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楊紅玲的娘家,楊氏集團,肯定也不會善罷甘休的,到時候,會影響到兩家的友好。

所以,老太太想來想去,這孩子是斷然不能留下的。

「媽!你怎麼能這樣啊!現在外面那些男人,誰不是在外面養了女人,你怎麼能這麼對我!」蕭仲平說道。

「蕭仲平,你還真是鐵了心啊!我告訴你,這事情不可能!我是不會放過這小賤人和孽種的!」楊紅玲氣憤地說道。

隨後,她對保鏢的人說道:「你們兩個,給我將這小賤人帶走,我要親自將這孽種給除掉!」

這時候,妙妙大聲地喊道:「仲平!仲平!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能沒有孩子……」

蕭仲平也不忍心,想要去救妙妙,可是他現在也被人給控制著啊!

啪!!

這時候,楊紅玲上前,狠狠地給了妙妙一巴掌!

「小賤人!這次你死定了,你還指望著他來救你嗎?他現在已經自身難保了!」楊紅玲說道。

眼看著妙妙就要給帶走了,妙妙真的是慌了。

如果她落到了楊紅玲的手裡,那麼自己,真的就殘廢了!

楊紅玲已經會將她給弄得半死不活的。

這時候,她突然間將目光放到了一旁低著頭的蕭逸霖的身上。

「逸霖,你救救我啊!逸霖!」妙妙大聲地喊道。

蕭逸霖抬頭,瞥了一眼她,然後便準備離去。

但這時候,妙妙又說道:「蕭逸霖!你站住!」

「小賤人!你叫我兒子幹什麼!」 豪門霸愛:總裁的頭號新寵 楊紅玲問道。

「哼!這個孩子是你兒子的!難道你也要打掉嗎?」妙妙脫口而出。

這下,所有人都感到震驚和不可思議。

包括顧言馨也是。

這劇情突然間來了一個大反轉!

什麼!妙妙這肚子裡面的孩子,居然是蕭逸霖的!怎麼可能!

她不是和蕭仲平勾搭在一起嗎?

老太太也是被搞蒙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賤人,你胡說八道什麼!」楊紅玲厲聲吼道。

「我沒有胡說,這孩子,真的蕭逸霖的,那是你兒子的!所以,你不能對我這樣!不能……」妙妙痛苦地說道。

蕭仲平也是不可思議地望著妙妙。

他的臉色忽然間變得白一陣青一陣的!

妙妙肚子裡面的孩子,是蕭逸霖的!!

難道妙妙還和自己的兒子在一起嗎?

這簡直太亂了!

老太太眨了眨眼睛,差點沒有回過神。

「你……你剛才說什麼?你的孩子是逸霖的?」老太太問道。

「不錯,這個孩子是蕭逸霖的,其實我和蕭逸霖私底下在就在一起了!只是我沒想到,他居然是蕭仲平的兒子!」

蕭逸霖這時候一臉的難看,然後立馬想要逃走。

「站住!!」老太太厲聲呵斥道。

蕭逸霖再也不敢走了。

「蕭逸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老太太問。

「還能怎麼回事啊?就是前不久,遇見了她,然後就上了她唄,誰知道,他竟然是我爸的情人,不過,那孩子,肯定是我爸的,不是我的,你們可別賴在我的身上啊!」蕭逸霖混當地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還想將孩子推到自己的老爸身上。

老太太聽了,差點沒有站穩,然後一下子便朝後面倒去了。

「媽!」

「奶奶!」

眾人大聲地喊道。

趕緊扶住了老太太,然後汪管家將醫生給叫過來了。

醫生掐了一下老太太的人中,老太太這才醒過來,然後汪管家給她順了順氣。

這是差一點就要被氣死的節奏啊!

「媽,你沒事吧?」蘇念瑤關心地問道。

「你們……你們……你們真是要氣死我啊……造孽啊!真是造孽!」老太太傷心地說道。

可不嘛,蕭家竟然出了這種醜事,也難怪她會生氣。

這老子和小子,居然同時玩了一個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懷孕了,這孩子都還不知道是誰的種。

簡直就是荒唐啊!

顧言馨也萬萬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狗血的事情。

難怪,剛才蕭逸霖進來的時候,一直低著頭,一聲不吭的,尤其是看到妙妙之後。

果然,他和妙妙之間,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

這妙妙也真是犯賤的,被蕭仲平包養就算了,將他給迷惑了。

背著蕭仲平,然後又和蕭逸霖搞上了,兩人還真是荒唐。

啪!!

這時候,楊紅玲狠狠地給了蕭逸霖一巴掌!

「媽,你幹什麼!」蕭逸霖不滿地問道。

「幹什麼!你看看你們父子兩個乾的好事兒!」楊紅玲厲聲呵斥道。

「媽,你也別怪我啊,我哪兒知道,這個女人是我爸的情人啊!就算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啊!」蕭逸霖憋屈地說道。

「混蛋!」楊紅玲氣得不行。

這女人不僅勾引了自己的丈夫,還勾引了自己的兒子,簡直可惡啊!

