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色符篆化為灰濛濛的氣霧,在小七頭頂半米的地方形成的迷你雷雲。

「哇!」看戲的陌凡驚嘆了一聲,沒想到還真是這樣。

千羽曦瞥了一眼身後的兩個普通人,對方的臉上除了震驚就是驚訝,不過這也很正常,不過她很好奇,這位老人家少說也得快八十了吧?看到這些,怎麼沒有任何突發癥狀呢?難不成真的是身體好,扛造?

熟不知,吳阿婆早在下午,就已經被小七被嚇混過一次了,最重要的是,在上天台以前,小七還給她跟鄭國陸一人一顆丹藥,吞下去以後,整個人的精神就像是回到了幾十年前,活力極了,什麼驚嚇也都不怕。

雷雲形成,小七的超級炮台已經架設完畢,此時火牆也剛好消失,她瞄準了那個成年男子,心念一動。

咔嚓!

一道閃電劈了過去。

雷電,乃是絕對的天罰之力,是一切邪惡的剋星,感受到了雷電的力量,三頭厲鬼本能的選擇了後退,不想招惹到這股力量。

奈何,這九天雲霄雷是自帶鎖定的,只要小七沒有下達放棄的指令,這道雷電哪怕是相聚十萬八千里,也會通過天空的雷雲進行質量交換,直接到達目標的頂上,咔嚓一聲劈下去。

沒錯,厲鬼就算再怎麼躲,也躲不開小七的雷電炮台的。

只見雷電一閃,劫雷就劈中了那個成年男性厲鬼。

在兩位普通人的視角下,九鍵小七頭頂的劫雲降下一道雷,劈到了空氣以後,便飄起了黑色的煙霧,伴隨著的,還有凄厲的慘叫聲。

到了夜晚,厲鬼的實力便會恢復到鬼衛的實力,也就是三到四品的實力,再加上雷電具有邪惡剋星的屬性,僅僅是一擊,這是厲鬼就在魂飛魄散的邊緣徘徊,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此時要是被太陽照上一下,那就是真的跟世界說拜拜了。

見如此緊張,在場所有人懸著的心總算是放鬆下來了,尤其是小七,她沒想到對方會如此之弱,不過這也沒辦法,五品級別的雷電,就算是有著五品級別的厲鬼來了,也得掂量掂量,是選擇勉強一戰還是逃跑。

小七如法炮製了一下剩下兩個小厲鬼,也不知道為什麼原因,他們一直都在這天台的範圍活動,哪怕是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也不肯跑出去爭取「生命」。

陌凡看著遠處的那三個一點精神都沒有,而且幾乎要變成純透明的三個厲鬼,明白該自己出手了。

他看了千羽曦一眼,隨後朝厲鬼走了過去。

「哥,到你處置了。」小七說道:「你不是說你有控制他們的手段嗎?快使出來吧。」

陌凡點點頭,但又看了一眼對方頭上的那多雷雲,裡面還有雷電像是小魚一樣在翻騰大鬧,非常有活力。

「我說,小七啊。」陌凡先指了一下對方的頭頂,問道:「你打算把這東西掛到什麼時候?」

小七:「……」

跟據之前所說的,這符篆有著一次性必須型的設定,也就是說,只要啟用了,就必須用完,要不然就得一直頂著一朵雲生活,不要指望能夠等到消耗完能量,符篆的效果就會消失。

所謂的九天雲霄雷,簡單來說,就是取之天上的雷電,引用一部分製成符篆,並且與天上的雲有著聯繫,說簡單一些,在某些方面,九天雲霄雷的能量供給是無限的。

媽咪,爹地BOSS好痛哦 小七沒有說話,心念一動,兩道雷電一前一後,砸在了陌凡的鞋尖跟腳後跟,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要傷害到他了。

陌凡:「!!!」

他無語的看向對方,只見對方壞笑的看了一眼自己,沒有說話,隨後一仰頭,看著頭上的那一小朵雲漸漸消散。

「搞定了,陌凡哥,該你干正事了吧?」小七說道。

陌凡一陣無語,但也沒說什麼,他手一揮,一本黑色的,沒有名字,表面只有一個陣法的古老的書出現。

沒錯!這就是封印之書,可以將厲鬼封印於此,供自己所驅使。

他手掌一拍封面上的陣法,開始注入靈力。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封印之書顫動了一下,以其為中心,一道環形光環開始往外擴散,半徑約五米的光環就在一瞬間形成了,接著,在光環之內,開始浮現一條條錯綜複雜的線路,陌凡好奇的打量著,這才發現,原來這個陣法就是書上的這個放大版。

