奮,隱隱的她還有些小擔心。

蘑菇的產量高是好事兒,也不是好事兒。

產量高,要是能全都賣出去自然是好,可要是銷售渠道沒找好,那蘑菇賣給誰去?

同樣的,要想蘑菇的賣得好,運輸也很重要。

畢竟嚴紅公社,不就算是張江縣就這麼大。

千把斤的蘑菇在這裏可以輕鬆解決,那上萬斤,十萬斤怎麼消耗?

就算全縣人民天天吃蘑菇,一年又能吃多少?

也不知道公社的領導們有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 事實證明,金口玉言的林大總裁吹牛了。

激烈的親吻過後,他體力虛弱,躺下后便睡著了,並非像自我吹噓的那樣,鋼筋鐵骨。

尤葉攏了攏他額前的黑髮,睡着時的林昊楓,收藏起霸氣,內斂沉靜,

聽到他均勻的呼吸聲,擦了擦他額頭的虛汗,尤葉放下心來,去廚房親自給林昊楓熬粥。

玉嫂不過意,怎麼能讓新晉的女主人這麼辛苦,但看着尤葉專註的背影,細心的攪拌,又笑着悄悄走開,不再多此一舉。

女主人親手煮的粥,林總才會好得快些,她總算明白了這個道理。

一碗粥熬了一個小時,端回房間的時候,林昊楓已經醒了。

聞到粥香,他坐起來,看到尤葉端著白瓷盅進來,娉婷的身姿,搖曳動人。

「好香。」他吸了吸鼻子。

「餓了吧。」尤葉盛好一小碗粥。

「太少了。」金燦燦的粥令人食慾大開,可是剛剛鋪了碗底,林昊楓抗議。

「陳醫生說了,這兩天要好好養胃,少食多餐,兩個小時后再吃。」尤葉盛了一勺粥,送到林昊楓的嘴邊。

他乖乖的張開嘴,將粥吞進口中,滿足的咀嚼。

一定是餓壞了,可是吃東西的樣子依然很紳士,尤葉嗔怪:「哎,你還真不客氣,喂你你就吃!」

林昊楓不說話,微張著口,等著第二勺。

尤葉又不忍心讓他等,第二勺乖乖送進他的嘴裏,看他細嚼慢咽的樣子,倒是一種享受。

這個好看的男人,連吃東西都是迷人的。

粥不多,幾口就吃完,尤葉拿外套過來:「陳醫生說了,你不能總躺着,要慢慢走一走,恢復體力。」

「去花房?」他套上外套問道。

花房裏開了一簇新梅,白中透著嬌艷的粉,尤葉正想和林昊楓一起去欣賞。

想到一起去了,剛走到一樓客廳,尤葉的手機響了,是石玉清。

接起來匆匆說了幾句就掛斷,尤葉的臉色沉了下去。

「出了什麼事?要不要幫忙?」林昊楓溫言問著。

尤葉為難地抬起頭:「我媽來白城了,她要見我,可你現在病著。」

「我沒事,陪你去。」林昊楓就要往外走。

外面天寒地凍的,尤葉拉住他:「你在家待着,我很快就回來。」

「別急,天色也不早了,不如請媽過來住一晚,明早我讓司機送她回新州。」林昊楓打消了陪同尤葉的念頭,也許人家母女有悄悄話要說。

安排了司機送尤葉去見面,林昊楓站在門口,目送著尤葉的車離開。

經歷了之前的不愉快,此刻正沉浸在重歸於好的甜蜜中,他捨不得她片刻。

胃痛了一場,能喝到她親手煮的粥,也算值得。

只是不知道那簇優雅的新梅,明天還會不會依然嬌艷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