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的,剛剛看見你的時候我彷彿看見我當初的女友,啊,你和她真的太像了,長長的秀髮……」

這台詞還得配合著感人的朗誦,陳遠都快哭了,假如不背這台詞,他覺得搭訕這妹子是完全木有壓力。

可是這台詞一出手。

神經病啊!

張雪感覺有點無語,至於她的閨蜜突然說道:「哎我說,你們是不是在打賭誰能用最二逼的方式來搭訕到我們雪雪呢?」

我靠,簡直一眼看穿啊,大姐,你讀心術啊!

陳遠內心想到也是急忙否認道:「當然不是,我就是有點情不自禁,看見了你就彷彿看見了冬天的棉襖、熱天的雪糕、黑暗中的燈泡……」

遠處,林塵朝著李瀾和王慶說道:「你說那三個妹紙能支撐多久?」

「啊?」

李瀾一楞:「林導,您故意的啊。」

「廢話,你不會覺得我認為這搭訕方法管用吧,況且這樣用花絮就行了。」

林塵哈哈笑了起來,而這時陳遠也是沮喪的過來了,三個妹紙沒有撐過三分鐘。

這個時候,就需要林塵閃亮登場了。

至於陳遠則是已經站到了舞台上。

他,準備唱一首歌。

音樂前奏起來了

……

……

(《仙劍》肯定要拍,但是有一說一這個製作成本並不低的,目前對劇情也是不合適的,除了四大名著外,大家說的猩猩看了,總要有一個輕重緩急,在公主號也說了,這一部結束就要稍稍去電影市場溜達下,猩猩再考慮一下,反正還有時間,也謝謝大家的支持,未關注公主號的關注一下,有建議可以私戳猩猩) 電影裡邊都是這麼演的,先死的是龍套,主演總是在最後閃亮登場,拯救世界,抱得美人歸.

套路都是這麼一個套路.

至於像金老爺子寫的龍騎士終究還是少數.

王慶飾演的張偉加上陳遠飾演的呂子喬兩人統統敗退了,此時林塵不上,更待何時?

況且,陳遠已經到舞台上了.

好好捂住我的首富馬甲 沒有任何的前戲,林塵直接朝著叫張雪的妹紙說道:「你好,我是林塵!」

「你是不是也是個神經病?」

張雪轉身望著林塵沒好氣的說道:「抱歉,你們那些無聊的遊戲我不感興趣。」

顯然,張雪不傻。

平常也偶爾有搭訕的,但是今天短短几分鐘就冒出來三個,而且還這麼奇葩?

真當姑奶奶胸大無腦呢?

可突然,張雪的大腦突然就死機了,獃獃的望著林塵.

帥!

和陳遠、王慶相比,林塵實在是帥的不是一點半點。

至於張雪旁邊的李二妮神情更加的激動,她雙腿夾緊以控制自己不要發出聲音,臉色更是漲的潮紅無比,略帶聲音發顫的指著林塵:「您,您,您是林,林,林導……」

「啊?」

林塵倒有點意外,我了個去,還真有人認出自己來啊。

如果是別人或許認不出來林塵,畢竟林塵三部戲部部躲在幕後。

可是李二妮認識。

大家或許還有印象《裸婚時代》在羊城爆紅的時候很多人都學著劉易陽一般求婚,當初的王建邦就向自己喜歡的妹紙李二妮進行了求婚。

此李二妮就是彼李二妮,因此對於《裸婚時代》的編輯兼導演林塵李二妮是非常感激的。

羊城衛視這檔《背後的故事》訪談李二妮也看了。

因此一下子就把林塵給認出來了。

她這一出聲,張雪和另一妹紙也是恍然。

我了個去,面前的這位是《裸婚時代》、《愛情公寓》、《靈魂擺渡》的導演啊。

……

讓我掉下眼淚的,不止昨夜的酒

讓我依依不捨的,不止你的溫柔

余路還要走多久,你攥著我的手

讓我感到為難的是掙扎的自由

……

簡單的旋律響起,當陳遠輕輕彈著那把吉它以沙啞的嗓子開響時,整個酒吧的氣氛莫名的安靜了下來。

當然,這個時間段,一共也只有8位客人。

除了張雪、李二妮三人,王慶、林塵、李瀾和舞台上的陳遠之外,也就只有1位略顯潦倒滄桑的落魄男子。

吧台,白青突然停了下來,聽著聲音她臉上露出一絲追憶的神色。

尤其是此時舞台上的陳遠在短暫的停頓下聲音再一次的響起……

分別總是在九月,回憶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綠的垂柳,親吻著我額頭

在那座陰雨的小城裡,我從未忘記你

成嘟,帶不走的……只有你

……

這首主歌部分陳遠還沒有唱完的時候,白青突然就淚奔了。

她甚至覺得這首歌唱的就是她自己。

想起那年9月的分別,白青以為和男友只是短暫的離別,可是誰能想到卻是一別數年。

你的小可愛黑化了 那座陰雨的小城裡,唯一留給她的回憶也只剩下男友了。

來不及將這份思念的情緒消華掉,這首《成嘟》的副歌部分已經被陳遠略帶高昂的唱了起來

……

一首《成嘟》曾經在林塵那個時空被瞬間的刷屏。

這首2014年就出來的歌曲最終卻在2017年一夜之間大火。

為什麼?

