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那些人沒有對越氏抱有什麼壞心思,她對自家企業做手腳跟他們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種事兒懂的都懂,全部都說出來就沒什麼意思了!

當天下午,越氏於次日即將舉行發佈會的消息就鋪天蓋地的傳了出來!

這不是什麼小道消息,是越氏官方給的回應!

所有的記者都準備好了,恨不得今天晚上就去越氏的新聞發佈會現場等著,就好像他們早點到就能挖到大新聞一樣。

網絡上的人也是十分踴躍,紛紛都在說越氏終於捨得出來安撫一下股民了。

其實他們不知道越氏的所謂的股民扛不住壓力都把股份全部賣了,而接收人正是越氏真正的控股人! 這個掌柜的修為雖低,但對草藥的研究還是非常到位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被請來做燕氏煉丹坊草藥房貴賓室的掌柜。

也懶得和掌柜的解釋,燕霸天笑盈盈的道謝后,付了靈石,抬腿坐在了貴賓室柔軟的寬大座椅上,愜意的眯起了眼睛。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而掌柜的早已親自為他準備草藥去了。

看著掌柜的去遠,燕菲妍撲扇著美麗的靈動大眼睛,盯著那座椅上慵懶的身軀,在原地愣了好半晌,這才終於是回過了神,嘴角的柔和笑意逐漸擴大,最後將那張精緻小臉渲染得極具誘魅。

