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米爾當然瞭解這些人的想法了。

雖然他也不屑於這些炮灰,但現在確實還有其他的解決方法。

“太好了,那我們先走了!”

兩個團長都沒有想到,雷米爾答應的如此乾脆。

急忙點頭哈腰的說道。

“走什麼走,拿那麼多錢,你當我們天堂集團是冤大頭嗎?”

坐在卡車頂部的一個揹着狙擊槍的傢伙,一臉陰冷的對着那兩個團長說道。

“不是不是,只是這裏的地勢險峻,也只有那唯一的通道,就算是把我們的人打光了,他們也衝不過去啊。”

兩個團長當然不敢得罪天堂集團的人。

否則隨隨便便,他們都會從地球上消失的。

急忙搖頭的兩個人卻也是一臉的爲難,這步兵地雷實在是太老舊了。

直接炸死都比現在的強多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們拿了不少吧?”

雷米爾冷笑着看着兩人。

“隊長,這真的超出了我們的能力範疇啊,這地雷陣沒有工具掃雷,還有狙擊手,我的狙擊手都打光了。”

兩個團長愁眉苦臉的對着雷米爾說道。

他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否則也不可能來找他。

“好了,讓你們的人給我砍出一條路來,必須在天黑之前完工。”

雷米爾搖了搖頭說道,他並不需要這些人在衝鋒。

“砍樹?”

雷米爾的要求,讓兩個團長都愣住了。

這怎麼打仗還要砍樹啊。

“聽不懂嗎?要不你們就繼續衝,誰要是後退老子就斃了他。”

那個狙擊手直接把槍抓在手中,嚇得兩個團長連忙搖頭。

砍樹總比送死好吧,雖然沒有什麼工具,但這些樹好在也並不算特別粗大。

於是他們急忙轉身,去找自己的人開始砍樹了。

“隊長,爲什麼咱們不直接衝上去,那些傢伙避不開地雷,可咱們卻不在話下吧?”

總裁小妻太搶手 狙擊手有些好奇的看着雷米爾,這種縮頭烏龜的日子,他可是相當不爽。

來了這麼久,非要讓他們都躲在車裏不出來。

“沒必要,這些傢伙實力不弱,還是讓那些炮灰去衝吧。”

雷米爾點燃了雪茄,吐出了一口白煙。

“實力不弱?那我更想試試了,咱們可是七大天使,現在卻和烏龜一樣。”

狙擊手聽到高手,更是躍躍欲試,這片山坡擋得住那些傢伙,卻擋不住他。

握着手中狙擊槍,他早就想衝出去了。

“你懂什麼?這些傢伙可是中國現在最強的特種部隊。”

雷米爾白了一眼這個傢伙,一向逞強好勝的他,總是不遵守遊戲規則。

次元萌娘契約之書 這種時候,當然要讓炮灰先行了,又怎麼能讓他們衝上去呢。

這處地方,沒有退路,他們只有死守在這裏,這讓雷米爾並不擔心。

所以時間上,他是一點都不着急,確定了對方的位置,那麼接下來他們只有面對死亡。

這個山坡雖然是唯一的通道,但同時也是唯一的退路。

他一定要讓他們徹底的葬送在這片土地上。

“最強的部隊不是天龍特戰大隊嗎?聽說不是被米迦勒和拉貴爾小隊抓獲了嗎?”

一說起這件事情,這個年輕的狙擊手就頗爲不滿。

因爲七大天使小隊中,只有米迦勒小隊和拉貴爾小隊裝備了最新的戰鬥裝甲。

而且一直以來,這兩個小隊都被稱之爲七大天使小隊中戰鬥力最強的兩隻小隊。

作爲新兵第一的他,一直都認爲自己會進入到那兩個小隊中。

卻怎麼都想不到,就在他有機會晉升爲正式隊員的時候,雷米爾小隊卻突然缺人。

於是乎,作爲新兵第一的他,就進入到了雷米爾的小隊。

這件事情他可是非常的不滿意,但命令就是命令,他只有服從。

可現在,兩隻小隊終於提前裝甲了未來的戰鬥裝甲。

他真是如鯁在喉一般,一想到這些事情,他就會緊握拳頭。

“那是從前了,這一次這支部隊,就是中國一直努力打造,超越天龍大隊的存在,所以幹掉他們,我們小隊可是頭功。”

雷米爾一直都很頭疼這次的任務,如果能夠選擇,他絕對會好不容易的拒絕。

但是凡事都有雙面性,如果他們真的完成了任務,那麼對於未來的發展,可是有着不可限量的重要性。

所以他必須要小心行事,一定要將黃泉小隊全部幹掉,讓其他天使小隊知道自己的厲害。

其他的隊員,就坐在那裏靜靜的聽着隊長的話,唯獨那個狙擊手,卻有了自己的另一個打算。

“好了,所有人原地休息,防止對方偷襲。”

雷米爾當然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了。

擺了擺手,小隊的人馬各自尋找掩體休息了。

而此時的叢林中,除了十多個人趴在暗處,抱着槍小心着對面的空地外,其他的傭兵則開始砍樹。

沒有攜帶電鋸之類的工具,僅有的斧頭成爲了主力軍。

可要砍斷水桶粗細的樹木,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老子是來打仗啊,竟然又讓我伐木!”

