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影神色莫名的看著沈鈺,「你真的要我幫你挑?你們也是一樣的想法?」

他後面一句問的是石柳言和季言澤。

石柳言和季言澤沒想到沈鈺會讓玄影幫他挑選,而看樣子,玄影似乎也同意了。想想自己去也是碰運氣,那讓玄影來也沒什麼。說不定,他作為守護者能夠調到適合他們的呢。

想到這裡,兩個人就都點了點頭。

玄影暫時停下吃烤串的動作,臉上的表情嚴肅。

「建於你們是第一組爬上來的隊伍,你們每人可以在這裡挑選兩件寶物。請放心,所有人都是隔開在不同的空間裡面的,所以別人並不知道你們選了什麼。既然你們想讓我來,那我就不客氣了。到時候選到了不好的的東西你們可別後悔!」

玄影的告誡並沒有讓沈鈺他們動搖,沈鈺笑眯眯的說:「我們知道。反正能夠爬上來就已經是得到了天大的好處了,就算你選到了不好的東西我們也不會怪你的。」石柳言也季言澤也是點頭。

玄影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絲笑意,隨後就跳到了半空中,刷刷兩爪,就有兩個「星子」落到了石柳言的懷裡。隨後就是沈鈺的,季言澤的。

「星子」其實是一個圓球的結界,寶貝就封在裡面。石柳言拿到的是一縷異火和一個丹爐。沈鈺拿到的是一滴異水和一塊玉簡。季言澤拿到的是一塊異冰和一塊玉簡。

雖然不知道玉簡里的是什麼東西,但是就看這異火,異水和異冰就知道這是最適合他們的東西了。

沈鈺眼神感動,忍不住想要上前抱住玄影揉一揉。但是她還沒有動作,就有一個人影越過她搶先抱住了玄影。一看,是季言澤!

玄影被季言澤抱住,被捧到臉頰旁邊拚命的蹭啊蹭。玄影凄厲的叫著「放開我,放開我」,爪子還在不停的推搡著季言澤的臉頰。不過玄影並沒有彈出指甲來,所以軟軟的肉墊踩在季言澤的臉上根本不痛不癢,相反,季言澤還露出了享受的神情。

沈鈺和石柳言在一旁看的樂不可支同時又嫉妒不已。他們也好想抱一抱玄影啊。

抱了一會之後,沈鈺就一臉正經的上前將玄影從季言澤的手裡救了下來。她嚴肅的訓斥道:「幹什麼呢?沒看到玄影不舒服嗎?」一邊說著,一邊手還在不停的摸著玄影的毛。好舒服啊!

玄影被季言澤的熱情嚇到了,一時間還有些驚魂未定。

石柳言的眼睛不斷的瞟向沈鈺手裡的玄影,忍不住也伸出手來在玄影的背上摸了一把。摸到了摸到了!他露出了幸福的神色。

玄影覺得人類是在是太可怕了,說好的會尊敬老人,誰知道卻一言不合就拆穿了他的偽裝。說會防備妖獸,誰知道連挑選寶貝這樣的事情也讓他來。說好的害怕妖獸呢,竟然還抱著他不住的揉啊蹭啊。他的毛都要被摸掉了!

季言澤就沈鈺從懷裡將玄影搶走,然後沈鈺義正言辭的在指責自己,她卻一本正經的和石柳言在那裡擼貓,不能忍!季言澤擼了擼袖子,也沖了上去。擼貓!

感覺自己要被摸禿的玄影趕緊從他們的包圍圈中逃了出來。剛才都忘記自己會飛了!人類是在是太嚇人了,難怪爹娘都說要讓他小心人類!

玄影心有餘悸,忍不住就飄得高高的,正好讓沈鈺他們仰著頭看他。

「好了,你們都已經拿到寶貝了,我這就把你們送出去吧。」

沈鈺失望的問:「玄影,你不能和我們一起出去嗎?」她有些捨不得這個小可愛。

玄影也很遺憾,他之前一直猶豫要不要現身,他是想和他們出去的。畢竟沈鈺他們的品行很好,毅力也不錯,更重要的是他們做的東西很好吃。但是,「不行啊,我要出去的話就要和別人簽訂契約,但是只有五靈根才能和我簽訂契約,你們都不是五靈根。」

沈鈺和季言澤的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倒是石柳言,有些驚喜的樣子。

「那個,其實,我是五靈根!」

石柳言突然說話,幾個人都詫異不已。沈鈺尤甚。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她一直以為石柳言是個金火雙靈根的。畢竟他一直都是只使用金系和火系的法術。

季言澤卻是受到了驚嚇。和沈鈺不同,沈鈺知道石柳言是主角,所以對於他是一個五靈根卻能這麼快的修鍊到這樣的地步是一點也不稀奇。但是季言澤作為家族子弟,自然知道在現在的世界,五靈根想要出頭有多麼的不容易。簡直是比登天還難。但是石柳言做到了!

