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孟域主一個人怕是忙不過來,我去幫忙!」馬一郎口中說著,也跟著跑出去了!

「咳咳,孟域主加上馬一郎只怕也是忙不過來,我也出去看看!」赫連英才說著,也是忙不迭地跑出去了!

「咳咳,孟域主只怕……」阿斌剛說了一半,就被吳賴打斷了!

「怎麼?你也要出去幫忙不成?」 總裁爹地不好惹 吳賴目光不善地看著阿斌。

阿斌都急出一頭汗來了:「咳咳,不是,剛才孟域主說是我娘親來了,我去看看!」

阿斌說著,也不管吳賴什麼臉色,一溜煙地跑出去了,其餘的鬼物也都紛紛朝後溜走了!

齊文達見吳賴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趕緊上前說道:「老大,他們是欣賞不了老大起名字的絕妙之處,不用管他們!」

吳賴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拍了拍齊文達的肩膀欣慰地說道:「嗯嗯,還是老齊你識貨,不錯,這樣吧,看在你懂我的份上,我給你換個名字吧,小齊,嗯,不好,小達達,這個好像還行,小文達……」

齊文達的臉刷地一下白了,一拍腦袋,口中說道:「哎呀,忘了,孟嶽嶽剛才說找我有事情,我去問問他找我幹嘛!」

齊文達說著,腳下抹了油一般,轉身就溜走了!

吳賴正要接著說話,一旁的丁若男,也就是二黑髮話了:「主人,雖然我不準備當丁幽域的域主了,不過丁幽域的事情還是要回去安排一下,我和小黑先回去,主人就在這裡等我們可好?」

吳賴自然沒有意見,點了點頭道:「嗯,你們先回去安排一下,等你們回來之後,我們就籌劃一下怎麼出了這九幽地獄!」

「出九幽地獄?」二黑聞言頓時一驚,一張黑臉都有些微微發白了!

吳賴點了點頭道:「是啊,我和小黑都要回人間界呢!」

二黑帶著幾分恐懼道:「可是那九幽大帝可不是好對付的,沒有特殊的貢獻,咱們根本就出不去!」

吳賴聞言沉聲說道:「那九幽大帝若是好好放我們出去也就罷了,若是非要與我等為難,那也好辦,我們直接打出去便是!」

二黑聞言,這才想起那九幽大帝雖然恐怖,可自己剛剛認主的這個年輕人似乎也不是善茬兒,說不定還真的能打出去呢!

二黑想到這裡,也不再多言,向吳賴告辭,和小黑二人迴轉丁幽域安排去了,而吳賴也和敖霸天、青山真人回去一邊修鍊,一邊等小黑他們辦完事回來。 這裡的兔子長著花色絨毛,跟地球上的兔子很像,身長都在半米以上,並且顯得很肥。

兔子可是食肉動物的最愛,肉質鮮美而且沒有什麼反抗能力,孫立成的臉上頓時笑開了花。

孫立成從背後抽出標槍投擲器和一支木矛,比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在這個距離上他沒有信心一擊必中,很容易嚇跑兔子。

思考了一下,孫立成決定潛行發動突襲。

他將身上的皮毛脫下來藏好,赤身拿著一支長矛小心翼翼地匍匐移動了過去。經過幾番謹慎轉移,他躲在了一棵灌木的後面。

在他前面十幾米遠,一隻兔子正在低頭吃草。

孫立成屏住呼吸死盯著兔子的動作。兔子很警覺,不時抬起頭來向附近張望,在它扭頭的一瞬,孫立成爆發了,猛撲了過去。

肥兔子被孫立成唬了一下,它緊跳了兩步,靈巧地逃開了孫立成的襲擊。讓孫立成沒有想到的是,跳開的兔子並沒有繼續逃竄,而是仰天嚎叫了起來。此刻,孫立成感覺這根本不是一隻兔子,而是一頭小號的野狼。

