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姐……」

羅陽咧嘴一笑,輕輕拍了拍她的脊背,暗示她別再說了。

「牛仔,你越來越成熟了。」陳潔讚揚道。

瞥一眼喬在水,見她正幽幽地看過來,呵呵,小喬姐跟班長一樣,生氣時更像女漢子。

二人相視一眼,喬在水努了努紅唇,又揮舞著小粉拳打過來。

「三位姐姐,你們別欺負我了。」羅陽笑道。

「我們三個才能戰勝你一個,你太猛了。」陳潔已下墜了些許,先放下雙腳,重要摟緊羅陽的脖子,再用腳去纏他的腳。

正在4人嬉鬧時,包廂的門忽然打開了。

羅陽一看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安玉瑩,噢,釋迦老祖,請借袈裟給我隱身。

「你們在做什麼呢?」安玉瑩臉色不自然地問。

「安姐,快來救我。」羅陽說道。

見羅陽的正牌女朋友來了,陳潔和喬悠思才鬆了手,各自坐到沙發上了。

「玉瑩,我們跟他鬧著玩的。你別往心裡去。」陳潔又點燃女式香煙。

「沒有呢。我聽到這邊響,過來看看呢。你們玩吧,我過去休息呢。」安玉瑩說完轉身走出去。

從她那微沉的神色,便知她又吃醋了。

雖是玩,但陳潔和喬悠思一前一後抱著羅陽,這麼親昵,她無道理不在乎。

「還不去看看。」

陳潔向羅陽吐了一個大大的煙圈,推他出去。

「大喬姐,小喬姐,陳姐,你們先聊。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我待會再來哈。」

說著,羅陽已走出了包廂門口。

當走到安玉瑩所在的包廂門口時,她在裡面反鎖了。

「安姐……」

羅陽輕喚一聲,不過安玉瑩沒有回答。

「安姐,我頭痛。」

羅陽輕哼了兩下,包廂的門忽地打開了。

只見安玉瑩眼神滿是關懷,見羅陽狡黠一笑,她又要關上門。

這時羅陽輕輕一推,便把門推開了。

「人家不想見你呢。你快出去呢。」安玉瑩伸手來推羅陽。

羅陽閃身進去,關上門。

「安姐,她們是跟我鬧著玩的。」羅陽解釋道。

「人家不管呢,人家要休息呢,你快出去呢。」安玉瑩低聲道。

在這種時候,羅陽知道解釋再多,不如輕啄她的紅唇。

於是他走上去,微蹲,雙手一箍,便摟緊了安玉瑩的大腿,隨即直起身,抱著她走向沙發。

「人家不要你抱呢。」

安玉瑩兩隻小粉拳捶鼓也似的,敲打羅陽的雙肩。

「安姐,別生氣。」

羅陽輕輕地俯仰下巴,小聲地勸她。

「你又來了呢,人家看出來了呢,你又頂人家呢。」安玉瑩用手來推羅陽的頭,不讓他的下巴在她飽滿的上圍不停地鋤地。

先前下巴正好處在兩座雪山之間,腦袋一俯一仰,下巴便能感受到滿滿的彈性與溫潤,嘿嘿……

被安玉瑩發現了,羅陽笑道:「安姐,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正好對著你的胸。」

安玉瑩撅著紅唇,嬌聲道:「人家知道你是有意的呢,老是來弄人家呢,壞牛仔,壞壞牛仔……」

見羅陽在笑,她紅著臉繼續敲打他的肩膀。

(本章完) 秦昊進入到了識海之中,看見了一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相貌俊美,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袍,臉色高冷,氣質出眾,破有一番一覽眾山小的霸道氣息。

「你是?」

秦昊看著此人凝重的說道,隨時準備使用九朵花鎮壓此人。

「小子,你剛才不是正在使用我戰鬥嗎?」

中年男子笑著說道。

「你是妖劍?」

「雷帝前面所說的雲霄?」

秦昊疑惑的說道,突然想起了雷帝所說的雲霄此刻提了出來詢問道。

「看來你記性很好啊,沒錯我既是妖劍已是雲霄,你已用不著如此吃驚吧」

雲霄看著秦昊如此吃驚笑著說道。

「我沒有什麼吃驚的,你現在已經成為了我的將魂,不知道幻化成為人做什麼?」

秦昊看著雲霄冷笑說道,顯然不準備和妖劍多說什麼,畢竟妖劍以前可是完全不理會他的,現在來找他顯然是有事情求助他,秦昊可不會幫忙。

「你已用不著怎麼大的火氣吧,當初沒有幫助你,乃是因為我的靈魂受損了,現在已經修復了過來,你沒有發現現在的妖劍更強了幾分嗎?至於我可不是幻化成為人的,而這個才是我的本體,妖劍只是副體而已」

雲霄看著秦昊,完全不在乎秦昊的話笑著說道。

「好了,我已不管你其他的,你直接說找我的原因吧,同時我有什麼好處」

秦昊聽見了雲霄的話,不以為然的笑著說道。

「想必你已看見了我現在的模樣,我的要求便是若有一天我能夠重新離開這裡重新做人,你必須解除我和你之間的紐帶,必須捨棄妖劍,至於你的好處便是得到我的指點,讓你儘快的強大」雲霄對著秦昊笑著說道。

