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冉冉本不想說些什麼,可目光碰觸到他眼底的黑眼圈時,忍不住開口了。

「等下不要搜尋太久,不然病倒了霍總也會心疼。」 慕初笛回到江岸夢庭,夜色已深。

爆笑天王:來呀,互相傷害啊 客廳里點著橘黃色的燈光,她本以為所有人都睡了,走進才發現,一道小小的身影正側著身子躺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橘黃的燈光把牙牙粉嫩的小臉照得越發的柔和可愛,那滿滿的骨膠原,讓人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

「少夫人,你回來了。」

張姨從廚房裡走了出來,「要不要吃點什麼?我給你熱點湯?」

慕初笛搖搖頭,「不用麻煩了。」

「牙牙怎麼睡在這裡?」

張姨微微嘆氣,「小少爺,他機智得很。」

「雖然大家都把少爺出事的事情給隱瞞過去,可他好像察覺到什麼似的,一定要等你回來。」

「少夫人,少爺他找到了嗎?」

張姨也有看電視,知道新聞發布會上的事情,可霍驍從來沒有回江岸夢庭,這不應該。

如果霍驍真的沒事,他不可能不回來的。

江岸夢庭對他來說,就是家。

這裡有他最愛的人,還有他的血脈。

唯一的可能就是,霍驍並沒有找到,一切都只是煙霧彈。

在霍家那麼多年,張姨也不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傭人。她知道有些時候,為了公司,需要安撫股民。

可越是這樣,張姨就越發的擔心霍驍的安危。

如果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他們怎麼可能會用上這種手段呢。

既然用了,那就代表,霍驍的情況很不樂觀。

想著想著,張姨眼睛便泛著淚光。

「會找到的,一定會。」

「他不會有事的。」

慕初笛的話語里充滿了堅定。

她似乎不是在跟張姨說,而是跟自己說。

「我先抱牙牙回去睡覺。」

慕初笛伸手剛想抱起牙牙,牙牙便懵松地睜開雙眼。

輕輕地揉著眼睛。

「媽咪,你回來了。」

牙牙的目光在四周瞄了一遍,並沒有找到他想要的人。

略帶失望地問道,「老霍呢?老霍去哪裡了?」

「這麼多天都不回家,他還記得這裡有他的家么?」

語氣里充滿了焦慮。

「牙牙乖。」

「爹地他很愛我們這個家的。」

「只是現在,他有事不能回家,而我們就要好好地守著這個家,等爹地回來。」

慕初笛並沒有說出霍驍出什麼事,可牙牙卻是明白過來。

他點點頭,「牙牙會乖,牙牙會幫媽咪一起守著這個家,守著霍氏不讓那些壞人搶走。」

慕初笛揉了揉牙牙的腦袋,果然,牙牙也看了那個新聞發布會。

此時,警局的拘留所內

「快點想辦法把我弄出去,我再也不要呆在這個地方。」

莫董對著對面的律師咆哮。

自上次新聞發布會,霍氏集團向警方提供了他挪用公款的證據,還有慕初笛那個小賤人,還要告他詐騙。

說他偽造霍驍死亡,四處造謠撞騙。

特么的。

律師嘆息道,「莫董,現在不是我們不想幫你,而是實在無能為力。」

「霍氏集團現在一直盯著我們,他們可是有著容城最頂尖的律師團隊,而且律大狀好像也被聘請了。」

「這次,我們真的幫不了你。」 「找池南,特么的給我找池南。」

律師頓時怔住,池南?

「池公子?」

「這事跟池公子有什麼關係?」

他怎麼不知道莫董什麼時候跟池公子關係這麼好了?

這趟髒水,池公子會踏進來嗎?

如果池南肯幫忙,那就最好不過。

所有人都知道,池南是慕初笛的初戀,有他開口,也許有轉機呢?

本來想要放棄給莫董打官司,聽到池南的名字,律師便沒有開口了。

莫董眼底泛著恨意,「反正你找池南就沒錯了,告訴他,如果不把我搞出去,我就把所有都說出來。」

慕初笛告他的那些,他也是冤枉的。

當初是池南找上他,告訴他霍驍死亡的消息,甚至,還提供了一些證據,所以他才會相信的。

雖然那張假的照片是他弄的,可是意見卻是池南提出來的。

而且,照片里霍驍的傷,都是池南告訴他的。

正因為池南說得那樣的詳盡,他才會相信。

如果他沒有相信池南的鬼話,那麼現在他還是霍氏集團的莫董。

怎麼會淪落到蹲拘留所呢?