隨著兔子的嚎叫,愈來愈多的兔子從各個地方鑽了出來,很快就超過了二十隻,而且還有繼續增加的跡象。

這時孫立成才發現這些兔子與地球上的兔子有著很大的不同。首先,這些兔子的爪子特別鋒利;其次,這些兔子的牙齒不是那種小板牙,而是像鋸牙一樣的食肉動物牙齒;最後,儘管這些兔子的眼睛是紅的,可凶光外露,一點兒也不溫柔。

孫立成瞬間秒懂,這種兔子根本就是一種食肉動物,至少也是雜食動物,自己跑了老遠,結果是給人家送餐來了。

在孫立成愣的這一會兒工夫,大批兔子半弓著身體,發著「嗚嗚」的低吼,成扇面包抄了過來,讓人甚至生出一種千軍萬馬的感覺。

面對危險,孫立成腦瓜兒急轉,「啊!」,他驀地的大吼一聲,嚇得兔子們一頓。

見自己的計策得逞,孫立成扭身就向外面跑去。

被孫立成戲耍的兔子們惱羞成怒,吼叫著追了上去。於是,孫立成在前頭跑,兔子們在後頭追,草場被他們踏得哄哄作響。

四條腿的兔子跑的比兩條腿的孫立成快了那麼一點點。沒過多長時間,兔子們就隱隱追上了。

只見一隻強壯的兔子跑到孫立成側後方猛然跳起,一口咬到了孫立成正甩過來的左臂。立時,一股血箭噴射而出,孫立成疼得一聲慘嚎,動作明顯慢了下來。緊跟著,另外一隻兔子猛跑幾步,狠狠的咬在了孫立成的右腳腳踝處。孫立成只覺得右腳立刻沒了力氣,身體失去了平衡。丟掉重心的孫立成慘叫著向右方翻滾了出去,手中的長矛被拋得高高飛起,在天上打著旋兒,隨後陡地插在草地上。

孫立成的摔倒刺激了後面緊追的兔子,兔子們紛紛趕了上來撕咬孫立成。旋即,以孫立成為中心,就在草甸上形成了一座兔子山。

被壓在下面的孫立成,真真正正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凌遲處死。他只感覺無數把小刀在自己的身體上切割著,劇痛讓他傳出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超出承受能力的痛苦,很快讓孫立成昏迷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兔子們紛紛放開了像血葫蘆一樣的孫立成,踉蹌地走了幾步就倒在地上,緊跟著身體開始抽搐……

從孫立成跑出來獵殺兔子到眾兔子殞命,不過區區六七分鐘時間,又一個動物墳場出現在了草地上。

恢復過來的孫立成跑出大草甸后,在外圍一直觀察了兩天,發現自己好像把那窩像狼一樣的兔子都給毒死了。至少這兩天里沒有看到有兔子在那塊草地上活動。

見到暫時沒有危險,孫立成回到樹林里,砍倒一些小樹,製作了一批繩索,組裝出了一個大爬犁。爬犁不小,又沒有輪子,拖在地上很是費勁,好在孫立成力大無窮,拖動起來走得飛快。

孫立成小心翼翼的拖著爬犁,返回到自己與兔子們大戰的地方。為了區別一般的兔子,孫立成管這種兇猛的兔子叫狼兔,意思是像狼一樣兇猛的野兔。他快速的將埋好的狼兔屍體都扒了出來,扔上了爬犁,然後匆匆的拉回了自己的營地。

三十六隻狼兔的屍體像一座小山,將爬犁堆得滿滿的。以孫立成現有的力量,拖動起來,都費了老鼻子的勁。

一路上風平浪靜,孫立成順利的返回了營地。

重生之嫡女為後 縱然這次狩獵的過程很是曲折,然而孫立成對結果非常滿意。他老練的將兔子皮剝了下來,並將所有的兔子肉都在篝火上做成了烤肉。其實,拉回來的兔子,經過兩天已經有些腐壞,不過經過大難的孫立成覺得這些都是小細節,有食物才是王道。所謂手中有糧,心中不慌么。

