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小時后,一輛軍用吉普車停在王保的大門前,姚岳從車裏走出。

與他隨行的還有幾個軍方的能力者,這幾個人的實力還不弱,都在二級的水平,而他自己,則是三級能力者。

三級能力者在這個時候,或許只能算的上是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是進化狂潮發生之前,那就是已知的最強能力者,是與羅宏,斷臂喪屍一個級別的存在,其實力異常強大。

所以,姚岳能達到這個水平,也能從側面說明軍方力量的強大。

王保和沈川出來迎接,得知姚岳要找的人是梁烈后,不敢怠慢,立即帶他們前去梁烈那裏。

姚岳在基地的地位頗高,王保只和他打過一次招呼,他記得那一次還是因為在他和其他傭兵團發生衝突時,姚岳作為調解員才和他談過一次。

在王保的帶領下,姚岳和下屬見到了梁烈。

……………

「沒想到梁先生年紀輕輕,就已身居華夏頂尖強者之列,真乃後生可畏,少年豪傑。」

屋內,梁烈面對姚岳的誇讚,難免一翻推辭,順便也說了幾句客套話,把姚岳也好好的誇了一遍。

禮尚往來的道理他還是懂得。

一陣寒暄之後,二人開始開門見山。

「梁先生,聽說你這裏有三樣寶貝最近在基地里賣的很火,我們軍方旁敲側擊的也了解了一些,覺得這樣的東西對我們人類的發展有大用,所以我們軍方向想你購買一批,所以不知梁先生能否從人類大義的角度,成人之美。」

梁烈對此早有心裏準備,返生液這三樣東西都是可以大幅提高能力者與普通人生存率的東西,連方子民這樣的商人都知道提前囤積,軍方怎麼可能不來分一杯羹。

「唉!」梁烈摸了摸額頭,嘆了一口氣。

「可惜呀,可惜!」

姚岳皺眉,「不知梁先生有何可惜之處,難道是關於這三樣東西?」

「正是關於這三樣東西,姚長官,你也知道,返生液和厭草對出門在外的能力者有保命的功效,所以這幾天他們是大量的購買,不過,我都是限量購買,所以本來我還是剩下不少的。」

「但是不知怎的,這件事突然就被基地里的那些大老闆知道了,他們財大氣粗,寧願花兩倍乃至三倍的重金也要從我這裏大量購買,我是個商人,本着賺錢的目的,最後沒辦法,只能買給了他們,所以現在我已經所剩無幾了。」

「真是豈有此理!這幫無法無天的奸商,平時在基地里大搞非法買賣,我也就閉一隻眼睜一隻眼了,如今,竟然還把手伸到了梁先生你這裏,真是膽大包天。」

姚岳神色憤怒,隨即又問道,「不到梁先生這裏還剩多少?」

梁烈伸出5根手指,「返生液只剩500毫升,厭草還有300株,充饑果倒是還有不少。」

「那梁先生你能賣給我我們軍方多少?」

梁烈又伸出了5根手指。 尤葉送夏恆出門,林昊楓沒有跟著。

以他的身份,夏恆還不夠資格讓他相送。

送到車前,尤葉終於開口:「對不起夏恆,我跟昊楓之間,不談公事。」

夏恆馬上回答:「那就對了!姐,你千萬別為了我去求姐夫,本來娘家就弱,還要變成你的拖油瓶,林家會以為你是在圖他們的錢,別讓姐夫看不起。」

說著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姐,其實我想做成這筆生意,也是想讓姐夫知道,我們夏家不都是糊塗蟲,這樣也給姐長些威風,是我業務能力還不行,不怪姐夫。」

「夏恆,別為我考慮這麼多,我跟夏家兩清,只是陌路,談不上娘家。」尤葉糾正夏恆。

她雖然不想與夏家有瓜葛,但對夏恆的這份心意,還是非常感動。

銷假前的最後一天,尤葉鬱郁的,不太精神。

當她了無牽挂的時候,自由來去,沒為誰擔心過。

現在夏恆還是像小時候一樣黏著她,誰說她不好夏恆就跟誰急,甚至幫她擋開水,為了她想跟林昊楓做生意,尤葉再鐵石心腸,也被打動了。

可她什麼也不能為夏恆做。

「在為夏恆的事不開心?」林昊楓見不得她鬱郁的樣子,主動問。

尤葉點點頭:「我才感覺到,原來我有一個弟弟。」

這句話的意思林昊楓明白,夏恆給了她家人般的溫暖。

「你打算怎麼對付夏家?」林昊楓提醒尤葉,她的仇還沒有報。

尤葉愛憎分明,夏家害她的仇恨要報,夏恆對她的情誼,她也不想辜負。

如果公司變成夏恆的,那就讓夏恆好好做下去,她以別的方式,讓其他人一無所有,付出代價。

「讓他們一個一個身敗名裂,但是對夏恆,我不想傷到他。」尤葉內心矛盾。

「夏氏代理的事,以後再說。」林昊楓不想讓她為難,沒有把話說死。

尤葉聽出夏恆還有機會,內心一喜,「昊楓,謝謝你。」

「尤葉,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的報仇對象是你很親近的人,比如夏恆,你會怎樣?」林昊楓突然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尤葉一愣:「夏恆那年才十歲,怎麼會害我。」