石柳言知道說出自己是五靈根的事情可能會讓他們猜到自己身上又寶貝,但是這些日子相處下來,石柳言對他們還是信任的。所以,他乾脆就冒險一點。

而且,為了玄影這樣一隻會說話的妖獸,冒險一點也會值得的。畢竟修真界從來沒聽說過妖獸在這樣小的時候就會說話。這說明玄影的血脈可能相當的強悍。可能是傳說中的仙獸或者神獸也說不定。

玄影倒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他本來以為自己肯定是出不去的,但是現在,峰迴路轉啊。頓時他就激動起來,一下子就蹦到了石柳言的面前。睜著一雙大眼睛萌萌的看著他,「那麼,你願意和我簽訂契約嗎?」

石柳言只感覺自己的心臟一下子就什麼東西射中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滿足他!

「願意,我願意!」

沈鈺和季言澤剛回過神來就聽到他們的對話,頓時又囧又激動。他們的對話氣氛怎麼這麼奇怪啊。不過這樣他們就會有一隻貓貓了!開心!

簽訂契約的過程很簡單,只需要石柳言的一滴血,其他的都由玄影來完成。沈鈺他們不明覺厲的站在一邊,看著玄影弄出一滴自己的血,然後在空中勾勒出奇怪的法陣,隨後將石柳言的血拍向那個法陣。

法陣光芒大盛隨後就一分為二,直接竄入石柳言和玄影的身體里。

「好了。我們之前簽訂的是平等契約,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起的了。以後你要養我哦!」

沒等石柳言說話,一旁的沈鈺和季言澤就忍不住出聲了。

「養養養,我們都養你!」

「以後你想吃什麼我都給你做!不管是什麼!」

石柳言黑線,感覺自己的貓貓被人搶走了。

又吸了一通貓,沈鈺他們才回歸正事。

「玄影,這裡的秘境到底是什麼啊?我怎麼覺得有點像是試煉的呢?」

玄影躺在石柳言的膝蓋上,左右兩邊是沈鈺和季言澤。他們正小心翼翼的伺候著,給玄影餵食。他只要張開嘴就可以了。

「就是試煉的啊。這一整個地方都是我的。是我爹我娘給我做的。等我的實力再強一點的時候,我就可以去找他們了。這裡就是為了防止我無聊想要出去,給我挑選那些適合的人的。」

原來如此。沈鈺繼續問:「那其他的人呢?」

「他們都出去了。我讓他們挑完寶貝之後就把他們傳送出去了。」

沈鈺驚訝的跳起來,「那我們還沒出去不是會暴露?」

玄影懶洋洋的說:「別擔心。我傳送的時候都是隨機的,他們不會知道你們還在裡面的。這裡的靈氣比較濃,你們等一下就在這裡把我給你們的東西都吸收了吧。」

「可是,萬一沼霖秘境關了怎麼辦?」

「哎呀,我不是說了嗎?這裡都是我的!什麼時候開什麼時候關都是我說了算的。」

三個人深吸一口氣,本來還以為就這個海底秘境是屬於玄影的,但是現在看來,整個沼霖秘境都是他的。能夠做出這樣的秘境的人,他的實力該有多強大?據說是玄影的爹娘,感覺他們抱了一個富二代的大腿啊。

不過他們並沒有生出什麼貪婪之心,畢竟這些東西都是玄影的。他能夠開啟沼霖秘境讓人進來就已經很好了,他們有怎麼能覬覦貓貓的東西呢?

他們的情緒玄影自然是感知的一清二楚,當下就很是滿意。爪子撓了撓頭,嗯,真不愧是他看中的人,品行就是好!

既然玄影都催促他們吸收異火/異水/異冰,為了不辜負他的期望,他們還是趕緊閉關吧!

