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目噴火,恨不得將秦穆然給生吞了下去才解氣。

秦穆然看著莫雷洛的目光,直接無視,接著道:「因為你缺愛太厲害了,恨不得每天晚上都有男人在身邊,可是你的要求又高,一般的人又看不上….」

秦穆然描述的那叫一個詳細啊,雖然在場的都是醫生,可是這種葷事情,饒是個男子都不會放過的,一個個頓時來了興趣,靜聽著秦穆然的講述。

秦穆然似乎也是看到了在場眾人目光中的渴望,臉上露出壞笑以後,接著道:「因為這種速度與身體機能完全不符合,導致了你的身體出現了大面積的負荷,加重了病情。」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什麼?」

莫雷洛瞪大了眼睛,身體都因為憤怒而在顫抖。

「知道你聽不懂,我就簡單點說吧!打個比方,現在你的身體就像是一塊木頭。從外面看,你這塊木頭挺壯實的,但是你不是實木,裡面都蛀空了,只要一個不小心,身體會在瞬間垮掉!」

秦穆然打了個完美的比方解釋道。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莫雷洛徹底忍不住脾氣了。

「信口雌黃,含血噴人!你這個騙子!」

莫雷洛有些羞憤。

秦穆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竟然說出她這麼隱晦的東西,讓她感覺被無數雙眼睛盯著,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騙你幹嘛?還有我要是說錯了,你會這麼激動嗎?肯定不會啊!」

秦穆然淡淡一笑。

「好心奉勸你一句,你現在的身體虧空的太厲害了,就好像是個大水缸,已經快要見底了,要是再舀,就直接會砸碎缸底,到時候整個身體徹底完了,而且無法挽回的那種。」

秦穆然看著莫雷洛,淡淡地笑道。

「你…….」

莫雷洛被秦穆然說的,氣的不知道說什麼。

「你不相信是吧?那我問你,你最近是不是經常腰酸背疼,全身就好像散架了一樣。這就是身體要完蛋的信號,要是再不處理,恐怕就……..」

說到這裡,秦穆然便是不再說話了。

聽到這話,莫雷洛徹底相信了秦穆然,因為自己的身體狀況全部都被秦穆然給說對了。

此時的她用著懇求的目光盯著秦穆然,她知道,秦穆然肯定是有醫術的,僅僅看了眼自己,便是能夠看出這麼多來,這種技術,莫雷洛已經不會懷疑了。

「這樣吧,我開一個藥方給你,你回去,每天都喝一副,堅持一個月每天喝,從今天開始清心寡欲,就好了!」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走到一旁的桌子上面,拿起筆,用英文寫了副藥方,兩指夾著,遞給了莫雷洛。

莫雷洛伸手迅速抽過藥方,看都不看,便是埋下頭來,紅著臉,衝出了病房,後方傳來了嬉笑聲,但是她卻不敢回頭。

實在是太丟臉了!

沒有了莫雷洛的阻撓和無理取鬧,病房裡又再次安靜了下來。

秦穆然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肖華,沒有說什麼。

「金老!」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裡走進了一個身著黑色職業裝的高挑女性,一頭微卷的長發散披在後背。

「全小姐!」

即便金正泰是寒國棒醫里的名醫,見到來人以後,也是臉色一驚。

全美妍!

她怎麼會在這裡。

別看全美妍不過二十幾歲,但是她可是寒國最大的化妝品公司的總裁,身價不菲,雖然不如李成軒,可經濟實力依舊不容小覷。

「金老,肖華先生怎麼樣了?」

全美妍看著金正泰,一臉焦急地問道。

「全小姐,肖華先生他………」

金正泰很想跟全美妍說肖華沒事,但是他確實沒有什麼辦法。

「肖華先生,他怎麼樣了?」

全美妍看著金正泰這個樣子,有些慌張,連忙看向床上不動的肖華,問道。

「肖華先生他………得了怪症,現在只有秦醫生能夠治療。」

金正泰有些尷尬地說道。

「什麼?!怪症?!」

全美妍聽到金正泰這話,頓時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是的,目前只有秦醫生有辦法。」