烤制后的兔肉味道相當不錯,孫立成早就忘記了地球上的兔肉味道,但想來應該沒有這些狼兔肉好吃。這些兔肉不但好吃,而且肉中蘊含著一些微弱的能量。孫立成有些疑惑,這些肉應該屬於低等魔獸,但是那些兔子沒有體現出任何魔獸的特徵,也沒有找到魔晶。

「也許沒有輪到自己跟這些狼兔真正對戰,這些兔子就都被毒死了。」,孫立成啃著一隻兔腿,邊吃邊想。

…………

經過兩天的休整,孫立成又出發了。

孫立成此次的目標仍舊是大草甸,相對於其他地方,大草甸的環境非常優越。大約四十隻身形近一米的狼兔,對食物的需求必然是巨大的,他堅信在這裡一定能尋找到小動物作為自己的主要肉食來源。

經過了一天多的尋找,孫立成終於發現了一種大田鼠。這些田鼠的毛色各異,體型跟地球上的兔子一般大小,根據觀察,它們以植物的根莖為生。這些大田鼠數量眾多,只不過,基本上都生存在地下洞穴之中。

孫立成能夠發現這些田鼠確實非常幸運。那天下午,搜索未果的孫立成坐在一個狼兔洞的洞口,他在這裡已經尋找了整整一天,卻一無所獲。

煩躁的他啃了兩口隨身攜帶的兔肉,看著地上的兔子洞不由得怒從心頭起。

「MMD,我就不信,這些兔子能自己造出糧食來。既然地面上找不到東西,那我就翻你的家。」

發狠的孫立成大聲叫嚷著,掏出隨身攜帶的那個魔獸骨頭棒子就順著兔子洞往下挖了下去。

孫立成沒想到兔子洞看著不大,實際上卻很深。他足足挖了半小時,挖出了一個深達一米半的大坑。結果預想的小兔子沒抓到,卻挖出了一窩大田鼠。

這些大田鼠的眼睛顯然退化了,面對光線非常煩躁。它們沒有想到自己的窩突然被人挖了個底朝天。暴露在陽光下的田鼠們厲聲尖叫,依靠本能,瘋狂地對孫立成發動了進攻。

雖然比地球上的田鼠兇悍,但是相對於狼兔,戰鬥力實在差的老遠。這些老鼠的身形不算靈活,牙齒更沒有狼兔那麼鋒利。

很快,孫立成用魔獸骨頭棒子將這窩田鼠一一敲死。檢查戰果的時候,孫立成臉上樂開了花,剛才的戰鬥發生的非常突然,他沒有細看。現在才發現,四五隻田鼠個個肥嘟嘟,分量十足,足夠自己吃上一陣。

「也許這些狼兔在地底下挖洞,就是找這些田鼠窩呢。」

孫立成猜想。

有了經驗,孫立成又在地上挖了幾個大坑,順利的又找到了十幾隻田鼠。經過短暫戰鬥,這些田鼠都成了孫立成的獵物。看到草甸上的田鼠數量如此眾多,孫立成決定將這些田鼠作為自己的肉食來源。

雖然田鼠看著有些噁心,但其實在地球上,田鼠一直是人類的主要肉食之一。固然有鼠疫這樣的可怕疾病,不過從古至今,食用老鼠一直就沒有間斷過。古代發生飢荒的時候,國人甚至將這些田鼠肉叫作地龍肉。因此,孫立成吃田鼠一點心理壓力也沒有,更何況自己現在是地精這種非人類生物,腸胃好的出奇。即便出現麻煩,自己還有廣播體操和太極拳這兩樣大殺器。

