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這兩個傢伙就這麼把我無視了!

我剛想開口,只見白無常轉身瞪了我一眼說道:“小輩,要我饒你也可以,你必須成爲我地府駐陽間的地獄使者你可願意?”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在我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死路,另一條便是答應他當那個什麼地獄使者。

我也知道此時已經是騎虎難下,而且也知道自己可以不用死了,於是我跟搗蒜似的點着頭,對他說道:“無常老爺,我願意!只要你肯放過我!”

白無常見我答應了,臉上便露出了他那詭異的笑容,看的我心裏頓時發毛,我對他說道:“無常老爺,你看我又沒什麼本事?我要怎麼才能抓到那些惡鬼呢?”

那白無常見我這麼問,又望着我陰險的笑了笑,然後一甩手,只見白光一閃,一對手銬便出現在了我的手上。

我被他這麼一銬頓時慌了,難道這老吊死鬼又反悔了,老子不會這麼悲催吧,我連忙對他說道:“無常老爺,你怎麼跟我拷上了,你不會是反悔了吧。”

這時只見那白無常笑道:“小輩,慌什麼,這是地府鬼差的標準配置陰陽雙玉環,陰玉環鎖定,陽玉環抓捕,遇到不聽話的鬼魂就用這個東西對付他們。對了,還有這個東西叫如意金鉢,乃是佛門至寶,可以用來存放特殊的鬼魂。”

說罷只見一個烏金小黑碗出現在了我的手上,霎時間我的周圍烏光籠罩,那些本來還圍着我的日本鬼卻嚇的立即散開。

我去,沒想到這玩意居然這麼厲害!我心中頓時大喜,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詭異的聲音便在我的耳邊響起:“時辰已到,歡迎加入地獄family!”

這冷不丁的一聲差點沒把

我嚇趴下,只見一旁的白無常謝必安緩緩的對我說道:“嘿嘿,這就是這陰陽雙環的功能,由陸判官親自設定,塞班的系統。”

聽到這裏我頓時無語,尼瑪!不帶這麼高科技吧?我對他問道:“無常老爺,這地獄飯米粒是什麼意思啊?”

謝必安白了我一眼說道:“想不到你這小輩如此不思進取,是family,洋文。”

我略一思索,恍然大悟,敢情人家說的是英文,歡迎加入地獄大家庭,時代果然在進步啊……

剛感慨了一下,叮的一聲輕響,一排排文字就突然出現在我的心中。

驅鬼者:曾道煤。

靈力值:20/20。

當前任務:搜捕逃散的地獄惡鬼。

當前任務進度:0%。

隱藏任務:特殊鬼魂搜捕。

隱藏任務進度:0/10。

這任務提示很簡單,有個稱號和靈力值,不知道是幹啥用的,還有任務提示和進度什麼的,最下面是一個搜索按鍵,一個抓捕按鍵。

臥槽!想不到這設備還真是智能的!不對啊,怎麼還有特殊鬼魂啊!

我對二人講出了我的疑惑,那白無常正色道:“其實這次我帶上來的惡鬼之中,有十隻是害人指數極高的BOSS級惡鬼。他們有點身前怨念極重,有的罪孽極深,道行很高,因此很難抓捕,這件事情可是天知地知,我帶上來的都是親信,如果你們敢泄露,謹防小命不保,你們可明白。”

我和李奇都點了點頭,心裏是十分喪氣,看來這件事情還真是不簡單,可現在騎虎難下,我也只能乖乖的答應了。於是我便滿臉堆笑道對那謝必安道:“對了謝老爺你看,我已經是地獄的使者了,你現在能不能將我送回自己的身體裏去?”

那白無常聽到我說的話後,立刻又露出了陰險的笑容,它說道:“別以爲幫我辦一件事就可以這麼簡單的解決這事兒了,一碼歸一碼,換命錢還是要給的嘛。”

我見他這模樣頓時覺得有些好笑,沒想到這老吊死鬼還記得我剛纔說的話啊!敢情還惦記着錢,怪不得頭上頂着‘一見發財’呢!