金正泰皺了皺眉,沒有辦法道。

「秦醫生?誰是秦醫生?那還不治療肖華先生?」

全美妍緊張地看了四周,問道。

「這位就是夏國中醫代表隊的隊長,秦穆然!」

金正泰對著全美妍介紹道。

「太好了,秦醫生,麻煩你快點出手,救治肖華先生。」

全美妍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情緒有些激動地說道。

「其實肖華先生沒有多大的事情,你放心吧。」

秦穆然淡淡一語。

最毒廢妃 農女小艾奮鬥記事 「秦醫生,請你務必出手,我相信夏國的中醫!」

全美妍再一次肯定的說道。

「哦?你這麼相信中醫?」

秦穆然聽到全美妍這話,有些意外。

「是的。我們公司的化妝品跟夏國的盛康集團有些合作,他們的中藥妝效果很好!」

全美妍認真地點了點頭。

「盛康集團?」

秦穆然愣了愣,沒有想到如今陸傾城的生意都已經做的這麼大了,連寒國都已經開始出口了。

「怎麼?秦隊長沒有聽過?」

全美妍看到秦穆然這個反應,以為他不知道,好奇地問道。

「聽,聽過,有些熟悉。」

秦穆然微微一笑,不多言語道。

「呵呵,我就說嘛,盛康集團的名聲這麼大,又主打葯妝,怎麼會沒聽說過呢。」

全美妍笑了笑道。

「是啊,名聲是很大的。」

秦穆然笑了笑,心中卻暗道:「這不太熟悉了嘛!自己的公司能不熟悉嘛?」

不過這些秦穆然都沒有說,否則的話,豈不是太高調了嘛?

「秦隊長,還是麻煩你給肖華先生醫治吧!」

全美妍對著秦穆然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說著便是走向了肖華躺著的病床。 “流水?這裏有流水的聲音,這不是因爲這個巨坑下面有活泉?也就是說有出口?”

趙小川腦海中瞬間冒出了這個想法,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側耳傾聽者流水的方向。

“應該是這裏吧?”

趙小川皺着眉頭,步伐隨着聲源處慢慢地移動着。

直到他在一堵石壁面前才停了下來,然後側耳傾聽了半天,終於確定剛纔的水流聲正是這裏傳來的。

趙小川伸出手敲了敲石壁,聽到一種中空的響聲,不由眼中一亮。

“看樣子這裏應該是中空的,說不定這面牆壁後面就是出路了!”

趙小川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後心中有些欣喜,但隨即眉頭又皺了起來,因爲從石壁凸起的棱角來看,這石壁還是很堅固的。

“用塊石頭砸開它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這周圍似乎沒有什麼太大塊的石頭!”

趙小川向着四周打量一番,發現地面上除了碎屍塊,似乎再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末日御獸大師 “應該怎麼辦呢?”趙小川陷入了困境,皺着眉頭苦思冥想着。

正當這時,原本平靜的血霧猛然間攪動起來,好像一個巨大的漩渦不斷地旋轉起來,不一會兒一道紅色的龍捲風居然出現在趙小川眼前。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裏不是坑底麼?怎麼會有龍捲風?”

趙小川的雙手死死地扣着巖壁的縫隙中,整個人緊緊地貼在石壁這纔不讓龍捲風刮跑,同時看到無數的斷臂殘肢和地面上的血漿滿天飛起向着龍捲風匯去,眼中佈滿了震驚的神色。

隨着地面的碎屍塊和血漿越來越少,空中飄散的血霧也越來越稀薄,漸漸地一個五六米之高的黑影慢慢地顯現出來。

趙小川看着眼前龐大的黑影高高立起,頭頂的兩個頭顱不斷的甩動着,周圍的血霧和碎屍向着它兩顆頭顱的大嘴中涌去,眼神中充滿了震驚。

“怎麼會?這不是我的鬼器青銅雙蛇麼?它怎麼會變得這麼大?”

趙小川記得剛下坑底時,青銅雙蛇把自己嚇了一大跳的情景,但怎麼也沒想到,這一段時間內青銅雙蛇會發生如此大的變異。

“吼~”

青銅雙蛇的兩個舌頭甩動的速度慢慢地降了下來,周圍的血霧也終於慢慢地接近透明,視線也慢慢地恢復了。

同林鳥兒 趙小川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青銅雙蛇仰天長嘯,兩對蛇瞳中閃爍着妖異的紫光,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

就在這時,趙小川猛然感覺自己的心臟一抽,一股劇痛在他的體內爆發,讓他眼前不由一黑,癱倒在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我似乎感覺好像失去了什麼東西!”

趙小川身體在地上不斷地抽搐着,心中不知怎麼的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但隨即他的餘光掃到周圍,心中頓時冒出一股寒氣。

地面上已經沒有碎屍塊,但一道道半透明白色的虛影飄蕩在空中,靜靜地看着他,令人感到驚異的是,這些虛影相貌和身上的衣着和之前地那些學生一模一樣。

“幽靈?亦或是冤魂?”

