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緣無故的,她憑什麼出手。

難不成她看起來像是那種濫好心的人?

君璟墨聞言說道:「你也可以不出手,反正那一日在西山中的事情早已經傳揚開來。」

「這次行刺太子的事情籌劃周密,顯然幕後之人想要置太子於死地。」

「你出現在西山的事情雖然能夠隱瞞,可孟祈救了太子的事情卻是滿朝皆知,在有心人傳言之下,孟家幾乎和太子綁在了一起。」

「太子好歹表面上是先帝之子,有本王和一眾老臣護著,就算是陛下也不敢輕易動他,可孟家卻未必。」

「定國將軍手握重兵,孟家老大、老三又鎮守邊關功高震主,陛下對孟家早已經忌憚多時。」

「你說若是此時有人蔘上一本,或者暗地裡因太子之事遷怒孟家,陛下會相信孟家,還是會藉機對孟家發難,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姜雲卿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你威脅我?」

君璟墨揚唇:「你可以這麼認為。」 程曦朝著許三郎使了一個眼色,許三郎便忙過去幫程大貴推椅子,阿奕也跟在後面,將禮物大包小包的提了進來。

進了屋,程大貴便看著站在一旁的許三郎,邊打量邊開口問道,「可還打算出去?」只那兇狠的眼神卻似乎在說,你要是敢說你還打算出去,就要你好看。

許三郎忙應道,「不出去了。」

程大貴這才滿意,招呼兩人道,「別站著了,趕緊的坐吧,門口那位是?」

這阿奕倒是自覺,不等許三郎程曦介紹,便開口說道,「屬下阿奕見過親家老爺,屬下是主子買回來的護衛。」邊說著阿奕的目光邊看向許三郎。

程大貴聽得許三郎居然都有護衛了,肯定是在外面混的不錯了,既然還有心回來,心裡也總算是踏實了些,看許三郎也沒剛剛那麼不順眼了,並開口詢問兩人最近的情況。

正在屋裡說這話,沒一會兒吳氏跟程辰程財就回來了,看到門口的阿奕和屋裡的許三郎,都是稍稍愣了愣,但到底是小強去地里叫他們的時候就給他們提過醒了,很快就回過神來,跟程曦許三郎打招呼。

只程財再跟許三郎打招呼的時候,並不是太熱絡,說話的語氣也微微有些冷。

程曦出事的事情,一直是瞞著程家人的,所以程家人並不知道,程曦當然也不會提,免得給他們心裡添堵。

大家坐在屋裡,相互問著各自的最近過的如何,當然被問起最多的是許三郎,好在許三郎回來之前就已經想好了說辭,倒是能沒有破綻的一一回答上來。

豪門遊戲:罪愛新娘 差不多要到晌午,吳氏便去了廚房裡準備午飯,沒一會兒程大富一家和程大華一家也都聽見了動靜,一起過來了。

程曦為了給許三郎刷好感,可是沒少以許三郎的名義賄賂老太太,程老太太通過程曦得過許三郎不少的好處,看到許三郎倒是一反常態比以前見著許三郎熱情的多了,還不停的誇許三郎能幹出色,讓許三郎受寵若驚。

當然許三郎也將馬車裡準備好的禮物拿出來分給了大家,一屋子人在屋裡說說笑笑,倒是其樂融融。

午飯程家眾人也都留在這邊,坐了兩桌,屋子裡熱鬧異常。

聽說兩個人要重新拜堂成親,程家人也很是贊成,心裡為程曦高興,嫁給許三郎倒是因禍得福,至於許三郎那什麼亂七八糟的命格,自從爆出程芳跟那李瞎子合夥陷害程曦許三郎之後,程家人基本上也不怎麼相信了。

吃過了午飯,程曦跟許三郎留著陪大家又聊了一會兒,等到吳氏替程強收拾好了行李,才動身準備離開。

只離開之前,小馬氏突然拉住程曦開口問道,「我聽說你們那邊招女工,要不你把我們家三丫也帶過去試試?你看她年紀不小了,一天呆在家裡沒事兒,你四叔又捨不得讓她下地,不如讓她去你那邊鍛煉鍛煉,可行?」