僅僅只是因為這首歌的主人民謠歌手趙雷參加了芒果台的《歌手》,然後瞬間就火了。

一夜之間,無數的人開始傳唱這首歌曲。

作為天天販賣心靈雞蛋湯的各種大V作者們更不用提了,開始瘋狂的用文章來表示這座城市。

總之,天府之國這座城市因為趙雷的一首歌徹底的火了一把,在那一段時間,無論走到哪裡你都能聽到這首小憂傷的民謠。

這件事也證明了一件事,一首歌的大火需要集齊天時、地利、人和。

當初《成嘟》僅僅只在民謠圈流傳,典型的小眾群體,可是一上節目,突然就大眾化了。

還有些人叫囂著民謠歌手趙雷死了,變了,他開始去獻媚大眾了。

我們民謠聽的歌幹嘛讓大眾聽?

簡直是相當神奇有木有?

在前天這酒吧老闆娘給林塵講了『天府之國』的時候,林塵突然就想起了這首《成嘟》!

用推廣曲宣傳電影在業內比較的常見,有時候推廣曲和電影是半毛錢關係都沒有,像當初的洗腦神曲《小蘋果》就是這樣。

不過很少有人知道的是這首洗腦神曲《小蘋果》背後是優酷、土豆、樂視集體聯合推廣,水軍幾乎把微.博和各大論壇貼吧全都給刷屏刷爆了。

否則,這歌怎麼能火起來?

因此,在定下要把《成嘟》作為《愛情公寓》第二季的宣傳推廣曲之後,林塵就已經想好了怎麼幹了。

舞台上,一曲唱罷,整個酒吧里唱哭了兩人。

一人是酒吧老闆娘白青,顯然這首歌曲是戳中了她的傷心事。

另一人是那位落魄的潦倒男子,單單看他這樣就能腦補出一段戀人間的情節了。

張雪三位妹紙倒僅僅只是有點被歌聲觸動而已,至於一首歌就抹淚之類的不存在的,又不是在芒果台的現場。

「呂子喬!」

突然,李二妮望著舞台上已經唱完歌的陳遠恍然:「這不是《愛情公寓》里的呂子喬嗎?」

「呀!」

張雪和另外兩位妹紙也是瞬間的反應過來,虧得她們兩個還是《愛情公寓》的鐵杆粉絲呢,竟然現實中都沒有認出來呂子喬。

「沒錯,三位答對了。」

林塵笑呵呵的說道:「我們剛剛·其實就在試戲走場,接下來是有一個這方面的情節,你們三位要是願意可以客串一下!」

「真的嗎?」

張雪三人點頭點的像小雞似的,急忙答應了下來。

「曹哥,可以上場開始拍攝吧。」

林塵這個時候也是拿出對講機,門外的劇組人員得到命令也是趕緊的過來了。

稍後,林塵把正場的兩份劇本分別給了陳遠和王慶,望著兩人說道:「你們熟悉一下,依舊是那三位妹紙,你們一會過去準備搭訕。」

「我去,林導,您果然是惡趣味啊。」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 陳遠瞬間反應過來,合著剛剛真的是開玩笑呢,這也太特么逗了吧。

王慶也是哭笑不得:「我說這台詞怎麼這麼逗呢。」

說話間,王慶又看了眼正式的劇本,然後他徹底的沒脾氣了。

蒼天呢,這台詞本來就是這麼逗啊。

……

「各部門注意,我們先走一遍,曹哥,先不要開機。」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林塵吩咐一遍,然後過來朝著張雪說道:「你就把這個當成現實的搭訕就行,不需要想太多,稍後你隨著王慶過去,然後一杯水潑陳遠就可以了……」

畢竟都是素人,又沒有什麼表演的經歷,林塵自然要多說幾句。

走了一遍,林塵也用粉筆幫張雪把她稍後需要走的路線、站位全都畫了出來,如此才算一切OK。

「好,王慶,陳遠,李瀾,你們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林塵一拍手說道:「張雪,李二妮你們三人坐在自己的這吧台的位置就行,我們準備開始拍攝。」

「《愛情公寓》第32場,第12鏡,第1次!」

杜薇舉著場務板輕輕一拍。

拍攝開始!

坐在機器前,林塵說道:「好,王慶,你開始慢慢的走到張雪的面前,走的時候要回頭望一下陳遠和李瀾……」

「好,張雪,你準備回頭也說一聲『嗨!」

……

按照吩咐,王慶飾演的張偉成功的讓妹紙張雪遠離了她的朋友。

因為這是呂小布教他泡妞的三點法則:第一:要想辦法讓女孩遠離她的朋友,落單才能下手。第二,不經意的透露你的拍檔正在關注著她,第三,巧妙的抬高你拍檔的形象和品位,要讓她們覺得被關注是種榮幸,感到好奇。

可以說,第一步,張偉成功了。

他以一種極為逗逼的形式:「你過來啊,你過來我就告訴你』成功的讓女孩遠離了她的朋友。

「鏡頭給到陳遠,陳遠,你要表現的一種無可奈何蛋疼的表情。」

「王慶,你稍稍表現的再自信一點。」

……

「知道嗎?有位帥哥在偷偷地注視著你。」

張偉轉身朝著勾搭過來的妹紙說道。

張雪念著台詞:「哦?誰啊?」

「就是他!」

張偉笑著第著呂子喬說道:「呂……小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