「霸天哥哥,這自信滿滿的樣子,還真的很迷人呢!」

在燕霸天的示意下,燕菲妍抿嘴淡笑,蓮步微移,坐在了他旁邊。

「妍兒,你昨夜練了一夜的金剛經,怎麼還是這麼精神抖擻?根本沒有半點疲態,霸天哥哥很是好奇呢!」

在燕府晨練廣場上第一眼看到燕菲妍時,燕霸天就知道這小妮子可是在熬夜煉習金剛經。

金剛經可是極為耗費體力的煉體功法,看著仍然活潑的小妮子,燕霸天非常好奇,到底是什麼力量可以支撐著她。

「妍兒也不是很清楚呀!這金剛經好似原本就是專為妍兒定製一樣,越煉習越覺得精神百倍!」

白皙的小手托著精緻的小臉下巴,可愛並且略帶一絲清冷的秋水眸子,緊盯著微微眯著眼睛的燕霸天,淡淡的回答著。

「這小妮子,體質很不一般呀,難道是傳說中的那幾種可怕的體質之一?可惜就算是那幾種體質,雖然可以讓凡人實力突飛猛進,但還是不能增加他們的壽元。」

鬱悶的想著心事,燕霸天眯著眼睛悄悄上下打量著燕菲妍,只瞧的燕菲妍心花怒放,俏麗的小臉上披上一層紅韻。

時間不大,老年掌柜的腳步聲在樓梯上響起,當他出現在樓梯口時,燕霸天早已站立在旁邊。

伸手接過掌柜的手中的草藥,燕霸天客氣的道聲謝后,就迫不及待的領著燕菲妍離開了草藥房。

讓護衛為他們找了一處僻靜的房間。燕霸天帶著燕菲妍進入房間后,直接將一株二十年份的六品血蓮花,扔在罐子里煎熬,半個時辰之後熬成了兩碗紅色的葯湯。

端起一碗葯湯,燕霸天緩緩灌進口中,待得把葯湯喝盡,這才看向燕菲妍。

「妍兒,這血蓮花是六品草藥,功能治癒內傷,活血化瘀。對淬體修鍊,有絕大的益處。為了避免內傷,你必須喝了它,只可惜味道有些難聞!」

鼻子中沖入刺鼻的辛辣苦味,燕菲妍忍不住皺眉,在燕霸天不容商量和鼓勵的眼神下,燕菲妍捏著鼻子,一口氣喝了下去。一股濃烈藥力的熱葯湯,進入她的腹內。

隨即,在燕霸天的示意下,兄妹二人盤膝開始打坐,運功吸收藥力。

修士淬體修鍊和沒有靈根的普通凡人沒什麼兩樣,都是以鍛煉肉身體魄為主。

普通凡人在沒有煉體功法的情況下,只能靠用拳頭打沙袋,腳踢木樁,身體撞擊硬物等普通的笨方法,來鍛煉自身的肉身,以增強身體的抗打擊能力,以及提升攻擊的氣力。

每日無休止的鍛煉,會在體內形成細微的經脈斷裂,也就是俗稱的內傷。筋脈內還會留下細小的淤血塊。修鍊強度越高,內傷程度越高。

一兩日還沒有什麼大礙,但是時間一長,身體各處細微經脈斷裂累積,淤血不斷的堵塞筋脈,加上肌肉、筋骨上的創傷,小傷變成大傷,便會開始影響到體質。

如果沒有及時的服用治療內傷、祛除淤血的草藥,高強度的修鍊反而會讓體質急劇衰落。

數年之後,內外瘀傷未能得到及時治癒,積重難返,足以讓一名煉體者成為殘廢,在病榻上痛苦度過殘生。

這個道理,修仙界所有普通凡人中的煉體者者都十分清楚。

但是仍然還是有不少普通凡人少年煉體者忍不住變強的誘惑,急於求成,一開始修鍊都是生猛精進,但是缺乏草藥滋補肉身,之後體質迅速衰落,反而欲速不達,停滯在煉體初期、煉體中期。甚至有些少年直接把自己給煉殘廢了。

有了煉體功法的人,雖然不需要用那些笨辦法來鍛煉體魄,甚至比那些笨辦法更容易使體魄強大,但這些煉體功法對身體的傷害程度也是更大,更需要用藥物來恢復。

但這些都需要足夠多的財富來做後盾的。開賭檔得來的那足以趕上一名練氣期修士多年積攢的靈石,只不過僅僅可以支持他們兄妹二人,十天左右的草藥開銷而已。

而這只是剛剛開始,隨著修為增強,那可是需要更高階生長年份更久的草藥才能修復內傷的,所需的花費可謂是個天文數字。這也是阻礙修士進階最大的原因之一。

看似形態懶散的燕霸天,其實每走一步都在煉習一種叫作「霸皇聖體」的煉體功法,也就是在搜魂變色黃金龍時,搜出來的妖族煉體功法。

這種煉體功法,據說在修鍊到圓滿之時,可以用身體直接硬抗渡劫期修士的全力攻擊,而不會受到任何損傷。甚至可以直接沖入渡劫期修士的法力攻擊範圍與之近身肉博,甚至還可以直接和肉身強大渡劫期期妖修在肉身上一較高低。端是強大無可匹敵。