程曦看了一眼站在小馬氏身後的三丫,轉眼間已經從當初跟在自己身後的小丫頭,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那個頭比自己還稍微高些,只到底是大姑娘了,再也不會跟在自己身後轉悠,大多時候都是稍顯羞澀的低著頭。

想著自己那邊這個時候確實缺人,程曦便點了點頭,笑著開口說道,「行啊,只是有時候會有些累哦,三丫可要做好吃苦的準備。」

三丫忙開口說道,「三丫不怕吃苦。」看她那急切的樣子,倒是很像去。

只三丫到底不似程強這小子,隨意收拾一下就能跟著過去了,只約好過幾天小馬氏就送三丫過去,程曦便點頭應下。

之後他們就帶著程強離開了石橋村,離開的時候,躲在暗處看的就更多了,但是還是一樣,也沒人敢上前跟他們打招呼。

程曦時不時伸手撩開帘子往外看,看到那些人,也只當做沒看到,只程曦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推了推一樣的許三郎,許三郎順著程曦得目光看過去,便對著外面趕車的阿奕說道,「過去前面那個背著背簍的老人前面停下。」

阿奕應下,馬車再行進一截兒,便穩穩噹噹的停在了背著背簍的老人面前,程曦跟許三郎一起下了馬車,站到了老人面前,程曦率先開口叫道,「黃奶奶。」

黃老太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吃驚的開口說道,「真的是你倆呀?我道是自己眼花了。看你們這樣子,這些年過的可還好?」

程曦笑著應道,「挺好呢,黃奶奶您可還好?」

黃老太太欣慰的看著面前的兩個年輕人,笑著應道,「好,好,挺好。」

許三郎看著老太太身後的背簍,開口問道,「您老還在上山挖藥材?」

黃老太太看到許三郎眼裡的擔心,眼裡閃過一絲感動,點點頭應道,「閑來沒事兒,出來動一動才身體好,要真聽你黃叔的天天窩在家裡不動,怕是早就老的走不動。」

程曦贊同的笑著說道,「黃奶奶說的是,雖然年紀大了,但是還是要適當的動一動,身體才會更好,不過您挖藥材的時候可也要注意了,別往山裡去,注意安全。」

黃老太太聽得程曦的關心,笑的滿臉褶子,開口應道,「好,你們這是打算走了,要不先去我家裡坐坐?你們黃叔見了你們肯定開心。」

程曦看了看天色,還是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時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下次再來您家看您,您跟黃叔要是有空,也可以去梨花村看看,咱們住在那邊,您們去了梨花村一打聽,就能找到咱們了。」

黃老太太只笑著答應,「好,好。」

跟黃老太太告了別,兩個人才再次上了馬車,出發回去梨花村,等到到了梨花村已經是晚上了。

到了梨花村,程強倒是一點沒有離家的傷感,看到百歲,開心的恨不得飛起來,還纏著程曦將他安排著跟百歲安安住在了一起,幾個孩子都算乖巧,不怎麼扯皮,加上有崔嬸兒照看,程曦便也依著他了。

之後幾天,許三郎繼續張羅著跟程曦拜堂成親的事情,程曦則忙著櫻桃罐頭的事情,都很是忙碌,許三郎看程曦天天這麼累,心裡便想著,等自己那批暗衛辦完事情回來,就讓曦兒將手頭上的事情交給他們,算一算差不多也快回來了。

這三丫倒是只過了兩三天,小馬氏便將她送過來了,程曦想著三丫一個小姑娘,住在一大群男主住的那邊廂房有些不合適,許蘭那邊呢,許蘭阿文又是新婚夫妻,也不太合適,乾脆就將許三郎趕去了樓下住,讓三丫住在了樓上以前許蘭的房間。