「哼!這就是所謂的上樑不正下樑歪吧!老二啊,你也真是的,居然和兒子睡一個女人,還將這女人當成寶,現在她肚子裡面的孩子,到底是老子的還是小子的啊!」王蘭諷刺的聲音傳來。 尤其是王蘭,看到楊紅玲這麼生氣,而且蕭仲平的職務也丟了,那以後,在蕭氏集團,除了蕭逸晗這個競爭最大的對手,就沒有別人了。

只要將蕭逸晗給趕下去,那麼他們的大房,將會全全掌握蕭氏集團。

「媽,你……」

「你還想說什麼?你真是荒唐,你和蕭逸霖都給我好好反省……」老太太說道這裡,然後再也支撐不住。

身體朝後面倒去,整個人暈倒了。

「媽!」

「奶奶!」

眾人擔心地喊道。

隨後,老太太被人送去了醫院搶救了!

看來是真的氣得不行了。

王蘭蕭仲奇,還有蘇念瑤和蕭仲恆都去醫院了。

現在這大廳裡面,更是死氣沉沉的一片。

楊紅玲的心情不好,簫玉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媽,你別生氣了,爸爸他也只是一時之間被迷惑了,那個叫妙妙的女人,她也遭到了報應,爸爸他已經知道後悔了。」簫玉說道。

「什麼一時之間被迷惑!這都是假的!他和那叫妙妙的,都已經好上了三年了!蕭仲平,你可真是混蛋!」楊紅玲氣憤地說道。

換做是誰,也不可能馬上就消氣吧!

「紅玲,我知道錯了,對不起,這一次,是我對不起你,你原諒我好不好?」蕭仲平過去抓著楊紅玲的手說道。

「滾!我不想見到你,我不想和你說話,你走啊!你去找妙妙那個小賤人啊!」楊紅玲厲聲說道。

狠狠地將蕭仲平的手給甩開了。

「紅玲,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這個家,沒有我,也不完整啊!」

「你也知道不完整嗎?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情!我要和你離婚!」楊紅玲說道。

「媽,離婚?你不會是來真的吧,你和爸爸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離婚啊?這一次,是爸爸做的荒唐了一些,你就原諒他吧。」簫玉說道。

她真的不想自己父母離婚啊!

這好好的一個家,不能散了。

「哥,你快勸勸啊!」簫玉把目光放在了蕭逸霖的身上。

「你別叫他,他們父子兩個,沒一個好人,兩個人都是給我添堵的,我這上輩子是遭了什麼孽啊!居然嫁給了這個男人,還生了這樣的一個兒子!」

簫玉頓時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蕭逸霖起身出去了,估計是覺得家裡人真的很煩吧!

這件事情,最後的結果就是,楊紅玲要跟蕭仲平鬧離婚。

至於妙妙,孩子流了那麼多血,肯定是沒有了,到最後她什麼好處也沒有撈到。

顧言馨想起妙妙流血的時候,她心裡便感覺膽戰心驚的。

「老婆,沒事了,你還在想著妙妙的事情嗎?」蕭逸晗問道。

「蕭逸晗,剛才真的是嚇死我了。」

「沒事,他們的事情,我們最好是少管,所以,我才阻止你上前的,若是你上去的話,那楊紅玲肯定會怪罪到你身上的。」

你是我的軟肋 「我知道了,蕭逸晗。」

「這二伯還真是荒唐,沒想到,他居然和蕭逸霖和混球一起睡了一個女人,真是蕭家的恥辱!」

「對啊,我也沒想到,這妙妙還真是個壞女人。」

「我現在想的是,到底楊紅玲是怎麼發現二伯和妙妙的事情,這件事情,除了你和顧珊珊,就沒人知道了啊?」蕭逸晗問道。

他的心思很縝密。

「我找過了顧珊珊,但是顧珊珊的樣子,好像不是她說出去的。」

「那就奇怪了,等有時間的話,還是要問一下楊紅玲,我總覺得,這個人似乎和上次有關係。」

「你是說,上次我和二伯的事情,和這件事情有關係嗎?」

「我也是猜的,你放心吧,我會查清楚的,我們現在去醫院吧!」

隨後,蕭逸晗便和顧言馨開車去了醫院。

億萬總裁溫柔點 老太太經過醫生的搶救,現在情況一定穩定了。

「媽,奶奶沒事吧?」顧言馨問道。

「沒事了,幸好已經穩定下來了。」蘇念瑤說道。

「我們進去看看她吧!」

顧言馨進去的時候,看到老太太虛弱地躺在了床上,還掛著點滴的瓶子,看來她這次真的是氣得不行了。

蕭仲平和蕭逸霖真是太荒唐了!

「奶奶……你好點了嗎?」顧言馨問道。

「謝謝你們來看我,蕭仲平那個不孝子……真是……真是氣死我了……」老太太虛弱地說道。

「奶奶,您就別生氣了,二伯只是一時糊塗,好在他現在已經徹底的悔悟了。」顧言馨安慰道。

老太太現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顧言馨他們也不打擾他們了。

就只有蘇念瑤在照顧她,大家都散了。

幸好這次老太太沒有事情,若是老太太真的掛了,那麼蕭家真的會亂了的。

……

哐當!!

監獄的大門,此刻被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