一旁的李奇見他這麼說便陪笑道:“謝老爺,您這次要多少啊?”

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對他說:“算上這次上來你應該給我的車馬費,一共是三千億,少一分都不行,必須是天地銀行出的,要不然我們那不流通。對了還要兩個洋妞,不要美國的,家裏有倆了,要一個泰國和一個日本的。”

我去!雖然那些名間傳說裏,謝必安生性貪財,可打死我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還好這口!我頓時滿頭的黑線。

要知道我的命可是被這老傢伙抓着呢?人在屋檐下,不敢不低頭嘛!於是我便連連點頭答應,只要他肯將我放回肉身,幾張紙錢又算的了什麼。

那老吊死鬼見我答應,頓時心情大好,他對我猥瑣一笑道:“小輩啊!其實你也無需苦惱,跟地府當差也不是什麼好處沒有,你這小子因爲倒黴到了極點,才遇上這檔子事,正所謂物極必

反,如今你做了陰間的使者相信你以後的運氣會慢慢的好轉,好好的幹吧!有什麼不懂的就問他。”說罷他便指向了李奇。

接着只見那謝必安將雙手一甩,我頓時覺得一股怪力向我襲來,接着便感覺身體突然變重了,隨即眼前便是一黑。等到我再睜開眼時,我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身體裏。

那謝必安對我笑道:“記住那三千億!還有今晚的事情不可泄露出去。我去也!”

李奇見他要離開便連忙說道:“謝老爺,那麼這裏的鬼魂該怎麼辦呢?”

謝必安轉身瞪了他一眼道:“要不是因爲你這破事,我能讓那歹人鑽了空子嗎?我現在也得查查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居然可以輕易弄斷無常鎖鏈!你現在還敢問我,這都是你們陽間的心術不正之人搞出來的,如今我也幫不了你了,不過你要是想破這個局,我倒是可以給你指條明路。”

李奇連忙上前畢恭畢敬的給他了作個揖,然後道:“請謝老爺明示。”

謝必安對他陰陽怪氣道:“這件事我是無能爲力,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找到精通奇門遁甲之人,破了這個風水局就可以了,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再說可得加錢了。”

說罷只見那謝必安和他手下的鬼差往那西天門外飄去,只留下我和那李奇還停留在那空地之上。

那真是驚險刺激並且偶爾會想都會提心吊膽的一夜,不過幸好,最終有驚無險的就這麼過去了。

我當真想不到,那一晚,我竟然窺探到了一個軍營裏的祕密,原來,不管是什麼地方,都會有一個祕密的存在,即使是這軍營裏也不例外。以前也聽說過那些靠養小鬼來達到某種目的的邪術,沒想到今天我到時親眼見到了。

那些好像是亡魂形成的煙霧,在凌晨三點多的時候,又飄回了這個軍營之中,說起來這也真有點奇怪,這個軍營似乎知道它們的‘作息時間’,等它們一飄回來,那門口的自動門就又關了上來……

李奇看了我一眼,然後嘆了一口氣說道:“兄弟算了,這就是命啊!註定的。”說罷也不理我轉身便向寢室飄去。

等我摸回寢室的時候,我發現濤子和浩子還沒有回來,宿舍裏面只有李奇一個人在牀上呼呼大睡。

由於我也劫後重生的關係,實在太累了,當時剛剛鬆了一口氣兒,就覺得身子好像要散架了一般,於是一頭栽在了牀上呼呼大睡起來。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我才見到了韓博濤和郭浩,兩人灰頭土臉的站在連長左右,好像門神似的,連長訓話,對於二人昨夜逃寢鑽草地做一些鬼鬼祟祟的事情進行了嚴厲的批評,而且他特別強調了鬼鬼祟祟四個字。