許三郎雖然不樂意,卻還是被程曦逼著不情不願的搬了下去。

程曦也帶著三丫開始熟悉做櫻桃罐頭,三丫聰明,沒兩天也就上了手。

許三郎的暗衛回來的時候,一行十幾個人騎著快馬衝進這梨花村,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更是嚇的靠近村口的許文強父子帶著梨花村的百姓就衝到了果園這邊來了,就擔心這一群人是來果園找茬的。

結果聽說是許三郎手下的護衛,也是嚇了一大跳,之前只聽說許三郎是去給人當護衛,此時還帶回來這麼多手下,才覺得似乎不是一般的護衛,又是細細跟許三郎打聽了一番,好在許三郎之前就想好了說辭,倒是輕易將這事兒揭了過去。

當然許文強也不忘出去了給許三郎宣傳一番,吹噓自己的侄子多麼多麼厲害,早忘了自己當初可從來沒將許三郎當過侄子。

許三郎當然也不會管,看在大哥許大朗的份上,只要這個大伯安安分分的不惹事兒出來,隨便他在外面怎麼吹噓都行。

那一行護衛十幾個人,這果園的房子確實有些不夠住了,所以這些人一過來,便是忙著開始建房子了,程曦乾脆趁著這個機會細細規劃了一番,打算多修幾個院子,畢竟這些護衛以後都會留下,這裡也將成為他們的家。

當然她住的這個小閣樓程曦是不打算也不捨得動的,這小樓修的精緻,地位位置也是最好,住著著實舒適。

結果許三郎原本打算著自己暗衛過來可以分擔程曦手頭上的事情,還沒來得及分擔,程曦倒是因為他們的住房問題變的更忙了,白天各忙各的,到了晚上,因為有個三丫住在樓上,自己想跟程曦單獨相處一會兒都不行,讓許三郎很是鬱悶。

於是原本定在八月成親的日子,許三郎自己翻了翻黃曆,挑了個宜婚嫁的吉日,就定在了下個月初,離成親的日子還不到半個月了。

這段時間程曦忙著在果園裡和製作罐頭的作坊里兩頭跑,櫻桃成熟后很快就會過,必須抓緊時間,加上村裡的百姓也會送不少的櫻桃過來,更是忙的不可開交,護衛們還沒來得及動工修住的院子,卻是先加入了摘櫻桃的隊伍,反正修房子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原本身手了得的暗衛,一身的功夫都用在了爬樹上,阿奕阿文阿武一直負責跟許三郎一起張羅主子跟夫人的親事,倒是不用天天去爬樹,於是才回來的暗衛就成了他們嘲笑的對象,時不時的擠兌他們。

許三郎卻是覺得,自從他的暗衛來了梨花村,一個個的都開始變了,而且還是沒了以前的成熟睿智,都變的越來越幼稚,幾句話不好就能動上手,真真是嚇的原來在梨花村的那些普通人夠嗆,心裡都猜測著這一群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到後來越傳越玄乎,然後許三郎就被傳成了落草為寇的山賊頭頭,帶著一幫兄弟在外面發了大財,然後又帶著這群兄弟回來找自己的媳婦兒,來了梨花村落腳。 姜雲卿面無表情的看著君璟墨。