「可是夏幽詩也是十歲。」林昊楓察覺到夏恆在尤葉心中越來越重要。

「夏幽詩不一樣,她一直恨我,也許是和別人合謀。」尤葉始終覺得十年前的夏恆,就是一個單純可愛的小男孩。

「所以,回答我的問題,有一天你的報仇對象是夏恆,你會怎樣。」林昊楓追問。

看尤葉現在的樣子,林昊楓擔心如果事情不是她想得那樣,尤葉會崩潰,會心軟。

尤葉卻清冷一笑:「別說是夏恆,就算是我媽,我也不會心軟,想害我的人,都是我的仇人,不配讓我心軟。」

她的冷靜和理智出乎林昊楓的意料,她此時的樣子,堅硬得像一塊石頭。

「如果,那個人是我呢?」林昊楓問,面色平靜。

他猜,答案是一樣的,尤葉的冷靜,有時候連他也覺得可怕。

尤葉眼中的鋒芒一頓,「如果是你,我不知會怎樣。」

接著輕嘆一口氣:「所以,林昊楓,你會害我嗎?」

「會,這世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林昊楓神情未動。

尤葉萬沒料到是這個答案,震驚地抬起頭。

。 秦義才發現,納戒這玩意竟然還能認主的,而且還是很落後的滴血認主,絲毫沒有先進的科技感。

認主過後,戴在手上秦義便能夠感受到納戒當中一千立方米的空間。雖然一千這個數字看起來比較大,但這個空間不過是幾個一般房間的大小,但也已經能夠存放許多東西了。

隨著隨手拿起一旁的水杯,心念一動,只見那個水杯立刻消失,而納戒空間當中便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水杯。將水杯拿出來以後,秦義又放了許多東西,甚至還抓了一隻蜻蜓放進去。不過放進去的蜻蜓很快就死了,因為裡面沒有空氣。

但是令秦義比較吃驚的是,不拿任何容器直接將液體放進去,竟然能夠一滴不漏地取出來。而且放入的東西相互之間還不會影響。秦義不用怕納戒當中存放的水會灑出來浸濕其他東西。

雖然目前裡面還空空如也,可是撫著這枚戒指,秦義終於有了一絲高端的感覺。這或許就是主角的自我感覺良好吧?

如今買了納戒,膜拜值瞬間從三千萬縮水到了一千萬。秦義感覺以後膜拜值的數目恐怕會陷入崩壞,如今第二區域完全點亮就需要數以億記的膜拜值,後面的區域豈不是百億起步?甚至千億也有可能。

可問題是他上哪找這麼多膜拜值?除了讓全球七十多億人挨個膜拜他,估計毫無辦法。這實在是……秦義忽然感覺有些心累。逃亡者節目雖然在全球直播,可是穩定的觀看人數也不過是一兩億,雖然有時候看那數字噌噌噌的往上漲,甚至有十幾億那麼多,但其實不少人沒看多少就直接退出了。

更別說了,一些地方就算想看也沒辦法,沒有那個經濟條件。這樣的話,秦義能夠穩定拉攏給他輸送膜拜值的人,最多估計只有幾千萬。畢竟不可能看逃亡者的都喜歡他秦義,幾個人中有一個粉他就不錯了。

如今還好,秦義拿了逃亡者節目最有分量的一次冠軍,雖然在全世界還不是很有名,但全國當中已經有了無數粉絲了。他現在每天都有幾十萬膜拜值入賬,可見粉絲的力量還是強大的。

甚至,秦義還聽說了,竟然有人自發搞起了什麼秦義粉絲後援團,甚至還拉來了贊助商。秦義有心想要向流量明星發展,儘管這個詞語對有些不好聽,但也只有腦殘粉能夠給秦義源源不斷提供膜拜值。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小念,經常趁秦義不注意的時候給他提供「999」的膜拜值。

