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辰哥,你是要和阿琛參加那個同學會嗎?」

「是啊,怎麼了?」蘇慕辰被嬈嬈那空洞的眼神弄的心中木然一沉,琥珀色的眼眸里迅速的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幽光。

她這是不開心了?

是不是秦琛他又?

「沒事,隨口問問,玩的開心!」嬈嬈想了想,還是沒把自己下午見馮諾的事情說出口,只是臉上牽強的笑容卻是又狠狠的刺痛了蘇慕辰。

「那好吧,你早點休息!」

蘇慕辰修長的手指隱沒在身後,握成拳頭卻又鬆開。

他偏過頭,讓自己的眼睛不再只容下她的身影,可心中的烙印卻像是生長於他的血肉之中無法磨滅。

「嗯。」

嬈嬈應了一聲,便跟著Ben走了。

殊不知有人因為她,卻是怎麼也無法心安了。

玩的開心?

蘇慕辰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凝望著那遠去的背影。

你沒了笑容,我要怎麼辦才好?

……

一向喜歡開玩笑的蘇大公子,卻是板著一張臉。面癱的表情像是和秦琛如同一個模子里複製出來的一般。

只是幾個大學同學的私人聚會,地址便選在了洛城的一處酒庄。

馮諾一心想要見到自己當年的情人,早早的便到了。

她本身就是白人混血,寶藍色的晚禮服將她白皙的皮膚襯托的十分完美,深V的剪綵越發的使得她的雙(峰)呼之欲出。

雖然在回來之前她就知道了秦琛已經結婚了還有太太。

不過那又怎樣?她才是當年那個和他定過親的人,結了婚還能離,更何況她查了,那只是一個沒有背景的私生女而已!

憑什麼和她比?

她可是馮氏地產的千金小姐,馮氏在華洛國可能沒有多少人知曉,但是美國和HK,那可是無人不曉的大財團。

「好久不見,諾諾你又漂亮了!」

一道帶著驚喜的聲音自她腦後響起,打斷了馮諾的思考。

她緩緩轉過身子,便見一個穿著十分考究男人正含笑看著自己,細碎流海略微有些凌亂,卻是越發襯托出了他高挺的鼻樑,以及那比例剛剛好的紅唇。

「你是…」馮諾一時間並沒想出眼前的男人是誰。

不過看在男人長得這麼帥的份上,她還是禮貌的擺出了十分標準的禮節性笑容。

「我是清韻啊,你不記得了么?」

墨清韻微微垂了垂眼瞼,掩去了那份失望,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么?他以為自己這些年拚命的努力,做成了這番事業,沒想到心裡的女神,卻是連自己是誰都認不出來。

「清韻?」馮諾的眼底滿滿都是詫異。

「墨清韻?」

「是我,墨清韻。」男人依舊是含笑很溫和的和她說著話。

「天啊!你變化也太大了!抱歉,我沒能第一時間認出你!」馮諾的眼睛在看到墨清韻手腕上的表時,語氣立刻熱切了不少。

娛樂圈戀愛手冊 雖然不知道當年只會跟在她身邊當個小跟班的男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是自己的追求者檔次越高,不就是越證明了她是高貴的么?

嫁愛成婚 只是熱切雖熱切,她眼中的高傲卻也沒有減少絲毫。

再有錢能有秦琛有錢嗎?

「沒事,倒是你,真是一點沒變呢!」

「對了,聽說你來,我特意給你帶了禮物!」到底是自己十幾年的女神,墨清韻很快便將剛剛不愉快給拋到了腦後。

從身後摸出了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雙手舉到了馮諾面前。

「這是…」

盒子包裝的很精美,是馮諾喜歡的金色,高調,奢華。

她猶豫了一下,看四周沒人便接了下來,卻是沒有直接打開。

「怎麼不看看?」墨清韻有些疑惑。

馮諾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耳釘,將盒子遞給了助理:「我想回去再欣賞,對了,清韻現在是自己在做生意嗎?」

「嗯,跟著一位叔叔在忙些事情。」

「做什麼呢?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上忙?」馮諾似是好心的說道,想要探聽一下男人的身價。

墨清韻不疑有他,欣喜的還以為女人是在關心自己,立刻回道:「不是地產,就是賣些食品什麼的,謝謝諾諾了!」

「嗯,這樣啊。」

「挺好的,不過你能不能不要再人多的時候叫我諾諾呢?」馮諾笑道,聲音未變,語氣卻是冷淡了不少。

貓面少女 食品?

怕不是個開超市的?

她心底又開始瞧不上墨清韻了,不過礙於自己女神的形象,她到也沒有立刻走人。

「為什麼?」墨清韻有些急了:「上學那會我們都是這樣叫你的啊。」

「因為…」馮諾轉了轉眼睛,餘光忽然瞥到門口一黑一白兩道身影,頓時眼睛都開始放光,也越發的不想理面前這個被她標記為賣水果的男人了。

「因為我們已經都這麼大了,再在人前這麼叫不合適了。」

「哎?我看到好像又有人來了,不如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墨清韻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兩張面無表情的臉。