「璟王,你可曾聽過一句話,這世上威脅誰也別威脅大夫。」

君璟墨聞言看著她:「本王只知道,形勢比人強。」

姜雲卿就那麼看著君璟墨,就當君璟墨以為她會被激怒,甚至暴起時。

姜雲卿卻是突然收斂了身上寒意,就那麼靠在椅子上輕笑起來。

「王爺說的是,形勢比人強,剛才是雲卿冒犯了。」

君璟墨見她收斂了利爪一副乖馴模樣,不僅沒有半點滿意,反而有種一拳頭打進了棉花里的感覺,渾身上下都不得勁兒。

姜雲卿卻完全沒在意他的心思,只是在收斂了身上鋒芒之後,如同貓兒似的蜷回了椅子上。

「王爺既然這麼想讓我治,那我便治了就是,只是不知道王爺想要我什麼時候醫治?」

「今夜。」

君璟墨沉著臉看著姜雲卿,「你如果不想讓孟家牽連進來,想要他們和太子撇清關係,今天夜裡的事情就別叫孟家知曉,等子時之後,本王會派人來接你。」

「好。」

姜雲卿點點頭,懶懶抬眉,「我會準時出府。」

君璟墨實在不喜歡姜雲卿這般懶散,好像對什麼都不上心的樣子。

他剛才提到孟家,拿孟家來威脅姜雲卿,也不過是想要看她方寸大亂,惱羞成怒而已。

可是卻沒想到,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姜雲卿就恢復了正常,臉上連半點怒意都沒有。

君璟墨目光暗沉的看著椅子上懶洋洋的女子,突然沉聲道:「姜雲卿,你有心嗎?」

姜雲卿面露詫異:「王爺此話何意?」

「孟家待你不薄,孟老將軍為你與姜慶平當朝爭執,更不顧與姜家翻臉收留你們姐弟。」

「你先前對姜慶平下手,算計他與京畿衛交惡,又借孟家之勢逼迫京畿衛的人站在你這邊,將姜家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讓姜慶平成為眾矢之的,為人恥笑。」

「如今本王拿孟家要挾於你,你也無動於衷。」

「姜雲卿,你到底是天性冷漠,還是無情到了骨子裡,沒有任何人能讓你有所遲疑?」

君璟墨說話時毫無顧忌,目光卻緊鎖在姜雲卿的臉上。

姜雲卿聞言頓時輕笑起來:「王爺是以什麼身份,來指責於我?」

救世星 君璟墨眼神一厲。

姜雲卿靠在椅子上說道:「姜慶平縱容府中之人害我在先,無情在後,我不過讓他丟點名聲臉面,讓姜家私穢大白於天下,並未要他性命,有何不可?」

「至於孟家……」

「王爺拿孟家威脅了我,逼我妥協,如今我妥協了,你又說我冷漠。」

「你說我對孟家的事情無動於衷,那王爺覺得我該如何,跟你打一架,還是拿刀弄死你,亦或是聽了你的話後去勸外公讓孟家龜縮,主動移權,明知道是死路還將自己送出去?」

「王爺,這天下的理總不能讓你一個人說了,你剛才也說過,形勢比人強。」

「如果今日你、我位置交換,我手握王權,我倒是不介意直接對你動手,畢竟我可做不出來以權壓人,卻又惡人先告狀的事情。」 許三郎聽完,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吩咐阿奕,「你去查一查,這傳言是從哪兒傳出來的。」

一旁的許文強忙贊成的點頭,「對,一定要揪出那人,好好收拾收拾,居然敢如此胡亂造謠。」

許三郎沒有接話,也沒有打算接話的意思,程曦只得笑著應道,「多謝大伯如此向著咱們,這事兒咱們會看著辦的,大伯先回去忙吧。」

許文強應道,「都是一家人,應該的,那我就先走了。」

等到許文強走後,程曦才開口說道,「我怎麼覺得這事兒有些蹊蹺?為何有人會無緣無故的編排你們是土匪?」

許三郎應道,「阿奕去查一查就知道了。」

等到阿奕查出來,結果卻是讓許三郎跟程曦都有些出人意料,覺得這件事情果然不簡單,阿奕居然茶到,最先傳他們是土匪的謠言,並不是梨花村的人說的,而是外來人,經過梨花村,無意中說出來的,還說的是有板有眼,那幾個人聽了的梨花村村民信以為真,就這麼傳來了。

只是許三郎程曦聽完便知道,子虛烏有的事情,怎麼可能是無意中說出來的?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操縱,可阿奕繼續追查,卻是查不到那個外來人的消息,讓這事兒更讓人覺得蹊蹺。