當然,唐佳佳跟了他之後,心中對他的崇拜已經到了完全不可自拔的地步。秦義發現,這位少女給他提供的膜拜值比小念還要恐怖,偶爾甚至還會爆表,來個「+1000」的膜拜值。

此時秦義已經點亮了第二區域的所有樹葉,只剩下最後一個節點了。雖然實力具體提升了多少還不清楚,但最起碼不開搏鬥術吊打雷三爺應該完全沒問題了。

如今搏鬥術升到了六級,由於他本身的實力也在飛速增長,因此搏鬥術提升實力的百分比反而下降了,但如若換成量級,卻依然是極其恐怖的提升。按照秦義預估,六級的搏鬥術應該能夠將他如今的實力提升十幾倍,都快趕得上超級賽亞人變身了。

有時候,秦義會忍不住想,這搏鬥術升到了頂級,會不會真的讓他變成超級賽亞人?

不過,令秦義鬱悶的是,如今就算他開啟搏鬥術,也完全不是封平的對手。封平和其他的修行者彷彿有著一道天塹,無論你多強大都必須追趕他的腳步。要感覺來說的話,應該就是相差了好幾個大境界那種。

只是,一想到領主,連封平在他面前都無能為力,領主那群人,究竟有多恐怖?

一片陰雲就這樣籠罩在秦義的心頭,加入了神風局,他終究都是要做一些事情的。

緩緩離開了院子,秦義打算去散散心,卻迎面碰上了張一平。這傢伙一身軍裝,身材魁梧,遠看的話就是一個很威猛的軍人,不過靠的近了卻發現,他長得有點嚇人。

並不是說他丑,就是單純的嚇人,能嚇哭小孩子的那種。

見到秦義,張一平很熱情的打招呼道:「早啊!」

秦義看了看已經到了天頂中央的大太陽,沉默了幾秒鐘,面無表情地說道:「早上有些冷,多穿件外套,別著涼了。」

張一平還沒有意識到秦義話中的諷刺,竟然是爽朗一笑:「哈哈,我是軍人,不怕冷的。」

秦義忽然轉過頭,很認真地問道:「那你怕熱嗎?」

「不怕。」

「我認為作為一個軍人,必須要有在太陽底下站軍姿的底氣。我去給你買兩個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動。」

而後,秦義就在張一平一臉懵逼的表情下離開了。

他小時候家裡窮,沒怎麼讀過書,因此也聽不出秦義話中的含義,還因此有些感動。這個秦義做人還挺厚道的嘛,雖然他不是修行者,可是秦義卻也願意給他買橘子,不過他叫我在這站軍姿是怎麼回事?

算了,這也不錯,體驗一回曾經的感覺,就這這裡等會他吧。

然後……張一平那天就在太陽底下站了一個下午的軍姿。晚上他還有些納悶秦義為什麼食言了呢?他敢保證,絕對不是因為站軍姿站太久了想吃橘子的緣故。

直到多年以後,張一平偶然看到一篇名為《背影》的文章時,驚奇地發現了裡邊一句話和曾經秦義對自己說的那句話竟然百分百契合……

那個時候,張一平甚至咬牙切齒地跑去跟秦義重複了那句話,結果沒想到秦義反手就回了一句:「我就吃兩個,剩下的都給你。」

張一平當時還納悶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直到後來他又看了一本小說,那本小說叫做《駱駝祥子》。

當然,那個時候張一平已經完全沒有能耐教訓秦義了,只能苦笑著自嘲……這都是吃了沒文化的虧啊。

他當然不知道,秦義雖然在福利院長大,可是從小就很喜歡看書,雖然沒上過學,可是文化卻沒落下。儘管後來由於要養活小念出去打工,看書的時間不多了,但是秦義依然保留著這個習慣。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撇開了張一平,秦義獨自來到了一一棵樹下乘涼。他不知道,今天過後張一平就有了一種怪癖,非常喜歡吃橘子。人們非常不解,就連起義也很奇怪,絲毫沒有自覺其實這種怪癖還是他造成的。

魏炎過來了,很自然地上前與秦義攀談,認識這麼多天了,秦義和這個傢伙也算是熟人了,因此並不會像對待陌生人那樣動不動噎人。

當問起小念和唐佳佳的近況時,魏炎說道:「她們很好,你不用擔心。有我們的暗中保護,雷家的手伸不到她們那裡。」

聽到這裡,秦義稍稍放了心。如今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進北邙山了,而且這一去可能就是幾個月,他可不希望到時候回來時小念又失蹤一次。

「你清楚這次去北邙山調查的具體情況嗎?」秦義忽然問道,據封平所說,魏炎到時候也會進北邙山,如今封平還沒跟他說進北邙山到底要幹什麼,也許魏炎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