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別犯花痴了,真不知道你腦子裡天天在想什麼,要是真心為了莫謙好,就在內心祈禱李毅別把他打的太慘好了。」黃婷婷無奈的說道。

夕陽西下,馬東將昏迷的馬亂放在擔架上,焦急的等待著救護車的到來,擂台之上滿是馬亂剛才吐的鮮血,膽子小的人看到這幅場景早就嚇得尿褲子了。

而李毅淡然站在台上,對立面赫然是莫謙!

「別說廢話,直接開打!」

「我等著吃晚飯!」

莫謙不耐煩的說道,他討厭處理麻煩事,但不知為何,總有人喜歡找他的麻煩。光是今天一天,他就處理了一頓麻煩事。

這讓他很累,更為關鍵的是很煩!

「好!看你被我打敗還如何狂?!」李毅甩了甩紅色的頭髮,眼神如豺狼盯著莫謙,紅色頭髮根根倒立,看起來宛如一頭染著紅毛的獅子!

「恩?」

「修真者?還是外勁境的修真者?」

在李毅擺好架勢后,莫謙眼神中的不耐煩減少了幾分,眼中露出幾分警惕,他沒想到,對立面的李毅還是名修為在外勁境的修真者,看樣子踏入外勁境有兩三年的時間了。

外勁,內勁,化勁,神境。

共有四大境界,十二個小境界,李毅的修為赫然是外勁境。

「不過這就是你的依仗?未免太讓我失望了!要知道我兩年前就已經是內勁大圓滿了!」

莫謙在心中暗暗失望的搖了搖頭。

天海道武 李毅?

太弱!!! 這次,所有人都不敢妄加判斷。

因為莫謙已經打臉太多次了,無形之中他們的臉都被扇腫了不少,哪怕莫謙打敗了李毅,他們也不會那麼的驚訝。

當然!吃瓜群眾還是從心底里覺得李毅會打敗莫謙!畢竟實力擺在那裡!!!

火藥味很濃。

而李毅的凌冽進攻赫然點燃了空氣中的火藥,使其徹底的爆炸開來,只見李毅拳頭緊握,身體變幻莫測之間來到了莫謙面前,一拳打了過去,拳頭呼哧呼哧作響,正對莫謙的小腹處!

「今天我要讓你知道,像馬亂這種臭魚爛蝦,捏死一兩隻不算什麼!但!我將會是你的噩夢!」李毅在內心歇斯底里的說道,即便是面對莫謙,他絲毫不敢大意,運轉體內功法。

瞬間!

修真者的優勢被李毅淋漓盡致的發揮出來。

速度,力量!

砰!

莫謙毫不示弱與之對碰,兩人展開了激烈的肉搏戰,數十秒后,李毅和莫謙連連後退。不過!李毅連退數十步,而莫謙只是向後倒退半步。

如此局勢,一目了然。

「怎麼可能!」

「他也是修真者?」

「力量比我還要強橫不少,若不是我剛剛全力以赴,怕是我會被頃刻間被他給撕碎!」

李毅面無表情,實則內心波濤洶湧,拳頭之上隱隱發紫,殊不知,那僅僅是莫謙給他一丁點微不足道的懲罰,若是在用力點,李毅的拳頭至少會有兩根破碎!

「哼!今日就算了!相比十天之後的比武你也會在,那時,我們在一招定勝負!」李毅冷哼一聲,二話不說直接離開。

走了!就這麼放下一句狠話就走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李毅是認慫了,面子上掛不過去故意說道,實際上他承認打不過莫謙,走的無比迅速,讓人還沒來得反應。

「莫謙,你先得意吧!十日之後我便徹底踏入內勁境,那時,可不就是今天輕易放過你這麼簡單了!」

李毅暗暗說道,他自從進入到江南大學以來,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虧!

他不服!所以他要在十日之後的比武之上當眾打敗莫謙,讓所有人看看,他李毅,永遠是最強的!



啪啪啪!

不知道是誰鼓的掌,山呼海嘯般的鼓掌隨之而來,莫謙!接二連三的大跌眼鏡,接二連三的顛覆了眾人的世界觀,此時!在眾人心中,他是一名當之無愧的強者,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深深的記住這名沉默寡言,不喜多話卻狠辣無比的男子!

