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花筒最新章節、萬花筒多木木多、萬花筒全文閱讀、萬花筒txt下載、萬花筒免費閱讀、萬花筒多木木多

多木木多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清穿日常、穿到民國吃瓜看戲、萬花筒、娛樂圈《?》、

。 林靜心背靠著門,整個人挨著門滑下去,坐在地下,抱膝埋首痛哭。

謝謝,顧前,謝謝!

真的很謝謝。

……

當晚,林靜心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林媽,按照顧前的囑咐,林靜心隱去了關於欠條的信息,就算自己可以打工掙錢,還錢。

林媽表示很震驚,經過林靜心的一番解釋后,林媽才恍然大悟。沒想到這個顧前小小年紀,不經學習好,而且居然都自己開始做生意了。

順風林媽也算有所耳聞,不過自己不怎麼寄快遞,也就沒怎麼去過順風。只是沒想到,順風居然是顧前開的,一直噓唏。

林靜心要去上班,就不能常來給林媽送飯了,林媽只能吃醫院裡的飯,不過這家的醫院的伙食還算好。

不過林媽還是囑咐了林靜心幾句,完事皆要小心。林靜心點頭表示知道的,雖然顧前人不怎麼正經,但若是要論秉性,林靜心還是信得過顧前的。

林靜心趴在床上,明天就要去順風了,心裡有些緊張,睡不著覺。這都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心裡有種莫名激動的感覺?

林靜心今天晚上微微有點失眠,顧前來的時候,林靜心還翁在被窩裡睡大覺呢。被敲門聲驚醒,林靜心睜開眼,揉揉惺忪的眼睛,腦袋一下就清醒了,旋即又耷拉下去,欠條都被她撕了,還緊張什麼,多半是顧前來了。

打開門一看,果然是顧前,不過顧前你的臉能不能往回收點,都要到我臉上了。莫名來的,林靜心一掌擋住顧前的面門,把他輕輕往後一推,然後轉身進去。

顧前走進來,叫到:「我說,這都幾點了,你怎麼還在睡覺,再不走你就要遲到了,遲到了可是要扣工資的。」

扣…工資?

林靜心腦袋一個激靈,沖回自己的房間,快速的穿好自己衣服,出來拉卡顧前就走,顧前用力拉回林靜心,「哎哎哎,我開玩笑的,你在我這哪有工資啊,我只是要你給我打工而已。」

林靜心腳步一頓,「不是說好的3000塊一個月嗎?顧前,你說話不算數?」

「哎哎哎。」顧前急忙擺手,「你可別誤會了,我昨天拿出欠條后不是改主意了嘛。怎麼,你又想我幫你還賬,還想在我這拿工資,天底下哪有這麼美的事?」

林靜心仔細的想了想,昨天顧前好像是這樣說的,不由得尷尬一笑。

顧前笑著搖搖頭,「行了,快去把臉洗一洗,洗完了我們去吃飯,然後再去順風。」

一聽說不用管遲到,林靜心又焉了下來,昏昏欲睡的樣子。

「你昨天晚上多久睡的?」顧前鄒眉問。

「不知道。」

林靜心站在那裡左右搖晃,看上去要倒下去似的。

顧前嘆一口氣,「你家洗臉在哪洗的?」

林靜心迷迷糊糊指了一個方向,顧前走過去,拿起帕子用冷水搓了兩下,回來一帕子覆在林靜心的臉上,搓揉了起來。

冰涼的感覺傳來,直達心神,林靜心猛的睜眼,睡意一下就消失了。

「別動。」

顧前定住林靜心亂動的頭,認真給林靜心洗臉,林靜心小臉刷的一紅,耳根微微一熱,顧前這個動作,簡直太親密了。

林靜心一下掙脫,紅著臉道:「我自己來。」

說完一把搶過顧前手中的帕子,快速的把自己的臉給洗乾淨。

「走,走吧。」

顧前噗嗤一笑。

林靜心疑惑,「你笑什麼?」

「沒什麼。」

顧前和林靜心走在大街上,顧前問:「看看,想吃什麼?」

「隨便就好。」

林靜心低著頭,看都不敢看顧前。

顧前突然拉住林靜心的手,「喂,我說你這樣低著頭走路,萬一撞到人了怎麼辦,你現在可是我們順風的員工,你傷到人了,我們公司要賠償的。抬起頭來,自信點。」

林靜心低著頭,小聲道:「我會注意的。」

顧前嘆一口氣,牽著林靜心就往前走,林靜心想要掙脫,卻發現顧前使的力氣特別大,自己掙脫不了,只能被動的跟著顧前走。

顧前找了一家包子鋪,要了兩碗稀飯和一些包子。吃完飯,顧前就領著林靜心來到了順風。

「顧哥。」

「顧哥。」

顧前一來,李紅章等人就和他打招呼,顧前笑著回應。

顧哥?

