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幾秒。大長腿突然冷笑一聲,翻身下床。

「呵!你說的沒錯。現在被你發現了,任務失敗,我走了。」她的動作太快,說話這句話直接就摔門而出。 妻子的外遇 如龍甚至都沒反應過來,直到羅晉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他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件蠢事。

「龍哥,咋回事啊?我看見腿姐氣沖沖的跑出去,好像還哭了,我叫了她一聲,她罵我!」

如龍獃獃的說:「我…我好像說的太直白了…」

……

張北羽因為不想在診所勞煩吳叔,就回宿舍休息。

下午他把麻桿他們都打發到別的宿舍了,自己準備安安靜靜的睡上一覺。

此時迷迷糊糊的剛睡著,就聽到咚咚的敲門聲。給他嚇了一跳,以為光頭俊又派人來了,本能的抓起枕頭邊的天收,喊了一聲:「誰啊!」

「北哥,是我!」一聽聲音,原來是大長腿。虛驚一場,張北羽發現自己已經被搞得有點神經質了,他放下刀,下床去開門。

我的傲嬌小男神 剛一開門,大長腿就嗚嗚的哭著跑進來,一下倒在床上,使勁的哭。張北羽被嚇懵了,走過去問她怎麼了。

大長腿抬起頭,咬著牙罵道:「SB!草!老娘以後再也不想見到那個SB了!嗚嗚嗚!」

張北羽一聽就明白了,肯定是因為如龍。就讓她講講咋回事,大長腿毫無保留的給她講了一遍。

「他嗎個B的!老娘已經開始投入感情了,那SB問我是不是你派去勾引他的!」大長腿發起飆來,滿最髒話,張北羽早就習慣了。

知道了事情緣由,張北羽陷入一陣沉默。回想一下,自己真的太作孽了,這件事的罪魁禍首就是自己。不過他也是真沒想到大長腿竟然真的就看上如龍了,而且看樣子對他的感情還挺深的,要不然也不能罵的這麼狠。

俗話說,愛之深,恨之切嘛。

張北羽出去洗了把臉,把隔壁的萬里和藍馨叫了過來,讓她們倆陪著大長腿,自己開車出去了。

……

十多分鐘之後,他出現在如龍眼前。

如龍正躺在床上一籌莫展,他雖然在男女交往方面有些遲鈍,但本身還是挺聰明的。正在想辦法挽回,突然見到張北羽來,愣了一下,馬上像是做錯了事一樣,有些心虛的撇頭,不敢看他。

張北羽開門見山,簡明扼要的說:「腿姐把事情都告訴我了。她哭了,哭的很傷心,不停的罵你,罵的很兇。我從來沒見她這樣,看來她的確是很在乎你。」

稍微頓了頓,張北羽開始組織語言。其實是在糾結,要跟如龍坦誠還是一言帶過?這一次,他選擇了圓滑一些。

「我覺得你是個靠譜的人,而腿姐跟我關係一直很好,我也非常希望她能有個踏踏實實的男朋友,所以才來撮合你們倆。我從來沒有讓腿姐來勾引你,你說的那句話的確有點傷人。」

張北羽的一席話瞬間讓如龍的心理防線崩塌。

「那…怎麼辦?」如龍這個時候已經沒了分寸,緊張兮兮的問。見他這樣,張北羽也就放心了。看來,他也很喜歡大長腿。

張北羽假意為難,嘆了一聲道:「我會回去幫你勸勸她。最關鍵的是,你要主動一點,你可是個爺們,老讓人家小姑娘來找你能行么。給她打個電話哄哄吧。」

……

與此同時,大長腿跟著萬里和藍馨來到隔壁的507。

藍馨嘟著小嘴問:「腿姐,你真的喜歡我哥么?」大長腿不可置否的輕輕點頭,「是。」

「嘿嘿。」藍馨笑了笑,「我哥終於要脫單了!放心吧,我會跟他說,讓他以後主動一點。」剛說完這句話,大長腿的電話就響了。她拿起來一看,是如龍打來的。

「哼!」大長腿滿臉不屑的哼了一聲,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心裡已經樂開花了。接起電話,自然是鋪天蓋地的罵過去。

「你還給我打電話幹嘛啊?我是北哥派去勾引你的,現在任務失敗了,我們沒必要再聯繫了!大SB!」

坐在旁邊的萬里有些尷尬,偷偷看了看藍馨的反應,心想,你這樣當著人家的妹妹面罵哥哥,真的好么…

大長腿並不是小氣的人,只是之前有些賭氣罷了,情緒也漸漸平和下來。特別是如龍在電話里說:「我想要一分鐘。」之後,大長腿直接沒脾氣了,甚至聊了幾句就去找如龍了。

……

接下去的幾天,兩人幾乎是天天膩在一起了。張北羽問過大長腿,她說目前還沒有什麼實質性進展,那層窗戶紙也沒有捅破,但感情已經迅速升溫。

渤原路已經翻天覆地,光頭俊殺紅了眼,他那麼惜命的人也開始「御駕親征」,老四的命最終還是撿回來了,不過要休息好長時間。因為人數佔優,暴徒一時間無法擊敗他。

而張北羽的背傷也逐漸好轉。眼看著暑假就要結束了,改回來的人也都回來了。雖然這段時間收穫不少,先是壺口街的地盤,而後是浩海二部,甚至一口氣買了四輛車,手裡還剩下二十來萬的現金。

但張北羽還是覺得不夠,他決定加緊步伐,拿下壺口街所有地盤。

在他算計拿下壺口街的時候,壺口街地盤的那些混混們也在算計著如何除掉他。 喬拉丹也沒料到列夫侯竟然整出了這麼一出。

「把自己個兒給押上?」

「這老不死的真想得出來啊!」

先不說能不能贏。

就算是贏了,也討不了好處啊!

