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準備去哪兒?」

正在疊衣服的束杼抬頭看到束薇的之後鬆了口氣說道:「大姐,你這不聲不響的還真是有些嚇人呢。你昨天去哪兒了?問石盤跟楚瀾天他們兩個也不知道,我還擔心你會遇到什麼危險。」

束薇搖頭說道:「我沒事,你收拾衣服這是要去哪兒?」

楚瀾天立即走了過來說道:「不管我們去哪兒我們都不會帶著你了,從此以後我們走我們的獨木橋,您走您的光明大道,咱們井水不犯河水。走束杼收拾好我們就上路!」

聽著楚瀾天的話束杼有些不解的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說話陰陽怪氣的?是不是跟大姐鬧彆扭了?瀾天哥哥,我大姐有時候確實是不會說話,你多擔待一些不就完了嗎?」

想到束薇不顧束杼的生死離開野林那個時候的情景,他心裡就莫名的窩著火兒。她根本就沒有顧及束杼的生死,這樣的大姐不要又能如何?

「你把別人當家人,當姐姐!時時刻刻的為她著想,但是人家不一定領情,當你遇難的時候人間拍拍屁股就走了!」

聽著他的話束薇笑了說道:「束杼,他們是覺得那天天色晚了我沒有跟著他們繼續瘋,而是回了鎮子他們兩個不高興,但是我留下來又有什麼用呢?你說對不對?」(未完待續。) 殤璃笑著說道:「不妨事,你現在先適應一下光。」說著一個小小的火球慢慢的飛了進來,唄釘在了石壁上,緊接著一個接著一個的火球飛進來,這個山洞也漸漸的亮堂了起來。

楚瀾天看著殤璃的動作滿是溫柔,他害怕束杼在這裡面呆的時間久了適應不了強光,就一個接著一個的火球飛進來,亮度一點點的增加。這樣的為束杼著想也是十分心疼人的男子。楚瀾天自嘲的笑了笑,若是他恐怕都想不到這一點。

他們好像很默契,都在為彼此著想。這也許就是相愛吧?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想到相愛這兩個字楚瀾天的心裡猛然的疼了一下,他還真是有些難受了。身體上的傷跟心疼比起來簡直太舒服了。

第一次束杼跟楚瀾天兩個人借著殤璃的火球看清楚了整個山洞的構造。整個山洞就像是一個圓球一樣,上面的出口則是一個非常小的窟窿。周圍的石壁有開鑿的痕迹。

束杼不自覺的走到了石壁前面伸手摸著石壁有些不解的皺眉問道:「瀾天哥哥,你看著山洞不像是自然形成的,而是像是人工開鑿的?為什麼人類會在這裡開鑿山洞?」

聽到束杼這麼說楚瀾天有些警惕的站了起來。這個山洞這麼高,挖的這麼深。這應該是一個很浩大的工程,若是自然形成的話倒也不難理解,畢竟大自然的威力是誰也不敢小覷的。但若這些開鑿的痕迹都是人類所為的話,這件事情就變得有些不簡單了。

石壁的周圍濕漉漉的,那些藤蔓就盤著石壁往上長。最粗的藤蔓跟束杼的手臂粗細差不多,藤蔓的葉子微微泛黃想必是常年不見陽光的問題。

殤璃扔下來了一根繩子,小心翼翼的從上面正要下來的時候,一聲野獸的嘶吼聲響了起來,所有人的耳朵都被震得嗡嗡直響。

束杼對著正在往下下的殤璃擺手搖頭,眼中滿是驚恐。她看到了在山洞的一個角落裡一個野獸慢慢的站了起來……

那野獸有三條尾巴,九個頭顱,眼睛密密麻麻的長在頭上。每一雙眼睛中都滿是對食物的渴望,嘴巴里滿是尖牙口水正在吧嗒吧嗒的往下滴……這樣的野獸束杼第一次見,整個人的腿都是軟的。

她雖然有九條尾巴,但是她是九尾狐呀,她最起碼長相還是很可愛美麗的,一身的白色容貌也要比這個傢伙的毛髮乾淨整潔。這個傢伙看上去簡直就像是一個怪胎一般,看到束杼噁心想吐,那麼多的眼睛看的人眼花繚亂的。

楚瀾天整個人都站了起來,並且正在一點點的朝著那個野獸走過去,眼中沒有恐懼而是一種默然。就像是一個正在選擇跳崖的尋死之人一般眼中沒有任何的希望。

殤璃一個火球打在了楚瀾天的身上,他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殤璃從上面跳了下來一把拽住了束杼將她放在繩子上之後伸手就抓住了倒在地上的楚瀾天。