與之相對應的是,前期修鍊對身體的傷害程度更大,需要修復內傷的草藥等級會更高,所花費的靈石數量會更多。

打坐了一個時辰,感覺身體細微之處全部恢復如常后,燕霸天一躍而起,揮手打了幾拳,頓覺渾身舒暢無比,氣血經脈沒有絲毫的凝滯。

看了一眼仍然還在打坐的燕菲妍,燕霸天心中升起一股柔情。前世他的愛妻赫連玉嬌在他弱小之時,也是像他對燕菲妍一樣,無微不至的關懷著他。

甩開思緒,燕霸天把蛇膽果,熬成藥液,倒入兩個大葯浴盆之中。並在大葯浴盆下,添加了些許柴火,以保證溫度足夠高,這樣才利於更好的吸收藥力。

蛇膽果是用來治療皮肉外傷的草藥。

微微一愣伸后,燕霸天又在兩個大浴盆之間加上阻擋視線的幕布。這些完成之後,燕菲妍這才從打坐中清醒過來。

看到眼前的兩個大浴盆,燕菲妍頓時嬌顏酡紅,霸天哥哥這是要和她在同一個房間內沐浴呀。雖然中間用布匹隔開,但也足以讓她嬌羞不以。

「妍兒害羞了!這只是煉功而已,沒什麼好害羞的。這該怪霸天哥哥考慮不周,以後妍兒還是回家后在泡草藥浴吧!」

清澈的眸子中沒有一絲男女之歡的慾望,燕霸天尷尬的撓了撓烏黑的頭髮。

這讓小臉紅的像某種動物屁股一樣的燕菲妍,心中暗暗有些失望。獨孤姓出自劉姓,起源於北魏時代鮮卑部落,是漢光武帝劉秀的後代以獨孤為氏。

劉秀之子劉輔的裔孫劉進伯官度遼將軍,在攻打匈奴時失敗被俘,囚禁於獨山之下,他的後代有尸利單于,為谷蠡王,號獨孤部。

傳至六世孫羅辰時,隨北魏孝文帝遷居洛陽,遂為河南人,以其部落名命姓,稱為獨孤氏。

《姬唐》第二十一章獨孤家族。 還有一個人比京極真還要驚震,那就是白鳥任三郎,此時白鳥任三郎雙眼瞪大,嘴巴張成0型,都快吐下一個雞蛋了。

他…他竟然如此輕易的就把這個案子破了,不可思議!

白鳥任三郎原以為李子禮沒傳聞中的那麼大本事,還想在他說錯的時候踩他幾腳。

但是現在他知道了,李子禮的能力真的很強,跟傳聞中的一樣。

不愧是警視廳的大神探。

晃過神后,白鳥任三郎又想到什麼,臉色一白,眼中露出一絲絕望…他的能力如此強,我拿什麼跟他爭佐藤美和子?

比帥,我沒有他帥。

比能力,我更是被他甩出了十八條街。

我真的遠遠不如他。

越想,白鳥任三郎心裡越絕望,最後整個人如打了霜的茄子,滿臉沮喪跟無精打采。

「大神探厲害,不愧是你。」

就在這時,佐藤美和子猛地一掌拍在李子禮肩上。

李子禮揉了揉肩膀,沒好氣的說:

「我的大警花,你能不能輕點,想打死人啊。」

「少放屁,我哪裡用力了?」

見李子禮當眾這麼說,佐藤美和子臉色一紅,有點羞澀…本警花嬌弱如花,不是那種蠻力妞好不好?

眾人倒好似沒看到一樣,實際上,他們早已經習慣了,以前經常能看到李子禮與佐藤美和子這樣笑鬧。

他們現在都沒反應了。

目暮十三這時走到李子禮身前,豎起大拇指,笑道:「剛才那番推理真的很精彩,不愧是我們警視廳的大神探,牛逼!」

這番話聽在毛利小五郎耳朵里,只覺非常刺耳,彷彿李子禮就是光芒四射的大神探,而他這個偵探就像個小丑一樣。

他有點無臉的再待在這裡,什麼話也沒說,拖著柯南就走了。

而其他警員也圍在李子禮身邊,紛紛說道:

「大神探厲害,又被你破了一樁命案。」

「大神探什麼時候教教我破案,我要向你學習。」

「大神探你也特牛逼了,我除了666,不知說啥好了。」

看到大家都在誇李子禮,佐藤美和子心裡高興的不行,彷彿都在誇她一樣,臉色笑開了花。

就在這時,京極真也擠到了人前,目光興奮:「老大,原來你破案也這麼牛,不下於你的身手,太厲害了。」

「我發現我現在更佩服你了。」

「好了好了,沒那麼誇張。」

李子禮擺擺手,對著目暮十三道:「目暮警官,還是先把犯人帶下去再說。」

「對對對。」

目暮十三連連點頭,便讓人將上田丈二帶走了。

不久之後,警方收隊,帶著犯人跟屍體離開了兇案現場。

….

「叮!任務完成,恭喜你獲得10自由屬性點。」

系統機械般的聲音冷不丁的響起,讓李子禮愣了一下,隨後眼中一喜…獎勵終於到了。

想了想,他將這10點屬性點全加在了智力上。

下一秒,他的屬性板塊變了。

宿主:李子禮

智力:116

體力:127

敏捷:113

技能:黑客(初級),易容術,變聲術。

神級槍技,過目不過。

單手開法拉利(註:此技能讓你魅力值上升,車技如神,你請放心的浪。)

看完屬性板塊,李子禮笑了笑。

….

李子禮租房所在的小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