石室里,這是玄影給他們找的閉關室。每個人一間,保證不會影響到別人。

異火異水和異冰都是天地靈物,石柳言和沈鈺在鍊氣期就想吸收它們簡直是妄想。季言澤作為築基期倒是還有點可能。不過沈鈺和石柳言都有自己的手段,所以玄影並沒有擔心他們吸收不了。

沈鈺坐在石室里,看著手裡的兩個圓球。一個裡面是一滴異水,另一個是一枚玉簡。沈鈺看了,玉簡裡面是一份完整的符文傳承。她的心裡有些感動,玄影真的是為他們量身拿的啊。

不再看那枚玉簡,沈鈺的眼神落在異水身上。沈樓淡淡的說:「你現在雖然是鍊氣期,但是你的精神力強大,雖然實力不足,但是還是可以收服它的。你自己要注意,千萬不要被它被影響了。」

沈鈺鄭重的點頭,然後打開結界。

結界一打開,裡面的異水立馬就想逃跑。沈鈺的精神力早就布下天羅地網,成功將它攔截下來。這滴異水叫櫻藍異水。別看名字好聽,但是在異水的排行榜裡面,殺傷力可是很強悍的。可以進到前十呢。

只是被關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威力都下降了不少。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能被沈鈺吸收。

沈鈺將櫻藍異水拖到自己身前,探出精神力和它溝通。但是只能感覺到模糊的神智。沒辦法,,沈鈺只好強行吸收了。

將異水放到掌心,隨後用靈氣不斷的引導它進入丹田。櫻藍異水懵懵懂懂,順著經脈慢慢的前進。沈鈺也不急,靈氣一直在前面吊著它,安撫著它。終於到了丹田的位置。

雖然鍊氣期還不能內視,但是沈鈺的精神力就相當於神識。精神力在前面引路,也和內視差不多。

到了丹田之後,櫻藍異水在裡面轉悠了一圈,發現這裡靈氣充足,當下就歡快的暢遊起來。不住的吸收著裡面的靈氣。

丹田裡的靈氣越來越少,沈鈺的臉色也逐漸蒼白起來。但是她並不在意,而是緊緊的盯著。就在它吸收了大半的靈力的時候,異水也在逐漸的被沈鈺的靈力同化。終於,在最後的靈氣消耗完之前,櫻藍異水總算是被收服了。

沈鈺攤開手掌,櫻藍異水就在她的手心。這一滴異水圓潤透亮,通體泛著微微的藍光,看上去毫無殺傷力。但是沈鈺知道,這滴異水可以輕易的洞穿一柄防禦性的法寶。等到她的實力再升高一些,異水的殺傷力也會更強!

雖然臉色蒼白,靈力枯竭,但是沈鈺很滿意。她將異水收回丹田,開始打坐恢復靈力。

沈樓看到她成功收伏了異水,心裡的大石頭也落了地。還好她是水靈根,收伏異水不是很危險。想到主角要收伏的是異火,沈樓就在心裡為他默哀。

畢竟,異火的脾氣可不怎麼好,到時候石柳言可能要吃一番的苦頭了。

沈鈺在來沼霖秘境之前已經是練氣十層了。到了沼霖秘境因為一點機遇本來到了要突破的邊緣。後來因為爬台階將靈力壓的更加凝實了,本來要突破的跡象也就消失了。但是現在因為收伏異水,將靈氣耗之一空,重新吸收的時候就感覺到要突破了。

沈鈺斂氣凝神,準備一鼓作氣直接突破!

沈樓是一點也不擔心的,這只是一個小境界罷了,沈鈺能做到的。 沈鈺吸收異水除了靈氣枯竭的危險也沒有其他了,甚至還一不小心突破了一個境界。但是石柳言和季言澤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先說石柳言。他手裡的異火叫做金炎異火。異火通體橙紅,邊緣則是泛著金色,這是少見的帶有一點金屬性的異火。所以正適合石柳言!

不過他有些苦惱,畢竟吸收異火需要內視,但是他現在還是鍊氣期啊。不能內視。這可怎麼辦?

捧著圓球,石柳言陷入了苦惱當中,忍不住摩擦了一下手腕上的葫蘆。開玩笑的說:「你能不能幫我煉一下異火讓它乖乖的被我吸收啊?」

他的本意只是開個玩笑,但是沒想到,葫蘆竟然真的傳出一個意念表示可以!