那野獸猛然的往前一撲,他立即從繩子上跳了下來,將楚瀾天護在了身後,對著繩子上的束杼說道:「」進快爬上去!」

看著殤璃滿臉的緊張,楚瀾天還昏迷不醒,她有些擔心的看著他們說道:「不行,我不能走,我不能丟下你們。」

她猛然的鬆開了手中的繩子,輕輕一躍來到了殤璃的身前說道:「我不能丟下你,就算是死。」

眼前的這個姑娘讓殤璃吃驚,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從一個不懂事整日想吃肉的小丫頭變成了一個有勇氣有膽識並且還善良的女人了。她眼中的堅定讓他心安,但是現在他更希望束杼能離開這個非常危險的地方。

那野獸長著嘴巴,九個嘴巴同時張開的時候束杼覺得有一種無法言說的恐懼,更可怕的是拿野獸不知道多久都沒有吃東西了,它的嘴巴可真是要臭死人了。

「你應該走的束杼,走一個就能活一個,這個野獸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好久餓著很久了,肯定是剛才我們的叫聲吵醒了它,現在想走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殤璃幾乎沒有喊過束杼的全名,束杼看著他的眼神十分緊張,對於眼前這個未知的生物他確實有些慌了。並且還是一個這麼奇怪的東西。

「殤璃哥哥,我敢下來就不怕死。它若是想要傷害我們我就殺了它。」

束杼不知道她是不是有能力殺了這個怪物,但是她現在只是希望能給殤璃一點希望,就算是讓她去分散這個野獸的注意力,從而讓殤璃來攻擊她也願意。讓她待在上面看著他們被這個野獸攻擊的話那還不如讓她死。

「好,現在也只能這樣了,束杼我來引開他的注意力你帶著楚瀾天離開這裡。」

她看了一眼楚瀾天,點了點頭說道:「好。」

原本殤璃還擔心她不願意,聽到她說好之後殤璃鬆了口氣,一把將束杼抱起扔到了繩子的旁邊,束杼一把拽住了繩子。那野獸正要攻擊的時候被他的一個火球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趁這個時候殤璃一把拽住後面的楚瀾天,扔到了束杼。楚瀾天雖然是一個男子,但是對於束杼來講這點力量她還是有的,他拽住繩子就往上爬。

上面的翼飛突然看到了束杼,立即將繩子往上拉。不一會就將他們兩個人拉了上去。

「殤璃呢?」翼飛有些擔心的問道。

小土豆也著急的說道:「殤璃好像還在這個山洞中。」

說完他伸著腦袋看了下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就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打怪物,那怪物的身子要比殤璃大三倍還多三條尾巴。那九個頭怎麼看怎麼丑。

「我的天,你們怎麼會遇到這個醜八怪?還不趕緊去救殤璃?再晚就來不及了,翼飛你去告訴殤璃這個傢伙不喜歡光,更不喜歡熱的東西,讓殤璃用火球將他困住之後立即爬上來,我這就把繩子扔下去。」

說完翼飛拉著繩子就跳了下去。殤璃正在用火球跟那個野獸周旋。束杼趴在山洞勾著頭往裡看,滿眼的擔憂,她恨不得現在就跳下去。(未完待續。) 他突然很感謝這個掌柜的,他很久以前就想過如果有一天束杼不再是九尾狐,她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孩,他們成親之後就可以開一個這樣的夫妻店,白天忙忙碌碌,晚上一起家長里短。不管怎麼樣對方都在彼此的身邊,平凡的日子那將會有多麼的幸福。

「束杼,以後我們也開個這樣的店好了,你來做掌柜的,我給你做店小二怎麼樣?」

「可以呀,我會開一個大大的店做很多好吃的點心,白天賣給富人,晚上接濟窮人!忙忙碌碌的倒也很快樂,不過我希望這個店能開在靈域,這樣的話我認識的小夥伴都會吃到我做的點心。你不知道以前的很多小夥伴都很喜歡吃人類做的點心。有的人還為了吃到一口點心被人類活捉……」

說道這裡她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人類跟精靈始終都不能友好的生活在一起,他們也根本分不清妖怪跟精靈到底有什麼不同,在他們眼中所有會法術的生靈都是妖怪。都是不懷好意的都是該死的。

所以幾千年以來不管是妖怪還是精靈他們學會的第一件本領就是怎麼幻化為人,他們的父母或者是朋友都會告訴他們人類是很危險的生物,所以他們只有學會怎麼偽裝自己成為人類才能更好的保護好自己。

