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塵憐愛的看了一眼林溪,他重生的這些年,只有林溪與他的感情最好。

「二哥,你不要怕,我之前買了一粒焚身丹,待會兒我跟傾月姐姐賞花的時候,我會偷偷放在她的茶水裡,等藥效發作,你就順理成章的拿下她。」

林塵聽后,眼角不禁在抽動,焚身丹…就是因為這丹藥,他才將絕色麗人給…

如今他的妹妹竟然要用這種方式幫他得到夏傾月,林塵不禁哭笑不得。

不過,林塵的心中也湧入了一抹暖流,他的妹妹…對他真好。 林塵、林溪兄妹上了檢測台後,在場眾人的目光都在望著他們,一個個都很想知道林塵兄妹的天賦如何。

林源在石碑旁,面露淡淡的笑容,望著林塵、林溪,說道:「你們誰先檢測天賦?」

「我來!」林溪向前一步,美眸瞥了一眼林源,眼神深處微不可察的閃過了一道寒芒。

雖然林源是她的親大哥,但…她可是知道林源有多麼無恥,她對林源十分的反感,心中很是厭惡。

林源的眼眸跳動了一下,不以為然,望著林溪水靈靈的眼睛,淡淡開口:「小妹,希望你的天賦比哥哥還高。」

妙妻上崗:方少多指教 林溪心中冷笑,對林源,淡淡一聲:「放心吧大哥,妹妹的天賦,絕對不會比你差。」

林源的眼眸跳動了一下,他的妹妹,哪來的自信?

林溪抬起纖纖玉手,放在了石碑的表面,頓時,石碑湧出來一股能量,在吸取著林溪體內的屬性靈力。

翁嗡嗡!

重生逆天:妖孽,叫我大師姐 霎時。

只見石碑上陡然湧現了三道光芒,其中一道泛著幽黃的火焰。

中間一道,交織著一截木藤,第三道光芒則是一塊金鐵。

眾人見狀,一個個目露震驚之色。

哪怕是觀望席上的族長林在天,以及諸位長老,都不禁被這一幕給驚的站了起來。

「三大屬性!林溪竟然有三個屬性!」

族長林在天的眼眸凝起,眼神里充斥了濃濃的震撼。

總裁駕到:女人,你是我的 三種屬性!意味著林溪突破至武師后,在靈氣外放時,戰力上會比常人強很多很多。

而且在武道感悟上,因為屬性多的原因,對武道也會比別人理解的容易些。

「火、木、金,三種屬性!」林源的眼睛凝起,震驚的望著當空中的三種屬性。

他沒想到林溪的天賦竟然這麼高,直接就是三種,比他還多了一種屬性。

不過…目前只是湧現了三種屬性而已,還沒有湧現出屬性的品級,品級才是最重要的!

眾人也是緊盯著林溪,望著石碑,很想知道林溪的三種屬性天賦是什麼品級。

嗡嗡嗡嗡嗡!

忽然。

三種屬性節節攀升,只見金、木、火三種屬性瞬間就攀升至了五丈位置,這才堪堪停止。

「靠!三種屬性都是五品,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種天賦,哪怕是放在整個騰龍帝國,也屬於佼佼者吧?」

「這是自然了!放眼騰龍帝國,又有誰是三種屬性天賦?而且還都是五品,林溪的武道天賦,絕對是騰龍帝國第一人!」

眾多家族子弟驚嘆議論。

觀望席上的林在天,以及諸位長老,更是目瞪口呆,感到天地都在旋轉。

林溪的天賦,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林源站在石碑旁,望著林溪的三種五品屬性天賦,眼眸不禁跳動了一下,不知道他的心底到底在想些什麼。