石柳言目瞪口袋,忍不住就將葫蘆放大,然後按照葫蘆傳過來的意念將異火取出放了進去。

取出異火的時候石柳言還頗廢了一些力氣,畢竟,想要逃跑是靈物的本能。石柳言被灼傷了好幾個地方才艱難的抓到了異火,將它塞進了葫蘆了。他也不知道這樣行不行,但是他還是很相信這個葫蘆。

伸手給葫蘆輸入靈氣,石柳言已經忘記了自己身上的狼狽,也為他是自己吸收異火添了一個佐證。所以,葫蘆還是沒有暴露。

葫蘆煉異火的速度很快,至少比煉丹要快上一些,只是吸收了石柳言不少的靈氣。等到他丹田大半的靈氣都被葫蘆吸走之後,才慢悠悠的吐出一團火焰。

金炎異火已經小了一圈,但是在石柳言看來,竟然好像更加凝實了。難不成還增加了實力不成?

試探性的伸出手,金炎異火就直接落在他的手臂上。石柳言只是靈氣微微一引,金炎火就乖順的進入了石柳言的丹田。隨著他的一個念頭,又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石柳言的眼中不可置信的神色浮現,他相當驚喜的抱著葫蘆親了一口,滿臉的讚歎。「真是太厲害了!」

石柳言從不覺得這個葫蘆是一個死物,他覺得葫蘆裡面應該是有器靈的存在的,只是時隔太遠,器靈已經沉睡了或者受傷了。所以在葫蘆難得的表新出什麼來的時候,石柳言都會盡量的滿足他。

因為葫蘆的幫助,石柳言的速度相當的快。比沈鈺都要快上一線。不過石柳言也知道自己的速度是不正常的,所以耐心的待在石室裡面修鍊了起來。

他也快要到突破的邊緣了。加油啊!

沈鈺和石柳言,一個兩個的,都有金手指。他們吸收異水異火是不具備考察價值的,只有季言澤,才是那個倒霉的真正的經過各種艱難險阻然後再吸收異冰的!

季言澤是冰系單靈根。天賦很不錯。有了異冰之後他的冰封也會增添很多的威力。如果說從前他冰封的威力是十,那麼有了異冰之後威力就是二十!甚至能翻到三十,四十。這都是要看他自己的。

可以說,異冰是所有冰靈根修士夢寐以求的東西。

在來沼霖秘境之前,季言澤就感覺自己可能會得到一個很大的機緣,本來以為是突破到築基期。但是突破之後他的感應也只是消了一點,那就說明還有機緣。直到他得到異冰。 巫女的時空旅行 季言澤這才瞭然,原來,這個才是我的大,機緣!

獵戶家的小辣妻 季言澤沒有金手指,只能憑藉自身硬挨。所以當他把異冰牽引進丹田的時候,整個人都被凍得瑟瑟發抖,就連睫毛上都掛上了寒霜。明明冰靈根的修士最能忍受寒冷的。

季言澤整個人都像是被泡在冰塊里,渾身上下的白霜從霧狀慢慢轉變成了片狀,再倒塊狀。但是季言澤根本無暇顧及他臉上頭髮上的冰塊,只是憑藉著自己的執念不斷的運轉靈力,想要將異冰徹底收服。

玄影挑出來的這一塊異冰叫做九冥玄冰。這名字,一看就很冷了。即使作為一個冰靈根的修士,季言澤也被凍得甚至模糊。同時他還感覺到有一種力量一直在催促他放棄,一直在蠱惑著他。

季言澤並沒有上當,他只是一心一意的運轉著靈力,運轉著。可能九冥玄冰也知道自己再不作為就要被徹底被收伏了,於是它發出了最後的掙扎。

九冥玄冰的冥字說明了它不僅僅是冰屬性的,還帶著幽暗的力量。

季言澤感覺自己彷彿突然置身於屍山血海之間,到處都是人的屍骨,他不停的在裡面翻找,翻找。忽然,有一個聲音在他耳邊問,「你在找什麼呀?」

季言澤茫然,其實他也不知道。只是就這樣一直在找啊找。

那個聲音並不在乎季言澤有沒有說話,而是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找你的屍體吧?」

「我的,屍體?」季言澤的聲音很乾澀。

「是啊,」聲音輕飄飄的說,「那不就是你的屍體嗎?」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季言澤果然在那裡看到了自己的屍體躺在地上,滿臉血污,手裡握著劍,衣服死不瞑目的樣子。

隨後他就感覺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屍體上面,他躺在地上,仰著頭,看著頭頂那一片血紅的天空,鼻尖嗅著濃烈的血腥味。我,真的死了嗎?