時間久了很多的精靈跟妖怪甚至都忘記了自己原來的身份,他們更喜歡跟人類在人間相互比較、博弈。時間久了人類對於精靈跟妖怪就會更加的害怕。

因為他們大多數人是分不清楚那些人是精靈幻化的,那些人是妖怪幻化的。他們統稱為妖怪。久而久之他們也就越來越忌憚他們。楚瀾天很清楚這才是橫在他們之間最大的問題。

他雖然知道束杼是九尾狐是靈狐,她是善良的甚至要比很多的人類都要善良。他也是一個有靈力的人類。他們是可以友好的一起做朋友,但是束杼卻沒有要跟他進一步發展的打算。這一點他很清楚。

「放心好了,我們如果以後開個店就開到靈域,這靈域的花花草草可要比人間的美味多了,如果做成點心的話一定非常好吃。」

束杼立即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你是不知道這靈域的花草那可是十分美味的,你把人間的種子拿到我們靈域播種我相信靈域種出來的穀物也會十分美味的!」

楚瀾天點頭說道:「那是自然,山好水好風景好,植物的心情好吸收日月精華自然好吃。」

「恩恩,會的,我很期待這一天早點到來呢!」

……

束杼扭頭的時候臉上帶著的笑十分美,楚瀾天特別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刻好了,時間不要走開,他跟束杼就這樣相互對視就好……

美好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接近於中午的時候店裡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廚房根本就忙不過來,這店小二跟掌柜的都不在店中他們兩個慢慢的就招呼不過來了。

正在他們無奈的時候就看到掌柜的匆匆忙忙的過來說道:「束杼,你們不要忙了,我們今日不做生意了。」

說完她走到大廳中,笑著看著這裡的新老客戶鞠躬之後說道:「多謝大家這麼多年以來的支持,我們的孩子現在找到了,我們今日就先不營業了,還請各位多多海涵。」說完轉身就走了。

那些客戶笑著搖頭離開了店中,掌柜找孩子的事情這裡的人都是清楚的,現在掌柜的找到了孩子他們也都真心的為掌柜的感到高興。

「恭喜!讓你們掌柜的記得請吃飯呀!」

「對呀,這麼多年了,還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

「是呀,老天爺總會照顧好人多一些的。失而復得確實沒心情做生意了,我們還是改天來吧。」

陸陸續續的店中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楚瀾天跟束杼兩個人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群嘆了口氣。

束杼原本決定今日離開玉石鎮的,現在看來是走不了的。已經中午了,今日他們夫妻跟孩子團聚,他們現在就走的話那男孩若是要跟著她走的話豈不是有些尷尬,倒不如讓這個男孩子好好的跟父母培養一下感情,明日他們在啟程也是一樣的。束杼扭頭的時候臉上帶著的笑十分美,楚瀾天特別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刻好了,時間不要走開,他跟束杼就這樣相互對視就好……

美好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接近於中午的時候店裡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廚房根本就忙不過來,這店小二跟掌柜的都不在店中他們兩個慢慢的就招呼不過來了。

正在他們無奈的時候就看到掌柜的匆匆忙忙的過來說道:「束杼,你們不要忙了,我們今日不做生意了。」

說完她走到大廳中,笑著看著這裡的新老客戶鞠躬之後說道:「多謝大家這麼多年以來的支持,我們的孩子現在找到了,我們今日就先不營業了,還請各位多多海涵。」說完轉身就走了。

那些客戶笑著搖頭離開了店中,掌柜找孩子的事情這裡的人都是清楚的,現在掌柜的找到了孩子他們也都真心的為掌柜的感到高興。

「恭喜!讓你們掌柜的記得請吃飯呀!」

「對呀,這麼多年了,還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

「是呀,老天爺總會照顧好人多一些的。失而復得確實沒心情做生意了,我們還是改天來吧。」

陸陸續續的店中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楚瀾天跟束杼兩個人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群嘆了口氣。

束杼原本決定今日離開玉石鎮的,現在看來是走不了的。已經中午了,今日他們夫妻跟孩子團聚,他們現在就走的話那男孩若是要跟著她走的話豈不是有些尷尬,倒不如讓這個男孩子好好的跟父母培養一下感情,明日他們在啟程也是一樣的。

「是呀,老天爺總會照顧好人多一些的。失而復得確實沒心情做生意了,我們還是改天來吧。」

陸陸續續的店中的人走的差不多了。 邪王的神醫寵妃 楚瀾天跟束杼兩個人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群嘆了口氣。