「草!」

馬東爆了句粗口,陰暗的角落中極度的看著台上萬眾矚目的莫謙,他想要報復,卻沒有實力報復,最終憤憤的眼神看向了旁邊的小弟何進。

「憑什麼!憑什麼他受盡萬人矚目?」

「憑什麼!憑什麼他能打敗我哥,告訴我,憑什麼!」

馬東惡狠狠的拽著何進的衣領,何進直接被拎了起來,面對他的少爺,這一刻軟弱變化成的憤怒,這一刻他內心憤怒的種子變成了花朵。

這顆憤怒的種子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出現的。

或許是他因為家裡窮,被父母賣到了馬家,從小到大馬東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但!不開心的時候就對他拳打腳踢?

又或是,父親重病,只是希望見他最後一面,何進請假,馬東直接拒絕。等到何進回到破解的瓦房中看著的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總而言之,何進憤怒了!

他不甘心在做一條狗,一條馬東的走狗,一條馬東開心了就喂他飯吃,不開心一腳踹到一邊的狗!

「你再說一遍?」何進像一條瘋狂的豺狼,兇狠的眼神盯著馬東。

顯然,馬東被何進的眼神嚇到了,但!多年以來他不停的使喚何進,還有何進每個月的工資都是他開的,他絲毫不害怕。

「反了你啊還?」

說著,馬東一巴掌向何進扇了過去,誰知道,這次何進沒有像平時那般不反抗,恰恰相反何進緊緊攥住了馬東扇的耳光的手。

「你…你要幹什麼?」馬東臉上的橫肉寫著四個字—不敢相信!

「有錢了不起嗎?」

何進瞬間掙脫馬東,掏出了剛才馬東遞給他的匕首,直接一刀捅在了何進的肚子之上。

「為什麼?我盡心儘力,甘心做你一條狗,為什麼整天侮辱我?」

噗嗤!

又是一刀!

何進面容扭曲,猙獰的盯著眼前的馬東,手中緊握的匕首流出鮮血,流到了他的掌心中,導致他整個人看起來頗為的血腥。

「你…」

「你什麼你!你個死胖子,老子早就對你不爽很就啊!」

「去死吧你!」

一刀,兩刀,三刀,即便是馬東早已經沒有氣息,何進也在瘋狂的捅向馬東,這是一種恨,十分純粹的恨意,從十幾年前就積累下來的恨意!

叮噹…

噗通!

何進跪在地上,膝蓋上沾滿了馬東的鮮血,整個人望著天空,喉嚨滾動了幾下,終於歇斯底里的喊出了那句話。

「爸!您看到了嗎?當年你說要見我最後一面,是他!強行踹了我一腳,不允許我前去見您,甚至還變相的關押我,今天,兒子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做一個人了!兒子馬上就來見您來了!」

砰!砰!砰!

猛的朝地上磕了三個響頭,何進淡然一笑,手中握著匕首徑直朝著自己脖子抹去。

噗通…

何進軟綿綿跪在地上,嘴角帶著笑意,他…彷彿看到了父親,看到了前不久剛剛離世的母親。

父親母親,兒子來了!!!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啊。」張澈感慨萬千的說道,莫謙點了點頭,頭也不回的跟著鄭炮等人離開了擂台。

貴府嫡女 最終,以馬亂重傷,馬東被何進殺掉,何進自殺而結尾,這個結局是萬萬讓人意想不到的!

「莫謙…你到底是何方神聖?」黃婷婷望著那個消瘦的身影喃喃開口說道。

危機解除,張澈咋咋呼呼的說著莫謙如何如何的厲害,鄭炮也是在一旁不停的附和,時不時伸出大拇指,莫謙則面無表情,偶爾會被張澈給逗笑,楚葉始終保持著沉默,專心的玩著刺激戰場。

噠噠噠!