想著外面總這麼傳許三郎他們也不是個事兒,於是程曦也讓熊二去安排,將幾個人在京城裡給大家族當護衛的事情透露出去,漸漸的就將之前土匪的謠言壓下去了。

忙了大半個月,櫻桃罐頭的事情差不多也已經接近了尾聲,有許三郎的那些個暗衛幫忙,且個個都是能幹的,倒是不用程曦太操心,程曦閑著無事,剛好月底百歲他們也休沐兩天,程曦便帶著幾個孩子,背著背簍去外面山上溜達挖野菜去了。

去山上挖野菜,是在私塾的時候,百歲跟其他孩子約好的,程曦沒挖過野菜,也有了躍躍欲試的心思,這才打算跟幾個孩子一起去。

許三郎聽說之後,把手頭上的事情丟給了阿奕他們,也跟了去。

等到挖野菜的隊伍一匯合,程曦都嚇了一跳,這陣仗,她覺得更像是帶著一幫孩子去夏令營呢。

於是許三郎跟程曦就成了孩子頭兒,帶著一大幫孩子往山裡進發。

這一幫孩子里,大的也有十來歲的,鑽林子挖野菜的事情簡直熟練的很,小的孩子也是挖過野菜,倒是程曦和百歲幾個成了新手,野菜都不認識。

百歲程強他們自己有他們的同窗帶著,倒是不用程曦操心,許三郎便一直陪著程曦,教她認野菜挖野菜。

夏日裡天熱,即便是在樹林里,曬不到太陽,程曦也熱的出了一身汗,乾脆找了一顆樹下的石頭,坐在石頭上納涼,看著不遠處的孩子們成群結隊的挖著野菜,還時不時傳來他們的笑鬧聲。

百歲他們被幾個大點的孩子帶著,正在教他們認野菜。

程曦勾起唇角,對一旁的許三郎說道,「沒想到百歲在私塾的人緣這麼好。」

一旁的許三郎開口應道,「因為私塾是他家開的。」

程曦不滿許三郎的拆台,將頭扭到了一邊,剛好就看著山下兩個身影往這邊來了。

程曦微微皺起了眉頭,推了推一旁的許三郎,「你看看阿奕身後的那個人,是不是當初在運城見著的那個趙家小姐?」

許三郎順著程曦得視線看去,等看到阿奕身後的人,也跟著微微皺起了眉頭。

兩個人越走越近,看的也越清楚,程曦鬱悶的伸出腳,踹了一旁的許三郎腳,不滿的說道,「看看你招惹的桃花,都追到這犄角疙瘩來了。」

許三郎也很是無奈,在心裡暗罵趙顏,自己的妹妹都管不好,又讓她跑出來折騰了。

轉眼間阿奕就帶著人到了城曦許三郎的跟前,看到兩人的臉色,阿奕忙開口說道,「主子,夫人,趙小姐要見您們,屬下先去忙了。」

說完便一溜煙的跑了,許三郎看著阿奕溜之大吉的身影,心道,自己這一群暗衛,膽子是不是越來越肥了?如今是越來越不將自己放在眼裡了,自己都還沒說話就跑了。

程曦跟許三郎仍舊是坐在那樹下的石頭上,一點搭理趙家小姐的心思都沒有,趙玉看著兩人無動於衷的樣子,面上閃過一絲尷尬,伸手抹了抹自己額頭上的汗,乾脆自己在樹下的另一塊石頭上坐下。

程曦微微皺了皺眉,乾脆站起身,冷聲說道,「你們聊,我去挖野菜去了。」

許三郎正打算跟著起身離開,不想這趙家小姐卻是叫住了程曦,「你先別走,我有話跟你說。」

程曦疑惑看了一眼趙家小姐,開口應道,「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你有話留著跟你的子豪哥說。」

許三郎跟著站起身,「我跟趙小姐無話可說,趙小姐還是趕緊回去吧。」

趙玉有些急了,站起身開口說道,「子豪哥,算我求你了,不要毀了婚約。」

許三郎直接拒絕,「我有妻子,是不會娶你的。」

趙玉急急的道,「我可以讓她做平妻,以後跟我的地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