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祕技:媚-態-衆-生

“你也不必多禮。你修爲比我強,在神聖帝國裏頭,又經營了多年。算是我的前輩,我此次,還需要你多多幫忙。”

南天微微頷首,扶起婉月。

在扶起婉月的同時,南天的眼睛,不經意間地,瞄-了一眼。

“我滴個乖!K-罩呀!”

快穿:男神又被我始亂終棄了 南天心中暗自咂舌。

穿成旺夫小嬌娘 “不得不說,這個情報處長,身材太惹人了!”

南天不由地臉一紅。

婉月-經-營這個大型“青-樓”,媚-術是相當了得的。

“南天將軍,咱們可是組織的人呀,我們隸屬於銀河軍。紫長空副委員長,都如此看重你,我一介弱女子,一個小小的情報處長,哪裏跟和你平起平坐呀!紫長空副委員長提前知會過我們了,要我們放低姿態,一切以南天大人爲尊,總領神聖城附近的地下情報工作!”

“哎呦,對了,南天將軍,我看你臉紅了,下-面,也支起了小-帳-篷。要不要,奴家,幫將軍泄-瀉-火!”

婉月吐氣幽蘭的,嬌笑道。

南天連忙運轉九天神龍真氣。

神龍真氣入體,立馬讓南天清醒了許多。

南天臉色一冷:“婉月處長,你我都是同僚,同爲銀河軍效力,搞-這-些小動作,有意思嗎?”

婉月眼中閃過一絲訝然:“南天將軍,果然是青年俊傑呀。南天將軍,實力不強,但是定力了得,光憑這一手,已經是勝過了許多三品機甲戰聖!”

南天擺了擺手:“不需要跟我客道,也不需要恭維我。我南天,有什麼實力,我自己清楚!”

“我是奉紫長空長官命令而來,你也應該知道該做些什麼吧!”

南天緩緩地道。

婉月也是收起了“媚–術”。

“啓稟南天將軍,之前,有一個‘暗哨’,是情報部門培養地重點人物,已經打入光明教會多年,都升任到了教會總壇裁判所副執行長的位置了,可是近些日子,莫名是失蹤,十分蹊蹺。”

“我們務必要探明情況,瞭解這個重點人物,到底怎麼樣了?他可是掌握了大量我們銀河軍的資料信息。一旦泄露了一些給光明教會,我們神聖城裏頭,數以千計辛苦打入而來的諜者暗哨們,都要撤退,甚至面臨死亡威脅。軍部費盡心思,打造的神聖城情報網絡,也會癱瘓掉,一切都會功虧一簣!”

婉月,語氣凝重地說道。 “這件事情,我知道。我到了教會總壇,就會調查清楚。”

南天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紫長空給自己親自說過了。

這個“暗哨”很重要,算是經驗豐富的諜戰人員了,而且在銀河軍情報部門地下工作當中,級別極高。

若是被光明教會或者神聖帝國的帝國皇室,利用了,對於銀河軍的確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而且,教會總壇的裁判所副執行長,也算是一個極大的職務了。

總壇的裁判所的總審判長等同教父級,總審判長之下又分設十二正職執行長等同副教父級。

每個正職執行長又分設兩至三名副執行長等同星系主教級。

簡單的來說,這個失蹤地情報人員,可是媲美銀河主教這種存在。

而且,一般來說,在總壇裏頭任職,比分派到外星系都要有權利,更加的接近核心中-樞!

“現在,在神聖城裏頭,有幾個情報處長?”

南天又問道。

對於,神聖城裏頭的情報系統,南天有必要系統瞭解一下。

婉月看了一眼南天:“南天將軍,按照您的級別,暫時,可以驅使三個處長。除卻我,還可以讓兩個處長過來見你,配合您在神聖城的諜戰工作。”

南天不置可否。

搞情報工作地,除卻一把手二把手之外,誰也不知道,這個部門裏頭的全部機密。

每一個駐守神聖城的情報處長,都算是厲害角色。

能有三個,受南天驅使,已經是紫長空的極限了。

“好,儘快,讓另外兩個情報處長,過來見我!”

南天低語道。

婉月笑了笑:“可以,不過有一個處長,他在情報一處任職,脾氣不怎麼好,爲人也比較孤傲,不像奴家那麼的好說話,到時候,南天將軍,可要多擔待呀!”

南天冷然地道:“在我面前,是老虎也得臥着,是猛龍也得盤着!”

“那三日後,南天將軍,來這裏就行了。我負責去通知他們!”

婉月嬌-媚地撩了撩秀髮,胸-前-兩團“大-白-兔”,一-抖一-抖地,着實“驚濤駭浪”!

南天暗自嚥了一口唾沫,強自清醒鎮定。

“好,我等你消息!三日後,再見!”