從那以後,郭浩和韓博濤兩人很長時間沒有找到女朋友,而且他倆只要一起走在校園中,總會有一些帶着眼鏡手機上掛着卡通貓掛飾的女子帶着奇怪的笑容在背後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我本來想出去承認錯誤,跟他們一起挨罰,可想了想這兩孫子可比我幸運多了,老子可是被一個老吊死威脅做了什麼地獄使者。

(本章完) 軍訓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在客車路過西門的時候,我望着這扇大門,在陽光普照的白天,它看上去只是有些古舊,而且兩旁的崗哨裏面都站了十分精神的士兵,門外兩條長方形的大花壇裏面花團錦簇,看上去充滿了生命力。

我望着車窗外一瞬間有些精神恍惚,直覺的當晚所發生之事如夢似幻,誰能想到就在這整齊嚴肅的軍營中,白天和黑夜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兩個世界呢?

客車開回了我們的學校,我們終於脫掉了那廉價的迷彩服,包別了短暫的軍區生活,回到本應該屬於我們的世界之中。

郭浩和韓博濤二人也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只是之後強迫我請他們吃了頓飯,席間,韓博濤一邊罵着那連長太不開面兒,一邊蹬着我說,你這個孫子運氣怎麼就這麼好沒被逮着呢?

我心想,你們兩運氣不錯了,我可差點死在那裏,現在還他媽我請你們吃飯!

大學的生活就這樣的開始了,我們哥兒幾個又回到了大學,李奇給我簡單說了一下抓鬼的事項,因爲那些惡鬼大多都會在晚上出來,而且這陰陽玉環也只在晚上開啓,因此我們的工作時間就在晚上。

由於他會靈魂出竅,因此他便負責離這大學較遠地方的鬼魂抓捕,聽着好像我挺佔便宜的,但是這傢伙到了晚上,往牀上一趟飄逸的靈魂離體而去。

而我沒他那本事便只有靠雙腿,那是開學的第一天,晚飯之後,陰環中又發出那個陰森聲音:“時辰已到,任務開啓。開啓永久性陰陽眼。”

然後就是一排提示。

驅鬼者:曾道煤。

靈力值:20/20。

當前任務:搜捕地獄逃散的鬼魂。

當前任務進度:0%。

隱藏任務:特殊鬼魂搜捕。

隱藏任務進度:0/10。

我用意念按下了搜索鍵……

“陰玉環搜索功能啓動,搜索中……”

過了5秒鐘,“西南方向3公里,發現逃跑的鬼魂兩個,請立即出發捕捉。”

三公里,還好不是太遠,因爲這學校本身就挺大的,西南方向,應該就在後校門附近一帶,就當是飯後散步了。

十分鐘後我出了後校門,這裏邊走邊看左手的陰玉環,還被他看出點門道來。這陰玉環一直在發出幽幽的光,而且隨着距離的接近,幽光也漸漸亮了起來,但要是遇到牆壁建築物之類的導致繞行,那幽光就稍稍的弱了下去。

憑着這個特點我一路找了下去,終於,在一個網吧的門前,那幽光大盛,發出刺目的光來,臥槽,不會吧,那些兩個到底是什麼鬼?居然還他媽進網吧!

於是我走進了網吧裏,滿眼都是閃動的電腦屏幕,滿耳朵都是噼裏啪啦的敲擊鍵盤聲,吧檯裏的服務員無精打采的玩着手機。我這才明白看來這陰陽玉環只有我才能看的見,不然我手上戴着這麼個玩意兒,早就被人發覺了。

現在剛剛入夜,這網吧的生意卻

是不錯,來這上網的大都是一些學生,我四處觀察了一番,最後我把注意力放在了角落處的一個哥們身上。

那傢伙好像是我們一個年級的,他的髮型相當霸氣,粉色的,一眼望去跟個粉刺蝟似的,只見他帶着耳機,正全神貫注的玩着一款跳舞遊戲,就跟這鍵盤跟他有仇似的敲着空格,一邊敲還一邊嘴裏面罵罵咧咧的唱道:“戀愛ING,嗨屁,ING,改變了黃……臥槽,那比是掛吧!”