林溪收回了玉手,旋即美眸望著林源,淡淡的笑道:「大哥,沒讓你失望吧?」

「沒失望。」林源勉強的微笑著,他的妹妹奪走了屬於他的光環,他的心裡微微不舒服,不過當想到林溪是個女子,早晚都要嫁人,並不會與他爭奪族長之位,他的心中不禁一松。

林溪又挽著林塵的胳膊,對他吐了吐舌頭,翻了翻白眼,調皮的說道:「二哥,快點檢測天賦,然後我們跟傾月姐姐一起賞花。」

林塵輕點了點頭,他憐愛的望著林溪,從小到大,林溪與他的感情最深。

如今林溪是三屬性五品天賦,林塵的眼眸閃爍了一下,他身上還有一些特殊的鮮血,他打算拿出一滴,看看能不能將林溪的天賦提升至九品。

林源咳了咳,微笑著望著林塵,說道:「塵弟,該你了,希望你能跟妹妹一樣耀眼,這樣我們兄妹三人,就能名動整個騰龍帝國了!」

林塵瞥了他一眼,冷淡道:「不是兄妹三人,是…只有我和妹妹!」

林源的眼眸微微一咪,眼神里閃過了一抹狠辣之意。

他心中冷笑,但面色不變,依舊保持著笑容,對林塵道:「塵弟,快點檢測天賦吧,讓我們瞧瞧,你的天賦是有多麼耀眼。」

林塵淡淡的笑了笑,旋即抬起手,將手放在了石碑上。

也是在這一刻,不少人都在等著看笑話。

在人群中,夏傾月的美眸注視著林塵,之前林塵自己說是二品風屬性天賦,但林塵此刻的臉色未免也從容了吧?

檢測台。

林溪袖子中的玉手緊緊攥起,美眸盯著石碑,她的心下比誰都緊張。

她已經準備好一切,只要她的二哥真是二品風屬性天賦,她一定會傾盡全力護著林塵。

石碑上。

當林塵的手放在上面時,石碑就湧現出一股奇特的吸力,吸取著林塵的屬性靈力。

嗡!

石碑上,湧現了一道白芒,這白芒接近透明,但肉眼還是能看清楚。

「風屬性天賦!」林源見狀,臉上的笑容濃郁了幾分,他在等待林塵的二品屬性徹底暴露。

嗡嗡!

林塵的風屬性攀升至了二丈,這代表著二品風屬性天賦。

達到二丈后,風屬性天賦就沒有繼續攀升。

林源見狀,眼眸里流露出了一抹喜色。

「塵弟,你竟然只是二品風屬性天賦,這…這讓大哥難以置信,你之前不是還殺了林楓和林豪么?怎麼就這麼點天賦?」

林源面露痛苦之色,但心中卻是在冷笑。

眾多族人見狀,一個個不禁嗤笑道:「原來只是二品風屬性天賦而已,即便在武徒境界能殺了林楓、林豪又如何?最後還不是要從商,為家族打理生意。」

「哎……真是丟家族的臉啊。」有個少年嘆息一聲,望著檢測台上的林塵,責怪道:「你只有二品風屬性天賦,夏家肯定要退你的婚,你若是被退婚了,那就相當於整個林家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這臉,我們丟不起,你還是趕緊自殺吧!」

