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跟你說冥王是狗的?” 玄空道人一愣。

低頭看了看正在朝自己呲牙的冥王,又看了看清然。

“老鬼前輩,我們主管不是狗是什麼?”

難道不是三級甲妖,擁有一百八十年修爲的黑狗妖嗎?

清然眼見姜超的陣法已經上了軌道,心裏也放鬆了一些。

“冥王是犬。”

“汪!”

玄空道人懵了。

犬,和狗。

“有區別嗎?!”

清然不以爲然道:“那是自然,你聽過軍犬、警犬;有聽過軍狗,警狗麼?”

“犬子是自謙;狗子是罵人。”

“有狗屁,狗東西;哪裏有犬屁,犬東西?”

一連串的“歪理”,將玄空道人整了個措手不及。

他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還是不能理解。

“那也不對啊,這隻能說明犬比狗好聽一點啊……”

“汪!汪!”

冥王已經處於嫉妒憤怒的狀態了,他雙眼通紅,彷彿下一秒就會將玄空道人撕碎。

清然也有些嫌他煩了,姜超在擺陣需要清淨,他卻嚷嚷個沒完。

“《禮記·曲禮上》中說:效犬者,左牽之。”

“《爾雅·釋畜》中說:“未成豪,狗。”

“這麼講你明白了嗎?”

什麼跟什麼啊!

玄空道人還是一臉的茫然。

冥王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躍而起將玄空道人撲倒在地,瘋狂地舔着他的臉龐。

嗯,冥王體質特殊,那舌頭跟特麼砂紙似的。

很快,玄空道人的臉上就開了花。

“主管!我錯了!你是犬!不是狗!我記住了!”

清然搖頭嘆了口氣。

這種智商,是怎麼進入我們公司的?

有聽說過三頭地獄犬的。

誰聽過三頭地獄狗了?

愚笨!

當姜超把所有血都淋完後,終於站起了身子。

他手結劍指於胸前,法咒走起。

“天清地靈,日月乾坤,天丁士力,威南御兇,天騶激戾,威北衝鋒,所呼立至,所召立兇。赤書煥落,巨陽其中,八卦之陽,入於神通!吾奉太上老君敕令,神兵火急如律令,疾!”

法咒言畢,只見圍繞着許葉雯身體的符咒,升起一道紅色的光芒。

八道紅光上升了約一米左右,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一道粗壯的紅光,射向許葉雯額頭上的聚陽符。

玄空道人看得津津有味。

“乖乖,董事長這個聚陽陣好大的手筆,連聚陽令都不需要就能發動,要我來的話,估計得到八十歲纔有這道行。”

清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嘀咕道:“你能過到耄耋?”

六十花甲,七十古稀,八十耄耋。

玄空道人沾沾自喜道:“那當然了,我師父說我能過到一百二吶!”

清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咋啦?”玄空道人笑着問道。

清然搖了搖頭,沒有講話。

鏡頭轉向姜超方向。

只見那道紅光落在符紙上後,快速地掃描着她的身體。

紅光到達的地方,便會有陣陣寒氣冒出。

短短几十秒的功夫,這店堂內就像是開了冷氣似的。

“乖乖,老鬼主管,這女的什麼來頭啊?”

清然趕緊捂住了他的嘴。

“休要胡言亂語,這是董事長夫人。”

玄空道人緊張地點了點頭。

“哦哦!那夫人這是什麼情況?怎麼跟個大冰櫃似的?”

玄空道人常年居住在龍虎山,對這方面信息的獲取渠道,全憑他師父金聖老祖。

他這算是孤陋寡聞了吧。

清然小聲道:“這是寒毒,應該是來自上百年的冰蠶。”

玄空道人一怔,瞪大了雙眼問道:“冰蠶?!”

“嗯。”

“冰蠶是什麼?!”

清然實在不耐煩了。

“冥王,把他拖下去。”

“汪!”

玄空道人趕緊跑回了內堂。

“別啊主管!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我不說話了!”

“汪!汪!”

姜超和清然的耳根子終於清靜了。

那些紅光將許葉雯全身掃了個遍,完事兒便回到了額頭的那張符紙內。

姜超把符紙揭去後,靜靜地等待着。

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許葉雯並沒有醒來,雙眼還是緊緊地閉着,並且她那花了八千塊做的眉毛上,已經滿是冰霜。

“董事長,情況不妙啊。”清然擔憂道。

姜超腦袋上的汗一直都沒褪去。

“會不會是其他問題導致的?”姜超問道。

清然眉頭緊皺。

“董事長,冰蠶毒乃至陰之毒,你用了九陽八卦聚陽大陣,都沒有將其毒素祛除殆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別整這些,直接說辦法!”姜超不爽道。

有辦法你就說,讓你施針是不可能的,我不會讓你死。

清然頓了頓。

“董事長,既然如此,我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以毒攻毒,將你體內的亡靈罡煞,轉接一部分進入夫人體內。”

“不過這麼做的話,董事長很有可能會折壽。你本身的壽元只剩下兩年了,我怕再有個萬一……”

“算了,還是不用這個辦法了,我再想想其他的。”

爲了救董事長夫人,把董事長搭進去。

那還不如讓我親自來呢。

姜超搖頭道:“不必了,就用這個辦法。”

“董事長,三思啊!”

即便將亡靈罡煞轉移了一部分出去,但絲毫不會減弱罡煞的威力。

反而會對姜超的身體造成一定傷害,從而減壽。

“別煩了,你來幫我。”

說完,姜超也躺在了地面上。

公司內,張順爻坐在辦公椅上,雙眼不斷地跳動了起來。

卯時左眼跳,好事來報。

卯時右眼跳,逢人就笑。

雙眼同時跳,要人亡悼。

他趕緊拿出三枚爻錢和小龜殼佔算了起來。

很快,結果就出來了。

第十卦。

規律如虎無兒戲,武人魯莽必吃虧。

張順爻臉上頓時就白了。

董事長想幹什麼?!

他沒有絲毫猶豫,當場掐指算了起來。

卦象已經有了,還需要經過推演。

剛掐下三個手指,張順爻直覺天旋地轉。

第四個手指。

張順爻“哇”的一聲嘔出了不少鮮血。

第五個手指。

張順爻怒吼一聲,整個人撐着桌子站了起來,因爲咆哮,鮮血低落在了桌子上,紅色的牙齒顯得他十分猙獰。

他顫抖着手,掐下第六個手指。

“刺啦!”一聲。

從張順爻指尖閃過一陣火星子。

他兩眼一黑,當場昏了過去。

羅家衛聽到他的叫喊後,立刻走了出來。

“三眼!” 羅家衛抱起張順爻,不由分說,直接將自己的真氣推入他的後背。

神棍嬌妻,總裁要跑路 羅家衛驚訝地發現,張順爻體內的經脈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所幸還沒斷。

兩分鐘後,張順爻逐漸醒了過來,他臉色蒼白,毫無血色。

“三眼!什麼情況!你是被人打的嗎?!人呢?!”

張順爻撐着地面,搖了搖頭。

“董,董事長的死劫還沒過去,地府恐怕還沒善罷甘休。讓,讓木頭聯繫老董事長。你號令公司全體成員,立刻趕往老鬼那裏。別,別忘了叫上御林軍,這次的對手很強大。”

能把姜超整死的。

能不強大嗎?

話一說完,張順爻再度陷入了昏迷。

“三眼!我,我沒權限啊!”

我特麼一個管賬的,你讓我號令御林軍。

吹呢?!

羅家衛急得直撓頭皮。

怎麼辦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