當時吸引我注意力的既不是他那傻逼的髮型,更不是他玩的弱智遊戲。而是,我發現就在他的身旁靠牆角的位置站了兩個‘人’! 惡魔初吻:總裁的兄弟情人 而且,這兩個‘人’都穿着統一的黑色衣服,樣式很特別,像是囚服一樣,身體還飄飄忽忽的!

我當時就有點緊張了,畢竟這次我第一次任務,於是我便悄悄的走到了他們的身後,走近之後,才發現這兩個鬼的頭上居然還有兩行字。

鬼魂類型:糊塗鬼。

害人指數:10。

這玩意神了奇啊,不但有類型,還有害人指數,也不知道這10的指數算是高還是低,不過看類型是糊塗鬼,估計也厲害不到哪去,仔細看,這兩個鬼年齡都不大,也就十七八歲,而且同時盯着那個粉刺蝟的電腦屏幕,看得聚精會神。

我心中頓時不由覺得好笑,沒想到,這兩個鬼也是腦殘鬼啊,什麼品位啊!那粉刺蝟玩的興起絲毫沒有發覺旁邊有兩個鬼正在跟他一起盯着電腦看。

再看這兩個鬼的表情,比玩的那位還認真,看來這是兩個遊戲迷啊,我有點明白了,估計這兩位是在網吧通宵遊戲太久了,猝死的,死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難怪是糊塗鬼。

當時那情景令我不由的想起了荊無命的一句話:不是我在背後偷襲你,是你用背對着我。

我心念一動,隨即按下了抓捕鍵,心中頓時又出現一排字。

當前技能:引魂符,震鬼咒,掌心雷,??????

我一愣,前面三個能理解,後面怎麼都是問號,難道是高級技能還沒開啓?

再看下面還有一排小字:“初始靈力值爲20點,使用技能需消耗靈力值,靈力值每10分鐘恢復1點,每達成10%任務完成度可增加10點靈力值上限,最高上限爲110點。技能系統達到升級條件自動升級,技能數量增加,技能威力增加。”

錯來的天生緣分( “基礎類技能:引魂符,可迷惑定身單體鬼魂,成功率99%,受到引魂符控制的鬼魂方可捕捉,害人指數在80點以上鬼魂有20%機率抵抗,需消耗靈力值1點。”

“基礎類技能:震鬼咒,可震退周圍鬼魂,範圍5×5米,害人指數在80點以上鬼魂有20%機率免疫,需消耗靈力值2點。”

“基礎類技能:掌心雷,可擊散單體鬼魂,便於捕捉,害人指數在20點以下鬼魂將直接魂飛魄散,害人指數在80點以上鬼魂有20%傷害減免,需消耗靈力值3點。”

“注:鬼魂害人指數滿值爲100點。”

看完這個我才徹底明白,原來這三個技能各有用處,要是用網遊來解釋,就是一個控制技能,一個單攻技能,一個羣體擊退技能,而那些問號估計就是以後升級才能使用的技能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有用引魂符控制的鬼魂才能用如意金鉢捕捉。

我頓時心念一動,就發動了兩張引魂符。就見陽玉環上面白光一閃,兩張符紙就出現了,我隨即抓起來胡亂揮手擲出,兩道符就像飛刀一樣筆直射出,剛好打在兩個鬼的背上,立即渾身顫抖,不能動彈了。

我忙取出那個小碗如意金鉢,右手一擡,一道烏光射出,那兩個鬼魂一陣無力的扭曲後,嗖嗖兩道黑影被吸入其中。

我當時特興奮,沒想到老子這人生第一次捉鬼就這麼順利的完成了。首戰告捷,我頓時心情大好,飄逸的邁出了網吧大門。

可就在我剛剛出網吧大門時,那提示音再次響起,這次那聲音響的很急促:“正北方向三公里,發現惡鬼,情況緊急,請立即出發捕捉。”

好傢伙,又是三公里,我暈!這是抓鬼還是跑馬拉松啊?