檢測台上。

林塵面色淡然,心中冷笑,他只不過中途阻攔了屬性靈力傳輸而已。

他故意停下,讓天賦品級停止,就是想看看那些醜惡的嘴臉。

他會將…所有人的醜惡嘴臉,全部記在心裡。 在人群中。

夏傾月望著檢測台石碑上湧現出來的二品風屬性天賦。

她的心中沒有一絲波瀾,對於她而言,林塵的天賦是高是低已經不重要了。

在遠處的觀望席上。

族長林在天皺著眉頭,他望著林塵的眼神閃過了一道厭惡之色。

他是林家的現任族長。

若林塵的武道天賦太差,那夏家肯定會退婚。

退了林塵的婚,就相當於退了林家的婚,到時候,整個林家,在金龍鎮都要成為一個笑話,這一切,都只因為林塵。

石碑旁。

林源搖了搖頭,望著林塵,提議道:「塵弟,你現在的資質太差了,趁傾月就在這裡,趕緊商量解除婚約的事情,不然等夏家親自退婚,我們林家的臉就丟盡了。」

眾多族人聽后,也一個個大聲叫了起來:「林塵,快點跟夏傾月解除婚約,不然林家的臉就要被你丟盡了。」

觀望席上的諸位長老也向著林在天提議。

林在天對諸位長老輕點了點頭,旋即望著遠處檢測台上的林塵,沉聲道:「林塵,你資質太差,以這樣的資質,配不上夏傾月,現在立即跟夏傾月解除婚約!」

石碑前的林塵,他的眼眸充斥了淡漠,當他的武道天賦很差時。

族中,幾乎所有人都想讓他解除婚約,這一切,僅僅只是為了維護家族的顏面。

林塵轉過身,面向眾人,他的目光投到了人群中鶴立雞群的夏傾月身上。

「你…要退婚嗎!」

眾人的目光齊齊望向了夏傾月,他們的心中都已經知道,這夏傾月定然會退婚。

畢竟,世間有哪個女子願意嫁給一個沒有未來的男人?

更何況是夏傾月這樣的天之驕女。

檢測台上,林溪緊皺著好看的柳葉眉,她美眸望向夏傾月,輕輕搖頭。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

林溪只希望夏傾月不要當眾讓她的哥哥難堪。

這時,林源向前一步,他望著夏傾月,語重心長道:「傾月,塵弟的資質與你相差太大,希望你不要當眾退他的婚,就與他和平解除婚約就好。」

「你閉嘴!」一旁的林溪氣的咬牙切齒,眼神凌厲的望著林源,冷聲罵道:「我哥的事情,不需要你多嘴,傾月姐姐怎麼決定,那是她的事!」

林源心中冷哼一聲,他的目光依舊在望著夏傾月。

夏傾月站在那裡,鶴立雞群,哪怕隨意的掃視人群,也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她。

夏傾月沒有理會眾人,她美眸望著檢測台上的林塵,說道:「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

眾人聽后,一個個眉頭一皺,現在還不是商量退婚的時候嗎?

林塵這樣的資質,應該直接退婚才對。

夏傾月這樣的回應,讓眾人想不通。

檢測台上的林溪心中一松,至少,夏傾月沒有當眾讓她的哥哥丟臉。

林源則愣在了那裡,按他的預想,夏傾月應該當眾退婚才對,但現在…不按套路出牌啊。

林塵也是意外,他略有深意的望了夏傾月一眼,旋即便轉身,又將手放在了石碑上。

「塵弟,你這是幹什麼?你的天賦已經檢測出來,即便再次檢測,也不會讓你的天賦變高的。」林源見狀,不由道。

林溪也是心中一嘆,她上前,挽著林塵的胳膊,美眸擔憂的望著他,道:「哥,跟我走吧,我們去賞花好嗎?」

林塵淡淡的笑了笑,左手捏了捏她的臉蛋,輕笑道:「等一會兒就好。」

林溪眨了眨眼睛,沒有說什麼。

嗡!

忽然。

石碑上湧現出了一道白芒,這白芒湧現時,眾人心中冷笑。

再次檢測又如何?還不是同樣的風屬性,同樣的二品!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但在下一刻。

眾人的目光凝起,眼神里充斥了濃濃的震驚之意。

只見那白芒,竟然閃電般攀升至了七丈,七丈!代表著七品風屬性。

「靠!」

有個族中子弟的眼睛都要瞪了出來,不可思議的望著石碑,震顫道:「這…這怎麼可能?七品天賦?我…我不會是眼花了吧?」

眾多子弟咽了咽口水,一個個不可置信,他們肯定自己的眼神沒有問題,他們看到的確實是七品風屬性天賦。

人群中的夏傾月、檢測台上的林溪、林源、遠處觀望席的林在天,以及諸位長老,他們的眼神都是凝起。

眼神里充斥了震驚之色。

二品風屬性的林塵,怎麼就突然變成了七品風屬性天賦?

咚!

石碑旁的林源,他陡然想到了什麼,臉色難看至極,他目光陰翳的望著林塵,咬牙切齒道:「兩年前,你隱藏了天賦!」

林塵戲謔的望著他,玩味道:「沒錯,兩年前,我確實隱藏了天賦,沒想到吧…我的親哥哥,你!失算了!」

嘎嘣!

林源的拳頭緊緊攥起,目光森然的望著林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