他注意了一下丹田內的靈力儲存量,只是單純的開啟,就已經花掉了十分之二的量,這可是個有些大的數字來,現在的他,十分之二的靈力,施展兩三個大型法術都不在話下,這只是單純的開啟就消耗這麼多,有點小慌啊!

等等!陌凡似乎想起了一些什麼。

他集中精神,努力抓住了剛剛那一閃而過的靈機。

陌凡:「!!!」

時間之眼!沒錯,就是時間之眼!

他可以通過無限磕靈石續命來補充靈力,找到當年的真相!再加上冥眼的話,或許他還可以看到當時究竟因為什麼事情,他們一家三口才因此變為了厲鬼。

(本章完) 夜晚九點,陌凡二人以及小七這邊的三人都齊聚到了這發生過命案的天台。

陌凡沒有急著跟小七說著這邊的發現,而是望向了她身後,被鄭國陸攙扶著的吳阿婆,隨後問道:「這人是?」

「打過一個照面的吳阿婆。」小七說道。

她朝身後二人點了一下頭,隨後走到了陌凡那邊。

「陌凡哥,我有發現。」小七很小聲的說道:「三十年前的那一家子都姓鄭,最重要的是,他們並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天災人禍。」

陌凡一挑眉,隨後點點頭:「這一點我們也發現了。」

之後,小七便將之前吳阿婆所說過的話簡單敘述了一遍,隨後說道:「我帶她過來,也算是徹底了結這一事件。」

陌凡點點頭,隨後眼神瞥到了遠處那三個緊盯著吳阿婆的三個厲鬼,沉默了一會,問道:「小七,如果一會有場硬仗要打,你還會選擇交流嗎?要知道他們化為厲鬼后,那可是一點意識都沒有了。」

小七思考了一下,那就說道:「那就打,打到他們沒有還手之力,然後讓吳阿婆跟他們好好道個歉,看看執念能不能消除,要是沒有辦法的話也就只能魂飛魄散了。」

雖然最後的做法很殘忍,但不得不說,如果沒有特殊手段的話,這也是唯一的解決辦法了。

就好像一塊肉,你放久了,變質成了腐肉,不管你做了什麼,求爺爺告奶奶的,那腐肉也變不回當初的新鮮了。

陌凡思考了一下,說道:「小七,一會要是戰鬥的話,你一個刃上,就當是你的試煉,然後到了最後,我可以試著控制他們,以及找到當年他們真正變為厲鬼的真相,記住了嗎?」

小七點頭,她也知道陌凡哥的手段,雖然只是個四品修士,但一點也不平凡,以他的神之威壓,即使是師父,就算不死,也得是重傷敗北。

「珊珊,他們估計還能再被鎮壓多久?」陌凡問道。

「五分鐘。」

「那你會開冥眼嗎?」陌凡問道:「幫珊珊還有羽曦開一下吧。」

「可以呀!沒有問題。」何珊珊說道:「我也是天道,怎麼可能不行。」

陌凡點點頭,隨手給吳阿婆還有鄭國陸施展了幻術,使其發現不了自己這邊三人的暫時消失。

開冥眼的過程非常簡單,何珊珊在自己的世界中又凝聚了一個實體,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完成了。

陌凡雙手環抱胸前,有些好奇問道:「珊珊,你現在算是一心三用了嗎?」

「是啊。」何珊珊點頭說道,隨後一臉苦惱的看著自己身上的樹葉裝,剛剛出現的匆忙,就算創造了衣服,也不能在三人面前穿上,只能暫且這樣了。

「算了我還是解體吧。」何珊珊說道。

陌凡:「???」

緊接著,他就看到了何珊珊通體發出白光,白到看不見人影,然後,就炸開了……

陌凡:「……」

「陌凡哥你就別糾結這個了,趕緊走吧。」小七語氣有些激動地催促道,她剛剛可是開了冥眼耶,即使是不會使用顯形法術,那也沒有任何問題。

終於能看到厲鬼了!