束杼原本決定今日離開玉石鎮的,現在看來是走不了的。(未完待續。) 聽著小土豆再一次的說這個事情,束杼有些無奈的說道:「土豆,你若真是有什麼證據也好,現在不過是你的感覺,再說了她可是我的大姐,你不要這麼說好嗎?」

小土豆嘆了口氣無奈的搖頭說道:「好好,算我多管閑事兒,你沒事就行我不管了。不過我要告訴你就在剛才有一股子的邪氣從上空飛過,這裡不安全我們還是趕緊離開為好。」

影帝又在暗戳戳的逼婚 束杼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可能是真的我也感覺到了,這青山坡到底在哪裡?」

小土豆歪著嘴巴說道:「其實就在我們腳下,只是我沒有告訴你們,走吧我們這就可以去青山坡了。」

「什麼?就在我們腳下?那你不早說?你以為楚瀾天沒事?」

小土豆撇了撇嘴巴說道:「不錯,他就是沒事。他體內有什麼你不清楚?那東西會護著他的,可能是剛才看到九頭獸,上古神獸跟那些神奇的寶貝是有聯繫的。」

束杼好奇的問道:「什麼聯繫?這麼可怕?楚瀾天的額頭真的很燙。」

小土豆笑了笑說道:「不必擔心他沒事,你不是有靈力嗎,你這個冰狐還給他將不了溫度?」

束杼這才明白過來,立即朝著楚瀾天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們走過去的時候楚瀾天微微睜開眼睛看著束杼,嘴唇發白有氣無力的說道:『束杼你去哪兒了?」

束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去找草藥,但是也沒有找到還好小土豆提醒了我,說完她立即變了一個大大的冰塊讓他躺了上去。」

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從東邊升起來了,清晨的的第一縷陽光照了進來……山間的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著楚瀾天躺在了冰塊上之後立即感覺好多了。他笑了笑說道:「很舒服,謝謝。」

「你再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就到青山坡了,小土豆你就不要再賣關子了,有什麼話你直接說就行了。」

這個時候石盤跟束薇的兔肉已經烤好了,他們舉著木棍上面插著燒好的黑色兔肉說道:「來吧吃了之後再上路。」

小土豆立即笑著說道:「我看還是拿著這兔肉去吧,你們若是想去青山坡的話,手裡必須有東西才能進得去,這青山坡其實就是隱匿在這青山上的一個鎮子,由於這個鎮子十分隱蔽所以極少有人能找到……」

束杼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小土豆你能不能說快點?怎麼說都不到重點上面?」

看著束杼說話的時候帶著一絲的不高興,之前的束杼幾乎沒有這樣跟他說過話,小土豆很清楚這個束薇是束杼的大姐,他們從小一起長大讓束杼相信她的大姐有心害她的話這應該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他剛才很有可能說的有些多了,所以束杼對於他說話的口氣就開始變得有些不耐煩了。但是殤璃卻讓小土豆好好的保護好束杼,殤璃說這個束薇有問題讓束杼多加小心。

這兩天都沒錯,但是小土豆怎麼就錯了。他有些生氣的嘟著嘴巴,十分委屈的說道:「你竟然這兒跟我說話……我生氣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了我只想睡覺。」

說完小土豆的身子猛然的一縮變成了土豆的模樣鑽進了束杼的口袋之中,束杼一把將他拽了出來說道:「你先別睡,快帶我們去找青山坡?」

不管束杼說什麼小土豆該是什麼樣子還是什麼樣子,他原本就是一個說睡覺就立即能睡著的小精靈,只要是他不想醒他能睡上好幾年。想到這裡束杼有些絕望的想這個小土豆不會真的要睡上好幾年吧?

她晃著手裡的圓球說道:「好了我錯了,我不該朝你發脾氣,你就快醒過來吧?」

束薇一把搶過束杼手裡的球球,狠狠的說道:「小土豆你如果在不醒過來的話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扔進火里烤土豆!」

束杼苦笑了兩下從束薇的手裡拿過小土豆說道:「大姐,你越是嚇唬他,他越是不會出來的,並且他現在的修行要比之前的厲害太多了,一般的火兒是傷不到小土豆的,尤其是他變成現在這個形態,他幾乎是不會受到外界的所有干擾的……」

束薇這才將小土豆遞給了束杼,看著手裡的小土豆縮成了一個團,小土豆就是這樣只要是生氣就會躲起來,他這樣的形態就算是扔進火堆之中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但是剛才他明明說要帶著他們去青山坡的,這個地方他們根本就沒有去過,束杼試探性的問束薇說道:「大姐,你有沒有聽說過青山坡?剛才小土豆要帶著我們過去的,現在他耍賴不肯起來,還真是讓人傷腦筋。」