一邊揮舞着斧頭,一邊抱怨着的傭兵,卻只能繼續幹。

“都別tm給老子廢話,如果不願意幹,就給我拿槍去衝,老子拼了命給你們爭取過來的,還這麼多話。”

兩個團長自然就是監工了,怒斥着這些忘恩負義的傢伙。

這番話,頓時讓他們不在抱怨了,誰都知道往前走只有死路一條。

於是浩浩蕩蕩的近百人,都在努力的伐木。

至於在車隊裏休息的雷米爾,自然是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

看着眼前的工期不錯,應該在天黑的時候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至於地宮裏的雲天和唐曦睡醒之後,自然就接替了潘瑤和李清揚的崗位。

不過對方一直都沒有動向,這讓端着狙擊槍的雲天都有些好奇了。

除了那叮叮噹噹的響動外,叢林外是鴉雀無聲。

這些傢伙到底要搞什麼,他也有些鬧不明白了。

“姐夫,你說他們做什麼呢?”

看不到外邊的情況,唐曦也好奇的通過耳機問道。

叮叮噹噹的響聲她也聽的很真切,卻不知道對方在搞什麼鬼。

“不知道,繼續觀察吧。”

雲天趴在那高地上的位置,通過狙擊鏡尋找着目標。

第一次握着潘瑤的奪命,他還真想開上兩槍過過癮。

真怎奈何潘瑤早就把那些潛伏在近處的傢伙全部爆頭。

剩下的隱藏太深,他也根本找不到對方的位置。

“是!”

唐曦答應一聲,握着狙擊槍藏在角落中。

現在他們只能死守在這裏,沒有了靈活度的小隊,唯有依靠反步兵地雷以及精準的槍法禦敵了。

他們更沒有時間去考慮撤離的方法,因爲他們能否堅守都是一個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雙方陷入了平靜的時間。

但是誰都知道,這份寧靜就好似狂風暴雨前一樣,隨時會被打破。

“狂狼,你去哪?”

下午,雷米爾小隊的機槍手推開車門,準備去路邊解手。

人高馬大的他卻看到,身爲狙擊槍的狂狼揹着狙擊槍正向着遠處走去。

同樣身爲候補隊員的他們算是一併進入雷米爾小隊的。

於是他急忙好奇的對着狂狼喊道。

“如果你願意留在這裏,繼續過窩囊的生活,就當沒看見我好了。”

狂狼回過頭來,對着機槍手說道。

“你什麼意思?”

機槍手一愣,立刻開口問道。

“我要去幹掉那支黃泉小隊,用他們的腦袋進入到更強的戰隊。”

狂狼已經忍不住要動手了,他纔不要做縮頭烏龜躲在這裏呢。

而他的話,讓機槍手也不由的楞了一下。

“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提上褲子,伸手抓起後座上的機槍,跟隨着狂狼一起,鑽入了路邊的叢林。

兩個心高氣傲的小子,就這樣向着側面的斷崖走去,他們要用黃泉小隊的滅亡,化作自己的樓梯。 眼看就要到傍晚時分了,對方依舊毫無動靜。

不過此時從雲天的角度可以看到,隱約有樹木倒塌的影子。

“他們在砍樹!”

人生的轉角處 終於知道這些傢伙在做什麼了,可是唐曦卻有些疑惑。

難道說這些人花費一天時間砍樹,準備用樹木衝過來嗎。

“恐怕不是砍樹這麼簡單!”

雲天也暫時不能明白對方的意圖,但恐怕這砍樹並不是他們的目的。

“你們去休息一下吧!”

就在這時,潘瑤和李清揚也起牀了,吃了點東西的潘瑤,急忙來換雲天。

“要不你在睡會,我還不累。”

雲天抱着那巨大的奪命一槍沒開,這還真有些遺憾。

等到脫險之後,他一定要試試潘瑤的寶貝。

“不用了,你也去吃點東西吧!”

潘瑤活動了一下筋骨,這從黎明的寧靜到現在,恐怕也要到頭了。

對方一定會趁着夜色發動攻擊的。

抓緊一切時間休息,纔是最重要的道理。

“小心!”

雲天還想說話,突然腦後一涼,這種戰場感知讓他本能的低下頭。

“咻!”

子彈破空之聲,在他的耳邊響起,擦着他的耳旁,撞在了水泥牆上。

若是雲天再慢一點,恐怕就會被對方一槍爆頭,這還真是讓雲天驚出一身冷汗。

此時他們所處的位置,是一個半地下的射擊口。

站在這裏,頭頂是厚厚的水泥板,唯一的射擊口處是一個三十釐米高,一米多寬的縫隙。

從這裏可以直接俯視山坡下的位置,卻沒有想到,對方的狙擊手竟然從這口中把子彈射了進來。

“你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