是,元嬰境的奴隸,而且還是宗師級煉丹師,確實好用,也當得起一億靈石的高價。

可是,那也得看是對誰而言,對喬拉丹來說,卻是一無是處。

首先,自己的境界太低,才鍊氣境,根本就掌控不了元嬰境的奴隸,搞不好還會被對方給反噬。

就算勉強控制住了,可是,元嬰境的修士,修鍊了那麼多年,指不定有多少徒子徒孫,指不定有多少至交好友呢,真把對方搞成了奴隸,得了,以後光處理麻煩去吧。

再說了,宗師級煉丹師聽起來挺牛逼的,對於擁有饕餮鼎的喬拉丹來說,根本就沒用,吃乾飯還嫌吃的多了呢。

所以。

對於列夫侯將自己押上去這種不要臉的行為,喬拉丹很是膈應,根本就不想答應。

然而。

答不答應可是由不得他。

這事兒,得七寶玲瓏閣說了算。

會答應嗎?

這是肯定的,沒有絲毫懸念。

先不說別的,光是那百分之二十的手續費,就讓七寶玲瓏閣賺翻了。

所以。

「列夫侯,你可想清楚了?」

妙眼真人沒有反對,只是淡淡的問了一句,顯然已經是同意了。

那頭兒。

已經賭紅了眼的列夫侯,等的就是這句話,一聽妙眼真人沒有反對,張口就來:「想清楚了,你,你估價吧!」

可憐啊。

堂堂元嬰境的尊者,竟把自己個兒給擺到了案台上,讓別人給估價,也是夠悲劇的了。

估價倒也容易。

妙眼真人稍一盤算,回了一句:「一億,以列夫侯道友得實力,當得起一億靈石!」

這價格,真吉利,堂堂元嬰境修士,竟跟一把神兵同一價格,列夫侯那叫一個鬱悶啊。

變強天賦 鬱悶歸鬱悶,總算是看到了反敗為勝的機會,列夫侯想都不想,就要將自己給押上去。

卻不料。

「且慢!」

一聲大喝,突然響起,卻是喬拉丹蹦了出來。

「小子這裡有一個小物件,還請諸位鑒賞一番!」

也不等妙眼真人和列夫侯提出反對意見,喬拉丹做出了安排。

只見那侍女托著托盤,從天而降,落在了拍賣台上。

「咦?這是?」

妙眼真人起了好奇心。

托盤上放著的,是一枚很是古怪的下品靈石。

作為靈石,而且還是下品的,自然沒啥好讓妙眼真人好奇的,真正讓他好奇的,是這靈識上的花紋,古樸玄妙,頗似陣法,卻又從未見過。

「這是?」

妙眼真人抬頭望向喬拉丹的包間。

「這是在下製作的一個小物件,真人只需往裡輸入靈氣,便會知曉此物妙處。」

這簡單。

妙眼真人伸手便將這靈石握在了手裡。

「對了」,喬拉丹突然提醒道:「還望真人布置一個結界,免得誤傷了他人!」

陰魂禁忌 嗯?

妙眼真人愣了一下。

結界?

誤傷?

什麼個意思?

本來沒當回事兒,念及此人有可能是隱藏世家的子弟,妙眼真人不由得提高了一分警惕,隨手一揮,在拍賣台上布下了一處結界,這才將靈氣,輸入了靈石之內。

卻就在靈氣輸入進去的下一刻。

轟!

狂亂的爆炸,就這麼突兀的出現了。

一時間,地動山搖,轟鳴如雷,結界之內,火光衝天,濃煙滾滾。

也就是妙眼真人已經達到了元嬰境,若是換上個低階修為的,絕對是慘不忍睹。

台下的修士,嚇了一大跳。

「卧槽,這什麼東西?」

「怎麼還會爆炸?」

「我剛才瞧了,就是一下品靈石啊!」

「下品靈石?怎麼可能!老子玩兒了那麼多年靈石,還沒聽說過這東西有爆炸的。」

「聽著怎麼像是雷震子了?」

「啥?我擦,不會吧!」

一提到雷震子,眾人全都懵了逼。

雷震子可是大殺器啊,在修真界早已經是臭名昭著了,死在雷震子手中的修士,早已不知凡幾。

慶幸的是,當初製造雷震子的那個門派已經被滅門,雷震子的製造之法也已失傳,修真界餘下的雷震子雖多,卻是越用越少,那慘烈的雷震子風波,總算是漸漸消停了下來。

卻沒成想,在這拍賣會上,竟然又遇到了雷震子,而且,還是自製的雷震子。

一時間,眾人皆驚。

妙眼真人也是驚詫無比。

不是雷震子,以他的眼力見,自然之道此物並非雷震子。

可是。

正因為不是雷震子,卻更讓妙眼真人好奇。

「這是?」

喬拉丹也不隱瞞,開口便說:「此乃小子自製的暴躁靈石,威力還算湊合,想來,拍賣的話也能賣幾個錢的吧?」

豈止是幾個錢!

身為鑒定師,妙眼真人的職業素養還是很高的:「十萬,最少十萬!」

要的就是這句話。

扭頭。

喬拉丹面向列夫侯所在的包間,戲謔的說道:「老不死的,聽到了么,十萬一枚哦,這東西,小爺我想弄多少就弄多少,你若真要把自己個兒給押上,小爺我也不懼!」

一句老不死的,氣的列夫侯暴跳如雷。

可是。

一句想弄多少就弄多少,卻又讓列夫侯如墜冰窖。

心都寒了。

有了這等寶貝,莫說押上自己了,就算是把自己一家老小全都押上也沒用啊!

完了。

這次是徹徹底底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