三人重新回到原世界,此時距離鎮壓結束時間還剩下三分鐘四十多秒。

小七朝厲鬼那邊看了一眼,隨後就挪不開視線了,這可是真正的厲鬼呀!

「看他們那個樣,估計得有一場惡戰了呀!」小七說道。

陌凡跟千羽曦點點頭。

「能應付吧?」陌凡問道:「我跟你羽曦姐就護著那倆人在一旁吃瓜,可以不?」

「沒問題!」小七一笑,露出了小虎牙,很是炫耀的拿出了三張銀色的符篆。

「三張九天雲霄雷,也就是十五道五品攻擊,再加上我看得見他們,要是輸了我也就認了。」

陌凡揉了揉對方的小腦袋,道了一聲加油,便撤掉了遠處兩人的幻術,朝他們招了招手,然後站到了前面。

距離鎮壓結束還剩下,只剩下一分鐘了。

陌凡牽著羽曦的手,雖然表面不說,但內心還是很緊張的,就跟上一次看小七考核鍛造師一樣,不過比起上一次,還是這一次更加令他擔心。

他已經做好了援救準備,只要有危險,立馬出手救人,他的武心可不是物理性攻擊,雖然不知道具體屬性,但總而言之,對什麼都有用就對了。

身為經歷者的小七,內心的緊張不必陌凡千羽曦要低,雖然師父幫自己進行過訓練還有模擬實戰,但就像是新人上路一樣,就算考試時摸過方向盤,到了大馬路上,內心的第一想法同樣是緊張。

當然,沒有人說緊張並不好,據科學分析,人類在一定的緊張精神壓迫下,可以集中精力,發揮出至少比日常要高百分之二十的效率以及效果。

在場的,除了三位修士外,就是那兩個不知所措的平民了。

雖然看不到厲鬼的存在,但這嚴峻的氣氛二人還是感覺得到,尤其是吳阿婆,內心更是驚慌害怕,好像面前就是吃人的妖怪一般。

「嘶!阿婆,您年紀不小,力氣挺大呀!」鄭國陸抽了口冷氣說道,把被老人家攙扶著的手臂給抽了出來,紅通通的手印在夜幕中若隱若現。

兩人的話雖然沒有任何意義,但卻沖淡了一些天台上嚴峻的氣氛。

一分鐘的時間很短,短到只是一會兒便過去了。

破開了!

三個厲鬼因為實力的緩慢恢復以及何珊珊沒有延續的命令,終於還是破開了封印。

三隻厲鬼吼了一聲,雙目通紅的朝著吳阿婆的方向張牙舞爪的沖了過去。

在兩個普通人的視角下,他們就聽到了三聲不同的嘶吼,緊接著,就看到一陣陰風形成,朝這邊席捲了過來。

「救命啊!」

明白陰風效果的吳阿婆趕緊呼喊了起來,她雙目緊閉,嘴裡一直念叨著一些模糊不清的辭彙,至少在陌凡聽來,一會是阿彌陀佛,一會又是對不起的,看樣子對方是被嚇得不輕。

(本章完) 「休想!」小七輕喝一聲,攔住了那三隻厲鬼的去路。

她來不及使用符篆,所以趕緊默念法訣,右掌往前方拍去,一道長高約三米的火焰牆在一瞬間形成,給身後的人帶來了的強烈的視覺體驗感。

枕上豪門:冷酷首席契約妻 厲鬼雖然無視物理進攻,但無視不了能量,就比如雷電,火焰,光系法術或者陽光等等。

小七對此很是了解,所以特地學了這一招,這一招火牆出現的很恰到好處,攔住了厲鬼的直線去路,不能直接過來,也給她準備了一些緩衝時間。

「九天雲霄雷!」

小七沒有陌凡那麼中二,這個名字也就在內心默念一遍就算過去了,她拿出一張銀色符篆,上面錯綜複雜的刻滿了黑色的紋路,形成一種很玄妙很神奇的異樣美感。

她微微注入靈力,整張符篆就像是被火苗碰到的乾草一樣,稍一接觸就著了起來。

銀色符篆化為灰濛濛的氣霧,在小七頭頂半米的地方形成的迷你雷雲。

「哇!」看戲的陌凡驚嘆了一聲,沒想到還真是這樣。

千羽曦瞥了一眼身後的兩個普通人,對方的臉上除了震驚就是驚訝,不過這也很正常,不過她很好奇,這位老人家少說也得快八十了吧?看到這些,怎麼沒有任何突發癥狀呢?難不成真的是身體好,扛造?