林靜心微微詫異。

「大哥哥。」

聽到顧前來了,小魚兒從裡面跑出來,伸手向顧前要抱抱。

顧前抱起小魚兒,對她拱了拱鼻子,小女兒不甘示弱的拱了回去。

林靜心盯著小魚兒,眼神詫異,這不是,這不是,那張照片上的小女孩嗎?當時還說這是顧前的女兒來著?

小魚兒掛在顧前身上,一下就看到了顧前身後的林靜心,疑惑道:「大哥哥,這位姐姐是誰啊?」

「這位姐姐啊,我們順風的新來的員工,是來給我們打工的,快叫姐姐好。」顧前笑道。

「姐姐好。」

小魚兒甜甜一笑。

「你好。」

林靜心看著小魚兒,這個小姑娘,看起來好可愛。

「小魚兒,這個姐姐可是大哥哥專門請來照顧你的哦。」

小魚兒迷惑,「請來照顧我的?」

「什麼?」

林靜心一驚,我是來,照顧她的?

顧前回頭,對林靜心眨眨眼,笑道:「沒聽錯哦。」

小魚兒不懂,「我有大哥哥和哥哥啊,為什麼還要這個姐姐來照顧我呢?」

「大哥哥和哥哥很忙,沒有那麼多時間照顧你,而且小魚兒不能總是在我們這裡玩啊,我叫這個姐姐帶你去外面玩,多去和一些小朋友玩。」顧前解釋道。

「不要。」小魚兒撒嬌道:「小魚兒只要大哥哥。」

林靜心聽的微微一愣,這小女孩對顧前很是依賴啊。

「好了,小魚兒,要聽話,大哥哥真的很忙,沒有時間照顧你。」

小魚兒掛在顧前身上,扁著嘴,不說話,只是輕哼一聲。

李紅章忙完了走過來,突然看到顧前身後的林靜心,整個人一怔,一句嫂子脫口而出。

「嫂子!」

這句話所有人都聽到了,紛紛一愣,嫂子,哪個嫂子?

顧前瞪了一眼李紅章,奈何李紅章注意力都在林靜心身上,沒有看到顧前的眼神。

林靜心左右看了一眼,確認自己身邊沒有什麼其他人,指著自己疑惑道:「你是在叫我?」

「就是你啊,嫂子。」李紅章點頭。

順風的兄弟們一片懵逼,嫂子,誰的?

林靜心小臉通紅,急忙擺手,「不不不,你認錯了,我根本不認識你啊。」

「沒有,絕對沒有認錯,顧前那天親口給我說的…」

李紅章看向顧前,才看到顧前不斷向他打眼神,不過他看不懂顧前什麼意思,就繼續道:「顧哥那天叫我去調查一下你的時候,就和我說,不出意外的話,你就是我們未來的嫂子了。」

哇哦~

順風所有人都驚呆了,原來是顧哥的。

方浩剛從裡面出來,就聽到了這麼勁爆的一幕,整個人愣在原地,嫂子?顧前的女朋友?

「嫂子好!」

有個兄弟叫了起來,其他人也紛紛跟著叫了起來。

「嫂子好!」

「嫂子好!」

「嫂子好!」

……

林靜心越聽越臉紅,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顧前捂著額頭,一群豬隊友。

「停。」

顧前大喝一聲,兄弟們紛紛看向他。

顧前尷尬的笑道:「咳咳,她目前還不是你們的嫂子,你們就不要再亂喊了,我的臉都被你們給丟盡了。」

眾人愣了愣,旋即反應過來,哈哈大笑,原來顧哥還沒有得手啊。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想啊這妖怪能夠跟什麼人為伍呢?」許倩附和了我一句。

「好一句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倒要看看這蛇首女妖到底請了一幫怎麼樣的牛頭馬面來給自己看家護院。」

「放心,你馬上就能看到了。」許倩笑著說,「要麼我給你這個機會,你來打頭陣?」

「好吖。」我點點頭,這時我身上除了一塊遮羞布,就只剩下背在身上的包了,我又把袖珍羅盤給拿了出來,準備大展身手。

包里的裝備不多,除了三百六十五天形影不離的袖珍羅盤,還準備了兩支蠟燭,因為我之前準備東西的時候,就有些預料我們會去往一些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那時候,如果手電筒失去了效果,便是需要蠟燭了。

自古以來,摸金一門中便流傳著「雞鳴不摸金」的規矩,講在進墓時,要把蠟燭放在東南角,倘若蠟燭熄滅或者雞鳴天將亮,那麼就一定要速速退出墓葬,否則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