我心中有些埋怨,但隨即便緊張了起來,這次竟然多了個情況緊急的提示。跟着陰玉環的提示,我便往北跑去。

就在路邊一冷飲廳的門口,發現了一個滿臉驚恐的女孩,不斷的發出尖叫,而在她的身前,兩個朦朧的黑影正獰笑着在接近!

原來這次的惡鬼要害人,我頓時找到了英雄救美的感覺,先觀察了一下,嗯,兩個都是害人指數40的色鬼,由於剛纔的成功,我的頓時有了自信,立即怪叫一聲,一個箭步竄出:“那兩個猥瑣的小鬼,放開那女孩!本鬼差在此,還不速速與我回歸地府!”

那兩個小鬼有些驚慌的轉身一看,獰笑道:“哪裏來的凡人敢冒充鬼差,正好兩個,咱們一人一個,吸了他們的陽氣。”

另一個點頭道:“那個女的先奸後吸!”

一聽頓時火了,心想啊,你們這兩貨真不識好歹,你們害小爺我跑了這麼遠,還敢瞧不上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陽玉環白光一閃,兩張引魂符出現,那倆鬼才知道害怕,轉身欲逃,哪裏還來得及,嗖嗖兩張符拍過去就不動了,緊接着小黑碗發動,那倆鬼就跟兩個蒼蠅似的,嗖嗖被吸入了其中。

捉鬼,其實就這麼簡單!

我迅速的收起小黑碗,牛逼哄哄的走到那女孩身前,甩了甩頭髮:“這位姑娘,不要害怕,敢問你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呀?”

誰知那女孩卻東張西望的找:“剛纔那倆鬼呢……”

шшш¸тт kдn¸C〇

“被我抓起來了呀。”

“哎,我還沒看清鬼長什麼模樣呢……”那女孩一跺腳,居然有些遺憾的說。

我頓時無語,心想這姑娘是不是腦子秀逗啦,難道是剛纔被那兩個色鬼給嚇傻了。我剛想說話,卻發現那女孩此時正目不轉睛的看着我。

我心中頓時咯噔一下,完了這姑娘不會真的秀逗了吧!

(本章完) 此時站在我面前的這個氣質明豔的女孩,個子大概一米六五左右,一頭烏黑閃亮的頭髮隨意的束在腦後,五官精緻,冰肌玉骨,一雙如秋波般的雙眸裏,含煙似水,看樣子像個大學生。

那女孩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我,過了良久她纔有些興奮的說:“你是曾道煤,剛纔那兩個鬼是被你抓起來的?你居然會抓鬼呀?能不能再讓我看看啊?”

我當時就是一愣,因爲這姑娘語出驚人,首先她居然認識我,其次是她要看鬼!這正常姑娘能這樣嗎?我頓時有些無語,鬼有什麼好看的啊。

“你剛纔不是已經看了麼,就長那樣,怎麼你還沒看夠?”我笑道。

“那不一樣嘛,剛纔光顧得害怕了,根本沒看清,你就給我看看唄,我好不容易遇上一次鬼,都沒看清就被你抓起來了,你得賠我……”

“不是,你是誰啊?你怎麼會認識我啊?”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說道,同時腦子裏飛快的轉動,不停的回想我認識的女生裏面有沒有這麼漂亮的。

她見我似乎沒有認出她,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嘟起了小嘴有些不悅的說道:“曾道煤你連我都不認得了,我啊!以前我們一個院子的,王若冰啊!”

我頓時一愣,原來是她,記得那還是我讀小學那會兒吧,這姑娘當時做我的隔壁,又是我同桌。我小時候在院子裏踢球,沒少粹她家的玻璃,後來他們全家都搬到了外地。沒想到今天居然在這裏遇見了她。

記得這丫頭以前是個崩牙妹,現在怎麼長的這麼水靈啊,真是女大八十一難,不是,八十一變啊。

不過這王若冰的性格好像一直沒變,記得這姑娘打小就總是神神叨叨的,還挺愛看恐怖片,對於那些神神鬼鬼的事就情有獨鍾,而且他老爹便是我們縣裏比較出名的道士,家裏是做喪葬用品生意的,就因爲如此同院的鄰居對老王一家都是避而遠之。

這小丫頭也是不招人待見,記得當時整個院子裏只有我這個倒黴蛋願意跟她玩。

後來她們一家好像搬到了外地,說來這也算是他鄉遇故知,我對她笑道:“原來是你啊!這麼多年不見了,沒想到你居然這麼漂亮了,怪不得我都不認識了!”