趙小川看着這些半透明的白色虛影各自臉上佈滿了痛苦,絕望,悲傷,憂鬱,怨憤,兇惡,害怕的神情,心中冒出這樣一個念頭。

“嘶嘶~”

正當這時,一陣熟悉的蛇吐信子的聲音傳來,頓時驚醒了趙小川,讓他的目光從白色虛影的身上收回,然後望向了青銅雙蛇。

青銅雙蛇停止了嘶吼,兩顆石磨大小的頭顱在空中高高低低的浮動着,但兩對紫色蛇瞳並沒有因爲身體的擺動而轉移方向,冷冷的盯着趙小川。

趙小川被青銅雙蛇盯着,臉上閃過一絲慌亂,而兩個蛇頭看到趙小川的模樣,竟然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這蛇成精了?”

原本害怕的趙小川被青銅雙蛇的笑容弄得一呆,心中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黑影快速的向着自己甩來。

趙小川還沒來得及移動身體,便感覺自己像是被疾駛的大巴撞到了,耳邊傳來一陣胸骨斷裂的聲音,然後整個人瞬間橫飛了出去。

“哐~”

身後之前還在思考着如何纔可以打開的巖壁瞬間被趙小川的身體撞了個大洞,趙小川狠狠地摔在地上,眼前一陣眩暈,猛然噴出了一口鮮血。

青銅雙蛇看到趙小川竟然不見了,不由愣了一下,既然又發出一聲嘶吼,然後兩個蛇頭纏繞在一起狠狠地向着巖壁撞去。

趙小川看到兩個巨大的蛇頭漸漸靠近,不在在趴在地上,強忍着疼痛想要撐起身子,卻因爲疼痛在地上摔了個跌咧。

“咳咳~”

一陣咳嗽聲響起,不由讓趙小川一呆,隨即一個四四方方的黑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轟~”

巨大的蛇頭狠狠地和黑影對撞在一起,雙方形成的碰撞不由讓整個地面顫抖起來,但隨即一陣刺目的金光從黑影身上射出,青銅雙蛇立刻發出一聲慘嚎倒飛了出去。

趙小川驚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金光慢慢散去,那人轉過頭才讓他反應過來。

“別過來!”

趙小川並沒有劫後餘生的興奮,反而對着他的“救命恩人”大聲喊道,因爲當那人轉頭後,他瞬間記起了對方是什麼人。

“居然是他?他怎麼會在這裏?”

趙小川看到對方被燒傷的扭曲臉龐,手中的鐮刀,還有背上揹着的四四方方的石碑,心中充滿了警戒,而對方似乎只是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便又轉頭看向了巖壁外的青銅雙蛇。

趙小川看到對方的舉動,眉頭緊皺,思考着對方是敵是友。

“第一次遇到這人實在苦兒河旁求仙之後的時候,對方似乎和趙小樂一家有關係!不過第二次,在埋骨峯的軍營宿舍中他明顯想要殺死郝大寶!現在他又救了我.。。”

趙小川看着對方的背影,眼中充滿了疑惑,同時也趁着這個空隙打量着四周,然後不由一愣。

周圍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陰森,相反木桌、石凳、竈具、牀鋪一應俱全,甚至趙小川還在巖壁縫中插着一束不知名的野花,讓這裏看起來充滿了生機。

可是最吸引趙小川的還是旁邊的一張石臺上面擺放的兩根拇指粗的白蠟燭。

白蠟燭不斷燃燒着,燭光不斷地在石室中跳動着,而在旁邊擺放着一張大約十來寸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面,一男一女一起用手託着一個五六歲的孩子,三人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笑臉,讓趙小川看到後感到一股溫馨。

可就在這時,照片上的小孩兒瞬間吸引了趙小川的目光,讓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腦中電光急轉,照片上的小孩兒和腦海中的趙小樂重疊在一塊,不由臉色一變,猛然轉頭看向對方。

藉着微弱的燭光,他仔細打量了半天,終於看清了對方背上的石碑究竟是什麼東西。

“愛情王二丫趙小樂之墓”

“愚夫趙天成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五日所著”

看清了上面的字跡,趙小川心頭一震,感到自己更加的疑惑了。 秦穆然向著病床上的肖華走了過去,臉上帶著一股壞壞的笑意。

「你…….你要幹什麼!」

肖華勉強說出話來,他並不知道秦穆然是幹什麼的,有些驚恐。

「我是醫生,不用怕,你的病其實是小問題!」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安撫地說道。

「真….真的?」

肖華有些不相信地看著秦穆然,雖然他人不能動,但是對於自己的情況還是知道的。

全身都不能動了,這難道還只是一個小問題?逗我呢啊!

「我騙你幹嘛?剛才你那個女助理不也是被我給看對了嗎!放心吧!一會兒你就能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