如果慕初笛不肯撤銷控訴,那麼以後他很有可能要坐監獄呢。

巨星重生之豪門嬌妻 光是一個拘留所他就承受不起,更別說監獄。

如果真的要進監獄,那他就要拖上池南。

怎麼可以凄慘的人只有他呢。

律師離開拘留所,很快便來到池氏。

重新建起的池氏,比以前還要輝煌氣派。

律師在外面等了許久,都沒能見上池南一面。

於是,律師想到了莫董的話,便讓前台小姐傳話。

總裁室內

呯,電話硬生生給他掛斷了。

一直在外面守著的黑木聽到聲音,連忙推門進來。

進門便看到池南一臉陰沉的模樣。

「少爺,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黑木發現,自從池南被人從海里救出來后,他的情緒多變而且容易暴怒。

「給我找回前天霍氏集團開的新聞發布會。」

這幾天,池南忙著進行治療,還有公司的各種會議,他根本就沒有時間關注霍氏新聞發布會的後續。

他以為,他都布好整個局了,事情怎麼也會順著他想的去走,不會有多大的差別。

可剛才接聽到秘書傳過來的消息,這才知道莫董被抓進拘留所。

很快,黑木便把當天霍氏新聞發布會的視頻找了過來。

惹上豪門:帝少的心尖寵兒 把U盤插入電視機,然後開始播放。

一開始,事情是如同池南安排的那樣,霍氏集團就在莫董的控制之下。

直到慕初笛的出現。

可慕初笛的出現,還不是讓池南最憤怒的。

讓池南徹底失去理智的,是律師拿出來的那份合同。

上面的日期是那樣的打眼。

呯,煙灰缸直接砸向電視機,玻璃碎片飛濺而起。

「怎麼可能?」

「霍驍怎麼可能還活著?」

當時,他明明射向霍驍的心臟。

那怕那一槍霍驍還沒死。

可手腳被綁著,扔進大海里,這樣還能活下來?

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霍驍都能活下來,為什麼他的腿,他的腿卻真的癱瘓了? 池南心裡騰升起滿滿的嫉妒和不甘心。

可現在,他必須處理莫董那個老東西,不能讓他拖累了自己。

……

江岸夢庭里

慕初笛起來第一時間便是給霍錚電話,詢問搜索的情況。

然而她的電話剛掛斷,便有電話進來,慕初笛看都沒看,以為是霍錚的電話,很自然地接通。

「霍錚,是不是有消息了?」

慕初笛聲音很急促,甚至透著隱隱的期待。

電話那頭的人很冷靜地說道,「抱歉,慕小姐,我是喬安娜。」

「哦,喬助理。」

「是霍氏集團出什麼事嗎?」

照理喬安娜很少會給她打電話。

一旦打了,那就證明霍氏集團出事了。

只是自從上次的新聞發布會,有了霍驍的那份協議書,霍氏集團的股價穩定了下來。

股民都以為霍驍只是在休養,而且慕初笛曾經是UK的代總裁,她的辦事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起碼那段時間,UK的股價一直在上升。

所以,基本沒人再出來鬧事。

而且霍氏集團內部,自從慕初笛直接把莫董送進警察局,他們便知道慕初笛的雷厲風行,沒人敢再說什麼。

這樣的大環境之下,霍氏還能發生什麼急事,急著這麼早找慕初笛呢?

「是有點事,可並不是霍氏集團的事。」

總裁老公別過來 「是慕小姐您的事。」

「這裡有人堅持要見你,而且,態度並不怎麼好。」

慕初笛聽完喬安娜的話后,慢悠悠地繼續吃她的早餐。

一點都不急。

霍氏集團內

「她算個什麼東西,不就是個小助理嗎?竟然還這麼拽,讓我們到會客室里坐著等?」

「憑什麼啊?」

「還有,媽,慕初笛這小賤人還要我們等到什麼時候?」

野性難馴小賊妃:妖夫如狼似虎 「我們憑什麼等她?」

慕姍姍說話一點遮攔都沒有,現在她還是張口閉口都叫慕初笛做小賤人。

楊雅蘭連忙捂住慕姍姍的嘴,「你給我悠著點。」

「來的時候不是已經交代過你,忍住你的脾氣,還有以後都不能叫慕初笛做小賤人嗎?」

「那怕你要叫,也要在心裡叫,從今往後,都不能叫出來。」

慕姍姍一直嬌縱,怎麼也想不通她媽咪為什麼突然間就變了,竟然對慕初笛這麼好。

她才放不下身段去對慕初笛好呢。

慕姍姍點點頭,眼角泛著淚花,顯然被捂得很不舒服。

楊雅蘭見她終於乖了,這才鬆開了手。

「不是媽想要這樣對你,而是現在的慕初笛,我們不能得罪了。」

「誰能想到,她竟然攀上了霍氏這個高枝呢?」

「現在,霍驍竟然把整個霍氏集團都交給她打理,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我們不能得罪她,而且還要討好她。」

楊雅蘭怎麼會想到,當年慕初笛背後的人會是霍驍呢。

如果早知道,她根本不會那樣對待慕初笛的。

現在真的是後悔莫及。

只希望慕初笛還能記著慕睿對她的好,能夠好好地對待她跟慕姍姍。

「什麼?要我討好她?」

慕姍姍臉上布滿了不情願。

「怎麼,難道你不想嫁進霍家嗎?霍錚,軍部最年輕的少將。還是說,你對池南還念念不忘?」 嫁入霍家,那可是容城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慕姍姍當然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