她見我這麼說撲哧一笑道:“你還是那麼貧!對了別岔開話題,這麼久不見,你長本事了,剛纔那鬼是你抓的吧!快拿出來我看看。”

我暈,這丫頭還惦記着鬼呢!我沒有辦法只得對她說道:“那兩個鬼已經收了,放不出來了,呃,既然你看見了我也不瞞你,我的確是個驅鬼者,不過這事兒你可別到處去說,還有你現在應該是陽氣不旺所以才見鬼。”

王若冰見我這麼說,眼裏一亮,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對我說道:“你想讓我不說也行,不過你得答應我以後有鬼看的時候,記得叫我啊!”

我這個無語啊,這姑娘怎麼那麼不正常呢?一般人躲都來不及呢!於是我只得點了點頭敷衍她。

她見我答應了這纔沒有纏着我,只是對我說道:“其實就算我告訴別人,人家也不回去,放心吧我嚇都嚇死了,哪敢到處說啊!對了我們留個電話吧!”

她嘴裏說着嚇死了,不停的輕拍着鼓鼓的小胸脯,眼睛裏卻全是笑意。我點了點頭,下意識的便將電話號碼給了她,這小妮子和我交換電話後便告訴我她們家就住在本地,而且她也在這個城市讀書,她的學校也在這附近。今天出來

玩,和室友走散了,這才遇到兩個非人類騷擾,幸虧我來得及時。

說話間我們走到了她的學校門口,她對我笑了笑然後說道:“今天很高興又見到你,謝謝你救了我!以後記得來找我。”說罷便轉身朝着學校裏走了去。

我還傻傻的站在那裏,望着她的背影對她喊道:“以後晚上少出門,最近這城裏不太平。”

我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應該回學校了,畢竟今晚也抓了四個鬼,要是被查寢的逮了可是要扣學分的。

於是我便獨自一人行走在回學校的路上,心想這抓鬼的差事可真是不好乾啊,這半晚上的功夫我都跑了好幾公里了。

轉眼間我便走到了裏我們學校不遠的一個私人小區的後門,就在這時那提示音居然冷不丁的又響了起來:“500米內發現惡鬼,情況緊急,請立即出動!”

我聽到此處不由一愣,不會吧,又來了。我的神經頓時緊張了起來,我四處掃視了一週,並沒有發現什麼惡鬼的蹤跡啊,再說了現在我就在大街上啊。500米的之內要是有惡鬼我不可能看不見啊?

於是我把注意力轉到了那個小區,隨即我便走了進去,然後順便開啓了陰陽玉環的搜索功能,可是這次的提示音卻顯示,周圍並無惡鬼害人。

我頓時疑惑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重生九零神醫福妻 難道這玩意也和手機一樣,系統出故障了?我再次搜索了一邊,結果還是一樣。

我感到十分詫異,隨即也就沒有理會,轉身便離開了。

當我回到寢室的時候,郭浩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盯着毛片,而韓博濤則在一旁抱着電腦上網,可能是因爲上次軍訓的事,這兩位就一直被人扣上了性取向不正常的帽子,以至於那些女生總是向二人投去異樣的目光。

而李奇這小子正在牀上眉頭緊鎖,我知道他現在靈魂出竅,應該還沒有回來。我本來還想問問他關於這陰陽玉環的事情呢?

誰知就在此時韓博濤發出一聲興奮的長嘯。

頓時嚇了我一跳,難道這小子憋出什麼毛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