束薇的眉頭擰這滿臉的不解說道:「這青山坡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殤璃不也是告訴我們青山坡就在前面嗎?可是我們走了很久也沒有看到青山坡。」

「是的,小土豆就說著青山坡其實就在我們腳下。這是什麼意思?你們知道嗎?」束杼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她手裡握著小土豆十分的生氣。這個時候這個傢伙卻怎麼都不醒過來。

石盤跟束薇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石盤不解的問道:「什麼情況?在我們腳下?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難不成就是青山坡?」

「很有可能,但是現在小土豆睡過去了我也沒有問清楚……」說完束杼再一次的晃了晃手裡的小土豆,有些生氣的說道:「小土豆,你如果真的不醒過來的話我真的要生氣了。」

小土豆伸了伸懶腰從束杼的手掌中站了起來,他嘆了口氣說道:「怎麼現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我可告訴你們我可是上知天文下曉地理,你們以後說要對我要和氣一些明白了嗎?」

束薇咬著牙說道:「你快點說吧好不好?」

小土豆白了她一眼看著束杼說道:「這個青山坡其實就在我們的腳下,青山坡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在他們沒有要請我們進去的情況下我們幾乎是找不到青山坡在哪兒的,他們這個青山坡中的人跟精靈是和睦相處的,並且他們生活的很幸福,也從來都不會使用靈力。」

束杼不解的問道:「那青山坡到底在哪裡?」(未完待續。) 「束杼你想的太多了,我們這不是好好的嘛?那些東西豆豆也很喜歡的,你就讓我們買了吧?好不好?」

看著小土豆滿臉的懇求束杼立即心軟了說道:「這是最後一次,我們不能在人間暴露,若是被人類發現了我們的身份,到時候麻煩事兒肯定少不了明白嗎?」

小土豆立即點頭帶著豆豆就朝著賣玉石的攤販那裡走了過去,那攤販看到生意上立即起身說道:「各位少爺小姐,來看看我們家的玉石,這可都是上好的玉石,今日出血價出售了。這機會可能千載難逢的!」

小土豆扭頭看著這個商販笑著說道:「你這個小販倒是會說,這兩個白玉的玉佩是不是一對的?多少錢?」

那攤販笑著說道:「這位少爺您可是好眼光,這兩塊玉那可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你現在如果不要的話以後一定會後悔的。你看你跟你身邊的這個小姐,簡直就是一對璧人,這對玉佩好像就是給你們量身定做的一般。來來,你們可以試戴一下!」

那小販說著就將玉佩拿了起來,剛給小土豆帶在腰帶上,小土豆一個轉身那玉佩立即掉在了地上,址聽到「噹啷!」一聲碎成了兩半!

束薇的表情有些嚴肅的看著這個門,問道:「小土豆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小土豆笑著走到了門的前面說道:「請開門可以嗎?」

那個門突然的就吱的一下打開了……

「這個門其實很好開,不過不將禮貌的人可能就進不來了……」他說完捂著嘴巴笑著就走了進去。

這個青山坡要比他們想象的更加的漂亮,裡面滿是綠色的植物,還有各種不知名的小花爭相開放,這裡的居民都生活在花草的世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來到的不是一個城鎮而是一個花園一般。

進化之眼 每一家每一戶的門前都種著不同的植被,開口的喊叫的小攤販那裡還有各種花兒或者是植物做的點心,看上去就很美味。

「我的天這裡簡直就是我的天堂,我喜歡這個青山坡。」

小土豆躲開幾個小小的精靈到來了這個攤販的面前,問道:「我想要吃一些點心,要用什麼跟你交換?」

那買點心的男子笑著說道:「你這個小傢伙能吃多少?一點足夠了,你可以給我你覺得相對比較珍貴的東西。我就可以給你吃的。」

說道珍貴的東西小土豆身上最珍貴的恐怕就是書籍了,但是他的書籍都是藏在腦袋之中的,根本就拿不出來。他只能無奈的說道:「你稍等,我去拿銀子……」

小土豆來到束杼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束杼,我想吃點心,那東西看上去就那麼的好吃……可以嗎?」

束杼用手拖著他說道:「走吧,我們去問問。」

束杼將隨身攜帶的一個荷包遞給那攤販笑著說道:「這裡面有一些碎銀子,你多我們一些點心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