南天說罷,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看着南天的背影,婉月,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

南天出了“醉生夢死樓”,忽然間,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在城門口,遇見的囂張青年。

這個青年,似乎也看見了南天。

這個青年,並不是一個人來的,他身邊,還聚集了十幾個同樣衣着不凡,飛揚跋扈的“狐朋狗友”。

南天嘴角微微一笑,饒有興趣地,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這個青年:

人物:斯派克

身份:神聖帝國戶籍部次長第二子

財富值:一百萬宇宙幣

體能:54.8(44.8)

精神力:53

生命力:54.7(44.7)

力量:54.6(44.5)

敏捷:54.5(44.6)

綜合戰力:54.32(44.32)

主職業:機甲戰士/二品機甲戰皇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大衍級

“戶籍部次長第二子?才二品機甲戰皇,這修爲倒着實廢材了。”

現在,已經見慣了聖者的南天,對於這個斯派克,頓時輕蔑至極。

南天搖了搖頭,旋即,準備大步離開。

對於,一個小小的機甲戰皇,南天根本提不起興趣去爭鬥一番。

不過,那個斯派克,卻是不打算放過南天。

“你給我站住!”

斯派克冷喝道。

“你叫我?”

南天呵呵一笑。

“賤民,本少爺,不是叫你,還叫別人不成?”

“我看你早就不順眼了,今日,就把打成殘廢!”

斯派克,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仗着一個次長父親,斯派克,在帝都裏頭-行-事,也是無法無天。

“很長時間,都沒有人,敢這麼說我了。將我打成殘廢?”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南天冰冷一笑。

這個時候,南天已經動了殺氣。

只要,這個斯派克敢對自己不敬,南天隨時準備將他給拍成飛灰。

“斯派克少爺,你在這裏,幹什麼!趕快跟妾-身,去-房-間-裏-頭雲-雨一番呀。”

就在氣氛緊張至極的時候,一個歌姬,邁着款-款-步子,千嬌百媚地走了出來。

歌-姬吐氣如蘭,馥-鬱-清香,依-儂軟語,基本上是頃-刻間,就將人給軟化掉了。

“你這個小浪蹄子!”

“看你急不可耐的樣子!”

“走,我帶你去-爽一爽-!”

斯派克一把將這個歌姬,抱了起來。

斯派克一行人,也是匆匆離開了。

一場緊張的危機,算是化解了。

不知何時,之前領路的“龜-公”,上前一步,湊到了南天身旁。

“樓主,讓我告訴將軍,神聖帝國水混的很。這裏不比銀河聯盟,一切要小心。斯派克的父親,是戶籍部的次長,有調查過往人員的大權,對身份信息之類,最爲敏-感。望將軍,大局爲重!”

“龜-公”,低聲道。

南天呵呵一笑,同樣壓低聲音道:“也轉告你們樓主一聲,我南天一生-行-事-,自有分寸!”

說罷,南天腳下發力,催動真氣,直接飛走了。

離開了“醉生夢死樓”,南天還有一件事情要去辦。

那就是隻從突破七品聖境後,南天已經打開了索伯大帝戒指裏頭的第三層空間。

可是,第三層空間裏頭的寶貝,南天沒有去探看呢。

先前有六個“監控器”盯着,南天不方便-行-事-。

現在,南天也無所謂畏懼了。

南天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打開了戒指裏頭的空間,在第三層空間裏頭搜尋了一番。。

結果,南天發現了一個木盒。

打開木盒,木盒裏頭裝着一個豌豆粒大小的丹藥。

這個丹藥,烏黑無比。

不過,好在,木盒旁邊,有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着:“極品天賦丹,服下,可以提升一階天賦等級!”

“提升天賦?”

南天一喜。

困在“真悟級”等級,已經有很長時間了。

冷麪少校王牌妻 對於“通徹級”的天賦,南天可謂是垂涎無比。

有古書記載了,一入通徹,萬法皆通。

通徹級天賦,恐怖至極,自此不論是修行古武祕法還是機甲祕術,都將順暢無比,一往無前!

南天不再猶豫,立即服下了這個極品天賦丹。

“咕嚕!”

丹藥下肚,南天渾身頓時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悠揚地古鐘聲,迴盪在南天的腦海裏頭。

南天的大腦迅速地發生着變化。

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一個多時辰。

南天驀然間,睜開了雙眸。

古人有三大境界:參禪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禪有悟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禪中徹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南天現在就處於第三境界。

當天賦提升到通徹級,南天第一次觸-摸-到了這個世界的本源。

南天細細地感悟,就能夠將構成世界的元素,全部一一拆解開來。

在琢磨回想着自己的劍道,再綜合上獨孤九劍。

南天對“吾之劍道”,又有了更深刻的領悟了。

想到劍道之中的奇妙之處,南天不免渾身酣暢淋漓,思緒通達。

“流星!”

南天立馬-抽-出-流星寶劍,進入生命之界當中,演練開來。

一劍捲風雷!

一劍蕩滄海!

一劍洗天池!

一劍上碧落!

一劍下黃泉!

吾之劍道,一劍在手,可追日月星辰,可滅諸天神佛!

南天對劍道地領悟,越來越深刻。

情不自禁下,又自創了一招劍式。

“吾之劍道——瀟瀟暮雨灑江天!”

劍如雨下,瀟瀟暮雨,劍氣滌盪,一劍無痕跡,卻有萬般劍道席捲。

看似平靜之下,卻隱藏着驚天威力。

南天收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