孫立成一直以為這個大草甸是天然形成的,但在第四天,孫立成的這個想法動搖了。

這天他像往常一樣,來到大草甸,挖掘田鼠洞捕捉田鼠。今天的天氣不錯,因為背對著日頭幹活,陽光包著身子,讓孫立成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可孫立成沒有挖幾下,鏟子忽然就碰到一件無比堅硬的物體,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孫立成有些煩躁,以為碰到了石頭。他向周圍挖去,想避開這塊大石頭,但是連挖了幾塊地方,底下都有硬物。孫立成有些狐疑,發覺出些許不平常。

他小心的將硬物上面的土壤挖去,轉眼間,就將那件物體挖掘出來。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大片連在一起的,黑幽幽的,看不出質地的大板子。即便是經過了無數的歲月,孫立成也立即認出這不是天然形成的。在這些板材之上,鐫刻的不知名的文字還清晰無比。

「文明產物!」

這四個字如同炸雷一般,在孫立成的腦海中響起。

來到這個世界,孫立成還沒有見到任何智慧生物遺留的痕迹,但是今天,卻見到了這樣技術水平高超的文明產物。

神明改造計劃 這些大板子表面光滑,一看就不是手工打制而成,而是大批量製作的。

「這裡是什麼地方?誰製作了這些板子?這些文字又代表了什麼?」

一連串疑問充斥在孫立成的腦海之中。

帶著這些疑問,孫立成開始對周圍進行仔細探索,並很快有了新的發現。

在一些地方,青草顯得非常稀疏,甚至露出了一塊黑幽幽的東西,以前孫立成沒有注意,現在仔細觀看,才發現都是自己剛扒出的那種材料。

孫立成抬起頭,以自己挖出的位置為起點,順著這些板材向遠方望去,在腦海中清晰的形成了一條筆直的大路。這條大路,從腳下一直伸展到遠方,想想這個工程是多麼浩大!

遠古時期?笑話!孫立成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這樣的工程,就是放在21世紀的種花家,也都會是國家級的重點工程。在這個自然環境如此惡劣的地方,怎麼可能是那些揮舞著長矛和木棒子的原始人能夠做到的?在魔法世界里,一套鎧甲都是非常重要的寶物,而腳下這些作為基材的板子數量如此眾多,做工如此精細,肯定是大工業化的產物。只是這樣的產物,為什麼會在這種人跡罕至的地方出現,而且還好像被埋藏了無數年之久。

突然之間,這個世界,這塊大草甸,乃至周圍的一切對孫立成來說,都充滿了神秘的感覺。

有人曾經說過,求知慾是人類發展的最高驅動力。雖然這句話可能有失偏頗,但也說明人對未知的事物充滿了好奇,而這份好奇心往往會讓人去干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比如現在,因為發現了神秘的道路,孫立成不顧危險,順著這條大道開始向草原深處進行探索。

順著這條神秘的道路走了不知道多遠,孫立成隱約看到前方有一隻灰狼。儘管離得比較遠,孫立成也看得出這隻狼頗為消瘦。

不知道什麼原因,可能是飢餓加上一路的平靜讓這隻狼放鬆了警覺之心,等到它發覺兔子的時候,為時已晚。

孤狼警惕的停在了一處,四周隱約出現了兔子的身影。

狼已經深深陷入了兔子的包圍。面對危險,這頭狼弓起了身體,嘴裡發出嗚嗚的警告,做好了攻擊的準備。然而,恐嚇對於兔子絲毫沒有作用,兔子們直接發動了進攻。

狼也是一種兇惡的食肉動物,體型比兔子大了不少,很快就和兔子們廝打了起來。

正在這時,一道閃電憑空出現,狠狠地劈向了孤狼。憑藉著長年遊盪在生死邊緣的直覺,感到危急的孤狼驀地向右跳出,將將躲開了閃電的攻擊。

「我靠!閃電術!」

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見到魔法,孫立成忍不住一聲驚呼。

孫立成看得清楚,閃電是由一隻灰色的大兔子發出的。這隻兔子比普通的兔子要大上了三圈,氣勢不凡,顯然是這群兔子的首領。

面對閃電攻擊,孤狼不由得膽怯,它轉身逃命。兔子們在背面緊追不捨,特別是大灰兔子還不時發出一道電光。當這頭狼跑出去近一百米遠的時候,不幸被一道閃電劈中。頓時,這頭狼被電得毛髮根根豎起,身體不由得僵在半空中,隨後狠狠的摔下。