熟不知,吳阿婆早在下午,就已經被小七被嚇混過一次了,最重要的是,在上天台以前,小七還給她跟鄭國陸一人一顆丹藥,吞下去以後,整個人的精神就像是回到了幾十年前,活力極了,什麼驚嚇也都不怕。

雷雲形成,小七的超級炮台已經架設完畢,此時火牆也剛好消失,她瞄準了那個成年男子,心念一動。

咔嚓!

一道閃電劈了過去。

雷電,乃是絕對的天罰之力,是一切邪惡的剋星,感受到了雷電的力量,三頭厲鬼本能的選擇了後退,不想招惹到這股力量。

奈何,這九天雲霄雷是自帶鎖定的,只要小七沒有下達放棄的指令,這道雷電哪怕是相聚十萬八千里,也會通過天空的雷雲進行質量交換,直接到達目標的頂上,咔嚓一聲劈下去。

沒錯,厲鬼就算再怎麼躲,也躲不開小七的雷電炮台的。

只見雷電一閃,劫雷就劈中了那個成年男性厲鬼。

在兩位普通人的視角下,九鍵小七頭頂的劫雲降下一道雷,劈到了空氣以後,便飄起了黑色的煙霧,伴隨著的,還有凄厲的慘叫聲。

到了夜晚,厲鬼的實力便會恢復到鬼衛的實力,也就是三到四品的實力,再加上雷電具有邪惡剋星的屬性,僅僅是一擊,這是厲鬼就在魂飛魄散的邊緣徘徊,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此時要是被太陽照上一下,那就是真的跟世界說拜拜了。

見如此緊張,在場所有人懸著的心總算是放鬆下來了,尤其是小七,她沒想到對方會如此之弱,不過這也沒辦法,五品級別的雷電,就算是有著五品級別的厲鬼來了,也得掂量掂量,是選擇勉強一戰還是逃跑。

小七如法炮製了一下剩下兩個小厲鬼,也不知道為什麼原因,他們一直都在這天台的範圍活動,哪怕是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也不肯跑出去爭取「生命」。

陌凡看著遠處的那三個一點精神都沒有,而且幾乎要變成純透明的三個厲鬼,明白該自己出手了。

他看了千羽曦一眼,隨後朝厲鬼走了過去。

「哥,到你處置了。」小七說道:「你不是說你有控制他們的手段嗎?快使出來吧。」

陌凡點點頭,但又看了一眼對方頭上的那多雷雲,裡面還有雷電像是小魚一樣在翻騰大鬧,非常有活力。

「我說,小七啊。」陌凡先指了一下對方的頭頂,問道:「你打算把這東西掛到什麼時候?」

小七:「……」

跟據之前所說的,這符篆有著一次性必須型的設定,也就是說,只要啟用了,就必須用完,要不然就得一直頂著一朵雲生活,不要指望能夠等到消耗完能量,符篆的效果就會消失。

所謂的九天雲霄雷,簡單來說,就是取之天上的雷電,引用一部分製成符篆,並且與天上的雲有著聯繫,說簡單一些,在某些方面,九天雲霄雷的能量供給是無限的。

小七沒有說話,心念一動,兩道雷電一前一後,砸在了陌凡的鞋尖跟腳後跟,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要傷害到他了。

陌凡:「!!!」

他無語的看向對方,只見對方壞笑的看了一眼自己,沒有說話,隨後一仰頭,看著頭上的那一小朵雲漸漸消散。

「搞定了,陌凡哥,該你干正事了吧?」小七說道。

陌凡一陣無語,但也沒說什麼,他手一揮,一本黑色的,沒有名字,表面只有一個陣法的古老的書出現。

沒錯!這就是封印之書,可以將厲鬼封印於此,供自己所驅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