高跟鞋觸碰地面的聲音。

「莫謙,你給我站住!!!」 「莫謙,你給我站住!」

聲音是個女的,很好聽,但語氣來者不善。

扭過頭,莫謙看到了說話之人,赫然是南宮琉璃。

「三哥,用不用我給你買點六味地黃丸?身體扛得住嗎?先是中午跟嫂子嗯哼嗯哼,然後下午我看那黃婷婷跟你有一腿,現在連暴力狂老師都被你給…」

張澈說著說著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

「老三身體強壯,別的不說了!那啥,我們在醉香閣等你,爭取早點結束戰鬥!嘿嘿!」鄭炮擠眉弄眼的說道。

莫謙:「…」

他懶得解釋,因為解釋張澈和鄭炮也不會相信。

「沒看出來嘛,你這小身板挺能打啊!」南宮琉璃脆生生的說道,她也是沒有想到,莫謙竟然打敗了蕭鼎,打敗了馬亂,還逼得學校赫赫有名的李毅放下狠話逃跑。

「僥倖。」

莫謙淡淡的說道。

「僥倖?過來,老師問你個事情!」南宮琉璃向莫謙擺了擺手,美眸中綻放著異樣的光芒,嬌好的身材來回顫抖,讓人看著春心蕩漾。

實在是南宮琉璃太漂亮,哪怕是走路也別有一番風味,普通男人看著根本受不了。可惜!莫謙並不是普通的男人,面對南宮琉璃搖了搖頭。

「為何要過去?」

這句話說的屬實沒毛病,但!南宮琉璃卻愣了愣,她也算是見多識廣,還從未見過莫謙這種不貪圖她美貌的人,尤其是那雙深邃的眼眸。

這個男人,和其他男人不一般!

「老師命令你過來!」南宮琉璃霸氣側漏的說道,抖了抖胸口的兩隊山峰,指著莫謙冷冷的說道。

「命令?那我就更不會去了!」

莫謙扭過頭緩慢的朝著前方的張澈等人走了過去,這女人實在是奇怪,為何要讓他過去?還說出了莫謙最為討厭的命令兩字。

如此!莫謙不僅僅不會過去,甚至會扭頭就走。

因為!沒有人可以命令他!

「鋼鐵直男!」南宮琉璃氣的跺了跺腳,她只是單純想要履行兩人之間的承諾!那便是莫謙打敗馬亂,她把初吻獻給莫謙。

可是現在這個場面,莫謙似乎直接把那件事給忘了!

噠噠噠!

南宮琉璃直接擋在莫謙的前方,小臉通紅,但!她南宮琉璃說到做到,踮起腳尖,櫻桃小口直接親在了莫謙的臉上。

只是輕輕一碰,莫謙感受到了來自女人獨特的芬芳,隨後南宮琉璃直接跑來了。

超維術士 「她…為什麼要親我?」

莫謙喃喃說道,隨後笑了笑,原來是為了賭約啊。直愣愣的站在當場,莫謙還沉浸在南宮琉璃親他的回憶之中。

微紅,大紅,通通紅,鶴頂紅,牡丹紅…

莫謙的臉紅的很徹底,甩了甩頭,莫謙看向了遠去的南宮琉璃,腦海中記下了她的面孔,聳了聳肩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或許,南宮琉璃只是純粹的想要履行承諾罷了,他要是多想,豈不變成傳說中的痴漢了嗎?

江南大學門口,豹哥焦急的等待著,龍哥那邊已經打電話催促了不止十幾次了!莫謙要是在不出現在校門口怕是龍哥會被急瘋的!

當然!即便是再著急,豹哥也不會傻不拉幾的走向江南大學之中的,畢竟這裡面有太多太多他惹不起的存在,萬一被發現的話,他的小命也活不長了。

莫謙出現在江南大學門口,豹哥看到莫謙后重重鬆了口氣,雖然他才僅僅等待了半個小時,但!簡直度分如年,見到莫謙趕緊迎了過去。

「莫老弟啊莫老弟,哥哥我可終於等到你了!事情辦完了沒有?咱們趕緊去吧!老大早就等的不耐煩了!」豹哥催促道。

聽到這話,莫謙搖了搖頭,指了指對面的醉香閣。

「吃完飯再說!」

豹哥愣了愣,瞬間就憤怒了!可!下一秒又開始哭笑連連。因為莫謙一拳打在了他旁邊的奧迪A6的車子上。

砰!

拳頭砸下去,收回來,車皮之上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凹痕。

咕嘟…

豹哥咽了口唾沫,望著莫謙只能點頭答應!他一百二十個小心,若是惹怒了莫謙,怕是這拳會砸在自己的臉上,車上的拳頭印記就是最好的證明!

「等我!」莫謙留下這句話后朝著醉香閣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