借著這個機會,大批兔子蜂擁而至,將孤狼覆蓋在了身下。隨著撕扯皮肉的聲響,孤狼發出瀕死前的凄厲嚎叫,不一會兒就沒了氣息。

咬死灰狼的兔子們紛紛把頭仰起來,好像狼群一般向空中發出勝利的嚎叫,聲音響徹整個大草甸。

嚎叫完的兔子們將灰狼的屍體拖進了草甸深處,一大灘血漬和散亂的狼毛留在了狼倒地的地方。

看完整個狩獵過程的孫立成,過了好久才憋出了一句話:「這個世界太危險了,兔子們都玩狼圖騰了。」 半個月後,小黑和二黑夫婦便處理完了丁幽域的事情雙雙歸來,並且還遵照孟嶽嶽之前的吩咐,將丁幽域的爺孫鳥都帶了過來,大大地補充了小黑軍的實力!

而隨著戊幽域的穩定下來,以及小黑、二黑的歸來,吳賴也將前往幽都山的事情提上了日程,便將敖霸天、青山真人、齊文達、蝦無須、蟹無腳、龜不歸、小黑、二黑、孟嶽嶽、馬一郎、赫連英才、阿斌等一眾親信都匯聚在了一起,商議前往幽都山的事情!

在這些人中,只有赫連英才和二黑去過幽都山,也都見過所謂的九幽大帝,所以這二位最有發言權,吳賴也想聽聽他們的意見!

二黑率先開口道:「主人,要想去幽都山,現在正好有個絕佳的機會,三個月後就是我等各個幽域域主前往朝拜九幽大帝並且進貢的典禮了,我們可以乘著弄吧個時候前往,並且隨機應變!」

「嗯,這個可以,我們先與那九幽大帝好言相說,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再用強不遲,不過,估計事情不會那麼順利,我們還是要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不知道那個九幽大帝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吳賴點了點頭說道。

這一次是赫連英才出言回答道:「那個九幽大帝的實力深不可測,屬下記得曾經有一個實力高絕的域主,已經達到了高階鬼帝的實力,在十個幽域中實力最高,在朝拜典禮的時候,想要離開九幽地獄,被九幽大帝拒絕之後,雙方發生了戰鬥,那位高階鬼帝連十招都沒有撐過去,便被九幽大帝當場轟殺,自此之後,更沒有人膽敢反抗九幽大帝了,高階鬼帝已然再差一步就可以飛升成為鬼仙了,所以這九幽大帝的實力即便沒有達到仙人級別,也是准仙人了!」

二黑出言補充道:「是啊,赫連兄說的沒錯,我和赫連兄都去見過那九幽大帝,那九幽大帝一共三隻眼,額頭上比別人多了一隻眼睛,傳說那隻眼睛有著極大的威能,不過在和那位反抗的高階鬼帝爭鬥時並沒有用那隻眼睛,這九幽大帝並不似普通的鬼物長得是人類的樣子,而是虎頭牛身,背上還有一座駝峰,虎頭上還長著兩隻尖銳的角,除了四隻蹄子之外,還有兩隻手,那兩隻手呈血紅色,常年滴著淋漓的鮮血,這個九幽大帝最喜歡做的便是吃鬼物,朝拜的域主們一旦惹怒了他,往往便會被活活吞進了肚子!「

吳賴聽了微微點了點頭,接著出言問道:「嗯,這九幽大帝可以交給我對付,除了九幽大帝之外,那幽都山上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高手?」