「呵呵」

秦昊聽見了雲霄的話,直接冷笑以對,要知曉秦昊最大的依賴便是妖劍,而不是雷龍,怎麼可能解除妖劍。

「我知曉你現在的心情,但是我已不急,我給你時間慢慢想,我清楚有一天你會同意的,作為條件我hi隨時指點你修行,幫助你獲得更好的資源儘快的強大起來」

雲霄聽見了秦昊的冷笑,笑著說道,說完便讓秦昊離開了識海之中。

「小子這個乃是我們兩個之間的談話,最好不要讓第三者知曉,否則你會有大危機」

雲霄還傳出了一道凝重的聲音給了秦昊。

秦昊因為身受重傷,並且又被雲霄強制趕出了他的識海之中,可不能夠說話了,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不能夠動彈,甚至連睜眼都不行。

鐵壯等人給秦昊吃下了丹藥,帶著秦昊快速的進入到了房子裡面恢復,畢竟房子裡面才是真正的完全,沒有任何人敢在裡面鬧事,否則會遇見天譴,直接被殺死。

豪門契約:總裁,先吃後愛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很快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鐵壯和龍傲天受的傷勢都不是很重,三天的時間便恢復了過來,莫九千已在第十天的時間恢復好了傷勢,唯有秦昊獨自一個人處在昏迷之中,傷勢沒有任何的好轉。

「你們先出去獲得一些鮮血吧,我們應該在這裡面待著的時間不久了」

莫九千對著鐵壯和龍傲天說道。

「好」

兩人同意了下來,然後快速的離開了房子裡面戰鬥收穫鮮血去了。

莫九千看著鐵壯和龍傲天離開了,便在秦昊的身後盤膝坐下,然後運轉玄氣進入到了秦昊的體內,用自身的玄氣為他治療。 囚愛成婚:強擁小妻入懷 安玉瑩打羅陽,那只是撒嬌式的,根本不用力,跟捶骨差不多。

當羅陽坐在沙發上,讓安玉瑩坐在大腿上時,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神色忽地忸怩起來。

在安玉瑩不停地試圖移臀時,羅陽便知她感受到了什麼。

「安姐,別動,聽我說。」羅陽勸道。

他摟緊了她的小蠻腰。

安玉瑩想要將臀移開,需要羅陽鬆手,不然她不夠力氣撞開他的手。

左右晃了幾下,依然還是坐在羅陽的大腿上。

她不動還好,晃動時,自然跟羅陽有了互動,乖乖,一波一波的磨動,惹起了偉岸部位的血性。

「你要弄濕人家的褲子了呢。人家要下來呢。」安玉瑩輕皺秀髮。

「安姐,你先聽我說。」羅陽輕啄一下她的唇。

這時安玉瑩想要藉助兩膝的力量直起身子,再站起,然後走開。

可是她的大腿撞到羅陽的手臂,在要跪在沙發上時,身子猛地又落了下來,重重坐在羅陽的大腿上。

噢,羅陽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見羅陽狡黠地笑了笑,安玉瑩更窘了。

「安姐,剛才喬悠思和喬在水要回去,我跟她們擁抱告別。就這樣,沒別的事。」

羅陽的解釋,安玉瑩相信。

她只是見了羅陽和她們又摟又抱的,心裡不舒服。

愛情是自私的,難以分享。

「你要跟她們告別呢,怎麼喬悠思在後面抱著你呢?」安玉瑩在乎道。

「安姐,陳姐鬧著玩,不讓我跟她們告別,在前面抱住了我。大喬姐只好在後面抱著我了。」

說著,羅陽又輕啄安玉瑩的唇。

「人家沒有見過這種告別方式呢。」安玉瑩輕聲幽幽道。

「安姐,那沒什麼的,大家穿著衣服。」羅陽正經道。

被他這番歪理一說,安玉瑩也反駁不了。

見她沒那麼氣了,羅陽又說道:「安姐,咱們過去跟她們道別吧。」

安玉瑩撞見二次羅陽和雙喬摟摟抱抱了,她再去見她們,莫說她,雙喬也會有些尷尬的。

「不了呢,你過去吧。」

「那你休息一下,我過去一會。來,我抱你躺下。」

正在羅陽右手要按過去時,安玉瑩輕輕推開他的手。

「你還想來呢,人家要打你呢。」她嘟起紅唇。

「安姐,你穿著衣服,沒事的。」羅陽笑道。

待安玉瑩躺下了,羅陽才走出包廂。

在經過朱莉所在的包廂時,羅陽想看看她在幹什麼,於是輕輕擰開門把手,將門打開一條縫,然後伸腦袋進去。

只見朱莉仰靠在沙發上,神情落寞地一口接一口地抽煙。

聽到開門聲,她向這邊瞅了一眼。

當看到羅陽時,她的眼眸忽地掠過一抹稍瞬即逝的喜色。

若朱莉閉眼睡覺了,羅陽不會進來。

現在被她看到了,他只好進來打招呼。

「踢踢姐,不休息?」羅陽問道。

「不困。」朱莉吐著煙圈。

「我給你按摩一下吧。」羅陽說道。

他的想法是給朱莉捏幾下肩膀,然後就到雙喬所在的包廂。

朱莉便任由羅陽按摩。

「你在那邊跟她們聊些什麼?」朱莉好奇道。

「談生意。」

隨即羅陽將經過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

朱莉聽了,說道:「不想讓我知道?」

羅陽笑道:「踢踢姐,喬悠思的事情,有陳姐幫忙就行了。 斗羅之無限吞噬 我還想請你幫我打探出在道上誰跟林家比較鐵。」

這事,羅陽想換一種方法去對付林家。

林家之所以能在宏運鎮這麼囂張,完全是因有很多爪牙。

只要將那些爪牙拔掉,林家便成孤家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