瞬間就是一怔,那段對於他來說艱辛卻又溫情的記憶在腦海里回放起來。

他是孤兒,從小在福利院長大。

因為沒有背景沒有家世,哪怕是成績優異的接近完美,在美國上學那會也是受盡排擠。

還好認識了秦琛和蘇慕辰,讓他逐漸走出了那個自卑怪圈。

而馮諾,則是因為在自己最落魄的時候,只有她願意和自己講話,而且還會鼓勵他。

只是墨清韻並不知道,馮諾對他的所有好,都只是因為秦琛也在而故意表現的。

「清韻,好久不見!」

秦琛一眼便叫出了他的名字,重重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蘇慕辰則更為直接,給了墨清韻一個大大的擁抱。

只是那張臭臭的臉,倒是像誰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馮諾激動的想要和秦琛說話,卻又不想自己先開口。

不停的一個人在那擺弄著各種造型,只希望秦琛能注意自己。

目的是達到了,可結果卻不是她要的。

秦琛皺著眉頭,盯著她看了許久,薄唇微動,冷冷的吐出了幾個字。

「馮諾?你腰是不是不舒服?」

「慕辰就在這裡,你有病的話不用忌諱!」

馮諾怔怔的看著他,腦袋直接當機了! 「阿琛!」

蘇慕辰不厚道的直接笑了出來。

原本對秦琛心底那點小怨恨看到男人如此做派也放下了。

這怕是個正常男人都不會看不出馮諾的意思,偏偏這秦琛這麼狠,直接上來就問人家是不是有病!

秦琛皺眉,不理會好友的笑意,黑色的眼眸里凝滿了認真。

看著馮諾氣青的臉,又刻意加重了一番語氣,像是在解釋卻又狠狠的給了馮諾一刀。

「你的臉顏色很不正常,還是讓慕辰給你看看吧。」

「有病就早點治,拖下去沒什麼好處!」

秦琛說完,還刻意後退了幾步,那疏遠的意味溢於言表。

原本馮諾就是個心氣極高的,這會就算是再想和秦琛接近也沒了心情,賭氣的抬腳就向秦琛的黑皮鞋上踩去,卻被男人輕易的給躲掉了。

「哎呦!」

「馮諾,你是不是真有病!好端端的說話,你踩什麼人!」

蘇慕辰直接扯著嗓子嚎了起來,兇巴巴的瞪著馮諾。

馮諾天不怕地不怕,偏巧就怕這蘇慕辰,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立刻挪開了步子,漲紅臉眼不知道往哪看才好,索性一轉身直接衝進了洗手間。

墨清韻想追,可那是女衛。

思量了片刻,便又轉過身來,苦笑:「你們太凶了點,諾諾她只是想要吸引你們注意而已。」

秦琛察覺不出,那是先天對女人不感冒。

可他不同,這些年他見過了太多的人,也越發的了解人性。

馮諾雖然高傲,卻是眼底從不藏事的,他喜歡她,哪怕是她喜歡別人。

「清韻,當年我就說過,我對她沒興趣,送花也只是因為幫你,可你總不解釋,你覺得她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看到你?」

「好了,我們見面不容易,不提這個話題了!」

秦琛難得去安慰別人,倒是讓蘇慕辰和墨清韻很是詫異。

蘇慕辰還好,自打有了陸嬈嬈之後他已經習慣秦琛的改變了,可墨清韻卻是覺得萬宛如見鬼了一般,畢竟秦琛素來是惜字如金的。

那是能用眼神解決,便從來都不會出聲的存在。

「坐吧,喜歡吃什麼就點。」

「你最喜歡的魚子醬如何?還有芝士青口。」

秦琛和蘇慕辰都是一臉的面癱,場面尷尬不已。

墨清韻見馮諾出來,便主動擔任了點菜的工作。

只是馮諾並不領情,將手包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埋怨道:「這都什麼年代了,你還叫我吃那些熱量大的!不知道我要保持身材么?」

馮諾傲然的說著,長長指甲被修的尖利無比。

秦琛一度懷疑,她那手若是放在菜單上,怕是直接就會將菜單扎出一個洞來。

「清韻,你就點自己喜歡的就好!」

「既然減肥,那就馮小姐來份蔬菜沙拉!」

秦琛懶得開口,蘇慕辰自是不會慣著她。

直接就拿過菜單,噼里啪啦的點了一堆吃的。

因為他們是白金會員,很快產品便端了上來。

秦琛也是餓了,還挂念自己家裡的小女人,簡單交談之後,便直接吃了起來。

烤的鬆軟的蛋糕,滋滋冒著熱氣的嫩羊排,來自法國葡萄莊園進口的紅酒,誘人的香氣聞著就讓人食慾大開。

馮諾低頭瞅瞅自己面前那份一點油水都沒有的青菜沙拉,一張臉黑成了非洲老酋長。

想要吃,卻又礙於面子不好開口,臉上的表情可謂是精彩至極。

她轉了轉眼睛,索性直接端起了旁邊的紅酒杯。

「慕辰哥,秦琛,清韻,我敬你們一杯。也算是為了我們多年重逢!」

秦琛挑眉,不可置否的勾了勾唇,卻也端起了杯子。

和她碰了碰,卻也臉上沒有絲毫鬆動的表情。

「對了,秦琛,我聽說你結婚了,怎麼沒有帶她一起來?」

馮諾積極的詢問著,目光死死的鎖定著秦琛的眼睛,想從中找出一絲段瑞來。

「她啊。」一想到那張動人的小臉,秦琛的面部僵硬的線條,不自覺的就柔和了許多。

「她身子大了,出來應酬容易累。」

「身子大了?」

馮諾木然道,從小在國外長大的她,並不能很好的理解這幾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