赫連英才微微沉吟了一下回答道:「那幽都山上鬼物並不多,稱得上高手的就是九頭鬼獸了,那位九幽大帝的手中經常牽著一根繩子,這個繩子分成了九股,每一股上都系著一頭鬼獸,每頭鬼獸的實力也差不多到了中階鬼帝的境界,而且實力要比同境界的鬼物強悍不少,很是難纏!至於山上其他的鬼物,實力一般,就不值一提了!」

吳賴聽了赫連英才的話之後,稍稍思考了一陣子,出言說道:「嗯,既然如此的話,事情就有些難辦了,如果一起參加朝拜的域主都是咱們的人,那事情就好辦多了,三個月的時間,同意九幽地獄應該夠了!」

「統一九幽地獄?」赫連英才被吳賴的想法弄得一下子有些懵了,自己這位年輕的大王可真是什麼都敢想啊!

吳賴想到做到,直接開始問孟嶽嶽道:「老嶽嶽,咱們現在有爺孫鳥一共多少頭?」

孟嶽嶽暗暗計算了一下道:「回稟大王,咱們本來已經有了五千頭爺孫鳥,統一了戊幽域之後,再加上丁域主的丁幽域運輸過來的,現在一共有爺孫鳥八千多頭了!」

吳賴暗暗盤算了一下,立即開始下令:「小敖,你帶領一千人馬,直奔甲幽域,兩個月之內,奪取甲幽域域主,並且集合所有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兩個月後在這裡集中!」

「是!」敖霸天抱拳應聲道,對於敖霸天來說,這個差事根本就不是難事!

「青山師兄!你帶領一千人馬,直奔乙幽域,兩個月之內,奪取乙幽域域主,並且集合所有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兩個月後在這裡集中!」吳賴接著下令道。

「是!」青山真人也是肅容應道。

「老齊,你帶領一千人馬,前往丙幽域,兩個月之內,奪取丙幽域域主的位置,並且整合所有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兩個月後回到這裡集合!」吳賴對著齊文達說道、

「是!」齊文達大聲應道。

「小黑,你回到丁幽域,將丁幽域的域主自己當上,然後帶領所有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回到戊幽域!你在丁幽域的時間不短了,再加上有二黑的威懾力在,應該沒有問題吧!」吳賴吩咐小黑道。

「沒問題,現在的域主是二黑的親信,也是我的好朋友!」二黑點了點頭回答道。

「嗯嗯,還有小蝦,你帶一千人馬前往己幽域,奪取己幽域域主的位置,然後整個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兩個月內回到這裡!」吳賴轉向蝦無須道。

「是!」蝦無須挺了挺腰大聲應道。

吳賴看向蟹無腳道:「小蟹,你帶一千人馬,要去庚幽域,將庚幽域的域主奪下,也是要整個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兩個月後回到這裡!」

「老大放心,肯定比小蝦回來的快!」蟹無腳輕蔑地看了一眼蝦無須,大聲地應道。

蝦無須狠狠地瞪了蟹無腳一眼,卻是沒有說話,心中暗暗發狠,一定要爭個第一回來,縱使不是第一,也要比蟹無腳這廝快些!

吳賴懶得理蝦無須和蟹無腳的打鬧,轉向龜不歸說道:「小龜,你帶一千人馬,要去的是辛幽域,奪取域主之位,然後帶著所有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回來!」

「老大放心,小龜一定不辱使命!」龜不歸點了點頭應道。

吳賴轉向了二黑問道:「二黑,壬幽域的域主你認識不?和你比起來孰弱孰強?」

二黑將頭一揚說道:「不瞞主人說,那壬幽域的域主不是我的對手,百招之內,我會將那壬幽域的域主拿下!」

吳賴點了點頭道:「嗯,很好,不過為了保險,你帶上一千人馬,另外阿斌也跟著你,一定要奪取壬幽域域主之位,然後整個所有初階鬼帝實力的鬼物回來!」

二黑已然了解到了小黑軍的實力,有了這兩千騎著爺孫鳥的小黑軍士兵,再加上和自己實力一般的阿斌,自然更是沒有問題,點了點頭大聲應道:「主人放心,一定完成任務!」