不不不,季言澤突然醒悟過來,這是九冥玄冰的幻境,他的感應一直在叫嚷著不妙呢!

既然季言澤已經醒悟過來了,這個幻境也就像鏡子一樣裂開了縫,隨後破碎了。季言澤的心神回到丹田,簡直要低呼一聲幸好!

他的靈力雖然在他陷入幻境的時候自動運轉,但是已經越來越慢了,要是他醒過來的再遲一點,他就要被九冥玄冰的寒氣凍死了。

世上第一個被凍死的冰靈根修士。想必他可以名垂千古了!不過是反面教材罷了!

剛才的幻境是九冥玄冰最後的掙扎,既然已經度過了,那麼接下來就很順暢了。季言澤順順利利的就把九冥玄冰給收伏了。

等到真正收伏之後,原本已經凍得模糊的身體漸漸的恢復了暖意。季言澤一邊齜牙咧嘴,一邊吃下了一顆回春丹。沒辦法,雖然他後面及時醒了,但是他還是被凍傷了!

一個冰靈根的築基期的修士,被凍傷了!呵呵,這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了!所以季言澤絕對不會頂著一聲的凍傷出去,他才不會給沈鈺嘲笑他的機會呢。

回春丹的速度很快,不過是區區凍傷,很快就被治療好了。不知如此,連季言澤的身體都變得暖和起來了。

他心裡感慨,從沒有這般覺得溫暖是多麼的美好。從今天起,他要對火靈根的修士徹底改變態度了!

等到弄好之後,季言澤就出去了。果然他是第一個出去的。

季言澤抱起玄影,志得意滿的看著還沒有開啟的另外兩間閉關室,對著玄影說:「別看他們平時看起來厲害,實際上,還不是我第一個收伏異冰出來。哎,我好歹也是築基期的修士,平時也就是讓著他們,實際上,我嚴肅起來他們都要怕我的。我是很有威嚴的。」

趁著沈鈺和石柳言不在,季言澤瘋狂詆毀他們,想要在小貓貓面前樹立高大的形象。

玄影憐憫的看著季言澤,少年,你還不知道吧,他們兩個人一個比一個厲害,收伏根本沒花多少時間。之所以還沒出來,那是因為他們在藏拙呢。

不過這話玄影只是放在心裡,並沒有說出來。他之前模模糊糊的感應到沈鈺和石柳言身上的都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或者寶貝,但是不是很確定。所以特意挑了這些東西給他們。閉關室里的情況他雖然看不到,但是整個秘境畢竟是他的,他還是能感應到裡面的一些情況的。所以他知道他們煉化的速度。石柳言是最快的,沈鈺次之,而最先出來的季言澤實際上是最慢的。也是最危險的。

沈鈺和石柳言一個因為自身精神力強大,一個因為金手指,都沒遭什麼罪。異火雖然比較暴烈,但是也不是傻的。所以異水和異火都沒出什麼幺蛾子,只有季言澤,九冥玄冰不甘心就這樣被一個人類收伏,和季言澤展拉開了戰鬥。

季言澤狠狠的吃了一番苦頭才終於收伏了異冰。要是在這過程中發生什麼不測,玄影肯定會立馬進去拯救的。好在季言澤還是成功了。

想到他是唯一一個受苦的人,還被蒙在鼓裡以為自己厲害的很,玄影就心生憐憫,忍不住抬了抬爪子在他手上摁了摁以示安慰。

誰知道季言澤並沒有體會到他的安慰之情,而是滿臉興奮的抱起他,「玄影剛才的動作是覺得我的確很厲害嗎?」然後抱起他猛蹭。

玄影一秒後悔,為什麼要同情他!為什麼要手賤!

沈鈺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季言澤抱著玄影一直蹭毛,而玄影癱著身體衣服生無可戀的樣子。她情不自禁的叫笑出聲來。隨後一個上前就把玄影從季言澤的懷裡抱了出來。

「來來來,玄影,我做魚給你吃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